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刷屏的”中國科學家用瘧原蟲感染治愈晚期癌症”,靠譜嗎?






導語:前幾日,中國科學家陳小平用瘧原蟲感染治愈晚期癌症的重大發明震驚全世界。

2019年2月9日,中央電視台央視一套《新聞30分》節目正式向全球宣布陳小平科研團隊的重大發明:「瘧原蟲感染免疫療法治療晚期癌症」。

圖片來自澎湃新聞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被通俗地稱為「以毒攻毒」的癌症治療策略,回歸到科學本質,實際上就是近年大熱的腫瘤免疫療法。所謂的腫瘤免疫療法,即通過刺激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攻擊腫瘤細胞。直接手術切除、化療、放療等手段均告失敗之後,免疫療法通常被癌症患者視作最後一絲曙光。

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便被花落免疫療法。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與本庶佑(Tasuku Honjo)的獲獎,讓該療法成為當下醫學領域的顯學。

針對陳小平在演講中率先透露「療效」,有聲音稱瘧原蟲「立大功」,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尚存諸多疑點,至少應謹慎地先通過同行評議正規發表論文。而項目的另一合作者、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鐘南山院士則在2月7日回應稱,該療法仍在實驗中,尚未達到被批准條件性用藥的階段。「現在看起來有一些苗頭,但是下結論太早了。」

據陳小平描述,當他還是一名中山醫科大學傳染病學的研究生時,在一節流行病學課上,老師掛了一幅瘧疾在全球範圍內的流行圖,地圖顯示瘧疾主要集中在非洲等蚊子密集的熱帶地區。過了幾周,在腫瘤流行病學課上,老師又掛了另一張腫瘤地圖。陳小平腦中靈光一閃,依稀覺得「好像哪里多瘧疾,哪里腫瘤的死亡率就低」。

會不會癌症病人得了瘧疾就會好轉呢?這是陳小平此後試圖治療癌症的切入點。

不過,瘧疾和癌症兩者究竟是不是負相關,目前說法不一。

據記者查閱,早在1996年,陳小平等人就在《中華預防醫學雜誌》發表論文,題目即為《瘧疾與腫瘤的關係》。在這篇論文中,陳小平等人就提到,瘧疾與腫瘤關係的研究是醫學和生物學的重大課題之一,值得醫學界的高度重視。不過,該篇文章並沒有涉及具體的研究或實驗,僅對此前兩者已有的流行病學、臨床實驗研究資料進行了簡單的綜合分析。

2017年,陳小平和美國波士頓大學、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等研究團合作在Infect Agent Cancer發表研究論文《全球瘧疾發病率和癌症死亡率呈負相關》(Worldwide malaria incidence and cancer mortality are inversely associated),研究目的為評估瘧疾發病率和人類癌症死亡率之間的可能聯繫。

論文對1955 – 2008年期間全球56個國家中30種癌症死亡率和這些國家的瘧疾發病率進行了比較,數據經過年齡矯正,還排除了國家收入水平、預期壽命和地理位置等混雜因素。研究結果認為,瘧疾發病率與全球癌症死亡率呈負相關,尤其是,瘧疾發病率與大腸癌和肛門癌(男性和女性)、(結腸癌男性和女性)、肺癌(男性)、胃癌(男性)和乳腺癌(女性)呈負相關。

研究團隊認為,整個免疫系統的激活、瘧原蟲感染對腫瘤血管生成的抑制可能部分解釋了為什麼地方性瘧疾可能在人群水平上降低癌症死亡率。

不過,就在陳小平宣布瘧原蟲治療癌症「療效」之後,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知名科普作家王立銘在其認證微博上撰文表示,陳小平在演講中用到的2008年全球瘧疾發病率與全球腫瘤死亡率分布圖並不正確,並貼出其找到的2008年全球癌症死亡率(年齡矯正後的數據,來自美國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IHME)分布圖,兩者區別巨大。

王立銘還特別強調了兩點必須考慮在內的重要因素。第一,在瘧疾流行的地區,抗瘧疾藥物,比如奎寧和青蒿素的使用自然也更加廣泛。而一直有人猜測這兩種藥物可能本身就有抗癌效果,也有一些相關的研究。因此,陳小平觀察到的微弱的負相關性,也可能不是瘧疾高發、而是抗瘧疾藥物使用的結果。第二,已經有充分研究證明瘧疾可以顯著增加某些癌症的發病,考慮這一點,瘧疾和癌症死亡率即便真的有微弱的負相關關係,利用起來也需要非常審慎才行。

有科學家的確證實瘧原蟲感染增加腫瘤風險。2015年8月,美國洛克菲勒大學Davide Robbiani及其同事在頂級學術期刊《細胞》(Cell)揭開了長達50多年的一個謎團:瘧疾和伯基特淋巴瘤(Burkitt)之間的聯繫。伯基特淋巴瘤是一種常見的兒童期癌症,其在赤道非洲地區的發病率是平均水平的近10倍,同時瘧疾也是這里的地方性疾病。研究人員在小鼠中證實,在長期對抗惡性瘧原蟲的過程中,B細胞DNA變得容易發生致癌突變。

推薦閱讀

最近更新了微信版本的人,大家很難在雜亂的消息列表里找到梅斯

改善醫療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