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歷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話題

音頻

人物

視頻

問答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千秋遠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126字,閱讀時間:約5分鐘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公元959年7月,後周世宗柴榮在北伐遼國的關鍵時刻,溘然長逝,年僅39歲。

一同隨風而逝的,還有他立下的三十年宏願:「以十年開拓天下,十年養百姓,十年致太平」。而此時的柴榮,距離他君臨天下——僅僅6年。

但在這短暫的時間里,他在不停的用兵、征伐,真正做到了生命不息、殺伐不止。幾年的時間里:殺敗北漢,從此勢弱;西敗後蜀,奪取陜西四州;南摧南唐,盡得江北淮南十四州;北破契丹,連克四州三關。

北漢、後蜀、南唐,都是小朝廷,或許並不足以說明問題。但是,當他直面最為強大的契丹,摧枯拉朽,是盡顯中原帝國的瘋狂武力,奏出前後百年間的時代最強音,整個東亞大陸為他戰栗,似乎都在宣告:兩百多年前的天可汗——強勢回歸。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一、剛則易折

可是這一切都在病龍台,弦斷音絕,戛然而止。對於柴榮的早逝,後世一致的評價是:用力過猛,剛則易折。縱觀他的一生,無論面對多麼艱巨的挑戰、多麼兇險的處境,他的做法,卻從未妥協、從不屈服,剛儔無雙、遇強更強正是他一生的信條。

或許正是他的過分剛正、過多的殺伐,造就了他最後的亢龍之境、油盡燈枯。對此,我們常問這樣一個問題:難道就不能休養生息,暫停腳步嗎?

答案是:不能。

二、四戰之地

翻看地圖,中原地區的地緣環境真的很差,真的就是四戰之地:北邊有強大的契丹遼國,南邊有後蜀、南唐、南漢、吳越,西北則是北漢,此外還有多如牛毛的割據政權,只有東面——靠著大海。

而且更要命的是,後周國土幾乎沒有任何的天然屏障:既沒有南唐、南漢那樣的長江天險,更沒有後蜀那樣的崇山峻嶺,幾乎全部都是——平原,一馬平川的平原。此外沒有幽雲十六州的屏障,還要時刻面對沖向華北平原的契丹騎兵。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這樣的地緣政治環境,它意味著,只要中原地區一旦武力衰弱,立刻會被人撲上來撕咬,而敵人卻像潛伏在洞口的毒蛇一樣,咬一口還可以迅速退縮回去。並不需要太多撕咬,中原王朝便會江山變色。

而事實上,危機也確實暗流湧動:後蜀積極備戰;北漢、契丹虎視眈眈;南唐國富兵強、蠢蠢欲動。

這便是中原王朝艱難的地緣政治環境,無論誰在此時此地稱帝,都不由喟嘆:「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對於生存和死亡的問題?柴榮看的無比清晰,他提出的解決方案就是:一往無前,有進無退!在這個時代,他從不認為有誰能讓他臣服!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三、艱難挑戰

公元954年,他繼位的第一年,便面臨北漢的挑戰。劉崇百戰,又有契丹助拳,柴榮則是養子登基、軍政不穩。這是他稱帝後遇到的第一次挑戰,也是他人生最為兇險的挑戰。

高平之戰,面對劉崇精兵的步步緊逼,禦駕親征的柴榮,生死只在一念之間。面對危險,人類的直覺選擇都是——緊急避險,這是人類趨利避害的天性使然。可是,柴榮的選擇卻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他以帝王之尊,策馬揚鞭,化身為一往無前的勇將,直沖劉崇中軍。

柴榮,瘋魔而生,一戰成名驚天下;劉崇,一敗塗地,英雄遲暮盡白頭。

從此,柴榮的信念堅毅無比,人生信條之中只有前進、前進、再前進。

此後幾年,柴榮繼續開疆拓土,震懾四方。除了契丹,世間再無敵手。

但是契丹,卻是後周必須面對的敵人:因為他們有來去如風的騎兵,而中原卻沒有幽雲十六州的屏障。秦皇、漢武鑄就的鐵血長城,再不能保護他們的後裔子孫。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柴榮又怎能容忍,契丹的匕首,抵在後周的咽喉。

公元959年,柴榮毅然北伐,直面震懾東亞大陸已半個世紀的契丹,擊敗契丹,他將重現秦皇、漢武掃平天下、北逐匈奴的輝煌榮光。

而北伐契丹,後周部隊——仍然是氣勢如虹,瀛州、莫州、寧州、易州、瓦橋關、益津關、淤口關,望風披靡。

而此時契丹皇帝,想的不是如何禦敵,而是怎麼逃?去哪重新開辟根據地?

柴榮,甚至都可以撫摸到幽州的城牆,感觸它千年堅城的厚重。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可是,一生殺伐的帝王,卻天不假年,終於倒落病榻。

現在還有很多聲音說:北伐契丹,投降的都是漢人將領,一旦面對契丹的本族主力騎兵,那後周可能就打不贏了。由此得出的結論是,不應該對柴榮北伐寄寓過高的希望。

但其實,說這種話,那就沒有深刻理解那個時代:

契丹固然是馬背上的民族,有天然的騎兵優勢,可是,後周一樣有精銳的騎兵,而且早就形成了步兵、騎兵互補的協同戰術;再來說具體戰鬥力的問題,中原戰士打不過契丹武士?笑話,連後來的宋太宗都可以在局部戰場上大敗遼國騎兵,甚至有尹繼倫,直沖契丹大營,幾乎砍翻戰神耶律休哥的戰績。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一句話:論軍事素質,彼時中原戰士的戰鬥力,只能說是恐怖!

而柴榮這樣的人,他的毅力、謀略、勇氣、智慧,一起決定了——他的成就,沒有上限。

四、寶貴遺產

可惜,天不假年。此後,北宋王朝又多次北伐,可是都以失敗告終。幽雲十六州,中原屏障,從此成了可望不可及的傳說。而契丹騎兵,則可以隨時沖出幽雲,擄掠中原。一百多年後,女真人更是從這里出發,擊破中原。

每讀這段歷史,我們往往忍不住嘆氣:這個時代,沒有人可以擊敗柴榮。如果雄才偉略的柴榮多活幾年,必能掃平北方,與天可汗李世民齊名!可是那只無形的手——命運,卻毫無徵兆的剝奪了一代帝王39歲的生命。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柴榮雖然隨風而逝,但是他披荊斬棘、橫越長江、兵伐幽雲,打出了漢家軍人的赫赫軍威。他的一生,如同流星劃過天際,華麗奪目、短暫輝煌。但卻給中原王朝的生存指明了道路:練武強兵,攻伐四方!他有進無退的勇武精神,將五代十國的驕兵悍將重塑為無雙戰士,將離散半個世紀的民族精魂重新凝聚。

中原文明,由柴榮,而重新崛起!

如果柴榮沒有死於征途,中國能否再現漢唐盛世?

好物推薦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我們愛歷史》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