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無相欠,怎會相見》





  這本書的作者桑妮,是知名女性傳記文學作家。文筆清艷纏綿,立意悲憫有愛,「願以比雨還輕的文字,寫盡比花還美的女子」。她以其纏綿清麗、柔婉深情的筆調將這幾對情侶的愛情傳奇記錄下來。希望能讓愛戀中的我們,看他們的故事,悟自己的人生。在錯愛中,清醒,改變;在真愛中,珍惜,善待。

書中囊括了13 種戀愛類型的典範:

沈從文對張兆和的單戀、苦戀,終至婚戀成家;

鬱達夫與王映霞熱烈的激情之戀;

徐志摩與陸小曼的郎才女貌;

梁實秋和韓菁清的老夫少妻;

瞿秋白與王劍虹的志同道合;

胡蘭成和張愛玲的才情之遇;

胡適與韋蓮司的終生「發乎情止乎禮」;

朱生豪與宋清如的肝膽相照;

錢鐘書與楊絳「夫妻、情人、知己」的完美感情;

高君宇與石評梅因舊傷而錯過的刻骨糾結;

林覺民留下陳意映獨自面對人生的大愛;

陳竹隱因愛而承擔起朱自清前妻留下的6個孩子的撫養重任,與朱自清共度清苦生活的坦然;

許廣平為魯迅隱去自己身上曾迸現的文學之光,專注打理他一切生活細節的奉獻。

在情話之光褪去後,現實以粗糙的質地對這些璧人進行磨礪,嬌嫩的戀情被磨損,樸素堅韌被拋光,仍煥發出溫潤光澤。

去年,網路上流傳著一個很火的帖子「從前的中國沒有情人節,卻有很多情書」。「我願意捨棄一切,以想念你終此一生。」——朱生豪致宋清如;「我不知怎麼忽然愛上了你!」——沈從文致張兆和;「為你,我情願把家庭、名譽、地位,甚而至於生命,也可以丟棄,我的愛你,總算是切而且摯了。」——鬱達夫致王映霞。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致張兆和

這些情話,如一顆熾熱跳動的心,被一個人雙手捧著奉獻在他深愛的人面前,他不怕自己太疼,卻只怕對方不睬。他們把愛情封存在一行行文字裡,於是,這些情書情話便帶著我們回到他們相愛相知的那個年月。

釋迦牟尼有一句話:無論你遇見誰,都是生命中該出現的人,都有原因,都有使命,絕非偶然。他一定會教給你一些什麼。

是的,沒有人是無緣無故出現在你生命裡的,每一個人的出現都是緣份。若無相欠,怎會相見,也便不會再有相戀。

在那些也已發黃的時光中,他們愛得抑揚頓挫,擲地有聲,每一封情書都用相思寫就,每一句情話都飽含著灼疼。這樣的情話,可能一生中只說一聲;這樣的情書,也斷然是不會再有第二封。

或許你讀來覺得他們矯情,但我卻覺得,他們的真性情比現代的人都要值得尊敬。他們相愛,不是因為房子,車子或票子,而是因為愛,所以愛。

世上但凡有一句話,一件事,是關於張愛玲的,便皆成為好。——胡蘭成致張愛玲

我對於名譽、地位,什麼都不要,只要梟蛇鬼怪夠了。——魯迅致許廣平

接到你的信,真快活,風和日暖,令人願意永遠活下去。世上一切算什麼,只要有你。

——朱生豪致宋清如

我之甘冒世之不韙,乃求良心之安頓,人格之獨立。在茫茫人海中,訪我靈魂之伴侶,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徐志摩致陸小曼

一見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來,我更喜歡看你那暈紅的雙腮,黃昏時的霞彩似的,謝謝你給我力量。

——朱自清致陳竹隱

在遇到她以前,我從未想過結婚的事;和她在一起這麼多年,從未後悔過娶她做妻子;

也從未想過娶別的女人。 ——錢鐘書致楊絳

這些美好的話,說出的時候,都是真誠的,因為激情之火容不下虛偽的東西。

這些美好的情侶,相愛的時候也是真正相愛的,雖被歲月磨蝕,但也無損於當時的真心。

若無相欠,怎會相見,看他們的故事,悟世間百相,從前的愛情很真誠,情話很溫暖。

鋼琴曲《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