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藥明康德/報導

提到肖恩·帕克(Sean Parker),我們可能會想到2010的電影《社交網路》里那個亦正亦邪,玩世不恭的叛逆少年,和在電影中的那句著名的台詞,「100萬美元不算酷,你知道什麼叫酷麼?10億美元!」 他曾經創建音樂文件共享網站Napster,並擔任Facebook的首任總裁,這些創新顛覆了人們獲得音樂和進行社交的方式。而現在肖恩每天超過一半的時間都會花在一件事上,這就是幫助開發創新癌症免疫療法。而他投資創建的帕克癌症免疫研究所(Parker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成為助力這一領域研究的一支生力軍。肖恩與眾不同的風格讓癌症免疫研究和從事這項研究的科學家們也變得「酷」了起來。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圖片來源: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官網

對免疫系統的興趣源遠流長

肖恩對免疫系統的興趣有著非常個人化的原因,他患有哮喘,同時對花生,堅果和貝類海鮮嚴重過敏。然而,促使他投身於癌症免疫學領域的契機來自2009年前往義大利的一次旅行。那時,第一款癌症免疫療法尚未問世,免疫腫瘤學雖然不再是默默無聞的領域,但是發展仍然緩慢。

肖恩在一個慈善活動上遇到了「Stand up to Cancer」組織的創始人之一,好萊塢制片人勞拉·金斯基(Laura Ziskin)女士。他們很快成為好朋友。勞拉本人是一名乳腺癌患者,當她的乳腺癌復發時,肖恩竭盡全力,幫助她獲得前沿的試驗性療法。然而,這些療法都沒能挽救勞拉的生命,她在2011年去世,享年61歲。

幫助勞拉的過程像是「一個速成班,讓我學到了學術研究領域和工業界的運作模式,也讓我感受到現有系統還存在的缺陷。」肖恩說。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構建創新模式,劍指最難科學挑戰

這些經歷讓肖恩逐漸開始支持癌症研究活動。在2016年,肖恩宣布投資2.5億美元,構建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它的宗旨是「加快突破性癌症免疫療法的開發,讓癌症成為可治愈的疾病!

這一研究所與世界頂尖的癌症研究機構合作,投資構建癌症免疫研究中心。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等一流癌症研究機構。這些研究中心的負責人包括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博士,CAR-T療法發明人之一卡爾·朱恩(Carl June)博士等癌症免疫領域先驅。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圖片來源: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官網

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雖然也像其它非營利組織一樣,通過頒發研究基金來促進創新研究的發展,但是它具有更為多樣化的運作模式。它可以幫助學術研究人員與生物技術或醫藥公司建立合作關係,促進突破性科學發現的轉化研究;它構建數據分享和合作平台,鼓勵研究人員「群策群力」,進行最棒的科學研究;它還開發生物信息學和創新科技工具,幫助科學家們收集和分析數據;這一研究所甚至可以幫助完成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和臨床試驗管理。

雖然獲得研究基金的科學家們很多是業界鼎鼎有名的「大牛」,但是研究所的投資策略與眾不同,它旨在支持最具挑戰性,風險最高,也可能獲得最大收益的項目。這些項目幾乎不可能從其它管道獲得資助

「即便你是詹姆斯·艾利森,仍然有些研究項目不能獲得NIH或者其它機構的資助。」 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Jeffrey Bluestone博士說。

目前,這一研究所試圖解決的挑戰包括:為什麼有些接受癌症免疫療法的患者會出現和1型糖尿病相似的症狀?為什麼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對有些癌症的效果更好?如何讓T細胞療法更有效地抗擊癌症?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圖片來源: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官網

今年3月,研究所公布了第一項臨床試驗結果,使用化療和免疫療法構成的創新組合,研究人員將超過半數的晚期胰腺癌患者體內的腫瘤縮小,其中有些患者的緩解持續時間超過10個月。胰腺癌又被稱為「癌症之王」,標準化療的緩解率不到25%,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單藥療法胰腺癌沒有多大效果。這一組合療法的療效與之相比非常顯著。

然而對肖恩來說,這些進展還是來得慢了一點。「我會希望將研發項目更快地推進臨床。」他說。不過他也認識到,即便給予充足的研究經費和支持,藥物研發的過程仍然需要時間。

為真正改變世界的人喝彩

肖恩的獨特風格給癌症免疫療法研發領域帶來了全新的能量。除了最初的2.5億美元以外,肖恩為研究所的後續投資也有上億美元。這些資金成為助力科學研究的催化劑。而肖恩與好萊塢和矽谷的緊密聯繫讓從事研究的科學家們踏入了一個他們不太熟悉的領域。

在2016年4月,著名的CAR-T療法先驅卡爾·朱恩博士參加了在肖恩家舉行的一個派對。席間朱恩博士跟旁邊的一位男士聊起來。「你好,我是卡爾,」他說。「我是湯姆。」那個人回答說。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朱恩博士並沒有多想什麼。直到後來他才意識到,湯姆是奧斯卡影帝湯姆·漢克斯!「說實話,這真是很糗的事情。」朱恩博士回顧道。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

▲Carl June博士(圖片來源: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官網)

每年兩次,肖恩會為研究所支持的科學家們召開研討會(retreats)。這些研討會在從夏威夷到納帕谷(Napa Valley)的豪華度假村中舉行。除了對科學前沿問題的討論以外,科學家們也會參加像打獵和按摩這樣的「課外活動」。

肖恩從不掩飾自己想要善待這些科學家的意願。他曾經在詹姆斯·艾利森博士獲得諾貝爾獎之後,派人專門在艾利森博士家的後院搭建了高達近3米的諾貝爾獎章冰雕,上面刻著艾利森博士的頭像。雖然在有些人看來這樣的舉動有些「浮誇」,但是它背後的意義非常嚴肅。

「我想做的,是為那些真正改變世界的人喝彩!我希望我們社會的價值觀反映出那些真正創新者的工作!」他說。

曾經,名人意味著他們在科學、技術或者體育領域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如今「名氣本身成為一個目標,它和才能和成就完全沒有關係了。」他抱怨說。

有些諷刺意味的是,作為Facebook的第一位總裁,肖恩深刻意識到社交媒體在這一轉變中起到的推波助瀾的作用。社交媒體,讓沒有對世界作出任何貢獻的人獲得更多粉絲,讓他們將名氣變現。「這感覺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像是對人類價值觀的侵犯。」他補充道。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曾經,肖恩是矽谷的「壞男孩「。他聰明、慷慨,然而多變、喜歡參加派對。那個鮮衣怒馬、飛揚跳脫的少年,如今已經是一個6歲女兒和4歲兒子的父親。曾經他專注於創建高科技公司,如今他的焦點全部放在癌症免疫療法上。當被問及一天中會花多長時間在癌症免疫療法的工作上時,肖恩說:「肯定超過50%,有時候覺得每天醒來的時間全投入在上面。

與他合作過的人都能講出肖恩投入科學的故事,無論是深夜打電話叫起睡夢中的科學家,探討剛剛在《細胞》雜誌上讀到的科學論文,還是在廚房里與研究人員手舞足蹈地比劃細胞療法的生產工藝,肖恩的表現就像一個科學「書呆子」。

那個勇於挑戰常規,特立獨行的少年,如今在用他自己獨特的方式,向癌症發出挑戰。在帕克癌症免疫療法研究所的主頁上寫著:「我們擁有遠大的夢想,我們想像中的世界癌症可以被治愈!

參考資料:

[1] Billionaire Sean Parker is nerding out on cancer research. Science has never seen anyone quite like him. Retrieved July 11, 2019,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19/07/09/sean-parker-cancer-research-science/

[2] Parker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Retrieved July 11, 2019, from https://www.parkerici.org/

[3] Silicon Valley billionaire Sean Parker’s cancer initiative is taking a unique approach to the disease that seems to be paying off in a notoriously deadly type of cancer. Retrieved July 11, 2019, from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parker-institutes-promising-pancreatic-cancer-results-2019-4

本文來自藥明康德微信團隊,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謝絕轉載到其他平台;如有開設白名單需求,請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從Facebook到攻克癌症,這個男人想要第三次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