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嗎?不痛我就繼續了…」





「痛嗎?不痛我就繼續了...」

  蘇瑜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淡淡的消毒水氣味縈繞在她的鼻端,刺激著她敏感的神經,再過一會兒,她就要被推進手術房了。

  她睜著發紅的眼睛,用最後力氣撐起打了麻醉藥的身體,伸著手,拉住了床邊那人的衣袖,苦苦哀求出聲。

  ”求你……求你不要……不要殺死我們的孩子……”

  男人高大的身影不動,只是輕抬了手臂,掙脫開了蘇瑜的拉扯。

  宋祁東黑眸微瞇,泛著寒光的眸子睥睨著,冷聲開口,”蘇瑜,就憑你也想生我的孩子,你不配!”

  那冰冷的話音一落,蘇瑜分不清是因為心底裡的絕望,還是因為麻醉的襲來,她沉沉的一閉眼,就陷入了黑暗中。

  而眼角的眼淚沒有停下來,緩緩地滑進了發絲之間。

  ……

  三個月過去了,蘇瑜每每只要一聞到消毒水的氣味,就會想起宋祁東的那一聲”你不配”,那樣的寒冷無情。

  就算他們結婚三年,就算她是宋祁東明媒正娶的妻子,卻還是不配懷有他的孩子。

  三年前,宋蘇兩家聯姻,宋祁東的哥哥逃婚,為了兩家的臉面,身為次子的宋祁東不得不代替兄長跟蘇瑜結婚。

  蘇瑜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是那麼的高興。

  因為宋家的兩兄弟,她喜歡的那個人,一直就是弟弟宋祁東,本以為這輩子再也沒有希望會跟他在一起,沒想到老天爺竟然給了她這樣的驚喜。

  所以蘇瑜就算知道宋祁東當時有交往多年的女友,還是同意了婚事。

  能夠嫁給宋祁東,是蘇瑜曾經以為最幸福的事情,直到三個月前……

  她意外懷孕,羞澀又興奮的告訴了宋祁東這個好消息,然而下場竟然是被宋祁東帶去了醫院,在他的脅迫下被迫流產。

  蘇瑜在那時才明白,就算她成為宋太太三年,至始至終,都比不上他心尖上的那個人……唐雲玲。

  這是宋祁東前女友的名字,也是蘇瑜手中這本雜誌女主角的名字。

  雜誌上,有幾張模糊的照片,蘇瑜一下子就看出了那是她的丈夫宋祁東。

  照片裡,宋祁東親昵的摟著一個女人,將她小心地護在手臂之下,愛憐的保護著,兩人相攜往前走……

  而他們的前方,是一家北城知名的私人診所,是專門看婦產科的。

  唐雲玲回來了,宋祁東還親自帶著她去婦產科,難道她是懷孕了嗎?

  蘇瑜的心裡不禁有這樣的猜想,而她的手掌更是無意識的放在了自己平坦的腹部之上。

  她那個才八周的孩子,早早地沒了……她不配生下宋祁東的孩子,就因為他認準的孩子母親只能是唐雲玲。

  一想到這個,蘇瑜的臉色更顯蒼白,明明坐在密不透風的房間裡,卻覺得有一股冷風從腳邊吹過,手腳冰冷的想要瑟瑟發抖。

  砰地一聲,房間的門突然被推開。

  蘇瑜以為是照顧她的張嬸來問她要不要吃晚餐,就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句,”張嬸,我不餓,不吃晚餐了。”

  然而回答她的是久違的……冷厲聲音。

  ”很好,我也不是來吃晚餐的,既然你不餓,我們就來做點正事!”

第2章 這不就是你要的?

  蘇瑜怔了怔,驚恐的回頭過去,只見宋祁東正大步走進房間。

  他高挺峻拔的身上穿著一套墨黑色的西裝,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冷硬的精英氣息,房間裡明亮的燈光落在他的側臉上,將他原本就英挺的五官映襯的更加立體。

  他怎麼會來這裡……

  蘇瑜遲疑著,自從她流產後,宋祁東沒來看過一眼,出院後在家修養了三個月,宋祁東更是不聞不問,今天怎麼就來了?

  宋祁東走到了床邊,俊朗的五官上陰霾著一層怒氣,僅僅只是斜睨了蘇瑜一眼,就開始解開西裝外套的扣子,

  從外套到襯衫,都解到了褲腰上的皮帶,蘇瑜終於發覺了不對勁。

  ”你怎麼來了?”蘇瑜故作鎮定,開口問道。

  宋祁東一抬眼,對著蘇瑜嘲諷一笑,”我怎麼來了你會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回去抱怨,我爸怎麼會打電話來特意叮囑我,要我恪守夫妻義務,不要冷落了你。”

  ”我沒有。”蘇瑜倉皇的搖頭否認,她雖然每周都會去探望宋祁東的父母,卻從來都不曾說過宋祁東的一句不適,一直謊稱自己婚姻幸福,宋祁東只是太忙,才沒有一起同行。

  ”你沒有?”宋祁東譏笑了下,隨後將皮帶丟在地上,光裸著上半身逼近蘇瑜,掐著她瘦削的下顎,往上一提,”別裝了,要不是你,他們怎麼會關心我們的房事?蘇瑜,不過就是三個月,你就忍不住了,這麼想要?”

  蘇瑜被迫仰著臉,眼眸對上宋祁東戲謔的眼神,眼圈逐漸泛紅,艱難的解釋著,”我真的沒有,一個字都沒有說。”

  她眼尾的餘光看到掉落下去的那本雜誌……

  暴露了他們婚姻生活真相的人,根本就是宋祁東自己,這樣的新聞被刊登出來,宋家兩老不懷疑才怪!

  蘇瑜想解釋,但是只覺得自己身體一輕,就是一陣天翻地覆的旋轉。

  等她在回神,已經被宋祁東扔上了床,緊跟著,帶著一身寒氣的宋祁東將她緊緊地壓住。

  ”祁東,你要幹什麼……你快放手,我不要……”

  撕拉一聲,蘇瑜身上的連衣裙在宋祁東的蠻力下被撕扯開,又瞬間被扒光了身上的內衣褲。

  她渾身泛涼,在宋祁東的身下瑟瑟發抖著,”不要……”

  宋祁東目光陰騭地盯著她,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猛地一挺身,沒有任何前戲就直接闖進了她的身體裡。

  ”嗚!”

  撕裂般的疼痛讓蘇瑜忍不住想要尖叫,她緊緊地咬著下唇,將痛苦的呻吟全堵在喉嚨裡。

  她的雙手抵在宋祁東的胸口上,抗拒掙扎著,”不要……求你放過我……”

  覆在她身上的宋祁東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動作粗魯的橫沖直撞,一下一下的深入,就算蘇瑜痛的流出了眼淚,他還是那樣的無動於衷。

  他用力的抓著蘇瑜的頭髮,在她的耳邊喘息,”蘇瑜,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宋家的少奶奶,我的婚姻,你想方設法的得到了。但是你別妄想讓我愛上你,更別想生下我的孩子!”

  這根本不是做-愛,而是宋祁東給她的凌辱。

第3章 蘇家破產了

  男人,就是這樣的野蠻自私。

  宋祁東不給蘇瑜懷孕的機會,卻還是射在了她的身體裡,在幾次宣泄後,毫不留念的翻身下床,然後親眼看著蘇瑜吃下避孕藥,才冷漠的轉身離開。

  聽到關門聲,蘇瑜才算是真的松了一口氣,渾身疼痛又疲累的躺在床上,腿心處的異樣,彌漫在空氣裡的歡愛氣息,這一切都在提醒蘇瑜宋祁東對她所做的一切。

  她明明很累,但是毫無睡意,神智還越發的清醒。

  三年了……蘇瑜,三年了……

  三年婚姻,在被逼流掉孩子的那一刻,她就應該清醒了。

  就如同宋祁東自己所說的,她成為了宋家少奶奶,得到了他的人,還是沒辦法得到他的心。

  她在這個痛苦的囚牢裡苦苦掙扎了三年,也是該選擇放手了。

  而她的出路,只有……離婚。

  蘇瑜想了一晚上,等到了天色蒙蒙亮,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可是沒睡多久,她又聽到了急促的敲門聲,猛地從睡夢中驚醒,還以為是宋祁東去而復返,用力的拽緊了手裡的被子。

  ”太太,太太,你醒了嗎?”張嬸的聲音隔著房門傳進來,有些發急。

  蘇瑜這才喘上了一口氣,嗓音沙啞的開口,”張嬸,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太太,剛才蘇夫人打了電話來,說是你父親進醫院了,請你過去一趟。”

  聞言,蘇瑜頓時一驚,馬上從床上坐了起來,滑落的被子露出她雪白身軀上的斑斑點點,青紅交錯,看著是那麼觸目驚心。

  但是這一刻蘇瑜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她一邊回答張嬸,一邊下床換衣服,雙腳剛落地,又是一陣鑽心的刺痛。

  為了遮住宋祁東留下的痕跡,就算是已經初夏,蘇瑜還是穿了一件中領的衣服,穿著妥當了,快速出門。

  ***

  等蘇瑜到了醫院,聽到的卻是一個噩耗。

  她的父親,蘇建偉中風了,此刻還在手術室裡。

  要知道,蘇建偉今年不過五十五歲,保養得宜,身體十分健康,閒暇時還喜歡打打小白球做運動。

  在蘇瑜的心裡,是一個十分偉岸的父親,但是今天卻突然倒下了。

  ”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爸的身體一向很好,怎麼會突然中風的?”蘇瑜扶著母親周明蓮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坐下。

  蘇母已經哭得不可抑制了,她不能再在這個時候自亂陣腳。

  ”小瑜……是爸媽對不起你,我們蘇家……我們蘇家就要破產了。”蘇母抹著眼淚,又告訴了蘇瑜一個噩耗。

  蘇瑜的心中瞬間一片悲涼,安撫著蘇母的情緒,讓她緩緩往下說。

  這事情,還要從半年前說起……蘇建偉交友不慎,被人騙著去做投資,砸了五千萬下去,可是最後卻血本無歸。

  這五千萬又造成了公司內部的資金鏈斷裂,引發了一連串的問題。

  供應商的款項無法支付,客戶的訂單出不了貨,惡性循環之下,蘇家的企業已經岌岌可危。

  蘇家兩老瞞了蘇瑜半年,到如今瞞不住了,才全盤托出。

  ”小瑜,還好你已經嫁給祁東了,就算我們蘇家破產了,你也是宋家的媳婦,還能好好過日子。”蘇母抓著蘇瑜的手,欣慰著說。

【未完待續……】

========================

未刪減版內容,點擊下方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