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我的父母一輩子也吵過很多次架,但我從來沒聽母親說過後悔嫁給父親的話。

父親年輕時參軍,他的姨媽和我奶奶是鄰居,從小看著我媽媽長大。她老人家很喜歡我媽媽,就把她介紹給自己的外甥。

爸爸和媽媽只見了一面,就定了親。婚後媽媽隨父親去了軍隊,後來又轉業回來。生兒育女,工作奔波,在一起生活了幾十年,我也沒聽說過日子沒法過了,要離婚之類的話。

我的童年,物質雖則不富裕,但父母濃濃的愛,從未讓我覺得日子艱難。

偶爾,父親下班回家時,會變戲法般拿出一件毛衣,或者一塊布料—-那是給母親的。每次,母親都嗔怪父親亂花錢,卻又滿懷欣喜地試穿新衣,然後讓父親看。

多年以後,回想斯情斯景,我總是想到那句: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或許,他們一生也不曾說過愛情,但是,他們的愛情,我見過。

母親臨終前,父親握著母親的手,不動,也不說話。母親看著父親說:「去理理髮吧,頭髮都蓋著耳朵了。」那是母親此生對父親說的最後一句話。

那日,我給父親收拾屋子。日曆上落滿灰塵,停在母親去世的那天再沒翻過。上面寫著一個很長的數字,那是父母一生相守的日子。

我的爺爺奶奶是媒妁之言,在婚前連面都沒見過。奶奶十七歲那年,爺爺用一頂花轎接回了家。從此,生兒育女,侍奉公婆。幾十年,吃過無數的苦,經歷過太多生離死別的痛,九十多歲去世,也從未說過一句後悔嫁給我爺爺的話。

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沒什麼天荒地老,不過是點點滴滴的積累。在相愛時,存下點感動;在吵架時,懂一些讓步。讓目光專注,愛無旁騖,一心一意對待眼前人,將錯就錯,一錯到底。

歲月一身袈裟,終將用愛渡化。

當柴米油鹽上開出了花,雞毛蒜皮中寫滿了詩,日子吵吵鬧鬧地過下去,婚姻,就對了。

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