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台灣蘇澳港。圖/視覺中國

文/鄭依妮

年輕人在城市拼搏幾年,可能也難以有一點積蓄。如果鄉村給他們一個很好的平台,其實很多年輕人都願意回到鄉村。

對台灣青年來說,開咖啡店和民宿可能是他們最文藝的兩種創業。

台灣地區的民宿有一些硬性規定,比如經營者必須親自接待遊客,而且在民宿提供住宿房間的數量上有嚴格限制,不可以超過5間,且加起來不超過150平方米。這種小而溫馨的民宿除了吸引當地年輕人,也吸引了中國大陸、香港、日本、東南亞等地區許多遊客。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住民宿已經成為去台灣旅行的必選項。圖/搜狐

台北市前「文化局」局長李永萍說:「台灣把民宿定義為利用自用住宅空閒房間,結合當地人文、自然景觀、生態、環境資源以及農林漁牧生產活動,以家庭副業方式經營,提供旅客鄉野生活之住宿處所。」

「為了把控民宿的質量,避免民宿淪為‘農家樂’,管理部門對獲得民宿經營執照附加了很多要求。比如希望開民宿的村民必須去上課,接受專業的執照培訓。當他完成了40個小時的課程培訓,學會鋪床、接待客人、清潔等技能,才能獲得民宿經營執照。」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影視劇中不斷出現的台灣民宿。圖/《我在墾丁天氣晴》

「審美的問題,台灣也有解決的方法。」李永萍說,「政府要求民宿主人做的文創產品必須在政府提供的設計師協會的名單中找。這些設計師的收費有便宜的也有貴的,符合不同民宿主人的經濟條件。這樣鄉村文創產品審美問題就有了一個基本保證,伴手禮產業也隨之越做越好。」

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就是台灣的桃米村——被稱為鄉村生態社區永續經營的最佳典範。十年前,桃米村跟現在大陸大部分農村一樣,青壯年外出務工,村裡只有一些老人和小孩。曾經的桃米村農業衰退、人口結構老化、經濟落後、環境臟亂。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桃米村曾因地震被毀,經過10多年發展,如今已成為台灣知名的生態農村。圖/螞蜂窩

而如今的桃米村,有森林,有瀑布,鳥獸蟲魚和諧共生,生態旅遊和民宿經營使整個社區煥然一新。在推廣這個村子的民宿資源之前,政府花兩年帶著村民學習如何辨別青蛙的叫聲。如今每個村民都是辨別青蛙的專家。晚上,主人會帶客人出去看青蛙,並且憑聽蛙叫給客人介紹青蛙的品種,一般的酒店可不會做這種事情。

「當年曾經離開鄉村進入城市生活的年輕人,其實並沒有生活得很好。城市雖然收入高,但是生活成本也高。離家近,賺錢多,政府的角色就是啟動這樣一個正循環機制,吸引年輕人回到鄉村,讓他們生活得更好,從而吸引更多的人來鄉村生活。如今我覺得台灣做到了。」李永萍說。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

開民宿,還得跟台灣人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