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女孩懷孕去做產檢,塞給醫生一張紙條,醫生偷偷報了警!





15歲女孩懷孕去做產檢,塞給醫生一張紙條,醫生偷偷報了警!

  結婚三年,夫妻不同房。

  喬寶兒也覺得自己的婚姻有問題,她想不明白,當年丈夫熱情真誠地追求自己,甚至在她21歲剛完成學業時,迫不及待地將她娶回家。

  可之後,竟是一場相敬如冰的婚姻。

  他跟她躺在同一張床上,他卻從不碰她。

  不過今晚很意外,喬寶兒非常緊張,因為丈夫突然帶她到一家高級私人會所,開房……

  她側躺在潔白的大床上,渾身酸軟,翻了一下身子,被毯半掩著她身軀,胸口處白嫩肌膚印出細碎吻痕。

  秀眉微蹙著,依舊身子有些不適應他之前狂野,她的記憶有些迷糊,卻知道他伏在她身上折騰了好長時間才肯放過她。

  雖然他的動作算不上溫柔,但她心裡還是甜甜的,結婚三年,終於圓房了。

  她之前還一直擔心丈夫是不是身體有問題,或者他不愛她之類,甚至想著會不會離婚,幸好……

  喬寶兒有些倦意地睜開眼,眼底帶著幸福的笑。

  這間套房很大很寬敞,富麗奢華,此時床上只有她一個人,浴室那邊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易司宸應該在沖澡。

  不一會兒,浴室那邊傳來咔嗒一聲,浴室門被人打開,男人披著浴袍走了出來。

  喬寶兒窩在床上,聽到這開門的聲音,臉蛋泛起紅暈,嬌羞地看向浴室那邊。

  雖然剛剛他們兩有肌膚之親,但這是她第一次,再次面對他心跳有些怦怦跳動。

  男人的腳步聲愈發靠近,喬寶兒緊張地想著是不是要說點什麼,比如她愛他之類的話。

  但喬寶兒還沒說話,對方卻率先開口,「你怎麼還在這裡!」這清冷的聲音,透著不滿。

  這把清冽的嗓音,帶著磁性,低重音非常好聽。

  可是!

  讓喬寶兒徹底震驚住,目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陌生男人,「你,你是誰!」

  她不認識他,她根本就不認識這個男人!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她害怕地大叫。

  易司宸帶著她過來開房,這明明是他們的套房,這個陌生男人怎麼會在這裡。

  喬寶兒驚慌抓起毯子包裹著身子,連忙從床上爬起來,一臉警惕與床邊的男人對視著,「你是怎麼進來的!易司宸呢,他在哪……」

  男人冷峻深邃五官,身材高大英挺,眉宇間透著不耐煩,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臂,直接將喬寶兒拽了起來。

  「睡了一夜就想要纏上我?」他冷冷的聲音,唇角微揚起一抹輕蔑。

  喬寶兒被他突然扣著右肩膀,男人力氣很大,她整個人被他拎了起來。

  她身上原本就一絲不掛,薄毯子順著肌膚掉落,光溜溜地身子展現在他面前……

  「放,放開我——」喬寶兒雙手抱在胸前,臉頰通紅,害怕地尖叫。

  男人身上隨意披著一件柔軟的白色浴袍,他濕漉的短髮,水珠沿著肌膚滑落到白淨精壯的胸膛。

  兩人這樣坦露相對,喬寶兒又羞又氣恨。

  「你只不過是陪睡的,做完了就離開這裡。不過……」男人深沉視線落在她一絲不掛的嬌軀。

  喬寶兒驚愕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這男人在說什麼……

  然而還沒等喬寶兒反應過來,那男人雙手用力,直接將她按壓在牆壁上。

  男人俯身上前,灼熱胸膛與她身子貼近,俯下頭,直接吻上她唇。

  他灼熱的唇瓣,強勢侵入,這熟悉氣息,喬寶兒頓時明白之前跟自己在床上纏綿的正是眼前這個男人……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跟一個陌生男人睡了……

  男人身體再次升起一股躁熱,乾脆將她扔到床上。

  喬寶兒身子重重地摔在床上,驚醒間,雙手抵著他胸膛掙扎,但她的掙扎愈發撩得男人心急。

  喬寶兒感覺到男人欲望急切,嚇得她心底一陣驚慌害怕。

  這男人到底是誰……

  她心底愈發驚慌害怕。

  心下一狠,喬寶兒立即揚起右手主動勾上男人脖子,抬頭與他加深纏綿熱吻。

  男人意外她的主動,微怔間,喬寶兒突然使勁地朝男人舌尖咬了一口。

  舌尖上傳來疼痛,讓男人立即鬆開了她。

  喬寶兒趁機朝身上的男人猛地推了一把。

  她一個翻身,從床上爬起,拽下了房門口掛的一件名貴男士外套,打開門,跑了出去……

  房間裡有淡淡的血腥味,男人的舌尖疼得倒吸一口氣,氣憤瞪著那落跑的女人身影。

  「大少爺……」門外的保鏢乍見自己家主子唇角滲出血絲,緊張地詢問,「大少爺,發生什麼事……」

  君之牧抓了一把紙巾,擦拭唇角鮮血。

  他氣地臉色黑沉,冷厲的聲音,「去查!那女人到底是誰送過來的!」

  現在是凌晨時分,三月夜風寒涼。

  喬寶兒神色焦慮,倉促地跑出了私人會所,她赤著腳丫,站在路邊靜夜寒風中。

  她現在身上連內衣褲都沒穿,真空的感覺讓她很沒安全感。

  緊裹著身上僅有的一件寬大男士外套,瑟縮著身子,緊張地朝四周看去。

  這時,一輛計程車朝這邊開來……

  喬寶兒雙手伸入衣袋,找到一個男士黑色的路易威登錢包。

  她快速地打開錢包,發現裡面有五六張白金黑鑽信用卡,卻連一百塊現金都沒有。

  喬寶兒肯定套房那男人非富則貴,身份不簡單。

  「送我回市區,到了地方我給你付錢。」她招手叫了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目光狐疑打量著她露出的白嫩大長腿,身上僅披著一件男士外套,這般模樣著實很誘惑……

  喬寶兒被司機那灼灼的目光看著,她臉色尷尬,將身上男士外套收緊一緊。

  「這塊懷表給你,送我回城西的易家富雅山莊……」

  她故意提高嗓音,從這黑色錢包裡找到一枚工藝一絕的金色懷表,塞到司機手上,直接坐入車內,催促著,「趕緊開車!」

  城西的易家富雅山莊……

  計程車司機聽到這個地址,頓時視線也不大敢亂瞥。

  易家在本城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司機老實地開車送她回富雅山莊。

  喬寶兒見車子平穩行駛,心底松了一口氣。

  可是想起剛剛在套房……雙手攥拳,大腦裡一片混亂。

  留守看夜的兩位女傭見喬寶兒回來,露出為難尷尬的表情。

  立即上前阻攔,「少夫人,這麼晚了,不如你先回公寓……」

  喬寶兒見她們這表情頓時知道情況不對勁,沒理會女傭,直接大步朝二樓主臥室走去。

  她剛上樓,卻聽到了房間裡正傳來一把熟悉男聲。

  這聲音……

  喬寶兒怔愣在門板前,一門之隔,不斷地傳出男女纏綿的喘息嬌吟。

  她緊咬唇,摒住呼吸,輕顫的手握上門把。

  咔噠一聲。

  門把被擰開……

  喬寶兒臉色頓時慘白,房間裡凌亂衣物散一地,床上男女兩具身軀火熱纏綿在一起,曖昧縱情充斥著整個空間。

  「司宸……」床上女人嬌嗔著喊著男人的聲音。

  喬寶兒僵在原地。

  女人揚起臉吻向身上男人,轉頭餘光掃過房門處,她嬌喘的聲音漸大,像是故意一般。

  「司宸,我跟你偷偷摸摸在一起,你什麼時候才跟你老婆離婚呀……」女人嬌滴滴地聲音,帶著些委屈撒嬌。

  「等過了今晚,我找人拍了喬寶兒的艷照,我媽就算再喜歡她也容忍不了她身敗名裂……」

  易司宸俯下頭,匍匐在女人身上動作愈烈。

  沙啞的嗓音,「茜茜,我愛的人是你,我一定會跟喬寶兒離婚……」

  離婚……

  喬寶兒目光空洞,緊咬唇溢出了血。

  「易司宸,你不僅出軌包養情婦,為了跟我離婚,還要設計我陪男人睡!你這個人渣敗類!」

  喬寶兒突然的聲音讓床上的男人身體猛地頓住。

  易司宸轉頭朝房門看去,看見喬寶兒時眼底閃過驚訝和心虛。

  不過很快恢復一臉冷漠,「你給我滾出去!」

  「要滾也是你們這對狗男女滾!」喬寶兒氣地胸膛起伏,對著床那邊大罵。

  「你說什麼狗男女,你別想傷害茜茜。」

  易司宸像是害怕喬寶兒傷害他的情人,立即扯著被單包裹著身下的女人,呵護摟抱在懷裡。

  「喬寶兒,你聰明點就主動離婚淨身出戶,否則我拿今晚你陪男人睡的照片出來,我看你還有什麼臉在易家呆下去,想霸占著易家少夫人的位置,你不配。」

  「易司宸,你簡直豬狗不如!」

  喬寶兒從未這樣恨,憎恨的目光直視著大床上男人,她丈夫居然是個狼心狗肺的男人。

  通紅的眼眶,溢滿了淚,強忍著心底苦澀。

  她不想在這裡多呆一秒,她痛恨這裡,痛恨易司宸這人渣。

  離婚,她也不稀罕這樁冰冷的婚姻!

  憤然轉身,假裝的堅強,抽泣著不想讓眼淚掉落。

  右手擦去眼角的濕潤,憤然朝房門走出去,凌亂的腳步透出她的狼狽和心痛。

  「啊——」

  突然一聲童稚的叫喊,一個三歲左右女孩與喬寶兒在門口相撞,女孩摔倒在地板上。

  喬寶兒微怔地低頭,這才看清眼前的女孩。

  「心心……」房間內,一道女人身影急著跑了出來。

  女人一把護在女孩身前,一臉警惕對視著喬寶兒,「你有什麼氣就沖著我來,別欺負我女兒!」

  女兒……喬寶兒乍見眼前這女人,她整個人腦子一片空白。

  「葉茜!」

  喬寶兒眼睛睜大,不敢置信看著老公小三,居然是個老熟人。

  「葉茜,是你,原來是你勾引我老公……」

↓↓↓↓後續內容點左下角【閱讀原文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