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野羚羊般的女漢子,暗藏的那點認了真才能覺出的溫柔心





約稿。

一個並不算故事的愛情故事——因為沒什麼情節。

我在巴黎有些同學,閒暇時也出去聊天、喝咖啡。趕上天氣好,也許在靠落地窗的吧台邊各自啃著三明治,我聽別人講故事——許多人其實需要的不是建議,道理心知肚明,只是需要個旁聽者。

這位,姑且叫轂轆吧——他自嘲說,自己跟個車轂轆似的,木得很。女孩子的心思,不太明白。

我說,我也不太明白。但久病成良醫,多少知道些基本常識。比如,相比男生,女孩子更在意態度,更在意安全感和親密感。我說這些時,轂轆點著頭,口中念念有詞,仿佛背書似的記著——我多少明白,他為什麼不明白女孩子心思了。

「我不太知道怎麼猜女孩子心思。」他悶悶地說,表情像面對一個核桃,手裡卻沒錘子。

「其實不太用猜吧。」我說。

「那麼,怎麼才能知道女孩子們表現出來的,是真是假呢?」他問。

「女孩子表現出來的,都是真的。」我說。「就接受她們表現出的那一面好了。」

「不明白。」

「女孩子要麼展現真我一面,那是勇氣和真誠。要麼不太自信,於是盡量表現一種姿態給你,那是用心。無論是真誠還是表現,都是對男人用心了,所以接受就好了。」

「哦……」轂轆念念有詞,仿佛在記著什麼。「是吧?」

「是的吧……」被轂轆這麼一質疑,我也有點沒信心了。「女人是很難猜的。」

我們沉默了一會兒,各自啃著三明治:他的是橄欖奶酪,我的是鮭魚洋蔥。

下次見面時,轂轆跟我說。「其實我上次問你,是因為我有個喜歡的女孩子。」

「猜到了。」我說。

按照轂轆的敘述,這女孩子——姑且叫釉吧——是這樣的:大家在一起時,她溫和持重,場面上下得來;跟他在一起時,性格卻大大咧咧起來,是個灑脫的姑娘。對轂轆這種沒事念念有詞的男生而言,釉仿佛一頭美麗的野羚羊。逛博物館,吃飯,聊天。每當轂轆深覺自己似乎沒什麼意思,似乎跟不上釉的節奏時,釉就用女漢子腔大大咧咧甩出一句:

寶貝兒,來,給姐樂一個!

說出這句話時,釉自己就笑了,轂轆也就笑笑,歪一下頭。

大概也就是她第三次對轂轆說了這句話後,轂轆來找了我。

因為某些原因(其中包括跟我那次談話後),轂轆似乎想明白了點什麼。按照轂轆的說法,他之後觀察了釉的表情,每次釉說完那句話後,會用假聲發音,歪一下頭,揚一下眉毛。他又記起來,有一次,釉還伸手,半開玩笑半拂灰似的,拍了一下他的衣角。

——他說這些時,我隱約覺得,他一直在念念有詞地記著這一切。

之後,某天,他跟釉在河岸邊聊天時,忽然就拉過釉的手,說:「我真是挺遲鈍的,但我很喜歡你。

轂轆說,他當時似乎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地開始念叨。

他說,以前他總疑慮,覺得釉好像有兩種性格,一時拿捏不準,覺得自己完全不懂釉。但這會兒,他忽然想明白了。

無論釉表現得怎麼樣,都是因為在意他嘛,而且,確實,兩種性格都很可愛。

「所以我自己瞎操心個什麼勁呢?」

然後,他說,他念及釉每次擺出女漢子腔對他說的那句話,「她一般不這麼說話,平時是可溫和的一個人呢。這說明她在刻意表現吧?」

「一般女漢子,確實有很大部分是,本身可以挺溫柔的,是為了讓大家場面上下得來,才擺那個架勢。」我說,「也有些是為了自我保護。」

「我也是這麼推論的!」轂轆說。

他說,他念及釉說這句話的心情,大概理解是,她既想表達感情,又有點羞澀——女孩子總不好太主動,女孩子也有自尊的——於是,那麼多次,釉只好借著一副女漢子腔,半開玩笑地,默默地來遮蓋自己,希望轂轆能明白。但這種話說多了,近乎於玩笑後,表白也不成其為表白。

「我聽著都替你們著急了。」我說。

轂轆說,本來應該男人主動的。釉那麼倔強獨立的一個女孩子,還逼著她倒過來對自己如此,「我真是笨啊,但是我真挺喜歡你的。」

轂轆說,他說完這一切時,釉半張著嘴看他,仿佛剛認識他似的。等了一會兒——轂轆覺得過了很久——釉咬了一下下嘴唇,嘴角勾了起來。轂轆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釉說:

「你現在其實應該抱我一下的。」

「所以現在你倆好了吧?」我問。

「是啊!」轂轆說,「不管她是什麼樣的,總之我都喜歡。她是女漢子也好,是個文靜小姑娘也好,都很可愛,而且她對我那麼用心……感情不應該是做數據鑒定,而是應該重感受對吧?」

「沒錯。」我說。

至於他們後來的故事,因為之後還沒見面,所以我不知道最新的進度。但因為他說過的野羚羊這個比喻,我總是忍不住想像:先前,轂轆是頭犀牛,矗立著,釉像只野羚羊,繞著它奔跑,出於自尊,又不能真去叩問,只好指望它能注意到。現在呢?大概,他倆偶爾也在草原上慢悠悠溜達了吧。

世上仿佛野羚羊一般難追的女漢子,許多都本色溫柔——只是,需要她們命中注定的犀牛,稍微聰明一點,懂得她們豪邁之下的溫柔與自尊而已。

所以,不論你是犀牛還是羚羊,除了小心翼翼的試探、偽裝、奔跑、確認,最重要的,邁出表白那一步,才能收獲珍貴而稀有的愛情。如果實在開不了口,就用暢輕有機表白瓶來替你說話吧。

如野羚羊般的女漢子,暗藏的那點認了真才能覺出的溫柔心

當然也有專為【女漢子】設計的款式!

如野羚羊般的女漢子,暗藏的那點認了真才能覺出的溫柔心

愛情需要經過重重考驗方顯珍貴,就像暢輕有機酸奶一樣:誕生在僅占大陸國土面積1/1600萬的伊利有機牧場上,經過730天土壤淨化,隔絕污染天然有機;從奶源、配料到成品,歷經306項嚴格篩選淘汰、並加入3種丹麥進口Pro-ABB專屬益生菌,全程低溫冷鏈——能滿足這樣條件的暢輕有機酸奶,也特別難得、稀缺、珍貴。

在本文下方留言,說一說你們是如何彼此確定對方心意,最終走到一起的。

我會選出其中最打動我的故事與大家分享,並贈送我親筆簽名的《愛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