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圖源網路,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一夜未眠的夏雨涵看了看鏡中憔悴的自己,忍不住又兩行清淚順著秀美的臉頰流下,然後就再也忍不住伏案失聲痛哭。

哭完了,抬頭擦了擦臉上的淚痕,拉開抽屜取出了昨天大夫給的藥片。

昨日大夫的話語又想在了耳邊:「姑娘,孩子已經三個半月了,都已經成型了。普通的無痛人流一定是做不了,鉗刮術倒是可以做,但是對子宮的傷害特別大。現在只能引產,就是你會很痛苦,而且

「而且什麼?」夏雨涵一臉焦急的問。

「按剛才的B超顯示,你上次坐人流的時候對你的子宮壁傷害很大,這次引產完的話還要進行二次清宮,可能你以後再也沒有機會有孩子了!」

「什麼?「夏雨涵聽完大夫的話後腦子一片空白。

「現在怎麼辦呢?要不你和你愛人再商量一下。」這個年近五十的女大夫善意的提醒到。夏雨涵這才回過神來。

「哦,大夫,這個我再考慮一下吧!你把藥開給我。「

「好的,藥我開給你,想好了吃完藥第三天八點過來找我。」

接著大夫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夏雨涵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這個醫院的,大腦依舊是一片空白,茫然和無助全寫在了淒美的臉上。

回到家已經是華燈初上了,看著路邊昏黃的街燈把自己的影子拉的老長,夏雨涵不禁淚流滿面。

回過神來,夏雨涵拿起了水杯,喝下了大夫給的藥片,然後無力的躺在床上。

拿起手機,翻開通話記錄想給林凱打個電話告訴他一聲,電話還沒通她就摁了。

「你好嗎?」她發了條簡訊,每次她特別想念林凱的時候就用這方式和他聯繫,但是夏雨涵知道,這次不是想念,是因為她的無助。她怕此刻聽到林凱的聲音她會慟哭。

沒有回信,過了許久,手機響了,是林凱打來的。

「雨涵,你好嗎?身體怎麼樣?剛才車上沒有信號,我剛看見你的簡訊。」

夏雨涵甚至沒有聽清林凱後面的話就已經是泣不成聲了。此刻這個無助的小女人多想讓林凱陪在身邊啊!

她一個人在這個房子裡恐懼的要命,一想到上次也是自己一個人在那個小診所做人流,她的後背就一陣陣發涼.

「雨涵,你怎麼了?聽我給你說,你就想著我就在你的身邊好嗎?我這邊實在是忙得脫不開身啊,理解我好嗎?……」

夏雨涵還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只是一個勁的哭泣。

電話那頭的林凱似乎也被夏雨涵哭的不知所措了。

「我會好好的,不要太擔心我。」夏雨涵說完這句就掛斷了電話。

「醫生說這次做完就再也不能做媽媽了」夏雨涵鼓起勇氣發了這個簡訊。

「我是不是最膽小無責的男人」。

「不是,是我自己的疏忽大意」。

「不要把什麼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好嗎?這樣你會讓我感覺無地自容」。

「我和醫院約好了,十號上午八點開始手術,現在剛吃完藥。」

「…….」

然後手機就再也沒有了聲響,和此刻這個房間一樣的寂靜,靜的讓人感覺害怕。

夏雨涵又開始了流淚,這個女人從來都不會在傷心極致的時候從來都不會大聲的哭泣,傷心的時候總是流淚,淚水總是如決堤的河水一樣泛濫。

她知道,此刻這個男人馬上就要到另外一個女人的身邊,那個女人是他的妻子,他要去盡一個為人夫君的責任。

想到這裡,夏雨涵忽然感覺到了一種難言的心痛,痛的她雙臂緊緊的抱住了自己,她需要一點點的溫暖,哪怕這一點點的溫暖是自己給的。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如果沒有那次公司業務的往來,也許夏雨涵一輩子沒有機會認識林凱。

那是個炎熱的夏天,夏雨涵下午休班。她換下了古板的工作服,穿上了一件很清爽的白色T恤,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盤起的長髮也鬆開紮個個簡單的馬尾。

夏雨涵總是這樣,一件白的的純棉T恤,一條牛仔褲穿一個夏天,洗了穿穿了洗,直到換季。

今天她感覺心情特別的沉悶,工作的事很煩心。新來的經理助理總是有事沒事的騷擾她,她要去放鬆一下自己了,去找這個城市她唯一的一個閨中密友那裡去了。

和同事打完招呼,她推出了自己那輛淡藍色的單車,心情複雜的出了公司的大門。

在這個不大的城市,每次夏雨涵在街上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她長的有些太美了!她的美是由裡到外的,是那種讓男人和女人看了都會愛的美!

十分鐘不到,她就到了好友賈瑤的家。開門賈瑤就問:「怎麼啦,看你一臉的無奈,我以為我們的夏大經理不會煩心呢?」

「少貧了,煩著呢?」說完夏雨涵毫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順手打開了桌上的雲南柔紅。

也許是一種默契吧!這個朋友總是在和她的談話中知道此刻自己最想做什麼。

「坐啊!」夏雨涵說完自己也笑了,感覺自己有點反客為主了。

「好」說完賈瑤把酒倒在了桌上的兩個高腳杯中。

屋裡放著輕緩的音樂,兩個人開始邊喝邊聊,她們已經習慣了這種氛圍。

「說說怎麼了?」

「最近心煩的要命,也許是工作中的事,也不全是,家裡的事也不全是。總之,心煩意亂,就像放鬆一下自己,今天我特別想喝醉。

「喝吧,但是不要喝醉的好啊!喝醉了你自己會很難受的。」

這是夏雨涵手機響了。

夏雨涵看也沒看就掛斷了電話。「討厭死了」。她剛掛斷又響了,她這才看了一眼。

「完了,是殷總。」說著接起了電話「殷總你好/

「小夏啊!你馬上來公司一趟吧!這邊來了一個客戶他要辦一百部手機,但是前台的UIM卡不夠,從別的地方調來不及了,你那裡是不是有吧0

「哦,有的。」

「那好,你馬上趕過來好吧!」殷總說完果斷的掛斷了電話,不給你說話的機會。

「就知道沒好事,賈瑤,我的走了啊0

「走吧,知道你夏大經理是個忙人。看來這瓶酒只有我一個人享用了。一路小心。」

「好的」說話間夏雨涵已經下樓了。

不到十分鐘她已經到了公司的更衣室,麻利的換上了那套藏藍色的職業裝,盤起了飄逸的長髮面對著那面寫著「今天你微笑了嗎?」的大鏡子自信的笑了一下,這才走進了營業大廳。

夏雨涵永遠都是這樣,對於工作幹練,自信,進去了才發現今天的營業大廳格外熱鬧,所有的員工,主管都在,還有幾個客戶。

「小夏啊,你終於來了。」殷總看她來了笑著說。夏雨涵心想,真夠誇張的,什麼叫終於來了,好像等了多久似的,接完電話還不到十五分鐘我已經到位了啊!

「你趕快把保險櫃裡的卡拿出來,你再不來她們就該停工了,林總很忙,他的這些手機明天就要正常使用呢。」

「哦」夏雨涵答應著,打開保險櫃取出卡。

取完後夏雨涵也進入了工作,大家的工作緊張有序的進行這。總是在特別忙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等工作結束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姑娘們,辛苦了!今天晚上我讓大家加班了,為了感謝你們我請你們吃晚餐吧!」林凱真誠的邀請。

從進門帶現在,夏雨涵一直都在忙,知道此時她才抬頭看了看這個被稱為林總的男人。一個及其普通的男人,談不上風流倜儻,也算不上玉樹臨風。不大的個頭,挺直的鼻梁上駕著付金絲眼鏡,倒是添了些許斯文的感覺。但是總有一個地方讓夏雨涵感覺到了一種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這個男人。對,是他的眼睛,一雙藏在鏡片後面的真誠的眼睛。

「好啊,那我就替姑娘們謝謝林總了,要不去多不給林總面子啊!」殷總說。

在這裡不得不簡單說一下這個殷總,一個五十多歲臨近退休老頭,也戴一副眼睛,平時不拘言笑很是嚴厲,員工都很害怕他。

恭敬不如從命,何況是主管發話了,姑娘們都把自己的單車推進公司的院子,坐上林總開來的車去吃飯了。

到了目的地才發現林凱早就把飯菜和包房都安排好了。也許使大家早就餓了,再一看端上來的是女孩們最愛吃的魷魚蝦火鍋,大家都毫不客氣的埋頭苦吃了。

「謝謝姑娘們幫忙,我給大家敬一杯。」林凱說著端起了酒杯。

大家也都端起了各自面前的酒杯。直到此時,夏雨涵才仔細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這個男人,這才發現對方也在看她,雙眼對視的剎那,夏雨涵的眼中閃現了一絲慌亂,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趕忙躲開了那雙真誠的眼睛的對視。隨即將一杯酒一飲而盡,喝完了才發現滿桌子的人就她和林凱的杯子空了。

「姑娘好酒量啊!殷總也不給我介紹一下你的兵。」林凱半開玩笑的說著放下了酒杯。

「還是讓我們的小夏給做個介紹吧,她介紹的更詳細一點。」殷總笑著說。

夏雨涵看了一眼殷總,只好把這幫娘子兵一一做了個介紹。最後說:「我是夏雨涵,負責這個營業廳的日常工作,以後請林總多支持我們的工作。也感謝林總選擇我們的業務,我們會做的更好的,這杯酒我敬林總。」話說間端起了酒杯。

「一定會的,夏雨涵,好名字啊!」林凱說完也端起了酒杯,兩人將杯中酒都喝完了。

也許是下午在賈瑤面前沒有盡興,那天吃飯的時候只要是端給夏雨涵的酒她都一飲而荊

吃完飯十點多了,大家各回各家。

林凱走在夏雨涵的身邊說:「小夏,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林總,我家離這裡很近的,剛吃完飯我想走一會,幾分鐘就到家了「。夏雨涵從林凱眼中看到一種叫失落的東西。

還有別人,林凱也沒好在說什麼,道別完就坐車走了。

夏雨涵回到家女兒已經睡著了,她徑直走進洗臉間,洗了洗就到臥室睡了。

愛人歐陽顥坐在電腦前看新聞。看見她回來了也沒打招呼還是自顧自的看新聞,夏雨涵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兩個人白天上班都很忙,回到家都很累,誰也懶得說話。

夏雨涵也記不清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了,有兩年多了吧!夏雨涵在工作上是個對自己和別人都要求嚴謹的人,也很自信。但是對於自己的這段婚姻,她現在已經不自信了,她是個渴望浪漫,而且在生活中也喜歡製造浪漫的女人。

但是有多久了,她製造的浪漫氛圍總中主角都永遠只有她自己,久而久之她厭倦了這種自導自演。就成了這樣的現狀。

躺在床上她閉著眼沒有絲毫的睡意,眼前浮現出的還是那雙真誠的眼睛。夏雨涵努力的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什麼都不要想了,睡覺。」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幹完手頭的工作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夏雨涵看了看空蕩蕩的辦公室忽然感覺很傷感,她不想回家,一點都不想。

整理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材料,站起來透過窗戶看了看這座華燈初上的城市。夏雨涵心想:這麼晚了,有沒有一個和自己一樣也不想回家得人啊!她們都在忙些什麼?工作,生活,和朋友聊天……

想到這裡,夏雨涵拿起了手機,撥了個熟悉的號碼。

「賈瑤,你在幹什麼啊?「

「沒幹什麼,在家看電視呢?你忙什麼啊?」

「忽然感覺很不好,幹完活沒事幹又不想回家,要不你出來陪我坐一會吧!」

「怎麼了,有事嗎?還是心情不好?」

「沒事,就是想和你說會話。」

「好的,那就去「昨天的故事」吧!離我家近,你看如何?」

「好,那一會見。」夏雨涵說完掛斷了電話。

脫下工作裝,換上了那件白體恤,淺藍色牛仔褲。她把單車推進公司,今天她想走一會。

走在這個城市的街上,夏雨涵忽然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傷感。眼睛裡有種潮潮的東西慢慢溢出來。不一會已經到了「昨天的故事」的門口。門口的服務生看見了她,臉上露出了那種職業的笑容「夏姐你過來了,你的朋友已經到了,在玫瑰廳。」

「好的,謝謝你了。」說完徑直走向玫瑰廳。

進去一看,賈瑤已經坐在了那裡。「你很快啊!」

「你打完電話我就過來了啊!」

「哦」夏雨涵說著放下了包順勢坐下。

「兩位需要喝點什麼嗎?」服務生畢恭畢敬的問。

「給我們那盤開心果,再來一支張裕赤壁霞幹紅。」夏雨涵說。

「好的,兩位請稍等。」

不一會,服務生端來了開心果和紅酒。

「請問兩位酒現在打開嗎?」

「打開吧,打開以後你就去忙吧,有事我們叫你。」

「好的」服務生說完出去帶上了房門。

「你說我這個人是不是把婚姻經營的很失敗啊?決心嫁給他的時候我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我們婚姻也會想今天這樣,我以為我們可以和別人不一樣,可以白頭人醉白頭人扶,都還把對方當成手心裡的寶。」夏雨涵傷感的說。

「不可能的,至少我身邊的人我還沒有遇見這樣的。如果有就是你了。至少你的婚姻在外人看來是美滿的。或許是你自己經營的結果吧!至少在我看來你的婚姻是美滿幸福的!」

「我不一樣,我對他就從來沒有滿意過,因為他和我心目中的愛人大相徑庭。離完美也太過於遙遠了!你說這樣的話我給誰去說啊?你以為全地球的人就你夏雨涵過的不如意啊?知足吧。」賈瑤邊喝酒邊感慨著自己的婚姻不幸。

「是啊!自己有什麼不幸福的啊?知足吧!」夏雨涵自言自語道,隨即喝下了自己面前的酒。

「我是在自己迷茫嗎,自己找不見自己的人生軌跡還是自己的人生道路啊?茫然不知所錯吧!」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堅持還是該放棄。對於此刻的她來說真的是太難了。

「賈瑤,你說我們該執著還是放棄的好啊!真的好難是嗎?」夏雨涵說著一句自己都感覺莫能兩可的話。

那天兩個人都喝了不少,夏雨涵送走賈瑤後感覺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回到家以後,看道熟睡的女兒,看著永遠沉醉在網路中的愛人,怎麼忽然就有了一種失意的感覺。是因為昨日的醉酒嗎?夏雨涵無語。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也許是是因為自己的生活過於空虛,還是因為愛人的執意晚歸,甚至不歸。夏雨涵最近感覺到了一種前所唯有的空虛,煩悶!

這天中午,看這空蕩蕩的營業大廳。想著離自己大相徑庭的生活,夏雨涵忽然感覺真的好空虛。對數字極為敏感的她忽然腦海裡閃現出了一個電話號碼13******50,但是連自己也感覺好奇怪。

「你好,最近好嗎?」

按鍵之間夏雨涵也許已將自己的心意表達的淋漓精致。不到一分鐘,手機「滴滴滴」響了。

「還好,你好嗎?」看這手機上的短消息提示夏雨涵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溫暖。一種久違了的溫暖,更確切的說或許是一種被關愛的感覺吧!

「還好,就是感覺到了一種空虛,有一點點鬱悶!」

「為什麼?你不開心嗎?為什麼?

一連串的問題,真的忽然讓夏雨涵感覺到了一種不知所措,自視清高的她,以為自從婚後就不知道情為何人物了,但是為何在此刻自己會感覺一種從心底傳上來的暖呢?是因為自己的意志不堅定嗎?在一剎那間夏雨涵有了這樣的想法。

「也許你根本就不了解,我說這句話或許很可笑,你怎麼會了解我啊?不會的?我只是一顆路邊的狗尾草我而已,不會有人在意的。但是此刻我真的很不開心,不開心!!!」

「為什麼?從見你的第一面開始我就看出了你的不開心,真的!從你的眼睛裡我看出了你的不開心,我看看出了你過得不快樂!這是我不願的,知道嗎?」林凱心裡此刻是亂七八糟,他真的不知道在這個女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一個很強烈的願望指使他,他要這個女孩快樂,沒有任何理由的。

「算了,給你說你也不會明白。給你一個博客網址,是我自己的,看看你就會理解我的www.163*****.com」。

回復完這個簡訊夏雨涵忽然感覺到了一種久違的放鬆的感覺,也許是傾訴的原因吧。

寂靜的營業廳讓夏雨涵有了很多自由思考的空間。此刻她還在想著她那自以為是的家庭,小家庭……

「雨涵,或許你不該讓我了解你,不該讓我看你的博客,了解你了,進入你的博客了,我此刻就想見你,想和你說會話可以嗎?」林凱直截了當的說。

「還有二十分鐘我下班,現在不行。」夏雨涵當即回復到。

「那好,心語酒樓715百合廳廳等你好嗎?」林凱很自信的回復到。

或許是冥冥中注定的,沒有那麼多的男歡女愛,沒有那麼多的追求艱難,一切都是順理成章。

此刻夏雨涵心想,或許自己只是臨時想找一個傾訴對象而已,再說林凱還是個不錯的傾訴對象吧!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夏雨涵自己也感覺好奇怪,大學畢業到現在自己從來沒有這樣渴望過下班。真的沒有過,畢業七年了吧,怎麼還跟個二十一二的小姑娘的一樣渴望下班,渴望一個約會,而且對方相對來說是個陌生人。

接班的人一來,夏雨涵就吩咐到「小王,今天我有點事或許會晚一點來上班。」

「沒事,夏經理,你忙吧!」小姑娘乖巧的說道

「好的,那我走了,有事隨時聯繫好嗎?」夏雨涵柔聲說道。

「好的」小王心想,夏經理今天怎麼了,從自己在這個單位上班,夏經理還沒有這樣為了自己的事情對員工這樣吩咐過。

話說間夏雨涵已經出了單位的大門,推出了自己的那輛淡藍色女單車出來了。

明媚的陽光照在這個不大的城市,在夏雨涵看來今天的這個陽光真的是不是在刻意的關照她,好暖的陽光,讓夏雨涵憂鬱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

騎上單車不到五分鐘她就到了心語酒樓的門口,放好自己的單車到門口,服務生殷勤的掀開門簾「請問小姐幾位?」

「哦,約好的,玫瑰廳。」夏雨涵柔聲道。

「好的。請隨我來。」服務生前面走,夏雨涵後面隨著。

進門的那一剎那夏雨涵忽然感覺自己有點荒謬,沒錯是有點荒謬。

但是看見林凱的那一刻這種感覺就全然沒有了。進門夏雨涵看見的不只是林凱,還有兩個她沒有見過的人。

「你好,夏經理,這位是我的表哥,我公司的會計,還有這是我遠方的一位朋友來看我的,呵呵!」林凱隨意的介紹到。

「你們好,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剛下班。」夏雨涵應到。

「沒事,我們也是剛到。」三個人幾乎異口同聲,這讓夏雨涵有些驚奇。

「請問你們的菜是現在上嗎?」服務生道。

「是的,現在上吧!」林凱說道。

在此刻,夏雨涵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只是自己也說不清楚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四個人開始吃飯,雖然自此之前幾個人不認識,但是也沒有感覺到不舒服。席間,兩個朋友讓夏雨涵喝點酒,林凱說道;「還是別讓她喝了,她一會還要去上班呢!」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好像他們已經相識很久。

這頓飯吃了將近兩個小時,吃完了夏雨涵也到了上班的時間,沒有感覺到不舒服,也忘卻了一些不快,吃完她就去上班了。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林凱最近的變現讓他自己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眼前總是浮想出夏雨涵鬱鬱的一雙大眼睛。或許任何人都可以不懂那雙眼,但是林凱懂。這個女人一點都不快樂,她過得很不幸福。直覺告訴自己。

每天有事沒事都去她們公司看看,雖然自己真的沒有業務可辦,但是他還是幾乎每天都去。但是每次都很失望,這個女人好像忽然從這個城市裡蒸發了一樣,再也找不見了,自己也不好問別人,只有自己一個人苦悶著。

這天下午,林凱心慌的厲害。自己從公司開車出來,不知不覺中就把車開到了夏雨涵單位的另一個分公司門口停下了,自己都很奇怪。「來都來了,進去看看吧!」林凱自己對自己說。

進門的那一刻,林凱就笑了,終於看見了那雙久違的眼,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相信對方也是同樣的想念他。這個已是不惑之年的男人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怎麼和毛頭小夥一樣啊!

「林總你好!」夏雨涵大方的打招呼。

「你好,好久不見你了,怎麼你調到這邊了?」

「是啊!公司臨時人員變動。」

「哦,你幫我看看我的手機,換了部手機怎麼通訊錄找不見了?」林凱沒事找事的說。

「好的,您稍等,我給你看看。」

不到兩分鐘,夏雨涵已經林凱的通訊錄正好了。「好了,林總,你把舊卡的復制過來就可以了啊!」夏雨涵說道。

「哦,我說怎麼我搞了很久都沒好,以後我有什麼問題就找你了啊?」

「沒問題,隨時為您服務!」夏雨涵禮貌的說。

「好的,那你忙吧,我走了!」

「林總慢走!」送走了林凱,夏雨涵忽然感覺心裡暖暖的,一種久違的感覺。

「晚上可以一起吃飯嗎?「不到五分鐘手機簡訊來了。是林凱的。此刻夏雨涵發現自己和平時的自己不一樣了,因為自己此刻根本就不想回絕這個男人。

「好的。」

「我等你下班好嗎?我就在你們單位門口。」

夏雨涵向窗外看了看,看到了那輛並不陌生的奧迪端端正正的停在單位門口。

「好!」簡單的回復之後,夏雨涵感到了一種期待,真真切切的一種期待。就像小時候等待下課的鈴聲一樣的期待下班。

為了打發等待的時間的漫長,夏雨涵把自己手頭的工作幹完以後又把第二天的工作理了一便。實在無事可做了看了看表,還有半個小時才下班。同事小王很奇怪夏雨涵最近的變化,這個夏經理自己一直感覺是個工作狂,總是第一個上班,最後一個下班,最近不知道怎麼了?

這個小姑娘思索間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想吃什麼?」看見換下工作服的夏雨涵,林凱不禁對面前的這個女人多看了兩眼,好美的女子!這個城市怎麼會有如此脫俗,如此美得女人!

「不是很想吃,你想吃什麼啊?我陪你吃吧」夏雨涵說道。

「我也不想吃,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坐一會吧!」

「好的。」

「你說什麼地方吧,這邊我不是很熟悉。」

「那就去「昨日的故事」吧!那邊的環境還可以的!」

「好的。」不一會他們已經到了昨日的故事的門口。看見了這個自己來過很多次的茶樓門口,夏雨涵忽然感覺這個茶樓該叫「今天的故事」也許好多人的故事是在這裡今天才發生的。

思索間他們被服務生接了進來。

「夏姐,還是要解百納嗎?」服務生問。

「看來小夏對這裡很熟悉啊?」林凱笑問道。

「是啊,心情不好的時候經常和朋友來這裡坐。」夏雨涵實話實說。

「那今天也是心情不好啦,我沒猜錯的話。」林凱說。

「是吧!」夏雨涵答到。

話說間服務生拿來了一支紅酒。「請問兩位現在打開嗎?」服務生道。

「是的,打開吧。」

「請問兩位還需要什麼?」

「一盤爆米花,一盤開心果,謝謝。」夏雨涵說道。

「說說為什麼心情不好,是因為工作嗎?」林凱問。

「不是,生活吧!」夏雨涵憂心忡忡的說道。

這時候服務生敲門進來了「你們的開心果和爆米花,請問兩位還需要什麼嗎?」服務生習慣的問道。

「不需要了,有需要我會叫你的,好嗎?」夏雨涵說。

「好的。兩位慢用。」服務生說完禮貌的帶上了房門出去了。

「感謝林總今天陪我一起說話,真的很感謝你。我敬你一杯酒吧!」說完夏雨涵端起了酒杯。

其實林凱一直是不喝酒的,自己的身體不允許他喝酒,但是面對這個女子,他無法說不。這個世界上就是這樣一種女人讓你永遠都無法對她說不。

「謝就不用了,因為我今天也很想見到你。」林凱說道。

兩人將杯中酒一飲而荊

「小夏,其實你真的不該讓我看你的博客,真的。你讓我認識了一個不一樣的你,讓我讀懂了你的內心,知道了你的無奈你的彷徨和你的生活……」林凱滔滔的說著,夏雨涵默默的聽著。

「是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懂我的,我也不想讓人人懂我,自己的無奈永遠也是自己的,不能變為別人的。所以對於自己的無奈最好的辦法就是沒有人的時候自己去感受,看看有沒有改變現狀的辦法。」夏雨涵幽幽的說,說道這,似乎有點傷感的喝了滿滿一杯酒。

夏雨涵流露出來的傷感沒有逃過林凱的眼睛,坐在身邊的這個女子讓自己從好感到驚詫繼而變為憐惜,是啊!她只是個弱女子,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生存的該有多艱難啊!自己想著想著也不知不覺喝了好幾杯酒,兩個人就這樣說著喝著,不一會一支紅酒已經被兩人喝完了。

「服務生,再來一支紅酒。」夏雨涵說道。

沒一會服務生端了一支紅酒進來了,「請問兩位現在打開嗎?」

「打開吧,如果有需要我們叫你。」

「好的。」說完服務生帶上了房門。

來這個城市這麼久了林凱真的後悔該早點認識這個女子,他們的對人對事的看法盡然有驚人的相似,話說得也很投機。林凱此時忽然有種強烈的感覺,他想和這個女孩在一起。

「小夏,你心情不好,還是少喝點好嗎?」林凱無限憐惜的說道。

「叫我雨涵可以嗎?我不想你這樣稱呼我,怪生疏的。」夏雨涵幽幽的說道。

這是個怎樣的女孩啊!只要是她提出來的要求你就沒有一點要拒絕的意思,真的讓人無法拒絕。

「好的,那你也不能叫我林總,可以嗎?我覺得我們可以是朋友。」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啊!」話說間夏雨涵又喝了一杯酒。

「林凱,我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嗎?」看這夏雨涵潮濕的雙眸,林凱真的不知道此刻自己該對這個女子說些什麼,也許此刻所有的語言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好,雨涵,你喝醉了!」林凱憐惜的幫夏雨涵攏了攏凌亂的頭髮。

靠在這個自己並不反感的男人的肩上,夏雨涵忽然感覺自己累了,真的累了。有多久了沒有這樣靠在一個男人的肩上了。原來靠在一個男人的肩上感覺是這樣的踏實,踏實的自己就想睡覺了。

林凱遲疑了一下還是擁住了女人,也許是喝了酒的原因,夏雨涵臉頰緋紅,更是增添了些許原本沒有的嫵媚。

「雨涵,你好美,知道麼?我很少把美用在一個女人的身上,我見過漂亮的女人不少,但是美得女人在當今真的是很少了,幾乎沒有了。你知道你自己的美嗎?」

「林凱……我感覺好累,真的是累了。靠在你的肩上感覺真好!」

看這被自己擁在懷中的這個小女人,林凱忽然有種想親吻她的衝動。林凱先是試探性的吻了吻夏雨涵的前額。飽滿的額頭此刻對於林凱來說也充滿無限的誘惑。夏雨涵並沒有拒絕。林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將這個流淚的女人緊緊的擁在懷中,生怕自己一松手這個女人就會溜走。

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她怎麼會流淚,怎麼會過得不幸福?一連串的問題閃現在自己的腦海裡,揮之不去。林凱發了瘋的親吻著懷中的這個女人,額頭上,臉頰上,林凱此刻感覺自己真的快要發瘋了。他緊緊的抱著懷中的這個女人除了親吻,撫摸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做點什麼,他痛苦的掙扎著,他不想褻瀆這麼美得一個女人。

「林凱……你別走」夏雨涵迷迷糊糊的說著,她已經喝醉了。

此刻聽到這樣的話林凱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揪心的痛。「我不走,雨涵,你真的喝醉了!雨涵,你好美,真的好美,美得讓我想犯錯,想犯錯……」林凱不知道是說給自己的還是說給夏雨涵的。此刻的林凱真的已經快要發瘋了,可是懷中的這個女人喝醉了,好迷人。

「雨涵,你喝醉了,我也喝了不少酒。你現在回家嗎?」林凱擔心的問,他真的很怕夏雨涵說她要回家。

「我不回家,不想回。」夏雨涵說。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林凱松了一口氣,他感覺還有很多話要對夏雨涵說。

「服務生,你來一下。」林凱說道。

「請問先生你有什麼需要嗎?」

「給我結帳,麻煩問一下你這裡有客房嗎?」林凱問道。

「先生你好。十二樓就是客房部,需要我幫你登記房間嗎?我看夏姐喝醉了。」服務生說。

「好的,你幫我把帳結了再幫我登記一個客房好嗎?」

「好的,您稍等,登記好了我來叫你。」說完服務生走了。

「先生你們一共消費了三百九十元,客房的押金是伍佰元。我幫你登記的房間是1057,這是房卡」

「好的,謝謝你了!」說完林凱從包裡拿出了一千塊錢給了服務生。「不用找了,今天麻煩你了。」

「謝謝先生,出門左拐就是電梯。」服務生笑著說。

「雨涵,我送你到房間休息吧!好嗎?」林凱說著話才發現自己一直緊緊的擁著夏雨涵。而且她已經睡著了,這讓自己真的是有點為難了,看著懷中熟睡的佳人,林凱遲疑了一下就抱起了夏雨涵往電梯口走去。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進了房門林凱將夏雨涵放在床上,這才細細端詳起了這個女子,此刻她已經睡著了。似乎在做夢,應該一個不太好的夢。夢中的她緊鎖的雙眉越發顯示出了這張臉的俊俏,看這嬌紅欲滴的唇,林凱忍不住吻了下去。

這一吻不要緊,不知道夏雨涵是在夢中還是已經醒了,「林凱,你不要走,我不想一個人,不想回家。」夏雨涵迷迷糊糊的說。

林凱不知道要說什麼,此刻他顧不上許多了,他感覺自己快要發瘋了,躺在床上的這個女人喚起了他久違的激情。在此之前他以為自己出了和愛人例行公事,再也不會對任何一個女人有這種感覺了。

但是此刻他才發現自己錯了,自己真的錯了。面對躺著床上蜷縮的像個小貓一樣的這個女人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他的吻很溫情,他小心翼翼的吻著這個女人,在他看來此事的這個女人是個難得的藝術品,他生怕自己粗莽會嚇到她,會傷了她。

好難啊!他努力的克制著自己,告訴自己一定不要太過分。這時夏雨涵伸出了雙手摟住了林凱,同時很強烈的回吻林凱。林凱似乎得到了一種信號,他緊緊的抱緊了懷中這個女子…

「林凱,不要這樣,你這樣我會受不了的,懂嗎?」夏雨涵說。

忽然夏雨涵一腳踢向林凱。由於沒有防備,被夏雨涵踢了個正著,好在她沒有怎麼用力,要不然自己非被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廢了不可。林凱鬆開自己正在行動的手。

「對不起,雨涵,真的對不起。原諒我吧,我真的是沒有控制好自己。」

「林凱,我沒有怎麼責怪你,只是我忽然感覺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我有愛人,你知道嗎?我很愛他,愛的快要發瘋了,或許是我的這種愛讓他快要窒息了,他在逃離我。但是我真的不能,我不能。剛才很抱歉,我只是一種本能的自衛,我學過女子防身術的,沒有傷到你吧?」

「沒有,雨涵,你知道嗎?你真的好美,美得讓人無發抗拒。白天你美得脫俗,美得讓人無法靠近你,覺得有什麼想法都是對你一種褻瀆。夜晚你美得那麼嫵媚,讓我根本無法抵得住這種誘惑,真的很抱歉,我原本不想這樣的。」林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直不住的道歉。

「要是這話歐陽灝說給自己多好啊!這麼煽情的話夏雨涵已經有好久沒有聽到了,只是因為大家都很忙嗎?

「雨涵,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很生氣?「

「沒有,真的沒有,我理解,你是一個男人,我懂。再說你已經很克制自己了,我不會怪你的,真的不會,你不要在自責了好嗎?」

「雨涵,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你了,我每天都想見到你,你知道嗎?這些日子我每天都去你原來上班的地方去看你,結果每次都是失望而歸,我又不好問你的同事你去哪裡了,我每天都在度日如年知道嗎?」

夏雨涵想說自己又何嘗不是,但是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林凱的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就將頭靠在了林凱的肩上。「林凱,我還是回家去吧,好嗎?」

「你要是想回去就回家吧!但是你沒有吃晚飯啊?要不我們出去吃點飯我送你回家?」

「算了吧,我不想吃了,你吃嗎?「

「我倒是有點餓了,你不想吃就算了吧,走,我送你回家。」

「我改變主意了,先陪你去吃飯,你要吃飯的。」夏雨涵說道。

此刻林凱感覺這個女子忽然變得好可愛,很善解人意。

兩人出了房間,就在樓下的餐廳隨便吃了點林凱就送夏雨涵回家了。從開始吃飯到回家的路上兩個人一直再說話,都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

「好了,我到家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好嗎?」夏雨涵歪著頭問。

「我不回了,我就到剛才的那個房間去睡,明天早上去公司,那裡有你的味道,我想枕著你的留下的氣息入眠好嗎?」

「也好,祝你晚上做個好夢!我回家了。」說完夏雨涵下車走了。

林凱一個人把車開到酒店的停車場停好就回房間了。躺在床上回想剛才的一幕,自己笑了,感覺真好!自己真的是愛上這個女人了。

夏雨涵到家女兒睡著了,愛人歐陽灝依然面對著電腦孜孜不倦的學習。看了一眼夏雨涵就去洗漱了,洗完躺在女兒的身邊,一點睡意沒有,很奇怪的想以前只是從書上或者電視上看別人睡不著的時候都是盯著天花板看,當時自己就在想,天花板真的有那麼好看嗎?

夏雨涵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今天怎麼也看上天花板了呢,而且覺得天花板還很耐看。她不住的回想起和林凱在一起發生的事情,自己這是怎麼了,從來都沒有這樣過,從情竇初開到結婚生子,自己從來沒有對一個男人拒絕起來這麼困難過,差一點就犯錯了!

不住的問自己,自己這是在出軌嗎?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啊,一定不能了,真的不能。從小在一個傳統家庭裡長大的夏雨涵是個很傳統的女人,此刻她自責的難以入睡。雖然在自責,但是自己怎麼還是不可理喻的想念那個讓自己差點犯錯的男人啊!

因為不愛,所以不再有任何期待。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精彩喲!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