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

在職場裡,除了同事以外,老板或者上司就是我們每天接觸最多的人了。有一個好的上司當然是幸運的,然而不是誰都那麼好命,此刻有多少人正與你的上司相愛相殺?

文 | 暖暖 馬婉瑩 圖圖 編輯 | 林欣煮

妙妙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

實習地點:深圳

公司:某國企 職位:新聞助理

小女子向來愚笨,從未想過會有想說別人腦子進水的時候。

找到這份實習時我特別開心,相比那些動輒三個月半年的實習,它實在友好,就一個半月,而且薪水也相對慷慨。

面試那天,我帶上了一沓精心挑選的稿件,數張「賣相」不差的圖片。我來到約定地點,一起面試的還有一個女孩。我們被帶到一個空房間,裡頭有張破桌子。

幾分鐘後,一個穿著藍色polo領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禿頭,挺著肚子。他掃了一眼我們的簡歷,沒問啥問題,只是打趣說和簡歷照片看起來不大一樣。我有點愣,然後把稿件拿給他,他隨手翻翻後說,”以後寫東西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們去年也有個特別能寫的實習生。」

然後,我和那女孩就入職了。他告訴我們還需要一批實習生,之後我們莫名其妙成了客串hr,基本是收簡歷、看簡歷、列印簡歷,把覺得合適的推薦給他,然後電話約面試。

每天都很閒,我就這樣傻愣愣過了幾天。他每天也沒啥任務給我們,就扯些有的沒的和灌輸職場道理,比如”遇到事第一是向你的主管匯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之後的一件事,讓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那天,我收到一份香港大學學生的簡歷,我們都認為挺符合他的要求:男生,實踐經驗豐富。我把簡歷拿給他,他隨便瞟了一眼,用一種嫌棄的口吻說,「這種我們都不要」。並開始吐槽,並讓我去質問應聘者為什麼要去香港讀書。

他給我們安排的事情,從來不說清楚要求,說是得讓我們思考,自己去想怎麼做。除此之外,還會讓我們做一些找人搬桌子之類的雜事。

他每天都加班,雖然也沒什麼事情要做,純粹是為了掙加班費。

所以,這份用寫稿名頭招來的新聞助理感覺就被用來當人力助理和打雜了。

嗯,不會給人面試的新聞助理不是好打雜?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

馬小跳

「老板每天玩遊戲,把我工作成果當成他自己的上交。」

實習地點:南昌

公司 :互聯網創業公司 職位:產品助理

我已經和我的上司冷戰三天了,而我剛剛入職才半個月。

找到這家實習並不容易,毫無產品類經驗的我在學校裡看了三個月書,做了一份厚厚的讀書筆記,摸索各類軟體,終於得到了這家公司產品助理的職位。

「請你用一句話介紹產品經理什麼」、「產品經理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你覺得下半年互聯網的風口是什麼」……這些話都是他面試我的問題,我承認剛開始被這些專業的問題嚇住了。面試的時候感覺回答的一般,最終他還是決定錄用我。

開始的時候,大家相處還可以。他每天的日常流程就是:上午很早上班然後吐槽某個產品不好或者賣弄賣弄自己的產品知識(公司就他一個常駐產品經理)。緊接著開始看劇或者聊天(假裝自己很忙,他是公司唯一一個用兩台電腦的人),中午吃飯。下午睡醒之後,開始打遊戲,然後繼續吐槽或者和同事開玩笑。

可是一周過去了,他的狀態依舊如此。我以為來了項目可能會好一些,事實並非如此。最近我們需要接手一個項目——需要針對企業做一個類似於流程鏈的產品。

我的任務開始多了起來。

「那個體驗報告你寫一下。」

「競品分析寫完了麼?」

「網站和小程序摸索的怎麼樣了?」

我每天的任務就是替他完成任務,我忙得不行,他依舊在玩遊戲和吐槽。在公司的每周例會上,看著他滔滔不絕的向上司說著這些事情都是他自己完成,我心裡有些不爽。

事情的爆發是這樣,前幾天他扔給我一份資料,讓我整理成PPT。

「這份資料是我借客戶的PPT做的商業報告書,你做個PPT。」我拿到那份資料有些崩潰,這根本不是借鑒,就是黏貼客戶的PPT好麼!而且連字體和邏輯都沒有,我怎麼做PPT!

當然,優秀的我還是完成了PPT的製作,至於質量我已經盡力了。

逐漸的,我開始懷疑他的專業能力,並且產生了想離職的想法。現在他無論讓我做什麼,我的脾氣都不太好,我們已經冷戰三天了。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

小瑩

「Leader給我改稿永遠只改標點符號。」

實習地點:北京

公司:某BAT之一 職位:內容經營

在這裡的實習經歷大概就是靠著吐槽活下來的。實習生與leader分別在不同樓辦公,每天的任務是撰寫採訪提綱給採訪對象,然後寫稿成文,排版發布公眾號。

將近三個月的實習,與leader只見過一次面。那次見面,leader請我們吃了大盤雞,見面時間不到一個小時。全程有些尬聊,畢竟她連實習生的名字都還沒記住。

實習生共有三個,其中一個與leader住一起,她的寫稿能力可能是最弱的,卻是最得寵的。實習的規則是這樣:我們周輪流寫稿。一般來說,一個人需要一周完成兩篇稿件。其中周三是最容易寫的稿件,周一最難。而她每次只寫周三,並且臨走的時候半個月沒有寫稿件。後來就明白了,職場規則第一課之如何與你的上司搞好關係。

三個實習生吐槽的日常有以下主題:為什麼leader給我們改的稿件只能改錯別字和標點符號?為什麼有那麼好的資源,不去好好經營公眾號?大公司也有混日子的人?工作也就這樣,簡單重復嗎?

在這裡實習了三個月,我每篇稿子都是在盡心盡力地寫,無論是採訪提綱還是框架結構層面都是用心在做,不過leader並不重視。

臨走的時候,因為一篇稿子和leader產生了矛盾,我至今為止也不覺得是我的錯。後來,我在群裡公開和leader道歉,但是她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直接將我踢出了群。

怎麼說呢,是有些難受。實習生對於leader的價值在哪裡?用你的時候招招手,不用你的時候就一腳蹬嗎?

本期話題:你與你上司有怎樣的故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來源|南都周刊

END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權請郵件:[email protected]。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後台回復「小南」試試看哦~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主管可以這樣腦子進水。」|忙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