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背叛我,讓我來一次就知道了……





你有沒有背叛我,讓我來一次就知道了……

第一章 渣男

S市。

綠樹掩映的別墅區內,一棟並不起眼的古色古香的豪宅在曦光中慢慢顯出自己的輪廓。

七級,八級,九級……張小嫻剛從摯友家回來,心情不錯地數著台階上樓。

微卷的栗色長髮一直垂到腰際,清純可人的臉蛋,姣好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對及其明亮靈動的瞳仁,讓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顏色。

十一級,到了。

停在二樓的臥房門前,張小嫻習慣性地伸手去擰把手,門卻從裡面被反鎖了。

竇斌他以前從來不鎖門的……她心裡奇怪,從手包裡翻翻找找半天,終於找到了鑰匙。

鑰匙插進鎖孔,咔噠一聲,門開了。

滿心歡喜的張小嫻剛想抬腳進去,卻被裡面傳來的浪言浪語生生頓住了腳步。

女人的聲音媚得快要滴出水來,其中還時不時夾雜著喘息,「你帶我回來,真的不會被你那個小女友發現麼……啊,輕點。」

緊接著的男聲幾乎把張小嫻凍結在原地,「她去參加朋友的聚會了,不會那麼早回來。」說著好像還拍了那女人一下,「小妖精,放鬆點。」

然後,裡面又斷斷續續地傳出女人的嬌吟和男人的低喘聲……

這明顯是在做晨間運動。

張小嫻怔愣了好久,感覺自己的血液統統往頭頂沖去。

竇斌,這個她深愛了四年,交往了四年的男人,居然出軌了?!

而且聽他們的對話,這明顯不是第一次了。竇斌居然絲毫沒有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有什麼不妥。

難道先前他對她說的那些甜言蜜語,都是騙她的?

被背叛的憤怒讓張小嫻邁動步子向裡面走去,果然看見一男一女赤 裸著身子交疊在床上,正做著讓人臉紅心跳的事情。

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帶外面的女人回來亂搞!

看著自己親手洗換的床單在他們的糟蹋下被搞得慘不忍睹,張小嫻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怒火瀕臨爆發,「你們在幹什麼?」

床上的女人驚呼一聲,才發現房間裡多了一個人,馬上扯過被子蓋住頭。

而竇斌卻仿佛沒有看到張小嫻一樣,輕輕拍著那女人的臉,「躲什麼?」說著身體也沒有停止運動。

直到低吼一聲,在那女人的身體裡發泄出來,他才慢慢起身,毫不注意地就在張小嫻面前用浴巾擦起身子來。

「你走路能不能發出點聲音?我早晚會被你嚇得人道不能。」竇斌滿眼厭惡地抱怨。

這女人他已經玩膩了,也不用再跟她扮演什麼好男人的角色。

面對竇斌一絲不掛的身體,張小嫻又羞又氣,轉過身背對著他,「把你的衣服穿上!」

竇斌慢慢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套上,接著慢悠悠打了個響指,直接下了最後通牒,「女人,你現在從馬上我的房間裡出去。我們分手了。」

「什麼?」憤怒的火焰一瞬間席卷了張小嫻,她抬手指著床上的女人,「你不覺得該給我個解釋嗎?她是誰?!」

她原本以為竇斌會跟她好好認錯,告訴她這只是個意外,沒想到他根本就不屑說明。

四年的感情竟然就這麼說沒就沒了?

竇斌滿眼戲謔地看了看那女人,「她?她是我的馬子啊。」

張小嫻覺得自己要被氣瘋了,指著自己的鼻子問他,「那我呢?」

沒想到竇斌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你也是我的馬子啊。」

「啪」的一聲,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竇斌的臉上。

「渣男!」張小嫻的眼裡射出一把把的小刀子,幾乎要將竇斌凌遲。

他竟然能同時腳踏幾條船還以此為傲?張小嫻頓時覺得一陣惡心的感覺湧上來。

再說,她跟那個穿著黑絲漁網襪的女人,看起來是同一個類型麼?

這一巴掌絲毫沒有給竇斌造成危機感,他抱著手臂好整以暇地看著張小嫻,「我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收拾東西,不然我就把你的行李統統扔垃圾箱。」他看了看表,「哦,對了,把你送給我的那些破玩意也帶走。」

在一起同居兩年,張小嫻把自己的行李都搬來了他這邊。不過,他竟然說她送他的那些禮物是破玩意?

張小嫻幾乎被氣笑了,「跟渣男一起用過的行李,我還不屑要,扔垃圾箱正好符合你的氣質。」

「你!」竇斌怒氣盈然,揚手就要打她。

張小嫻已經大踏步往外面走去了,「至於我送你的那些東西,交到你手上也算是垃圾了,你就自行處理吧。」

說著,把房門鑰匙狠狠地擲到他腳邊,「竇斌,我們最好再也不見!」

她一直高昂著頭顱,挺直脊背,直到跨出竇家大門,才放任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在衣襟上。

怎麼可能不傷心呢,那是自己付出了整整四年的男人。可是,張小嫻一貫是輸人不輸陣的類型,打碎了牙齒也要和血吞。

她抬手招了一輛車,「離開這裡,去哪都好。」

第二章 不一般的男人

市中心的一家蘇格蘭酒吧內,播放著布魯斯風格的音樂。

雖然現在的時間已經指向凌晨兩點,但舞池內仍然站滿了跳舞的人。數不清的都市精英在這裡放下了白天的偽裝,做回了最真實的自己。

慢搖的節奏讓人昏昏欲睡。吧台前,一個樣子甜美可人的女孩拿著一杯威士忌,仰頭就往嘴裡灌。

她海藻般的長髮一直散落到腰際,通透靈動的大眼睛裡已經現了醉意,清純的目光含煙帶霧,很是勾人。

張小嫻把空了的酒杯推給酒保,口齒不清地胡亂說一氣,「再,再給我來一杯。」

酒保有些為難的看著她,「小姐,你已經喝了很多了。」

這位女客人顯然是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上來就點了一杯烈酒,而且喝酒的時候一點都不知道節制,很快便醉了。

張小嫻皺起眉頭,反應了一會兒才明白酒保說了什麼,立刻就不樂意了,「很多又怎樣?憑什麼你們男人可以喝酒我就不可以?憑什麼你們就能隨便找女人亂來,我就不可以放縱一次?」

原來又是個為情所傷的女孩。酒保了然地點點頭,也不再多說,遞給她註滿的酒杯,還貼心地安慰了一句,「都會過去的。」

張小嫻又是一飲而盡,火辣辣的感覺從喉頭一直蔓延到胃部。

今天在竇斌家裡看到的場景又不停地閃現在她面前,說著說著,張小嫻不禁覺得鼻頭有些酸澀。

他曾經說過,會一輩子對她好,可是轉眼就將別的女人帶回家……

她怎麼又想起那個渣男了!

張小嫻狠狠地甩了甩頭,把那些該死的畫面都趕出腦海,目光四下搜羅起來。

不就是個男人麼,她就不信,沒了竇斌,她還找不到別人了。

很快,大廳角落裡的一個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個男人坐在相對安靜的小空間裡,一身純黑色的手工西裝,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手裡拿著一杯香檳,正有一搭沒一搭地啜飲著。

張小嫻被他的氣場勾起了興趣,好奇地朝他的方向走了兩步,這才看清他的眉眼。

只一眼,張小嫻幾乎驚掉了下巴。

這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輪廓分明的臉頰,濃密的劍眉稍稍向上揚起,長而卷翹的睫毛下,是一對幽暗深邃的冰眸。硬挺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抿成一條線,整個人籠罩在一股威懾他人的王者氣息裡。

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張小嫻中邪了一般端著自己的酒杯向他走去,把酒保的好言相勸都拋在身後,「小姐,那人是你絕對惹不起的啊!我看你還是別過去了。」

她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還有什麼好怕的?現在她要的,不過是一夜的放縱而已。

從吧台到那邊的距離算不得很長,張小嫻很快就到了那男人的桌前。

她醉醺醺的把酒杯擱在男人的桌上,一屁股坐在他旁邊的位置,「帥哥,你來陪我喝一杯。」

言仲洺今天心情還算不錯,抬眼看了看身邊醉貓一樣的小女人,沒什麼反應。

她自認為很有氣勢的話語,他竟然視若無睹?這些男人,都是這麼自大!

一股怒氣湧上來,借著酒精的勁,張小嫻一把將他剛剛放在桌上的酒杯強行塞進他手裡,自顧自地跟他碰了一下,「陪我喝酒。」

說完也不等他有什麼表示,自己一仰頭先喝了下去。

然後她亮起杯底,挑釁地看了他一眼。

言仲洺挑眉看了看她的神色,被她莫名其妙的行為勾起了點興趣。

平日裡遇見的女人見到他都會躲得遠遠的,就算再喜歡他也不敢造次,這個女人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老實說,這個欲擒故縱的把戲有點老套了,可事實是他今天心情尚佳,倒還真的蠻喜歡這個調調。

言仲洺盯著張小嫻的眼睛,將杯子裡的酒一寸寸飲盡。

酒裡偷偷摸摸看著這邊情況的圍觀人,剎那間都被他這一反轉性的舉動晃花了眼睛。

搞什麼?他們本來以為那女人死定了,大家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沒想到這位言家公子,今天的表現……和平時不太一樣?

張小嫻見他遂了自己的意,歡喜起來,使勁一拍他的手,「這就對了嘛。」

她就說天下男人那麼多,不會找不到的嘛!看,這才離開了竇斌不到一天,就讓她撿到一個千年難得一遇的極品大帥哥。

酒醉中的女人控制不好力道,這一下讓言仲洺有些吃疼。

他寬厚的手掌一翻轉,直接將她幼白纖細的手反握在了手裡,湊近她的脖間,語氣裡盡是邪魅,「女人,夠了,你已經成功勾起了我的興趣,不需要再演戲了。」

第三章 一夜放縱

溫熱的呼吸噴在張小嫻脖子處敏感的皮膚上,讓她微微一個瑟縮。

酒精讓身體的熱度慢慢高起來,她呼吸轉為輕微的急促,「你,你在說什麼?」

女人茫然的神色和毫無章法的言語,讓言仲洺在一瞬間燃起了征服的欲望,他大手扣住張小嫻的腰,直接把她從座位上撈進自己懷裡,另一只手托著她的後腦,便直接吻了下去。

柔軟如花瓣一樣的唇,帶著清冽的酒氣。

吻起來味道很好的樣子……

不過,這女人居然喝烈酒?

那她應該的確是醉了……所以剛剛對他所做的事情,其實並不是演戲了?言仲洺的興趣反而更濃。

身邊的鶯鶯燕燕要麼是過於浪蕩,要麼是對他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慎招惹了他。像今天這個女人這樣的,似乎還真的沒有遇見過。

清純與嫵媚,矛盾的結合體。他很喜歡。

這樣想著,言仲洺不知不覺地加深了這個吻。靈活的舌尖挑開她的貝齒,貪婪地汲取裡面的甘甜和芬芳。

酒的後勁一上來,張小嫻現在只覺得頭暈的緊,做出的一切反應都全靠本能,哪裡還有半分理智可言?

她只感覺到身體被人緊緊圈住,男性的霸道氣息在自己的唇齒間漫溢。

不自覺地,她開始回應,丁香小舌在口腔裡和他共舞。

言仲洺的手掌遊走在張小嫻的腰肢間,熟練地掠過各個敏感點,讓她微微喘息起來,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柔若無骨地附在他身上。

一吻結束,張小嫻腦海裡好歹找回了一絲清明。

剛剛她說什麼來著?現在她需要一夜的放縱。

她目光仍舊呆呆的盯著男人完美的臉,伸手戳了一下,「誰說我找不到男人的?這個就好看的緊。」

言仲洺被她這句話給說得哭笑不得,敢情她是專門來這裡找男人了?

那他就做這個男人,也無可厚非。

招手喚來了酒保,言仲洺用金卡結了帳,然後一手攬著女人的腰,一手拿起了車鑰匙,準備出門。

酒保有點欲言又止,「言少,這……」

他指了指言仲洺懷裡的張小嫻。

這女孩也是個可憐人,難過的樣子讓人不覺有些心疼。可是讓言仲洺帶走她的話,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他心血來潮的想幫她一把。

言仲洺挑挑眉,「怎麼,你有意見?」

那一瞬間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凌人氣勢逼得人呼吸一緊,酒保低著頭後退了一步,「沒,沒有。」

「這不是你該管的 。」言仲洺撤了周身的氣場,挑起一個笑來,「放心,我會給她想要的。」

說罷,看了一眼懷裡已經醉的走不動路的張小嫻,皺了皺眉,直接把鑰匙放進西服口袋裡,將她打橫抱起,大步走出酒吧。

她的身體很輕很軟,小小的一團瑟縮在他的懷裡,言仲洺冷硬多年的心竟然有些觸動。

他打開車門,動作還算柔和地把她放進車後座,然後繞到駕駛室,發動了車子。

十分鐘後,低調奢華的灰黑色蘭博基尼停在了聖斯汀五星級大酒店的門口。

言仲洺把睡的正香的小女人從車裡拖出來,在前台取了房卡。

「言少,還是要慣用的那間總統套嗎?」前台小姐的態度殷勤有禮,看他的眼神熾熱的幾乎是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

言仲洺對這樣的示好從來是無動於衷,冷漠地點點頭,抱著張小嫻拿了房卡去了電梯間。

刷卡進門,開燈。房間熟悉的陳設便映入了他的眼簾。簡單的黑白格調,古樸大氣的家具,以及柔軟的大床。

他不經常來這裡,但酒店總會給他留一件套房並且時時打掃,因他有時候不想回家便會過來落腳一夜。

本來想帶著這女人回家的,由於她味道實在是太好。可是言仲洺沒有帶陌生女人回家的習慣,也就只能在這裡將就一晚了。

他低頭看了看懷裡人的睡顏。

單單是這一瞥,下腹的某種火焰便騰升而起,憋得他生疼。

言仲洺不由得笑自己,明明過盡千帆,今天卻像一個毛頭小子那樣衝動。

不過既然有了欲望,他也不會勉強自己,反正她也是來找男人,這下頂多算是各取所需,兩不耽誤而已。

直接將張小嫻抱去浴室,剝乾淨洗了個澡,然後裹上浴巾把她抱回臥房,輕輕擱在床上。

被水沖了一頓的張小嫻已經有些不至於不省人事,可是睜開眼,看到的一切東西都讓她覺得置身於夢境當中。

她的眼睛半瞇著,媚地快要滴出水來,伸手摸了摸言仲洺的臉,「你是誰?長得真好看。」

這女人不知道自己不著寸縷的樣子再加上這幅表情有多誘人麼?言仲洺低吼一聲,不再忍耐,一把抓住女人伸過來的手壓在她的頭頂,薄唇略顯急切地覆上了她柔軟白皙的脖頸。

他在她的脖子和胸脯處留下一個個青紫的吻痕,酒精忽略了輕微的疼痛感,卻讓酥麻的感覺無限放大。張小嫻不自覺地扭動著身子,發出了一聲嚶嚀。

「很敏感。」她的反應讓言仲洺很滿意,低笑了一聲,評價道。

接著他的唇慢慢向下移動,掠過她平坦的小腹。他的技巧純熟,張小嫻初經人事,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挑逗,不一會兒就棄甲投降了。

她只當這是一個荒誕的夢,但沉浸在夢裡的感覺讓她好舒服,不用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本來還有些許抗拒的心思慢慢地完全消失殆盡。

不一會兒,偌大的房間就被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低吟聲充滿……

第四章 善後費

早上七點。

清晨的微光由窗簾的空隙照進房間,在大床上投下一方斑駁的亮色。

張小嫻皺了皺眉,眼睛慢慢張開。

她伸手擋了一下,適應了一下突如其來的光線,然後才開始打量起身處的環境。

頭好疼……她這是在哪?這陳設,跟她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一樣。

疑惑的目光四處移動,定格在身邊熟睡的男人身上。

張小嫻的眼睛眨了兩下,時間定格了好幾秒。接著,極快地伸手捂住了即將發出的尖叫聲。

這這這,這個陌生男人是誰?為什麼會跟她躺在同一張床上?

她瞪大眼睛努力回憶,卻不記得怎麼到這裡來的,只依稀知道她在蘇格蘭酒吧喝酒,然後看到了一個漂亮的男人,再然後,她做了一場讓人面紅耳赤的夢。

張小嫻感覺到柔軟的被子底下,自己什麼都沒有穿,不由得心裡一凜。

不是做夢,原來她真的和那個漂亮的男人發生了一夜 情!

蒼天垂憐,她只是一時負氣,想要找個男人來向竇斌證明自己也不差,沒想到居然真的因此而付出了初夜。

雖然她對此也不是太過於在意,但是在這種場景下交付出自己的第一次,總不是什麼令人欣喜的體驗。

不過,這男人的確很……優秀。

張小嫻咽了咽口水。眼睛仿佛被男人完美的五官攫住,一絲一毫都捨不得離開。她還記得在夢裡這男人的動作是怎樣熱情霸道,親吻她的力道卻十分的溫柔。

說起來,初夜給這樣一個男人,也算是她賺到了,不是嗎?

呼,她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張小嫻揮了揮手,把那些奇奇怪怪的畫面都趕出去,輕手輕腳地起身去浴室沖澡。

既來之則安之吧,她還沒有臉皮厚到坐在房間裡等他醒來的程度。

穿好衣服,張小嫻扣上最上面的一顆紐扣,遮住了脖子上激情的痕跡。

那她昨晚,算不算把他給嫖了?

張小嫻被自己大膽的想法嚇了一跳,好吧,就算不是嫖,至少自己很霸氣地把他上了。

她不記得的是,她自認為很霸道的「上了他」,所有的表現不過是躺在他身下喘息而已。

無所謂形式了,張小嫻想,既然昨天他表現的那麼賣力,至少自己該表示點什麼,以示補償吧?

她想了想,拿出自己的錢包比劃了一下,掏出裡面僅剩的兩百塊現金,放在床頭。

少是少了點,可是她總不能專程去銀行取個錢然後再給他送過來吧?到時候他醒了可就麻煩大了。

張小嫻搖了搖頭,十分愧疚地小聲說,「對不起了帥哥,你先將就著,以後我們有緣再見的話,我再補償你……呸呸呸,還是不要再見了,反正看樣子你也不缺錢,那就這樣吧。」

說完就覺得自己已經完成了一項儀式,拿起自己的手包飛快地關門逃掉了。

房間裡的空氣因為她的離開而又一次陷入了靜默。

兩個小時過後,言仲洺才從睡夢中醒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睡過一覺了。真奇怪,這個女人的身體不僅能讓他得到極致的快樂,居然能給他帶來一夜好眠。

言仲洺為這個發現感到很驚奇,同時也有一絲絲的喜悅。他習慣性地伸出手去想摟住旁邊的女人,卻撲了個空。

身邊的被子早已涼掉,她已經離開很久了。

言仲洺一個翻身從床上爬起來,目光已經恢復了平時的銳利清醒。他四下打量了一番,屋子裡空無一人,想來她已經不在酒店。

這時,床頭的鈔票引起了他的注意。

言仲洺拈起那兩張薄薄的紙幣,頓時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

這個女人,把他當什麼了?跟他發生了一夜 情之後跑掉不說,居然還給他留下了所謂的善後費?

那女人敢這樣羞辱他,最好不要讓他找到,不然……他目光一冷,掀開被子打算起床,卻因為床單上的一抹嫣紅而陷入了沉思。

她竟然是第一次?

言仲洺拿起床頭的話機,撥了前台的號碼,「我帶來的那個女人,什麼時候走的?」

他的語氣算不得好,前台的小姐聲音都充滿了緊張,「她,她七點過就已經離開了……」

言仲洺抬頭看了一眼房間裡的掛鐘,時間已經指向十點整。他從胸腔裡呼出一口氣,沒等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

之前她酒醉,他居然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言仲洺目光深沉地盯著窗外,第一次因為一場一夜 情而失神了片刻。

繼續閱讀請點擊【閱讀原文】

你有沒有背叛我,讓我來一次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