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今年春節期間,和癌症相關的最大熱點無疑是「瘧原蟲治愈癌症」,網上傳瘋了,據說臨床試驗咨詢電話都打爆了!對於癌症患者和家屬而言,「治愈晚期癌症」這個標題挑動了太多人的神經,喚起了巨大的希望。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用瘧疾以毒攻毒,真的能治愈晚期癌症麼?

先擺明我的觀點:

1:科學是開放的。「瘧原蟲治愈癌症」是個科學猜想,值得研究,邏輯很類似一百多年前的「科利毒素」。

2:這還是早期研究。目前參與人數還太少,也沒有正式的臨床研究論文,所以療效和副作用都屬於未知。

3:在臨床數據發表之前,自媒體向大眾宣傳「瘧原蟲是抗癌神器」是不合適的,用「治愈」這個詞更是嚴重誤導。

4:對新診斷患者,不應該做為治療的首選方案。對於標準治療已經失敗的患者,可以作為選擇之一去了解,但需要降低預期。

1

「瘧原蟲治療腫瘤」其實不是新聞,早在2017年,我已經看到相關報導。但2019年春節這個研究才突然被自媒體點燃,引發社會關注。

對大眾而言,這種以毒攻毒的想法很瘋狂,但如果是對腫瘤免疫治療歷史熟悉的人,應該不會感到特別意外。因為100多年前,就有人做了類似的事情。

他就是威廉·科利(William Coley),19世紀末美國的一名外科醫生,現在被很多人稱為「癌症免疫學之父」。

科利當時查找文獻,發現有些腫瘤患者意外被細菌感染,嚴重高燒後,癌細胞居然自動消失了!這給了科利靈感:「難道細菌感染能「以毒攻毒」幹掉癌細胞麼?如果故意讓患者被細菌感染,引起高燒,可能治好癌症!」

當時人類甚至還不知道免疫系統的存在,但也沒有FDA這樣的監管部門,所以科利說幹就幹,直接把致病活細菌,直接注射給癌症患者! 這就是所謂的「科利毒素」。

注射科利毒素後,很多患者都高燒不退,由於當年還沒有抗生素,所以完全無法控制感染。很多人就這樣直接髮燒死了,但熬過來的一些人里面,確實有一些患者腫瘤消失了!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這被認為是第一批現代腫瘤免疫治療試驗,科利現在也被喻為「癌症免疫學之父」。

(這個故事菠蘿詳細寫過:一位「民科」,如何逆襲成了癌症免疫治療之父?<上篇><下篇>

大家仔細讀科利毒素的故事就會發現,雖然當時用的是細菌,而現在中國科學家用的是寄生蟲,但用「瘧原蟲治療腫瘤」和100多年前用致病細菌治療腫瘤是有很多相通之處的。

它們的本質,都是希望用一種外源病原體來刺激人體免疫系統,從而達到殺滅腫瘤細胞的效果。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瘧原蟲治療腫瘤」?其實並不難,大家可以從歷史長河中尋找答案,從科利毒素的故事獲得感悟。

了解科利毒素的歷史後,相信多數人會同意我的觀點:瘧原蟲治療腫瘤是值得深入研究的科學問題,但它還遠不是救命稻草,我們需要非常謹慎。在有臨床統計數據之前,不應該大規模宣傳推廣。

2

為什麼說它是個有趣的嘗試,值得科學家關注?

因為最近PD-1抗體等免疫新藥的成功,證明了適當地激活免疫系統,確實可能控制晚期腫瘤。加上「科利毒素」當年確實治好了一些患者,我個人相信有人會因為感染刺激免疫系統後,意外清除癌細胞。細菌也好,病毒也好,寄生蟲也好,確實有可能產生這種效果。

既然有希望,那為什麼我們又要謹慎看待這個研究,在統計結果出現之前不應該過度宣傳?

因為有許多核心的科學問題還沒有被回答。

科利畢生都在研究和使用威廉毒素,據說他自己就治療了近1000人,但「科利毒素」發明100多年來,從來沒被推廣,也沒有成為主流療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科利和後續研究者沒有回答一些最重要的科學問題,包括:

1:它的嚴重副作用比例是多少?是否能控制?

2:客觀有效率到底是多少?是否有大規模臨床試驗證明?

3:能否預測什麼患者使用「科利毒素」會有效?什麼患者無效?

4: 不相關的細菌感染,是如何激活人體免疫系統來清除腫瘤的?

「瘧原蟲治療腫瘤」要想成功,也至少得回答這些問題。從目前公布的資料來看,

第1個問題,反復感染瘧疾的副反應是不小的。雖然青蒿素短期可以控制感染和發熱,但不清楚控制發熱後,抗癌效果是否也會打折扣;

第2個問題,參與試驗人數太少,還沒有答案。10位隨機患者無法形成有效結論;

第3個問題沒有答案,但目前來看,單獨使用瘧原蟲抗癌有效率並不高;

第4個問題有一些動物模型研究,但還沒有人體數據。

由於這些有待回答的問題,這個臨床試驗還屬於早期。網上也可以查到至少3個「瘧原蟲治療腫瘤」的相關臨床試驗,都在1期或2期: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2786589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474822

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3375983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嚴格意義上來講,直到臨床研究論文發表,所有數據公開,那「瘧原蟲治療腫瘤」試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未知的。

這樣早期的臨床試驗,應該通過各種管道招募沒有選擇的晚期患者參與,但通常並不適合通過大眾媒體傳播。大眾媒體的不準確宣傳很容易造成誤解,給患者帶來不合理的預期,也給試驗帶來不可知的變數

3

「瘧原蟲治療腫瘤」能否真正成功,做到最大價值,取決於機理是否能搞清楚。也就是要回答,瘧原蟲到底是如何刺激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的?

無論站在流行病學角度,操作方便角度,還是劑量控制角度,我都很難想像大規模使用活的瘧原蟲來治療腫瘤。即使有青蒿素控制瘧原蟲,但反復感染瘧疾給身體帶來的副作用,以及大量使用青蒿素帶來耐藥變異株也是顯著的風險。

理論上而言,瘧原蟲感染人體如果真的導致腫瘤消失,最可能的機理有兩類:

1:瘧原蟲感染激活了非特異的天然免疫(InnateImmunity)通路,從而順便殺傷癌細胞。

2:瘧原蟲感染激活了特異的獲得性免疫(AdaptiveImmunity)通路,本來是專門抗瘧原蟲,但由於免疫系統的複雜性,也意外能對抗某些癌細胞。

當然,或許兩者皆有。

不管是哪一種原因,搞明白機理後,就可能找到一種不需要瘧原蟲感染,而直接激活對應的免疫因子的辦法,從而以更安全有效的辦法來對抗癌症。

在我看來,這才是最終的聖杯。

4

我非常理解,大家都很關心「瘧原蟲治療腫瘤」這條新聞的原因。

站在科學角度,用寄生蟲來治療腫瘤確實鮮有人嘗試,所以大家都充滿了好奇。而屠呦呦和青蒿素的故事,讓瘧疾本身打上了厚重的「中國標籤」,這個試驗難免又添加了些感情因素。再加上「治愈晚期癌症」這樣的標題黨,讓很多人燃起了希望。

但對臨床科研而言,媒體的過早大範圍曝光永遠是一把雙刃劍。

一方面,海量晚期癌症患者知道了這個消息,找到患者入組會更容易,試驗進度可能會大大提前。

另一方面,國內外科學家都會關注這個試驗,如果試驗設計出現紕漏,或者進展不順利,可能會引起很大輿論壓力。

所謂「名氣越大,責任越大」。

國內目前做事情普遍心急,科研圈也不例外,我們不缺聰明人,不缺好想法,但缺願意耐心做事的人,缺能做出國際水準臨床研究的團隊。衷心希望「瘧原蟲治療腫瘤」的研究團隊能沉住氣,嚴格遵守按照科學方法,做出讓人信服的數據

實話實說,試驗是成功還是失敗並不重要。科學試驗都有風險,何況是早期抗癌試驗。只要試驗設計和執行科學合理,即使失敗的結果也將帶來科學的進步,研究者都應該受到尊重。

無論科學家還是媒體人,我們永遠都要記住:廣大患者真正需要的,是紮實的科學進步,而不是曇花一現的新聞

就在我寫完這篇文章的同時,意外收到了中科院研究團隊成員給我的信息。看來,誇大宣傳的受害者不止是患者和家屬。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自媒體時代,獲得信息越來越容易,獲得真相卻越來越難了。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者本人公眾號「菠蘿因子」,轉載請聯繫原帳號。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微博: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一家以推動科學傳播行業發展為己任的非營利組織,成立於2008年4月。我們希望像松鼠一樣,幫助公眾剝開科學的堅果,分享科學的美妙

用瘧原蟲治愈晚期癌症,靠譜麼?

希望它能成功,但是它不成功的話,也不要太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