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用還可能有害的兒科用藥(2019版)






沒用還可能有害的兒科用藥(2019版)

無論做什麼事,我們都會權衡風險利弊,找工作、做生意、投資莫不如此。經過分析,如果收益大於風險,你可能會把它列入選項,在所有的選項里,如果有一項你認為 收益/風險比 最大,那它應該就是你最終的選擇。

醫療選擇其實也一樣,也是要分析收益和風險,只是醫療問題專業性很強,普通人沒有醫藥知識,很難準確判斷病情,也很難判斷一個藥物有哪些收益(藥效)和風險(副作用),所以需要醫生、藥師幫忙。

理想狀態下,醫生應該站在患者的角度做分析病情、決策用藥,但現實之下,影響醫生用藥的因素有很多,如果醫學教育出了問題,會導致醫生的判斷不專業;如果缺乏合理制度,醫生決策時還會納入醫生自己的收益和風險。

不合理用藥每個國家都有,只要合理用藥超過不合理用藥,完全相信醫生是利大於弊的,但如果不合理用藥超過了合理用藥,除非你認為自己比醫生更了解病情,有更好的用藥方案,否則還是應該相信醫生。

在相信醫生的前提下,如果能識別一些明確沒用還可能有害的藥物,自然可以提高收益風險比,這類藥物在我們的兒科處方里還不少見。

4年前我整理了一個沒用還可能有害的藥物清單,在此後的4年里,清單里的這些藥有的被藥監局停用了(如艾暢、蘭菌淨),有的被限制使用了(如匹多莫德和很多中藥注射液)。

同時,在參與怡禾平台的質控工作的過程中,也發現了更多形形色色的不合理藥品,所以現在就把這個清單做一次補充更新。記住不用這些紅色標記的藥物不僅能省下些錢,還能增加孩子的用藥安全。

一、退燒藥

安乃近、安痛定、來比林

這類藥容易發生粒細胞缺乏症,還可能導致自身免疫性溶血,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再生障礙性貧血等問題。

詳見:

為什麼不要用安乃近退燒?

孩子發燒,需要打退燒針嗎?

阿司匹林、貝諾酯

流感、水痘可能會發生瑞氏綜合征,12歲以下兒童使用含阿司匹林的退燒藥會增大這種風險。

尼美舒利

肝毒性比較大,12歲以下禁用。

退燒藥比較安全的選擇是:對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

二、抗病毒藥

利巴韋林

關於這個藥曾寫過好幾篇文章,在這個公眾號對話框里回復「利巴韋林」可以看到,就不再多說了。

金剛烷胺

這個藥無論對普通感冒還是流行性感冒基本沒用,還有很多不良反應,而且治療量和產生副作用的劑量比較接近,過量可能出現心、肺、腎、神經系統的損害。藥品名里含有「烷胺」的感冒藥里都添加了這個成分。

詳見:非處方藥里的處方藥

阿糖腺苷

2歲以下沒有有效性和安全性資料,在美國僅作為眼膏用於治療由HSV-1和HSV-2引起的急性角膜結膜炎和復發性淺表性角膜炎。有致畸作用,高劑量可引起胃腸道和中樞神經反應。

特別說一下:抗病毒口服液是中藥,說它能抗病毒就跟說板藍根能抗病毒一樣。

三、感冒、止咳藥

這類藥很多,包括艾暢、艾舒、惠菲寧、納爾平、小兒氨酚黃那敏顆粒、福爾可定、右美沙芬、羥甲唑林等。

感冒藥和止咳藥對兒童感冒的效果不確定,但副作用不少,嚴重的可導致呼吸抑制,所以美國FDA建議4歲以下的孩子不要使OTC感冒藥和止咳藥,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建議6歲以下孩子不要使用這類OTC藥物。也不建議以治感冒為目的給孩子使用抗組胺藥,如撲爾敏、苯海拉明、氯雷他定、西替利嗪等。

詳見:

艾暢,因愛而生?

艾暢註銷了,能用艾舒嗎?

此外因為擔心呼吸抑制的作用,歐洲藥品管理局、美國FDA、中國藥監局,均要求12歲以下兒童禁用含可待因的止咳藥。

詳見:

這一大類止咳藥都不建議給孩子用了

四、化痰藥

包括愈創甘油醚、沐舒坦、易坦靜、N-乙酰半胱氨酸等,這類藥在最近的文章里剛講過,就不多詳述了。

詳見:

為什麼不建議用易坦靜

孩子咳嗽有痰,不用易坦淨用什麼?

五、洋垃圾藥

匹多莫德我4年前寫文章扒過,去年藥監局修改了藥品說明書,改為禁用於3歲以下孩子,但其實不論孩子多大都沒必要用這個藥。

詳見:

這個藥3歲以下禁用了,但不論孩子多大都沒必要用

匹多莫德這篇文章的邏輯適用於另外一些聲稱能調節免疫的脾氨肽,也適用於另外一個聲稱能調節免疫的洋中藥施保利通,這個德國的傳統草藥,在美國是當膳食補充劑來賣的。

像施保利通這樣的從歐洲植物藥很多,比如小綠葉、桃金娘油、歐龍馬、切諾、桉檸蒎、邁之靈、銀杏葉提取物等,它們的共同特點是有效性證據不足,都是一些無法進入主流市場的藥物,但在大陸卻被包裝成高大上的進口藥備受追捧。

六、中成藥

中成藥的用藥依據是中醫理論,這類藥無法用科學方法驗證效果,上市前也沒有經過嚴格的臨床藥物試驗,所以不清楚它們的藥效和安全性,也沒辦法權衡收益和風險。和民眾的認知不一樣的是,中藥並不是天然無毒性的,很多中藥被證實有肝、腎和神經毒性。

中國孩子從一出生就可能要和中藥打交道,茵梔黃、七星茶、保嬰丹等大家都耳熟能詳,還有各種名目繁多的中成藥,諸如:蒲地蘭、百蕊顆粒、藍芩口服液、鼻淵通竅顆粒、開喉劍、康復新液等,都是兒科非常常用的中成藥。

去醫院沒被開上中藥是小概率事件,更危險的是中藥注射液,喜炎平、熱毒寧、痰熱清等中藥注射液在兒科都應用得非常廣泛。去年藥監局發過多個和中藥注射液相關通告,主要是限制這些藥物在兒童中的使用。

中藥注射液藥效未得到驗證,但成份卻很複雜,過敏反應頻發,嚴重的致死性過敏性休克也不少見。不管是自己作為病人,還是作為家屬,永遠不要讓一滴這樣的藥打進自己或家人的血管。

詳見:

為什麼不要用中藥?

另外公眾號對話框回復「喜炎平」可詳細了解為什麼不建議用它。

七、「消」字號產品

「消」字號是衛生消毒產品,這類產品上市前不需要臨床藥物試驗,只需獲得省級衛生行政部門批准,一些不法廠商把這些消毒產品包裝成藥物,而且違規添加激素、抗生素、抗真菌藥物,比如神夫草、一乾二淨、紫草維膚膏,這類藥我寫過多篇文章。

詳見:

「消」字號皮膚產品不完全名單

如何打造一款濕疹神藥?

昨天,中藥登上了《柳葉刀》雜誌

此外,每年手足口病流行的時候,就會有人兜售一種叫「手足口病病毒抗體噴劑」的產品,同樣是毫無用處的騙錢產品。

八、醫院自制藥

雖然準字藥里有很多濫批下來的藥,但相比而言,醫院自制藥的生產許可、生產條件以及後續監管要求比準字藥低很多,所以自制藥的安全隱患也更大。

雖然不排除自制藥里有一小部分是因為需求小藥廠不願意規模化生產,但大部分院內自制藥都是因為效性和安全性得不到驗證的垃圾藥,而且這類藥都有正規的可替代藥,所以沒必要使用這類藥,比如膚樂霜、抗601合劑等。

詳見:

膚樂霜不用代購了,但值得買嗎?

從膚樂霜看兒研所自制藥

醫院自制藥,是寶貝藥還是垃圾藥?

醫院自制藥,有自制的必要嗎?

由於種種原因,無論是中藥還是西藥,不論是國產藥還是進口藥,無論是準字藥還是非準字的「藥」,都有很多沒用還可能有害的藥,用這些藥白花了錢不說,還會增加孩子的風險。這個總結也肯定有疏漏之處,以後我會繼續不定期補充更新這個清單,也歡迎轉發分享這篇文章讓更多家長看到,讓更多孩子免受傷害。


看完上面的內容可能有人想問,這不能用那不能用,那到底能用什麼?其實藥品種類繁多,孩子情況是否需要用藥,用什麼藥,是需要根據具體病情做評估,對於兒科常見問題的應對,這個帳號基本都能找到解答文章,一直有關注這個帳號的人,可能就不會這樣問。

沒用還可能有害的兒科用藥(201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