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商務合作QQ:780422505、3304279071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11月21日8時,林彪致電軍委、彭真、羅榮桓,說明目前我軍應避免倉促作戰,放棄錦州以及以北百餘公里,使敵人戰線拉長後,再選擇弱點進行突擊。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這是林彪到東北後的第一個比較重要的電報,中央同意了林彪的意見,並進一步做了指示。

闖到關東的共產黨人,關鍵是沒有根據地,沒有家。

7個月間,時局和方針就像萬花筒般變化多端,共產黨人還未來得及表演自己的拿手好戲。

而正統觀念很強的東北人,對國民黨存有幻想,想的盼的是「正牌」的中央軍。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四平保衛戰後北撤的民主聯軍疲憊不堪,有的被阻隔敵後,失去聯繫。

在東北組建的新部隊,有的潰不成軍,有的投敵反水。黃克誠在給軍委的報告中,驚呼「有遭遇西路軍危險的可能」。

聽說捉到了范漢傑,劉亞樓樂得跳起來,跑去報告。俯身看地圖的林彪,頭也沒抬,只是面無表情地嗯了一聲。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遵照毛澤東的指示,在林彪到達喜峰口時,新華社和《東北日報》發表一則消息,說林彪正在瀋陽主持東北局會議。

國民黨情報部門就向蔣介石和傅作義報告:林彪尚在瀋陽開會。

共產黨蒙起國民黨來,那是一蒙一個準。

PART

04

怕光怕風怕水

衡寶大捷,近一個月忙得團團轉的司令部參謀人員,這下子可喘了口氣。

有人提出要去東湖風景區看看,林彪不但立即應允,自己也去了。東湖邊擺攤賣水果的挺多,有人買些梨,用頂草帽裝著,林彪也吃了一個。

從東北到江南,各地包括水果在內的各種土特產吃食很多,繳獲的洋吃食也不少,像各種美國罐頭、餅乾、糖果、咖啡、酒呀什麼的。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對進口的東西好像沒興趣,或者說沒這心思,一天除了三頓飯,就是嚼炒黃豆,別的看都不看一眼。

飯量也小,有人形容為「吃貓食」。這回竟然吃了個梨,顯然心情很好。

回到「林彪100號」就拉開肚子了,折騰了大半宿,醫生也忙活了大半宿,第二天下午好歹才算止住了。

從此,林彪最怕的事情之一,就是拉肚子了。

1971年7、8期合刊《人民畫報》上,林彪捧讀《毛澤東選集》的照片,第一次把他那個光禿禿的頭頂亮給了世界。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即便是在毛家灣家里,除照顧林彪生活的內勤外,身邊其他工作人員也沒見他有不戴帽子的時候。

這時是為了遮掩頭上過度的拔頂,而l925年考入黃埔後是因為軍人著裝規定。

至於從軍前也總愛戴頂帽子,則是小時患過頭癬,留下一些禿疤。

在延安為林彪看過病的一位老人說,林彪消化不良,有口臭。平型關戰鬥前,在太原,林彪還為此看過醫生。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一位曾任紅4軍參謀、紅1軍團科長的老人說,在江西時,他曾3次見到林彪坐在那兒,站起來腿腳突然就不好使了,有兩次還栽倒了。

一次正趕上敵人來攻,他和警衛員架起林彪跑,跑出幾十米那腿腳就好使了,還挺有勁的。

老人說,那時林彪很少踱步,就坐在那兒看地圖、思考。坐著好好的,站起來怎麼就不行了呢?坐久了,腳麻了,那也不能倒呀?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槍一響,別說腳麻,就是腿中彈了,那人也常會跑上一陣子。

是不是考慮問題久了,精神高度集中,造成神經過度緊張,表現在腿上了,一時間就不好使了?怪人得怪病,說不明白。

有老人說,別看林彪個頭不高,瞅著也挺單薄,其實體質挺好,挺結實的。

平型關戰前看地形,雨天,上山下坡,邊走邊看邊琢磨,有的人都跟不上他。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許多老人說,就是平型關戰鬥近半年後,在隰縣,晉軍那一槍把林彪打壞了。

那是一陣排子槍,獨獨打中走在前面的115師師長。這是林彪第五次負傷。

子彈從背後打進,從胸前出來,擊中肺部,流血挺多。先送延安治療,後來又到蘇聯療養,據說發現骨髓神經受傷,結個疤,造成植物神經紊亂。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據說這種病人喜靜、怕光,且病情會因年齡增長及感冒、發燒而加劇。

抗戰勝利後出現在東北戰場的林彪,除臉色蒼白外,別的看上去挺好。

但是,以往臉上有時出現的紅暈,自那陣排子槍後,已經永遠不復出現了。

從四平撤退到舒蘭時,林彪病了,交感神經發炎,發燒不退。

四平保衛戰後,有的部隊被隔在敵後,有的被打散了,有的叛變了。一路北撤,每到一地,林彪第一件事就是與各部聯繫。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從九台出發前,林彪要秘書季中權通知參謀處,讓機要組和電台乘汽車一起走。結果,到了舒蘭,電台人挑馬馭還未到。

林彪臉色煞白,到參謀處長李作鵬住處。後來東北野戰軍有名的「大燒鍋」(燒鍋即釀酒作坊)李作鵬,正和幾個人坐在炕上喝酒。

林彪也不說話,雙手抓住桌沿一掀,稀里嘩啦桌子翻了,又抓起炕上的行李什麼的,朝李作鵬等人一通砸。

大家全蒙了、傻了。

四平保衛戰打得那樣苦,林彪又那麼累,再加上當時內外局勢那種巨大的壓力,那身體就支撐不住了。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人病了就煩躁,林彪就一反常態的歇斯底里了。

有老人說,我們這些人跟林彪也不是一天半天了,有的都有十來年了,什麼時候見過林彪這樣子呀?

像長征中的湘江之戰,那也是千鈞一發,急得火上房,林彪依然沉靜得很。

他這個人沒有不著急的時候,也沒有著急的時候,腦子里永遠在轉,思路從來不亂。而這次顯然是有些亂了方寸,雖然一會兒就恢復常態了。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建國後,特別是「九·一三」後,聽說林彪有許多「怪病」,怕光、怕風、怕水,聽到水聲就要拉肚子,一些老人覺得林彪舒蘭那次發作,是一種病態。

有人說,現在想來,林彪在東北就有點怕光了,好像就從舒蘭那次感冒之後。

那時就覺得這人有點怪,沒人想到這是病,更不可能想到隰縣晉軍的那陣排子槍。

在東北就常看藥書,並給自己開藥方的林彪,據說直到「九·一三」前還念念不忘這個梨,一拉肚子就提到這個梨,怨自己吃了一個梨。

(摘自《槍桿子1949》,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版)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

林彪統帥百萬大軍席卷東北:四野的榮耀,是狐貍又是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