人間世第4期——直面醫學的不完美






導語:鏡頭下的命運交響曲。

上周我們向大家推薦了高分醫學紀錄片《人間世》第二季的第三集——《人間世2——會呼吸的痛》(←點擊查看),看哭了一群讀者。

這次,鏡頭轉向了上海瑞金醫院。瑞金醫院是全國知名的三甲綜合型醫院,而這里在2017年住院,門診,急診的滿意率都超過了90%,然而即使是這樣,你還是會發現醫學的不完美。

這次她在瑞金醫院做完手術後,臉部再次開始發麻,為她主刀的趙衛國醫生也沒有辦法解釋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醫學中的並發症,其英文「complication」就是混亂、麻煩的意思,無法預料也難以避免。而讓病人理解這樣的問題實在是有些困難。

陳勇是瑞金醫院的胸外科醫生,但他這次以患者的身份到神經外科,他飽受臉部抽搐的折磨將近十年。

十年中,他一直不願意治療就是害怕自己變成那一小部分。在他看來,醫療決策永遠是一個比例,而不是一個承諾

然而,此次他非常幸運,趙衛國醫生順利的找到了他的病灶,並對其進行了修復。

患者在掛號處排起的長隊

患者在診室外等待就診

但是有些問題依然棘手,例如,患有嚴重的心絞痛的沈平需要進行心臟塔橋手術,但是在入院十多天,各項指標檢查完成後,手術卻被延期了,因為沒有血。

沈平和妻子

輸血科的黑板上寫著「A ,O紅細胞嚴控。」

在血液緊張時,輸血科只能將血液留給急診病人。因為,這些病人如果沒有血液生命可能立即不保,像沈平這樣的心臟搭橋手術,在醫學上被稱為「擇期手術」,因此不會被優先供血。但是,沈平的心臟像一個炸彈,不早點手術,誰心里都不踏實。

然而,不輕易向困難低頭的外科醫生向輸血科爭取來了一袋血,經過多輪討論,最終決定將血型相同,手術相似的兩個病人的手術安排在一起。沈平先做,如果這袋血沒有用上,就可以留給下一個病人用。

沈平的手術在醫生快速流利的操作中完成了,術中出血少,這袋血液沒有用上,可以留給下個病人了。

中國人獻血的觀念一直不很開放,普通獻血者雖然也有,但對於血液的需求量來說還是太少了。

瑞金醫院綜合接待辦的員工

醫患雙方由於信息不對稱,因此在接待患者投訴的過程中,良好的解釋和溝通就能避免很多矛盾升級

接待辦的劉西英主任說,他們的工作經常在兩難和兩痛中抉擇。如果治療出現並發症、病情惡化、病人死亡等情況,家屬的行為過激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站在醫生的角度上來說,每個醫生都把自己的醫療生涯,自己的聲譽看得比生命都重要,他肯定希望自己的病人都痊愈,都百分之百的成功,但是這種情況不大可能做到,所以這就是醫學的缺陷。

瑞金醫院的一名普外科醫生就遇上了這樣的麻煩。他接手了一位黏連性腸梗阻的病人,病人在接受手術後情況好轉出院。

一周後,患者腹脹再次入院,又是棘手的黏連性腸梗阻,醫生在保守治療後沒有效果,因此決定進行二次手術。而這次手術後,患者因為術後感染最終不治身亡。

家屬難以接受患者在短短二十幾天內接受兩次手術後依然死亡的事實,而將主治醫生X(為了避免影片播出後對醫生不好的影響,故隱去了醫生的身份)投訴。

瑞金醫院組織了醫療缺陷委員會的專家進行討論,這個委員會就是為了降低醫療的過失和錯誤而專門成立的。

瑞金醫院醫療缺陷委員會專家討論會

在這個討論會上主治醫生X接受了專家們嚴格的質詢,同時各位專家也對這位患者的治療過程進行嚴格的審核。

最終,專家一致討論認為,X醫生兩次手術的選擇和時機,包括患者入院和出院的判斷都是正確的。

只是兩次腸梗阻間隔時間太短,病人在長期腸梗阻的情況下,體質差,營養不良,難以經受二次手術的打擊,加上術後感染,因此沒有扛住這樣的治療。

大家普遍認為,醫生見多了生死,一定更理智,更堅強。但真實的情況是,醫生在面對自己患者死亡時,雖然明知自己沒有醫療過失,而內心依然會充滿了內疚。

程東峰醫生在救治一個病人的過程中寫了46頁的病史,開了106頁會診記錄,下了124頁的醫囑單,然而病人最終還是離開了。

程東峰醫生跟患者家屬溝通

程醫生在和家屬溝通的時候,忍不住掉下了眼淚,他對自己已經做了如此多的工作卻依然挽救不了病人的生命感到惋惜。

但醫院不是保險公司,我們怎麼能只以結果評價醫生的好壞呢?

這個病人是庫欣綜合征患者。庫欣綜合征,又稱為皮質醇增多症,是由於腎上腺皮質長期分泌過多糖皮質激素所產生的臨床症候群。

患者體內由於大量的皮質醇激素分泌從而引起了蛋白質、脂肪、糖、電解質代謝的嚴重紊亂。即使在進行手術治療後,患者也應該在醫院中進行嚴密的監測,防止病情反復。

但是,這位病人在進行手術後沒有聽從醫生的建議到盧灣分院進行後續的治療,而是直接回到家中,最終病人發生了意外。

家屬認為醫生沒有盡到治療責任,因而在神經內科病房上演了「全武行」。

主刀的孫青芳醫生在跟病人家屬解釋完醫生的治療後,痛心疾首地對在座的家屬說:「我希望各位給治療庫欣綜合症的醫生留好足夠的空間,因為後面還有年輕醫生在跟進,你們想想病房中那樣的場景,我們的年輕醫生還敢做這行嗎?萬一後面沒人去做了,瑞金只要一句話就可以了,我們沒有床。那後面的庫欣病人,就進不了瑞金醫院治療了。」

醫生們也是這樣,即使不能避免別人犯規,但是真正熱愛醫學的人不會因此喪失熱情,也不會利用規則、知識保護自己,放棄病人!

來源:梅斯醫學

#你有什麼想說的?歡迎分享#

推薦閱讀

改善醫療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