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想陪他睡一夜,結果要日日夜夜……





01

G市、深夜。

皇宮酒店。

奢華的總裁套房裡,冉喬喬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腳下一平尺比她一條裙子還貴的手工地毯,眼神沉靜如死灰。

畢業季暑假,剛剛拿到國內最高學府的錄取通知書的高三畢業生們在幹什麼?

有的應該在狂歡,有的在旅遊、有的在忙著和同窗道別……

而冉喬喬……在賣身。

是的,就是賣身。

「冉喬喬,咱們冉家從小到大沒虧待過你,現在公司出了事你作為冉家人必須要幫忙!只要你去陪漠少一夜,全家的危機就可以過去!你就是我們冉家的功臣!」

趙美華的聲音又在耳邊清晰響起。

總統套房裡恒溫25度,冉喬喬冷的渾身冰涼。

功臣……

冉喬喬腦海中又浮現出趙美華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生父冉國濤欲言又止又殷切的眼神。

顯然他們都已經打算好了,冉喬喬放棄那句將要脫口而出的‘為什麼!’。

直直的看著冉國濤,改口問:如果我幫你們度過難關,我們可不可以斷絕關係?

當時父親是怎麼回答的?

「咔嚓!」

安靜如真空一樣的環境裡,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冉喬喬思緒被打斷,下意識抬頭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有兩個男人走進來,冉喬喬有近視,距離太遠她看不清他們的模樣,只能從身影判斷都很高。

「漠少,恒星地產的總裁還在下邊等著呢,說是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見上您一面,想請您吃飯。」

冉喬喬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這樣說道。

漠少……她驀然緊張起來。

「呵,他算什麼東西?請我吃飯……我他媽沒吃過飯?他願意等就讓他等!繼續把他給我往死裡整!」

男人低沉的聲音,透著一股子桀驁和不屑。

「是,漠少。」助理陸堯答道。

冉喬喬瞇起眼睛朝聲音的方向看去,卻冷不防對上一道利劍一樣的視線,強烈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冉喬喬猛地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好可怕!

「行了,你去忙你的,我這還有事。」鬱少漠瞥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冉喬喬。

男人精致絕倫的五官在總統套房奢華的燈光下更顯尊貴,微微憋著眉,透著一股子睥睨天下的氣勢。

陸堯看了一眼冉喬喬,「祝漠少夜晚愉快。」

冉喬喬絕美的小臉因為這句話,燒的通紅,頭垂的更低。

「咔嚓。」

她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然後還有一些悉悉索索的聲音,接著一切都歸於平靜。

「你過來!」

尊貴又冰冷的命令。

冉喬喬手心裡已經出了一層冷汗,站起身朝那邊走去。

她還沒忘記自己是來幹什麼的。

眼前看到一雙男人的皮鞋時,冉喬喬停下腳步,強烈的壓迫感讓她不敢抬頭。

「你頭垂的這麼低,是不敢看我還是長的太醜自卑?」

鬱少漠坐在沙發上,鷹眸陰鷙地盯著冉喬喬。

冉喬喬怔了怔,緩緩抬起頭,看向鬱少漠。

那張精美絕倫的小臉出現在燈光中一點點,鬱少漠冰冷的鷹眸快速閃過一抹暗光。

真美!

巴掌大的小臉上,她精致的五官幾乎美的驚心動魄,尤其是那一雙眼睛……真他媽乾淨!

「整過的?」

鬱少漠鷹眸盯著冉喬喬。

明明他是坐著的,可是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你在被他俯視。

「沒有。」

冉喬喬低下頭去,她看不清這個男人的長相,也不想看清。

「長得還能看!過來服侍我!」

鬱少漠聲音冰冷地說道,身體已經起了反應。

服侍……

冉喬喬愣住了,抬起頭迷茫的看向鬱少漠,下意識問:「怎麼服侍?」

鬱少漠鷹眸驀然一冷:「你被送過來之前難道沒有被調教過?少跟我裝清純!我不吃欲拒還迎這一套,不想服侍就給我滾!」

滾……

她不能滾!

冉喬喬咬了咬唇,朝鬱少漠走過去,然後……站在鬱少漠身邊。

她現在該做什麼?

「我沒時間陪你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

眼前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已經很不耐煩,仿佛下一秒就會將她丟出去的樣子。

冉喬喬有些慌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該做什麼,咬了咬唇,心一橫,身體猛地朝沙發上的鬱少漠撲下去!

粉嫩的唇瓣覆蓋上男人的薄唇!

做那件事,應該都是這樣開頭的吧?

鬱少漠大手立刻一把抓住冉喬喬的手腕!一股大力將她甩開!

他本來只是想讓冉喬喬給他脫衣服而已,這女人竟然敢吻他!她那骯髒的嘴也配?

「啊!」

冉喬喬摔在地毯上,地毯再軟她也被鬱少漠大的出奇的力氣摔痛了。

「滾出去!」

冉喬喬聽到男人的怒吼,正在揉額頭的手一頓,停了下來。

她做錯什麼了?不是他讓她去服侍他的嗎?

「你還不滾!」

鬱少漠死死盯著冉喬喬,濃烈的殺氣迸射而出。

氣壓一再降低,冉喬喬有一種自己無法呼吸的錯覺,看著鬱少漠吃人一般的表情,她的脖子像是被一直無形的大手卡住一樣。

冉喬喬咬了咬唇,從地上站起來,直直的看著鬱少漠說道:「我不能走。」

她的聲音很好聽,好聽到……讓鬱少漠改變主意,想聽聽她叫床的聲音。

可是這個女人剛剛吻了他!簡直不能忍受!

鬱少漠只要能救冉家,她就可以跟那個魔窟一樣的家庭斷絕關係,但是前提是……她要討好鬱少漠。

可是鬱少漠現在明顯對她不滿意,他讓她滾!

……已經是第二次。

鬱少漠冰冷的眼神像刀子一樣註視著她,冉喬喬一咬牙,乾脆開始脫衣服。

如果這樣她都討好不了他的話,她就真的沒辦法了……

後背的拉鏈被拉開,淺綠色的裙子滑下來,牛奶一樣瑩白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

鬱少漠鷹眸驀然一沉,眸底染上一片猩紅,他清楚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反應!

脫完衣服,冉喬喬又解開內衣扣……

比她的臉更美的,是她的身體。

冉喬喬閉著眼,睫毛微微顫抖,解開暗扣剛要將肩帶取下來,手臂忽然被一直大手握住。

冉喬喬痛的睜開眼,眼前出現一雙猩紅的眼睛。

離得這麼近冉喬喬是有機會看清鬱少漠的,但是她沒有時間,只在第一時間感覺到這個男人好高,足足高她一個頭還要多。

「啊!」

一股大力將她扔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冉喬喬天旋地轉中被鬱少漠狠狠壓在身下。

男人染上欲望的聲音嗜血殘忍:「這麼想跟我上床,那就成全你!」

02

翌日。

天邊剛剛泛白,鬱少漠準時的生物鐘讓他從沉睡中醒來,皺了皺眉,冰冷的鷹眸漸漸睜開。

懷裡似乎有什麼不對勁,鬱少漠低頭看下去。

只見冉喬喬嬌小的身體被他緊緊抱在懷裡,像是一只小獸,她細嫩的胳膊疊在胸前,仿佛是在抗拒他的懷抱一般,絕美的小臉上還隱隱可見淚痕……

鬱少漠擰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冉喬喬的小臉。

他已經很久不抱女人睡覺了。

床頭上的手機振動響起,鬱少漠知道是助理陸堯的人工鬧鐘,直接將手機拿過來掛斷電話,掀開被子下床。

十五分鐘後,鬱少漠從浴室裡走出來,他已經穿戴整齊,又恢復了衣冠楚楚的模樣。

路過床邊,鬱少漠眼角的餘光不經意的一撇,忽然停了下來,直直的朝床上看去。

冉喬喬不知道什麼時候翻了個身,她雪白的胳膊和半個弧線優美的背部都半遮半掩的暴露在空氣中。

鬱少漠盯著上面他留下的深淺不一的牙印,眼神漸漸炙熱起來。

他想起來了,昨天晚上做的太爽,他失控咬了這個女人!

這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事,他沒有SM的癖好。

鬱少漠深吸一口氣,壓下小腹的躁動,克制的眼眸最後深深地看了冉喬喬一眼,轉身大步朝門外走去。

今天他還要見幾個重要代表,等晚上有的時間再玩。

打開門,陸堯站在門外,恭敬地喊道:「漠少。」

鬱少漠長腿一抬朝前面走去,面無表情地說道:「裡面那個味道還不錯,留下。」

跟在身後的陸堯有些詫異的看鬱少漠的背影,漠少以前最多也就說一句留下,今天竟然說了一句味道不錯?

身為鬱氏帝國首席助理的陸助理,立刻明白應該怎麼做了。

……

在鬱少漠離開後的三個小時後,冉喬喬才漸漸醒過來,還是被痛醒的。

手背上傳來針紮一般的劇痛,冉喬喬皺著眉睜開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有一個白色的輪廓,很高。

微微愣了一下,冉喬喬才從這身裝扮上猜出來,這個人好像是個醫生。

冉冉坐起來,身材才剛剛動了一下,忽然被人厲聲何止住。

「小姐!你的現在在等打點滴,請你不要亂動!」眼前的醫生對冉喬喬說道。

冉喬喬怔了怔,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皺起眉說道:「打點滴?我為什麼要打點滴?」

冉喬喬一開口才知道自己的聲音有多難聽,還有喉嚨像是被火燒一般。

「你的身體多處軟組織受傷,有輕微的脫水現象,比較嚴重的是下體撕裂,哦,對了,從你剛才的聲音判斷,現在還有聲帶撕裂。」

醫生完全公式化的聲音聽在冉喬喬的耳朵裡,像是一個又一個甩在臉上的耳光。

可是她都已經沒有尊嚴了,還有什麼好遮掩的。

冉喬喬頓了頓,看著醫生說道:「麻煩你幫我拔針。」

「不可以。」醫生拒絕。

「麻煩你幫我拔針,我不需要接受治療,我現在只想離開這裡。」冉喬喬眼神和語氣都非常堅定。

醫生頓了頓,說道:「你確定嗎?」

他是被陸堯請來的,要是沒有治好這個女人的話恐怕不好交差,但是如果這個女人自己要求要走,那就和他沒什麼關係了。

冉喬喬堅定的點了點頭,醫生幫她拔掉針頭。

「麻煩你出去。」冉喬喬低著頭說道。

她能感覺自己被子下的身體沒有穿衣服,現在她要去廁所洗漱。

醫生離開,冉喬喬下床時差點站不穩,咬了咬牙才勉強站住,冉喬喬用被單裹住自己,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浴室裡,冉喬喬甚至沒有時間去像言情小說女主那樣看看自己的模樣,再感慨一下什麼的,她只是飛快的洗臉、洗澡洗頭。

今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回來,她必須要去機場。

穿上自己昨天的衣服,冉喬喬打開浴室門快步走出去,卻忽然愣住了。

眼前的臥室裡站著一名女人,她的身後還有幾個人;冉喬喬怔了怔,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

「小姐你好,我是漠少的管家劉姨,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我們現在還有兩個部分需要溝通一下。」

劉媽說完,冉喬喬疑惑的皺起眉。

溝通什麼?

不是只要她上床就好了嘛?

「為了避免彼此的麻煩,請小姐先過來吃藥。」自稱叫劉姨的女人說道。

冉喬喬:「吃什麼藥?」

「避孕藥。」劉媽平靜的聲音沒有一絲波瀾,仿佛這種事情她已經幹過無數次一樣。

避孕藥?

冉喬喬怔了怔,點了點頭,快步朝劉姨的方向走過去,說道:「藥在哪?」

看來那個鬱少漠是怕她懷她的孩子,但是很可惜的是她一點這種想法都沒有!

剛才洗澡的時候冉喬喬還在提醒自己,等一下出去後的第一件事情一定要買避孕藥。

這些年漠少身邊的女人劉姨見的多了,要麼是沉默者吃下避孕藥默默伺機而動的,要麼是死活都不肯吃避孕藥的……

所以冉喬喬現在的反應,劉姨一點都不意外,平靜的讓身後的女傭給她遞過來藥。

冉喬喬將藥片接過來,沒要水,直接將避孕藥幹幹咽了下去,喉嚨上的苦澀讓她皺了皺眉,看著劉姨說道:「我可以走了嗎?」

避孕藥她已經吃了,那就應該沒事了吧。

「還不行。」劉姨說道,眼睛看著冉喬喬,抬起手朝後面招了一下。

身後的女傭將一個文件夾遞上來,劉姨看了冉喬喬一眼,將文件夾打開,說道:

「現在需要小姐你簽一份文件,從今天起小姐你就是漠少的情婦,每個月會有500萬的零花錢,生病醫療的開銷另報。擁有楓葉小區15-07號的別墅一套,出行配有賓利……」

「等等!」冉喬喬才聽了兩句就打斷劉姨,錯愕的看著她說道:「你在說什麼?」

什麼每個月500萬零花錢,什麼別墅?賓利?這都是什麼?

「你成為漠少的情婦後該享有的權利和義務。」丁姨說道:「後面還有很多條款,按照慣例我要一條一條念給你聽;很忙,所以請你不要再打斷我,ok?」

冉喬喬臉色一變,乾脆利落的說道:「NO!」

點擊「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