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南城,正值梅雨季節。沐芷安聽了一夜的雨,失眠,這是她失戀的第七天,沈易南提出的分手,她和他相戀七年原來還抵不過一個富家千金的插足,昔日的甜言蜜語變成如今的滿嘴荒唐。沈易南不要她了,就算她很沒出息的去挽留,在他溫柔又殘忍的眼裡,她都成了一個過去式。愛情和麵包,沈易南選擇了後者,真的不要她了。沐芷安伸手揉自己幹澀的眼睛,已經哭幹了眼淚,她看了眼時鐘,打起精神去洗漱,準備出去給隔壁搬來的新房客買早餐。她今年剛上大一,從南方一個小鎮考上大城市裡的一個名牌大學,現在借住在舅媽租出去的一個小房子,5層的兩個單元,都租出去了。她的新鄰居是一個俊美得近乎漂亮的男人,七天前搬進來的,寸步不出門,就連早餐晚飯都是給她跑腿費她買的。失戀的沐芷安需要錢,只有錢才不會背叛自己辛苦買完早餐回來,沐芷安按下隔壁新鄰居的門鈴,好一會兒才有人開門給她,那是一個身材相當高大的男人,蝸居的房子並不適合他的身高。沐芷安仍舊記得初見左煜城的驚艷,那天她失戀一臉的狼狽,回到家碰上剛搬進來的左煜城,他那時身邊還有幾個男人跟著,手上都沒有拿入住的行李,一行人行色匆匆,可那麼短暫的驚鴻一瞥,沐芷安就記住了左煜城的這張臉,五官精致俊美,可惜臉色很蒼白。接著,左煜城突然昏倒,嚇得沐芷安趕緊開門進屋,這裡治安不好,她膽小怕惹事。後來,隔壁的人拍她家門來借止痛藥,才知道左煜城是身體不適,隔天她就成了左煜城的跑腿,50塊酬勞一天。「左哥,你的早餐。」沐芷安將熱騰騰的早餐遞上,仰視的目光與男人對視不過三秒,她就垂下眼來了。19歲的小女生,還在校讀書,並不懂社會的人情世故,面對比自己年長的男性時,顯得很青澀稚嫩。沐芷安每次喊左煜城左哥時,心裡都挺尷尬的,奈何她性子靦腆,不敢直呼男人的全名。「進來。」左煜城言語簡潔,沒接過早餐,轉身回去屋子裡,沐芷安只好跟著進去。簡陋的小房子裡,只有一張單人床,一把椅子,一個桌子。左煜城沒管沐芷安,將自己摔倒床上,繼續閉目養神,臉色依舊很不好,俊美並蒼白,呈現出一種瀕臨凋零又驚心動魄的美感。沐芷安很少見男生穿白T恤能像左煜城這樣驚艷絕倫,沒有一點花紋圖案的雪白T恤穿在他寬大的骨架子上,很有型調,但左煜城太虛弱了。沐芷安懷疑他身上受傷,他這屋子裡充斥滿消毒藥水的味,還有零散一桌的各種各樣的消炎藥,沐芷安覺得這個男人,很神秘。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沐芷安複雜地看著左煜城,心潮起伏,害怕此人是個壞人。

她總覺得這麼好看的一個男人窩在這樣的蝸居,十分不搭調,但左煜城看起來更像一個落難的王子。

他來歷神秘,偏又氣質不凡。

沐芷安深呼吸一口氣,蹙眉,走到窗前敞開窗戶,通通風,屋裡的藥味不太好聞。她轉頭看一眼倚床上的男人,嘆氣,認命去給他收拾房子,收人錢財就要替人辦事。沐芷安雖然出生小城鎮,這點道理還是懂的,就當是給他做鐘點工,酬勞還是不錯的。

沐芷安安靜的低頭收拾,時間在過,左煜城好似是睡著過去,蹙著的濃眉漸漸舒展開,此時突然門外有人按門鈴,打破了一室安靜。在沐芷安看不見的身後,左煜城一瞬睜開眼眸,眼神鋒利冰冷。

沐芷安在門前的貓眼瞅了瞅,外面站著幾個大漢,她反正是一個也不認識的,正想叫醒左煜城時,身後猛然貼上一具炙熱的男性身軀,有力的手臂將她的身子緊緊禁錮,大手的手掌用力捂住她的嘴,耳邊是左煜城很低很沉的聲音,他的唇溫,他的氣味,甚至他的身體都讓沐芷安想要尖叫。

沐芷安沒聽清楚左煜城說什麼,只意識到,這是一個成熟具有侵略性的男人,哪怕他看起來很虛弱,但力氣足以壓制她,這種感覺與初戀男友沈易南不一樣。

左煜城是個男人,不是男生。

沐芷安終究沒有叫出聲,她的聲音都被左煜城的大手捂住了,門外按門鈴的人顯然不耐煩了,直接用上手拍門,很粗魯,震耳欲聾的。

沐芷安嚇得心慌意亂,連掙扎都沒膽子掙扎,反而被左煜城抱得很緊很緊,然後被他轉過身子,目光對上他幾近冷酷的眼神,心頓時涼透,怕的眼眶都紅了。

左煜城看著眼前的小孩兒,就像一只沒牙的兔子,眼紅紅的縮著脖子,他似料定沐芷安不敢亂喊亂叫,收回捂住她嘴的手,目光落在她紅紅的唇上,漸漸渾濁不清,而後緩緩低下頭……

沐芷安僵硬著身子,眼睜睜看著左煜城完美的俊顏越發逼近她,唇與唇的氣息仿佛快要親吻上,卻一頓,左煜城的額頭低低抵著她的額頭,很燙很熱,有薄涵。

沐芷安才發現,他在發高燒,難怪身體的體溫那麼高,原來不是想對她亂來……

左煜城似是要失去意識,全然沒有剛才對沐芷安的威脅,整個高大的身軀貼貼服服地壓著沐芷安,就像大型的猛獸沒有了攻擊力,很沉。

沐芷安嬌小的身子骨,根本扛不住一米八幾的左煜城,勉強地輕輕貼著門前,不敢有動作也不敢出聲,胸前與她的身體緊貼著的是一個剛認識七天的男人。

一扇門之隔,門外的人瘋狂的拍著門,門裡的人心亂如麻。

左煜城剛才對她說:安靜,不要開門。

是仇家找上門了?

沐芷安擔心他們會撞門而入,還好現在是早上,上班上學的人多,正好樓上有人下樓下來看到此番動靜,那幾個人說是來找一個姓左的男人,但這個房子空置多時,左煜城搬進來的七天又足不出戶的,樓上的鄰裡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便說這房子是空的,沒人租的。

那幾個人似信非信的,最後還是走了。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他緊貼著她,頭擱在她的頸窩裡,昏迷後深淺不一的呼吸噴在她的頸側,滾燙得像火燒一樣,她縮著脖子不敢動,全身好像也跟著發了燒。直到外面沒有一點的聲音,確定人走了以後,沐芷安才大口的喘了口氣,剛憋壞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到沙發上,因為他燒得太厲害,她是一刻都不敢歇息。燒開水,找藥,好在這屋裡藥很多。水燒好了,倒好,掰藥,水溫差不多後拿去。他還沒醒,因為高燒,睡得極沉,臉幾乎是泛著透明的白。要喝藥了,他這樣睡著,怎麼行。叫他,叫不醒,搖也搖不醒,可藥是一定要吃的。想來想來,她覺得再冒一把險……伸出拳頭,慢吞吞的靠近他的臉,然後手指伸開,眼一閉,一掌拍了去!呼。她長呼一口氣,打了……睜眼,驚恐的看著他,他依舊沉睡。還好,還好。打人雖然不太好,但是目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藥總是要吃的吧。水都要涼了,要不……再來一掌?她慢慢朝他靠近,伸手……「我看你是皮癢了!」粗嘎低冷的聲音驀然傳來!沐芷安還真是嚇了好大一跳,抬眸對上了他深黯緊致的雙眸。沐芷安頓時就不好意思了,打他,被抓了個現形。狗腿的把藥拿過來,雙手奉上,「對不起,我是看你燒得這麼嚴重……先前又來發那麼多人,你又不要讓我開門。所以我也不敢帶你去找醫生,我只能採用這種方法把你叫醒。」左煜城離她半米遠的距離,看她嬌小的蹲在地上,素雅的小臉上暈出淺淺的笑,討好的又帶著點羞澀的,像初蕾的花蕊,清新的禁不起觸摸。他眸色一轉,側頭把這張她剛拍過的臉對著她,發燒以至喉嚨有些啞,開口:「有沒有巴掌印?」啊?沐芷安朝他蒼白的臉上掃了幾眼,心裡突突的跳了兩下,巴掌印倒是沒有,倒是有一點點的紅印子,可能是因為他生病,所以有一點紅就特別明顯。她搖頭如鐘擺,「沒有,白白淨淨的,很帥。」微笑,一定要微笑,出手不打笑臉人嘛。左煜城轉過頭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臉上,眼波在她咧開的唇上流連忘返,密色的唇彩泛著誘人的光澤,瞳孔半瞇,最後閉上了眼晴。兩秒後,有女人清新的味道飄進鼻孔,她離他很近。軟儂的嗓音像是擾著胸膛的棉花糖,「那個左哥,你不要生氣,我承認是有一點的紅印……我也不敢打你啊,我那不是沒辦法麼?之前搖你、叫你都沒有反應。還是命要緊吧,你快起來把藥吃了。」原來以為他生氣了。左煜城唇角若有似無的勾了下,沒動。「大不了……明天的薪酬我不問你要了。」沐芷安很不情不願的說了這句話,50塊,省著吃,能在學校裡吃兩三天呢。見人還是沒反應,沐芷安心下一狠,「後天的錢我也不要了,我好好伺候你。」她下大招了。

你男友第一次的時間有多長?

輕輕軟軟的聲音耳邊,撓著他的心肺,酥癢難耐。左煜城起身,接過她手裡的藥放進嘴裡,再拿水,灌進去。沐芷安笑了,笑顏如花。左煜城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有兩秒,然後挪開,躺下去,聲音微啞,如流動的細沙,「安靜點兒。」沐芷安點頭如搗蒜,只要他不找她那巴掌的麻煩就行。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沐芷安趁他睡著,想回去洗澡,剛出了汗。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外面很雜亂的腳步聲,那個聲音的重量聽起來不像一般女子發出來。還在考慮呢,耳邊猛的聽到啪地一聲響,她驚呼一聲,下一瞬又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怕發出聲音來讓外面的人聽到。「放心,我剛才已經百分百確定姓左的那小子就住在這間房,我們就在這兒過株待兔,我就不信他不出來!」「行,老子堵死他!」「不出門最好,餓死他,也省得我們動手!」「……」沐芷安把嘴捂得緊緊的,是一點動靜都不敢發出,連大氣都不敢出,很怕他們破門而入。他們到底是誰?和那個姓左的到底有什麼恩怨?她轉身看向沙發上陷入沉睡的男人,優質的五官,身材很高躺在那兒把沙發完全的占據,眉頭緊蹙,睡得並不安穩。漆黑如墨染的眉,透著股桀驁不遜的疏狂之氣,縱是睡著也難掩非凡的氣質。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得罪了誰,有人要他的命?她只知道他姓姓左,連名字都不知道。忽然有點後悔沾惹上這人,他本身的氣質和他身上所發生的事,都離她的生活圈子十萬八千里。現在怎麼辦?又出不去,出去了必然會受到這男人的牽連,她不想惹禍上身。不出去?她這一身的汗,而且也要準備吃的。……半個小時後,睡著的男人開始冒汗,藥正在起效。沐芷安拿熱毛巾給他擦試。兩個小時後,他的體溫基本穩定了下來,人沒有醒,只是衣服已經汗濕。其間沐芷安躲在陽台打了物業電話,然後物業來與他們交纏了兩次,均無明顯效果。此時,天色已經漸晚。沐芷安輕聲輕腳的摸到門上,耳朵貼在門上,聽到外面的人正在吃東西,發出來的聲音感覺很滿足,像是很豐富的樣子。她下意識的也摸了摸肚子,餓了。去廚房晃一圈,空得連老鼠都不願意往進鑽,一切廚房用品都沒有,更別說是吃的。她怎麼忘了,這些天,他的衣食都是她在跑腿買。現在怎麼辦,餓一頓?出進都不行,那扇門開都不敢開。走至沙發,看到男人睡得很不安穩的模樣,濃眉微皺。他身上本來有傷,如今又加上重傷……這個男的若是真的死在這裡,她怕是逃不了幹系!沐芷安心生一計,盯著門口,看來只能堵一把了……深呼吸深呼吸,不怕,不怕,有點腦子一切都會沒事的,沒事的。……幽長的走道,通透明亮。四個人坐在那扇門斜對面的樓梯口,有一下沒一下的說著下流的黃色話,說著掙到了這筆錢該怎麼去花。三個小時過去,那扇門依舊緊閉,他們吃飽喝足,就不怕他不出來!正說著……

……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