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方韓大戰打到這個階段






當方韓大戰打到這個階段

微博是個糞坑,周立波當年說的這個話(當時好像說的是網路),現在被證明還真有點像。尤其是當一個有221萬粉絲的大蝦碰到一個181萬粉絲的大蝦的時候,那熱鬧場景,更是激起公糞無數。雙方你來我往好不熱鬧,內褲與拖鞋橫飛的場面讓人目不暇接的同時,我們也發現了,即使雙方的祖宗十八代都被拉出鞭屍了好一陣子之後,對這事件的定性還是沒有個結果。於是被韓寒一直批鬥的中國司法體系,終於這個時候要出場了。

國人向來喜歡做圍觀者。看著裡面的人在打架,恨不得火上加油,讓架打得更兇悍,然後拍手鼓掌賀之。在圍觀的時候,傾向性也很明顯。如果看到人和人打架,首先是幫親不幫理,管誰對誰錯。於是很奇怪的現象就出來了,很多人打了一天的架,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而打。

我當年在東陽高復班讀書的時候,吃飯時一個樂清人和一個青田人不小心踩了下腳,打了起來。先是樂清人打不過青田人,於是邊上吃飯的幾個溫州人聽的好像是溫州方言,二話不說就加入了戰團。幸好邊上青田人也有不少,也沒有說什麼,立刻上了家夥。就這樣越鬧越大,最後引發成了溫州地區和麗水地區數百人的大規模群鬥。打架打到最後,幾十個人進了醫院。互相都做了病友之後,才發現不少人還都是同學,打來打去都是自己人。於是就偷偷的問,咱打架為什麼?想了好久,搖搖頭說不知道。那打個P架?沒辦法,老鄉被打了,總要上前幫個忙唄。

我是磐安人,小地方。1939年老蔣為了剿共匪,特意把東陽、縉雲、永康、仙居、天台五個縣接壤的所謂五不管山區,劃了出來,單獨成立了磐安剿匪大隊,正式成為了一個縣。於是五個不同地區的人被劃為一個縣城之後,奇怪的現象出來了。十七、八種方言也就算了,從建縣開始到現在幾十年過去了,村和村之間的械鬥還是一直沒有停過。互相通婚了之後,卻還是得為各自村打架,丈人女婿打到最後也一起進了醫院,才算罷休。在磐安縣城裡打架,打架幫各自村的人。出了磐安縣打架,本來一起互相打架的人倒成了一家人。打出浙江省外,只要是浙江省,就又是一家人了。這算什麼事呢?我也不知道,算是特定的習俗吧。

我為什麼從這個話題開始說方寒大戰呢?我就是覺得這種特定的習俗在方寒大戰裡面表現的特別的明顯。為支持而支持,為辱罵而辱罵,在這個221萬對181萬的大規模集團軍作戰的格局裡面,特別的有亮點。

在這個大規模的上百萬常規作戰單位外加幾十萬的沒有腦子的CPU機器人加入的集團軍作戰中,因為沒有統一的部署,各自都是單兵作戰。沒有分工和配合所形成的散漫的原始械鬥方式的作戰體系裡面,什麼狗屁戰術都是扯淡了。更談不上為什麼而戰這個最基本的思考點。

韓粉們團結作戰的原則就是,誰TMD侮辱我們的最高領袖——韓寒同志,誰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我們就不惜一切手段,不斷地抹黑,攻擊。哪怕用最惡毒的語言,攻擊他!搞死他,搞臭他!於是221萬的韓粉麼,給新浪的微博貢獻了無數的流氓語句以及充滿各種人體器官的笑話。

這些語句集中的灑向了以方舟子為代表的質疑黨。雖然181萬對221萬,具備一戰的能力。但是相對而言,我們可以發現,純粹從言語攻擊方面來看,方舟子是大大落於下方。畢竟年紀大了,網路作戰最講究的也是最有效率的。言語攻擊方面,雖然方舟子並不擅長,但是方黨們的許多言論並沒有被這些唾沫給淹沒,反倒如同大海中的燈塔,始終能若掩若現的出現在面前。這跟方舟子身經百戰,面對洶湧而來的排山倒海的攻擊,具備較好的免疫力還是有關係的。

所以最終使得這個跨年度的戰役還是一點點的進入相持階段了,代表性的節點自然是司法的介入。司法體系在中國飽受詬病,韓寒的大量批評都攻擊了這個司法體系。現在韓寒求助於司法體系,這個不能算悖論,只能說明大都數人,雖然嘴上罵娘,心裡還是很愛娘的。

我在這個階段要寫這篇文字,不想表達太多的傾向性的東西,只是想陳述我對網路罵街的一些想法而已。我也是個痞子,在新浪微博上罵娘罵多了,開始想歸隱山林,不準備繼續罵了。因為罵到最後發現,第一無意義,第二浪費口水,第三傷害身體。

罵人的最高境界跟打仗其實是一樣的,不罵而屈人之兵。真到了兩個人要互相碰口水,用生殖器大小或者頻率來證明自己是對的時候,到最後就是誰也搞不過誰的時候。而到最後一方淡定從容跟你講道理,另一方鬱悶不堪的要跟你罵街的時候,往往道理本身就並不重要了。理屈詞窮的意思並不是說沒有道理了,就要罵人了。而是罵人了,就肯定沒有道理了。

我在一開始鐵定的支持韓寒,罵麥田不是東西的時候,很爽快,覺得自己幹了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到最後看到方舟子被人罵個不停諷刺個不停,還能堅持不罵街的時候,我還是為我曾經罵過麥田感到很丟人。在我潛意識裡我覺得任何挑戰我固有思維的人,都TMD是混蛋。所以我常常不問是非地去罵人,不是因為我有道理,而只是因為他的說法讓我很難接受,僅此而已。但是我是真的對麼?我不知道。我可能就是我最早說的,我才不管誰對誰錯,哪個看著順眼,我就幫哪個的那類人吧。

於是我這樣的人,到了古代鐵定是黨同伐異的典型。凡是我的人,我都認為是好的;凡不是我的人,我都TMD的認為不是好的。我不愛真理,我只愛哪個是我的人。於是哪怕一件事情,再怎麼對,但是不合我的胃口,老子堅決不幹。一件事情再怎麼不對,但是我看著順眼,老子一定要幹。

就如同我一開始罵麥田,是因為我經常聽人說,韓寒是個優秀的人,是個有道德潔癖的人,是個有精神追求的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別人代筆?這樣優秀的良好的,有內在精神信仰的人,怎麼TMD可能找人代表?這個年輕人是祖國的希望,是共和國最優秀的良心的代表,是我們這一代人所未完成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人。他,他怎麼可能這樣被人質疑?!

於是我憤怒了,跑到麥田的微博狠狠的慰問了麥田的祖宗十八代。這個時候,圍觀的方舟子爬上擂台。對於方舟子,我很痛恨,媽的,就這個家夥,我在04年的時候跑到他博客裡狠狠地罵了他。他大肆污蔑中醫是無用的,於是我就一直罵他。中醫無用,真TMD扯淡!老子小時候差點死掉,如果不是中醫,我都留不到有用之身去罵他。這就是中醫交給我的使命,任何詆毀,侮辱中醫的人都是混蛋!

但是方舟子不聽罵,我罵了無數年後,他依然故我,繼續打他的假,繼續打他認為的假。他跟我說,你即使再不喜歡我,但是你也要給我說話的權力,我***覺得這個話真有道理,我可以不喜歡他,但是我不能讓他不說話吧。但是我還是很憤恨他。

彭曉蕓也是我痛恨的女人,最早聽說是她跟不加V之間的恩怨情仇,到最後我在騰訊微博跟她吵架,最後拉了黑,就是這麼個女人,我也米有辦法。我罵了她無數次,慰問了她無數次的祖宗,但是她就當我是個白癡,理也沒有理過我。對於這樣的人,我能怎辦?封鎖!

世界就是這樣的,她現在跑出來質疑韓寒了,也如同當年我罵她一樣,被人罵了無數次。但是她對待他們如同對待當年的我一般,無視!靠,這需要多麼淡定的心態啊,臉皮得多厚啊!真服了丫的。面對臉皮比我還厚的女人,我向來很崇拜。所以我只好很裝逼的說了一句,雖然我很討厭彭小姐裝逼的態度,但是我不得不讚同她堅持文明對話的理念。能夠這麼多年堅持被罵不還口,真不容易啊!

我前天在微博上說,微博真是個好糞坑,因為黏上微博的所有被視作神一般的人,最後都會被糞坑給黏上,然後不得不一個個成為帶糞的人。是人總要拉屎的,只有神不拉屎,而拉屎的人總會帶點糞。這些年過去了,紅十字會,多神的會啊,滿身帶糞的黯然神傷;鐵道部,多神秘的部啊,被扔進糞坑洗了又洗,怎麼也洗不掉糞的味道。連吳敬璉被認為是中國的良心,今年也開始被人潑糞了。微博成為了神走下神壇,變成普通的人最好場所。

中國是一個喜歡造神,然後膜拜自己造出來的神的國度。這個國度很神奇,似乎不造出個神就活不下去了。沒個人可以膜拜下,就覺得精神很空虛。而中國媒體又推波助瀾的加快了這個造神的過程。媒體在造神的過程中,極盡所能。我曾經看過一本雜誌叫《浙商》,有次我在某個學校的講座上,不小心罵街的時候說,如果有興趣,大家可以統計下,上過浙商雜誌封面的人物的陣亡率有多高,就知道媒體的造神功能有多強。

但是事實我並沒有統計過,我只是大概覺得可能也許差不多陣亡率挺高的。因為當年我一個朋友就是花了三十萬登上了這個雜誌的封面,然後搖身一變,成為了我所不認識的人。雖然人還是那個人,臉還是那個臉,但是已經脫離了我所認識的那個人。他已經遠離我所具備的層次,當年一起洗腳,一起桑拿。坦誠相待的情景,在我拿到雜誌看到他的時候,才***發現我身邊的這個人是那麼的偉岸,光輝,我為我沒有及早的認識到他的偉岸而感到汗顏。我現在懺悔希望來得及。只是很可惜,我找不到機會跟他懺悔了。我很懷念跟他一起相處的時光,挺開心的。如果不是上了該死的雜誌封面,被塑造成一個不是他的人的話,我想他日子或許會過的更開心點。人總是喜歡自己被包裝的不像自己,可能源於太痛恨本來的自己吧。當大家在電視上,聽訪談節目的時候,其實他表現給你的,並不一定是他自己,他只是說了他想像中的他自己。那個跌宕起伏,完美無比的人未必是真的他。只是他自己也信了那是他,然後就真當自己是個蔥了。這樣的***其實挺多的。

韓寒是不是這樣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所認識的韓寒,的確都來自於媒體的塑造。韓寒的博客我從來沒有去看過,他的文章我也沒有看過,更別提那幾本書了。但是這不妨礙我把他當成偶像來崇拜,雖然***他比我年輕好多呢,可能有個兩三歲吧。我覺得他說了我不敢說的話,他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能夠——真強悍——賽車,好帥的!我曾經也想做個賽車手,米有那勇氣和實力,韓寒都做了,真TMD讓人佩服。他還說,安靜,就是男人出軌了,女人要安安靜靜的,不吵鬧。靠,真是說出了世界上所有男人的心聲,我很崇拜他。現在也是。

所以,在麥田被韓寒三下五除二的KO掉之後,我真太佩服韓寒了。雖然我覺得他寫的那幾篇文章,好像沒有那麼好,但是結果就是結果,麥田舉手投降,跪地認輸。我覺得做男人就得跟韓寒一樣,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那個叫真牛逼!然後看到方***,在台下剛爬到台上,還沒有冒頭的時候,就被韓寒一巴掌打下去,那個爽啊!手起刀落,西瓜落地,方麥兩人,就被結果了。我以為這個事情就這麼過去了,然後的然後,方舟子猶如不死的小強,開始狂化,連扔十一把菜刀,開始表現出卓越的抗打擊能力的時候,我被震撼了。

於是,我覺得為了對得起220多萬韓粉對他的打壓之後,他還能堅挺的站在那裡的尊重,我們都有必要靜下心來看看方舟子的文字。當然為了對得起韓寒221萬的部隊,揮汗如雨的戰鬥,我們也要看看韓寒的文字。不然,我們打架打的頭破血流又是為了什麼呢?

那些基層作戰士兵就算了,他們的本職工作就是往敵人頭上扔內褲,扔鞋子,他們越笨蛋越好管理,別跟他們講道理,只要告訴他們怎麼做就可以了。一旦他們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了,他們反倒做不好了。就跟TMD天地會韋小寶的師傅說的,反清復明,TMD就是為了以後搶滿清的女人,住滿清的房子,跟他們說,這是道義,可能十有八九也就沒有人跟著幹了。

但是,但是,我們那些帶V的大蝦們,作為作戰的主要軍事力量,總不能幹這些與你職位不相匹配的事情吧。你們都是帶V的大蝦啊,身先士卒雖然不是壞事情,但是你們可應該很明白為什麼而戰這樣的基本作戰邏輯吧。

我屬於作戰觀察團的成員。雖然我的立場稍微的偏向了方舟子這面,因為就作戰而言,韓粉的作戰效率相對較高,用詞更加精準。對方舟子、彭曉蕓等人實施的全方位打擊,立體式的打擊也非常的不錯,使得在辱罵這個層面上,方舟子的確處於被動挨打的層面。那些用詞讓我這個圍觀的人員都不忍目睹,所以自然立場偏向了方舟子這邊。

面對那麼多的侮辱性用詞的時候,還能堅持著用文明的語言對話,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事情。尤其是彭曉蕓,作為一個女性,我覺得很了不起。你可以不讚同她的觀點,但是你不得不佩服她冷靜,理性的回復。雖然我在微博裡大罵她說,想在這個糞坑的微博裡說人話,你太對不起新浪製造的這個糞坑了。這個糞坑裡最流行的簡短,有力,帶有致命殺傷性的侮辱性用詞,以及不經事實推敲而產生的謠言。你要學會在微博裡生存,首先要學會使用各種器官性罵人用詞,否則你根本起步不了。

其實,所謂敬佩,往往是因為自己做不到,而人家做到了,所以才會有敬佩這個詞的出現。老子在革命年代,鐵定是個漢奸,所以我敬佩那些不做漢奸的人。受到百般折磨,寧死不屈,那是需要勇氣的。我沒有,換成我,可能舉個拳頭,我就招了,什麼舍身取義,鐵定不是我乾的事情。所以我敬佩那些能做到的人,如果我也能做到了,我還敬佩個球。他們讓我學會了什麼叫汗顏,為什麼都是人,但是素質就是不一樣呢?

這個意義上講,在一個充滿大便味道的微博裡,我敬佩那些堅持文明用語的人。哪怕,甚至他們可能偏離了我們所認為的基本道理邏輯觀念,又怎樣。基於理性基礎上認識的任何言語,都應該獲得支持,只有如此,糞坑才一點點可能不成為糞坑。

當方寒大戰打到現在這個階段,其實我們很有必要來看看到底為什麼而打戰,或者乾脆說我們為什麼而圍觀這個命題吧。我在春節之前,看到兩個無聊的文人,在狗咬狗的時候,我說管我P事,文人打架古已有之,當年蘇東坡罵司馬遷狗的時候,這兩個大蝦的打架,照例說應該比當下更tmd若人矚目吧。但是又怎樣呢?人家打架歸打架,但是至少該做的事情還是做,該喝的茶還是一起喝,該上台面忠君愛國的時候,還是一起。方式不同,政見不一很正常,但是別影響做事情。

文人罵街其實很正常,圍觀的人其實都是***,有什麼好看的。武架麼,方舟子肯定打不過韓寒,人家年輕。方舟子雖然經過世面,被人用錘子打過,但是那屬於抗打擊層面的問題,無法論證打擊能力較好的這個命題,但是想到年紀總歸大了,應該不是韓寒對手。文架麼,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打到最後,也可能誰也說服不了誰,這種注定沒有結果的事情,圍觀真不值。所以我說關我P事,一地雞毛後來寫個評論就是了。

但是,事情的發展,有點出乎我的意料,這個架還就真打的很有意思。我這個每天吃飽了撐著無聊的人,終於也忍不住開始要加入這個糞坑,拿根攪屎棍,來湊湊熱鬧一下。

其實是個人肯定就是有立場的,而立場往往決定了各自的是非觀。世界上不存在對錯,一個事情對某個人來說是對的,那麼必然對某個人來說就是錯的。是是非非,根本沒有辦法分清楚,尤其是觀點這樣虛無縹緲,無法琢磨的事情,更沒有對錯之說了。很多東西,幾十年前是錯的,幾十年後看可能就是對的,現在看是對的,幾十年後看可能就又是錯的了。

歷史上這樣的事情少麼?不少!所以評論事情只能從當時的環境來做個選擇,否則所有的犧牲毫無意義,所有被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可能數十年後就毫無意義了。當岳飛知道數百年後被人評價為阻礙民族大團結的罪魁禍首的時候,他心裡是否質疑過扛起抗金大旗的意義呢?當現在的人一個個開始為那些汪精衛歌功頌德的時候,那些刺殺汪精衛的軍統分子,是否會去質疑刺殺的意義呢?現在談中美友好,談和平與發展,一個個死去活來的革命敵人,都成了宴會上觥籌交錯的利益攸關方了,那當年幹什麼去了呢?歷史這東西來不了假設,毫無意義,所以觀點這東西也是如此,也別太計較對錯了,一樣毫無意義。

所以當方寒大戰打到現在,如果還較真於誰對誰錯,有意義麼?如果較真於這個,我都懶得寫這點破文章,這是個死結,誰也搞不死誰!方舟子沒有辦法證明,永遠沒有辦法證明韓寒的文章是不是代寫的,這個答案只有在韓寒自己心裡,韓寒也更沒有辦法這些文字是自己寫的,自證清白是很難的。你就是把心掏出來了,那些質疑你的人還會是質疑。所以如果無法自證清白,那怎麼證明方舟子誹謗呢?對了,以下部分為我這個非法律專業的人寫的,只是意見陳述,不是事實表達。這個很關鍵,涉及到會不會被人告的問題,我一定要說清楚,雖然是小蝦米,但是咱也怕事,可不想因為寫點亂七八糟不成邏輯的文字,被人告到法庭去。

誹謗這東西,是個刑事罪,那可是要坐牢的東西。百度百科說,誹謗罪(刑法第246條),是指故意捏造並散布虛構的事實,足以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行為。那麼好,這裡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莫須有捏造某種事實的行為,即誹謗他人的內容完全是虛構的。如果散布的不是憑空捏造的,而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即使有損於他人的人格、名譽,也不構成本罪。

按照這個說法,韓寒首先要證明方舟子說的東西不是事實,方舟子說了什麼呢?方舟子說你韓寒的東西是代筆的。那麼韓寒就又得證明東西是自己寫的才能說方舟子的在捏造事實。這個太難了。方舟子證明不了韓寒的東西是代筆的,一樣的,韓寒也證明不了自己的東西是自己寫的。手稿什麼的,只能證明韓寒抄錄過這樣的東西,而無法證明這東西是自己寫的。

這段文字有點嚴肅,我不喜歡嚴肅,我就只好舉例說明下,誹謗罪和言論自由之間的區別。其實我很關注這個案子,主要是希望通過這個案子,能給這個糞坑一個洗白的機會。即使不能去掉全部的糞便吧,至少能去掉一點是一點,告訴在這裡上廁所的人,哪裡可以拉大便,哪裡不可以,總也要好點吧。

言論自由的權力是要保護的,但是也不能過界。為什麼要保護言論自由這個我就不需要多說了。很多人說即使韓寒有誠信問題,那也是小惡,社會有大惡,中惡,方舟子更應該去打擊大惡,中惡,不應該糾結著小惡。是麼?應該是的吧。其實韓寒是否有誠信問題,一點都不影響他依然是大家心目中那個用詞犀利,精準,嬉笑怒罵都非常有性格的青年批評家的形象。即使是早期的文字有代筆的行為,也不會影響他後期的博客的文字是那麼的有影響力。從這個意義上,我也覺得糾結於是否是代筆這個行為,也真沒有什麼意義,真是代筆了又如何呢?的確也夠不上大惡,牛頓還打壓其他科學家,也涉嫌剽竊,也不影響他依然是科學巨匠。

但是如果,如果,僅僅是因為一個權威樹立之後,社會對質疑的行為的不允許,那我想就是所有之中的大惡了。這種對質疑言論的不寬容和壓制,我一直認為是社會中最大的罪惡了。所有的神壇的倒塌其實都是從質疑開始的,既然是質疑,就必然有對有錯,而且必然就是證據不充分。如果沒有這些苗頭的出現,沒有對質疑這種另類的聲音的寬容,那麼就不可能有神壇的倒塌。質疑是一面鏡子,讓自己反省和冷靜,我們不能因為喜歡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可能是公認的權威,然後就不允許他聖潔的光輝被質疑。要知道只有經歷了諸多質疑之後依然屹立的神壇才叫神。否則有意義麼?

很多公知在這點上表現的並不好,他們可以對政府進行大肆批評,甚至捏造虛假的事情來進行詆毀,攻擊和謾罵,卻不允許社會對一個青年偶像的正常質疑?這個是什麼邏輯呢?他們所堅持的東西,卻是他們現在一直在抵制的東西。針對彭曉蕓,公知們,甚至提出要媒體圍剿。這個是什麼樣的霸權主義的思想呢?!當一個人因為言論問題,而被集體圍剿的時候,這種文鬥的方式,勝利了有意義麼?!公知們追求的自由,民主,也一定需要通過極權主義來做到麼?那麼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兩個蘋果的理論,當你發現一個蘋果爛了,於是換了個一蘋果的時候,發現更爛。依托這樣的不正當的形式獲得的勝利,無非也只是改朝換代罷了,換來的結果,必然更加苦澀。

於是又很多人說了,方舟子可以質疑韓寒,但是不能誹謗。什麼是質疑和什麼是誹謗,兩者是有界限的,我也認同,我們要保護的是方舟子質疑的權力,我們要抵制的是方舟子誹謗的行為。但是方舟子誹謗了麼?在這裡,我不是法學家,我無法來很權威的論證什麼是誹謗和什麼質疑的明顯漏洞,只能談談我自己的看法。

在美國兩者的界限界定為意見表達和事實陳述。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說你媽是個婊子!這個言論就是意見表達。這種具備強烈的攻擊性的言論,雖然聽上去很惡毒,但是這也只是一種意見和情緒的表達。我說這個話,怎麼了?!你打我一頓啊。那就打唄,誰贏還不一定!但是在法律上我無罪。最多咱私下決鬥。

但是如果我說我看到了你媽媽某年某月在哪個夜總會出入,所以你媽媽是婊子!這個就要分開來看了。如果你媽媽在某年某月的確出入了夜總會,即使我TMD說你媽媽是婊子,其實也只是我的意見表達。不能算犯罪,為什麼呢?因為我的確看見了你媽媽出入也總會了,至於是不是婊子。這個就不好說了,可能是我腦子秀逗,聯想錯誤。推斷有問題,你總不能***要求我跟正常的人智商一樣,會去想更多的可能性吧。基於事實上的合理推斷,也不應該算是誹謗。但是如果你媽媽在某年某月沒有出入夜總會,但是我說了出入,然後得出的結論是你媽是婊子。這個問題就大了,基於不存在的事實所作出的任何推斷都屬於誹謗罪。

美國的法律對輿論批評和事實指控的區分對於保護批評自由和懲罰言論誹謗有著重要的作用。所謂輿論自由是指個人和媒體表達意見的自由,評論者可以從個人喜好、道德標準和社會影響等各個方面對某個人、某個公司、某個事件發表意見和看法。但是,言論自由不等於可以通過惡意捏造事實、製造謠言的方式對某個個人或公司進行不實指控。

這個區分對於一個社會形成良好的輿論環境非常必須。表面上,似乎激烈的批評以致辱罵似乎比簡單的事實指控更讓人感到憤怒和在感情上難以接受。但是,意見表達最終只有通過理性的說理才能說服大眾,辱罵和極端的譴責是很難得到社會大眾的理解和接受。但是,惡意的事實指控則極具危害性,這種誹謗以好像陳述真實事實的方式發布出來,非常容易誤導社會大眾。

但在中國,怎樣認定,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只能說在美國,韓寒的官司能打贏的可能性不大。甚至說句難聽點,在中國,哪怕就是藥家鑫的父親起訴張顯,能贏的可能性都不大,雖然那個案子是多麼明顯的誹謗。

在中國,民意是多麼的重要啊!但是民意一定是對的麼?!這個問題,我無法明確地告訴你們,因為我怕被磚頭砸死。我只能告訴你們一些基本的事實。當年袁崇煥在北京城被凌遲處死的時候,北京城萬人空巷,就為了買一塊他身上的肉,一兩銀子一塊,儈子手因為這個生意,賺的盆滿缽滿。當時我想皇帝不殺他,可能他走在路上也會被民意給殺死。

民意很多時候是容易被很多虛偽的面目給挑撥和撩動的,不是所有的民意背後都一定是真實,善良的意圖。這些年撩撥民意的東西很多都並不是真的。但是人們願意信他!並且願意用這種不真實的東西作為自己作惡的理由。沒有多少人願意靜下來看看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昨天看歷史袁老師的博客,他說孫立人率領新一軍遠征緬甸,以傷亡1.7萬人代價消滅日軍10.9萬人,然後大肆讚賞。事實呢?!整個中國遠征軍殺死的敵人也差不多就這麼個數字。都記到孫立人的名下去了。雖然歷史久遠了,但是近代史由於可以互相印證的東西很多,造假的可能基本沒有,但是就是這樣簡單的明顯的造假歷史,居然都會從一個歷史老師,而且是一個聲名遠播的歷史老師嘴巴裡出來,你還能相信這個浮躁的世界有多少人是真正的看待事物的本身呢?!

不負責的言論的背後代表的是一種為抵制而抵制的心態,因為對一個事物的不滿,然後就不管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污蔑了再說。這樣的背後,微博不成為糞坑也不現實了。類似的事情很多,微博辟謠每天辟可能也辟不完。

藥家鑫的案子到了最後,其實已經不是藥家鑫是不是該死的問題了,而是必須死了。因為洶湧的民意之下,使得案子沒有任何的回旋餘地。我沒有替藥家鑫辯護的意思,換成我是法官,我也肯定是判死刑處置,但是我們要思考的是,推動司法進程中的大量不真實的謠言,我們該怎麼看。我們在藥這個人上,通過這種方式,我們是殺對了人。但是下一次呢?下一次會不會就一定殺對呢!

如果殺錯了一個好人,所有參與的民眾們,在知道殺錯了人後,就像一如當年的北京人民一樣,在知道袁崇煥是被冤枉被殺之後,可能會有人表現出愧疚之心,但是大多數老百姓,也就拍拍屁股,然後摸摸後腦勺說,當年俺不也是被忽悠的麼?!你可能因為只是一時被忽悠,但是人家卻是慘死,株連十族,這種對自己行為不負責的態度,是一個公民所該具備的麼?

觀點無真假是非,但是事情總有真假是非的。事情只有兩個答案,存在和不存在。如果基礎於事情本來是非曲直的情況下,作出的判斷,你在如何錯,那也是你的判斷,值得你堅持和捍衛。BUT,如果僅僅只是因為支持一個人,僅僅因為喜歡一個人,然後不管事情本來的面目就大肆參戰,發表言論,那麼我們為的是什麼呢?!那些可能看都沒有完整看過方寒大戰的內容的大蝦們,尤其是動不動砸出幾千萬的大蝦們,我覺得做圍觀者要有圍觀者的態度,這個不是鬧劇。

我雖然不是個聰明的人呢,但是我還是喜歡自己去思考問題,我不喜歡別人替我思考,我有我自己的判斷,可能幼稚,可能簡單,可能瘋狂,沒有關係,那是我自己的。我不盲動,不隨流。所有的問題都在於思考對錯沒有關係,但是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判斷。

當方寒大戰,打到這個階段,勝負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韓寒勝,質疑他的人一樣質疑他,相信他的人一樣相信他,方舟子勝也一樣,該信的也總會信,不信的還是不信。但是這個事件,更多的要思考的是質疑的邊界在哪裡?!言論自由和誹謗的界限到底在什麼地方?

如果韓寒能獲得勝利,那對微博也是個好事情。一個好的判例的形成,對於約束大家在微博上的言論總是有巨大的意義的。如果方舟子這樣的言論也構成了誹謗,那麼我相信微博上的人發言會更謹慎,以方舟子的言語界限作為約束就可以了。

不想寫了,寫到這裡,突然覺得有點悲哀。微博極大的改變了中國目前的輿論環境,讓很多高高在上的人走到了老百姓的中間,發現他們跟我們一樣,有這樣那樣的問題。跟我們一樣,思維有很多缺陷。而你大可以跑到他的門口去指著鼻子大罵一頓,像我,昨天就跑到了@許小年的博客上罵了一頓。他說,曹雪芹的《紅樓夢》,哪怕是代筆的,那也一樣不影響《紅樓夢》的巨大價值。這個話其實挺對的,但是聽起來總是很怪怪的,他是想表達,哪怕韓寒是代筆的,一樣不影響韓寒的那些博客的價值吧。我在這裡想說的是,一樣東西,即使再有價值,如果是不誠信的人寫出來,那麼價值也會大打折扣。我這裡沒有質疑韓寒的意思,因為韓寒的東西是否代筆是沒有辦法證明的。無解的命題,意義不大。但是徐小寧的說法我們不認同就覺得他思考問題的方式會很有意思,他對著作權不看重,認可了作品的價值,卻沒有去認可作者所應該享有的權力。《紅樓夢》有價值,但是如果是代表的,那麼被代筆的那個人的權力怎麼得到保護呢?民眾因為享受到了《紅樓夢》帶來的巨大精神享受,卻忽略了真正的所有權的人的權力,這樣構建的社會體系,有意義麼?!

作為產權經濟學的經濟學家,這樣的思考方式,立刻就把他從高高在上的神壇拉到了地上,層次跟我一個檔次。你們不認同,沒有關係,因為我說了,這屬於我的個人意見表達,不算陳述事實。

一個關於言論自由的社會,要求人們可以自由的發表評論,擁有包括質疑在內的權力,當然同樣也要約束人們不要超越這個邊界。方寒大戰最大的意義在於幫助我們理清,合理質疑和誹謗之間的區別和界限,我相信這個可能是這個幾百萬規模的大規模軍團作戰帶來的最大的意義吧。

杭州麻神寫於黃龍

2012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