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說到底,怎樣治療是病人的決定,

甚至,治與不治,也是病人的選擇。

抗癌是一場硬仗,

不僅需要體力和金錢,更需要優秀的戰友。

作者:Gloria Zhang M.D.

來源:同語軒

可以避免的悲劇

三年前見過的的一個女病人,蘇珊,最近去世了,而這一切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當年,45歲的她在一家診所做秘書,一頭微卷的長髮,笑容甜美,有個8歲的男孩和5歲的女孩。生活波瀾不驚,直到那一天,作為常規體檢的一部分,她的乳腺癌篩查發現了一個1公分大小的腫塊。後續的病理活檢發現是乳腺癌,幸好淋巴結及身體其它部位都沒有任何異常,也就是說,這是個早期乳腺癌。如果遵循現代醫學的標準治療,早期乳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接近99%。對於一個乳腺癌患者來說,這可能是最好的一種狀況,手術,再加上有可能需要的其它治療,她幾乎一定可以活夠五年,很大可能活得更長。

然而,蘇珊拒絕了手術和後續治療, 她更願意選擇一種「有效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的純天然營養素療法」來治療她的癌症。她的腫瘤醫生幾次交流都沒能動搖她的堅持,只好委婉地告訴她在改變主意前不必再來了,因為幫不到她。診所的同事們似乎也很難無動於衷地看著她放任自流,所以蘇珊換了工作,也就沒了消息。再次聽到她的消息,是她去世的消息,據說半年前她去了別的醫院治療,可惜已經是晚期,醫生也回天無術,最終在幾天前撒手人寰,留下兩個懵懂的孩子。

聽到這個消息,不知道該說什麼。意外嗎?不意外;遺憾嗎?很遺憾,因為這不是故事,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且不止一個。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這一期,我們來看看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病人都怎樣了。文章的題目里有兩個兩個關鍵詞:

一個是「偏方」,泛指那些沒有經過驗證的各種號稱可以治愈癌症的方法,更加正式和準確的名稱為替代療法 (Alternaitve anti-cancer therapy/medicine)。

一個是「治療」,指完全替代現代醫學的標準治療,取而代之,而不是只作為輔助手段。

如果你以為只有中國人才迷信偏方治療癌症,你就大錯特錯了。某些美國人民同樣深信各種偏方。雖然沒有流傳千年的祖傳方法或者遺失在塞外的神秘藥酒,某些美國病人對各種偏方卻也是無比執著的,深信那些偏方凝聚了外星人的智慧,比如熱死癌細胞,餓死癌細胞,小蘇打殺死癌細胞,純天然大劑量營養素治愈癌症,運動抗癌等等等等。

「癌症」這個詞本身就足以讓很多人驚慌失措,似乎生命之路已經可以看到了盡頭,這是很普遍也很正常的第一反應。在接受自己患癌的事實後,一些人拒絕了現代醫學的治療,轉而投向了各種偏方,即便在醫療水平領先全世界的美國,也是如此。很多人是由於缺乏基本的醫學常識和科學素養,有些人是為了避免標準治療的副作用,有些人則是為了那種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覺,還有一些是信仰等方面的原因。

但是那些偏方又如何呢?真的有效嗎?真的無害嗎?這些療效沒有經過驗證的偏方,描繪了種種誘人的幻景,很多病人懷著美好的夢想,飛蛾一般去撲火,耽誤治療時間之後,換來無藥可救的死亡判決。

2017年耶魯大學的一項研究為我們揭開了血淋淋的事實: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研究設計

281名早期癌症患者,包括常見的乳腺癌,肺癌,大腸癌和前列腺癌,沒有任何轉移。 這些病人拒絕了治療效果應該很好的標準治療(手術,化療和/或放療),完全靠一些替代療法來治療。該研究跟蹤這些病人5年多的時間,比較了他們和接受標準治療的同類病人的5年死亡率。

研究結果

這些病人的整體五年死亡率是接受標準治療的同類病人的2.5倍。

具體到不同癌腫:

  1. 乳腺癌患者的5年死亡率是接受標準治療的同類病人的5.7倍;

  2. 大腸癌患者的5年死亡率是接受標準治療的同類病人的4.6倍;

  3. 肺癌患者的5年死亡率是接受標準治療的同類病人的2.2倍

只有前列腺癌患者的5年死亡率沒有什麼不同,主要是因為大多前列腺癌本身就是一種發展緩慢的癌症。

主管這個研究的Dr. Skyler B. Johnson強調:這些替代療法的療效並沒有得到驗證,用它們取代標準治療,浪費了最寶貴的最佳治療時間,讓那些原本可以被遏制被消滅的癌症生長,壯大,轉移,變成了無藥可救的晚期癌症。

這個研究的發表,引起了媒體的熱議:

NBCNews 直接髮文:「用替代療法治療的癌症病人死得更快」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另一家媒體也不客氣:「替代療法殺死癌症患者「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後有近兩百條的評論,很多有意義的探討,但其中也不乏這樣的言論:

– 「沒有證實有效不等於證明了有害」。

我的看法:這話本身沒錯,但是為什麼不試試證明有效的治療呢?尤其是早期癌症。

– 「死亡率?我看不出來替代療法會增加死亡率,人都是要死的,最終都是100%死亡率」

我的看法:這個讀者顯然拉低了紐約時報讀者群的平均受教育程度。沒錯,人終有一死,快慢不同而已。癌症患者的生死率通常用五年的期限。

– 「那又怎樣,病人有權決定怎樣治療」

我的看法:同意。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

總有些人執迷不悟,總有些人癡心不改。

那麼,醫生怎麼看?

腫瘤科醫生怎麼看替代療法/偏方?

下面的話來自美國克利夫蘭醫學中心的乳腺腫瘤科主任Dr. Abraham。

作為一名行醫多年的腫瘤科醫生,我已經聽了很多以下的說法:

「我買了一頭奶牛,從此以後我要喝完全沒有污染的牛奶。我徹底改變了飲食,只吃有機食物」;

「我認為癌症治療藥物就是毒藥,會殺死我的免疫系統」;

「我們更相信自然療法,由內而外地治愈癌症。是的,自然療法確實很貴,但是可以救命啊,貴也要做」。

有些病人們從朋友那里或網路上聽到看到一些有關癌症放療化療的可怕故事,有些甚至根本就是以訛傳訛。出於各種原因,他們更願意相信那些號稱有效且安全的偏方。

盡管我一再告訴她們:「你患的這種早期乳腺癌,超過90%的病人治療效果都很好」或者「有些藥物不是化療藥物,是靶向藥物,不會損害你的免疫系統」,這些都無濟於事,我的邏輯思維根本說服不了他們。我能做的就這麼多,行醫多年,我早已學會了不去評判別人。我的責任就是告訴病人正確的可以選擇的治療方法,如果他們不聽我的,我只能接受他們的選擇。

不幸的是,在幾個月或者幾年後,我常常會再次見到這些病人,他們花了幾千幾萬美元,改變了生活方式,只吃有機食物,但是都沒什麼用,癌症已經轉移或者出現了其它的對身體的負面影響。

事實上,很多號稱「純天然的可以治愈癌症」的替代療法是無效的,它們的背後是一整套的產業鏈,利用無助的病人的惶恐和焦慮來牟利。

幾乎所有的腫瘤科醫生都碰到過這樣的病人。

有些人會說那些偏方雖然無效但也沒什麼壞處。

就算沒有副作用,那麼,耽誤治療時機算什麼呢?借刀殺人?見死不救?

怎樣治療癌症,甚至治還是不治,說到底,都是病人的決定。不僅需要體力和金錢,還需要一點智商。

醫生們,看慣了生死,見多了人性,能做的事是幫助那些想要活下去,並且相信現代醫學的癌症患者們,打一場生命保衛戰。

對癌症患者及家屬來說,抗癌無疑是一場硬戰,核心問題是:

你,選擇誰來做你的戰友?

參考資料: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184577/

https://www.nytimes.com/2018/10/01/well/live/the-risk-of-alternative-cancer-treatments.html

https://health.clevelandclinic.org/alternative-therapies-can-dangerous-health/

那些用偏方治療癌症的美國人都怎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