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出差提前回家,開門竟然看到這麼「驚喜」的一幕





老婆出差提前回家,開門竟然看到這麼「驚喜」的一幕

第1章 誰的野種

程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醫院回到公司的。

從拿到化驗單的那一刻起,她的腦子裡就始終嗡嗡響個不停。

思緒紛亂如麻,心神渾渾噩噩。

她懷孕了。

寶寶6周。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覆在小腹上,好像這樣就能撫摸到正乖乖睡在那裡的,她那可愛的小家夥……

可是,心愛的寶貝,你來的不是時候……

你的爸爸,他下周就要結婚了。

他大概,就快不要媽媽和寶寶了……

程思的心,狠狠一陣絞痛,眼睛裡立刻就蒙上了霧氣……

她連忙低下頭,踏著凌亂的步子,快速向辦公區走,未料忽然撞到一個堅實的身體。

「對不起……」

她匆忙抬頭道歉,卻在看見面前那張英俊而淡漠的臉時,猝然怔住。

顧君堯。

她的老板。

她深愛了十年的男人。

她腹中寶貝的父親……

強忍住胸口翻湧的悲緒,她勉強微笑,「抱歉,顧總,我……」

「到我辦公室來。」

男人只是瞥了她一眼,便大步而去。

看著她癡戀的那道高大挺拔的背影,程思的視線有些模糊。

她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擦了擦眼角,連忙快步跟上。

關好門,迎著顧君堯審視的目光,她輕聲開口,「家裡有點急事,所以來晚了,我一會就填請假單。」

顧君堯的目光從她的臉上,移到她上衣的口袋處。

程思心頭一驚,雙拳不由自主的捏緊。

「口袋裡是什麼?給我。」

顧君堯的命令讓程思的腿開始發抖。

她根本沒想讓他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她原本想趁他婚後度蜜月的時候悄悄辭職,躲到一個他找不到的地方,獨自把孩子養大……

「沒,沒什麼。」程思努力平靜著語氣,可是她的聲音在不爭氣的顫抖。

看著顧君堯因不悅而漸漸瞇起的黑眸,程思除了逃,再無他念……

「顧總,我先去整理會議資料了。」

她轉身就去拉門,誰知下一秒她便被重重按在了門板上……

顧君堯一手壓緊她,一手掏出了那張化驗單。

空氣頓時凝結。

「呵,懷孕了?」身後忽然傳來顧君堯的笑聲,那笑聲讓程思不寒而栗。

而他接下來的話,更是讓程思如遭雷擊。

「說吧,誰的野種?」

程思似乎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她太了解顧君堯。

如果他承認這孩子是他的,即將結婚不容醜聞的他十之八九會讓她去做流產;如果他認定這孩子是別人的,不僅孩子活不下來,就連她,恐怕都會沒命……

她眼下必須小心討好他,給她那可憐的孩子爭取一個活命的機會……

「孩子當然是你的……這輩子,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沒想過跟別人……」

「呵,這麼忠貞不二呢?」顧君堯猛的把她的身體反轉過來,大手掐住她蒼白的小臉,目光幽寒,「可早就不是處的你,跟我睡,不過就是為了錢吧。」

「我……」

程思拼命搖頭,淚水紛飛。

她的清白身子,早在她還沒成年的17歲,就被他瘋狂奪去,可她不能說出那個秘密……而她肯委身於他做他見不得光的情婦,當然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愛啊!

可哽在喉中的「我愛你」三個字她卻說不出口,因為她知道,卑微如她,她的愛情在他眼中恐怕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怎麼,啞巴了?」

她的沉默讓顧君堯的怒火更旺,而她迷蒙望著他的那一雙水汽氤氳的美眸,讓他立刻聯想到狐媚十足的她被別的男人肆意占有的畫面……

熊熊燃起的怒火讓他瞬間失盡了理智,心中油然而生一種立即摧毀她的念頭……

立即,摧毀!

他毫不留情的把她拖到落地窗前,把她的身體重重壓在玻璃上,一個挺身就把她狠狠貫穿……

第2章 這不是你賺錢的手段嗎

俯瞰整個江城的遠洋大廈。

66層的落地窗邊。

程思的上半身完全貼伏在清透的玻璃上,睫羽輕顫,紅唇咬緊……

身後男人毫不憐惜的強勁衝擊和莫大的羞恥感終於讓程思忍不住求饒,「疼……求你……」

「疼?這不是你賺錢的手段嗎?」

憤怒讓顧君堯的話狠,動作更狠。

剛剛無意間在走廊裡看到她一臉凝重捏著口袋捂著小腹的樣子,向來敏銳的他,立刻察覺到了什麼。

果然,她竟懷孕了!

因為謹慎加之潔癖,他每次都是戴套要她,就算偶爾衝動到來不及戴套,他也都會射在外面,他從沒給過她懷孕的機會,她怎麼可能懷他的孩子!

況且,她的肚子這麼多年都沒動靜,怎麼那麼巧偏偏在他要結婚的時候搞出這種事!這個貪得無厭的女人,要麼是想趁他結婚的節骨眼再狠狠訛他一次,要麼就是有什麼更陰險的企圖!

想及此,他更是加重了力道,幾乎將她穿透杵碎。

越來越痛……

身體似被一劈為二……

程思痛苦哀求,「求你……孩子會保不住的……」

「那不是挺好麼?」顧君堯冷笑,「程思,我沒見過比你更下賤的女人!」

他心頭的怒氣越來越重,身下的動作也便越來越狠。

當年一時惻隱把她從「夜色」撈出來,沒想到後來她竟貪婪下作的給他下藥爬上了他的床!

要是個雛兒也就罷了,偏偏是個不知被多少男人玩過的貨色!

有潔癖的他明明是嫌她臟的,可卻像鬼迷了心竅一樣一次次忍不住睡她,還在她身上搭了數不清的錢……

而這個得寸進尺的女人居然在他要結婚的當口懷個野種來惡心他!

他此刻把她弄死的心都有!

程思整個人幾乎被他撕裂,心頭更是因他的羞辱猶如箭穿錐刺的疼……

她15歲那年被還不起賭債的父親賣到江城最有名的銷金窟‘夜色’去開苞,如果不是被顧君堯救下,她想,她的生命會永遠終結在15歲那個夜晚……

他不僅救了她,還替他父親解決了那群賭徒。從那以後,她便深深愛上了這個睿智優雅高貴霸氣的男人。

可她知道他們身份懸殊,她的愛卑微渺小甚至可笑,所以她小心翼翼的掩飾著自己的心事,不敢讓任何人察覺。她自此開始拼命努力學習讓自己各方面都越來越優秀,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夠以配得上他的身份站在他身旁,與他執手白頭,共度餘生……

然而,老天向來喜歡捉弄老實人……

她不可救藥的愛上他以後才知道,他竟然早有婚約,而他的未婚妻竟然是她母親雇主家的千金,她一向稱呼為姐姐的,夏夢語……

她可悲的愛情還沒開始萌芽,就因絕望,窒息而死。

她最純潔的第一次被他強行要去,她卻有苦難言不敢告訴他……

她為了救他曾差點抽幹自己的血,卻因怕他歉疚背負壓力而只字不提……

而他認定是她給他下藥爬上他床那一夜,其實是她那貪財的父親做的手腳!可無論她怎麼解釋她的無辜,他都認定她和她父親一樣心懷叵測……

此刻聽到他那些尖銳的諷刺和羞辱,她本就支離破碎的心,幾乎被他碾成了渣……

「你既然嫌我臟,就放過我吧……可孩子是無辜的,我和孩子保證不會打擾你和夏夢語的生活損壞你的名聲……你放心,我有我的底線,絕不做你們的第三者。我從此消失在你們的世界裡,好不好?我只求你放這個可憐的孩子一條生路……」

程思氣若遊絲,淚如雨下。

可她的話卻讓顧君堯本就憤怒的心頭又添一股無名之火。

她想消失就消失?

他怎麼可能這麼便宜她!

「你爬上我床時不就知道我和小語有婚約嗎,何況她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哪來的臉和我談底線?這個孽種,必須死!」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如同鋒利的刀片,在狠狠割著程思的心……

不是那樣的!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樣的!

喉中血腥的程思,努力壓抑著心頭翻滾的委屈和疼痛,卻半個字都吐不出來,只是任憑橫沖直撞的顧君堯,在她的身體裡肆意暴虐……

忽然傳來的敲門聲,止住了他的低吼和她的嗚咽……

「君堯,我可以進去嗎?」

夏夢語溫柔的聲音,聽在程思耳中,猶如當頭劈下的轟雷……

她剛才並沒有鎖門,如果夏夢語直接進來,撞見他們此刻的樣子,她恐怕就活不下去了……

第3章 今晚一定盡心伺候你

夏夢語的到來,讓顧君堯的身體也是一僵。

但他很快平穩了氣息,高聲應道,「等一下!」

夏夢語淺笑回應,「好,不急。」

此刻的程思已經緊張的快要失了魂,而顧君堯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打算,他居然依然猛力衝擊直至全然釋放,才抽身而出……程思硬生生承受著他的蠻力,死死的咬住嘴唇,半絲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盡快把孩子做掉,你該知道忤逆我的下場,嗯?」

他俯在她耳邊,大手輕佻而充滿懲罰性的狠重擰了一把她的胸口……

身痛遠不及心痛的萬分之一,程思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

轉瞬間顧君堯已經衣冠整齊的俯視著她,用腳尖不屑的挑起跪在地上的她的下頜……

程思連忙擦乾眼淚,整理好衣服。

她抖著雙腿,艱難撐起身體,迎著他警告的目光輕輕點頭,他這才大步走向門口,為夏夢語打開了門。

夏夢語善解人意的笑道,「在開影片會議嗎?我是不是打擾你了?」

「沒事,結束了。」顧君堯面色平靜的淡淡應著,繼而摟住她,低柔的語氣裡滿是關切,「有什麼事電話裡不能說?你身子弱,萬一受風著涼怎麼辦?」

他那樣的溫柔,是程思夢寐以求十年,卻從沒得到過片刻的……

程思黯然垂眸,眼睛酸痛不已。

只見夏夢語柔若無骨的身子緊緊貼在他的胸口,嬌羞低語,「李醫生今天告訴我,我的身體恢復的很好,可以……嗯……我們可以同房了,他還說我再仔細保養幾個月就能給你生兒育女了呢!我一高興就忍不住跑來想當面告訴你……」

顧君堯聞言滿是寵溺的輕輕刮了刮她的鼻子,「傻丫頭,我不急。」

夏夢語輕蹭著他的臉,聲音軟的幾乎化成水,「我知道你一向潔身自好,可那件事對男人來說那麼重要,我卻讓你煎熬苦守了這麼多年,就算你說不急,我可心疼死了!今晚我……我一定盡心伺候你,讓你好好享受……」

顧君堯笑著輕揉著她的長髮,「好,我期待。」

他那充滿磁性無比曖昧的幾個音節,如同鋒利的劍刃,嘶的一下,生生剖開了程思的心……

縱然她早就知道這個男人遲早是屬於夏夢語的,可當兩人毫不避諱的親昵言詞給她勾勒出一幅他們情深意濃交纏歡好的畫面時,她真的是……

生不如死……

她只是因夏夢語不能滿足他的需求而買來的一個供他發泄的床伴……難怪他每次都絲毫不顧及她的感受,只是粗暴的狠狠要她……可憐她還天真的以為,他起碼是喜歡她的身體的,那麼,她或許總能等到他喜歡上她這個人的那一天……

程思,你這個傻瓜……

她慘白著臉,虛弱的聲音像斷了線的風箏。

「顧總,小語姐,你們聊,我先去工作了。」

她低著頭,頭重腳輕的向外走。

顧君堯面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夏夢語則是一聲驚呼,「思思,你也在?!我真是……看我都胡說了些什麼……」

她臉色緋紅的看著顧君堯,嬌柔的嗔怪,「你也是,怎麼不提醒我一聲思思在!這些私房話讓思思聽去,我都沒臉見人了……」

「她?不用放心上。」

顧君堯不屑的語氣,讓程思的步子虛幻的搖了搖……

這樣也好,他沉浸在夏夢語的溫柔鄉裡,大概就沒時間去惦記她的孩子了……

她必須逃……

就算他冰冷的威脅讓她害怕的要死,可母性使然,她為了她的孩子必須勇敢博一次……

只是,一想到很快他就會讓夏夢語生下他的骨肉,他會把夏夢語給他生的孩子捧在手心裡呵護,而她那可憐的孩子卻連見爸爸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她明明已經決定離去的心,怎麼還那麼那麼疼呢……

「哎,思思,你別走,我今天過來也有事找你呢。」

夏夢語溫柔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第4章 戳破他們的地下情

程思只是頓了頓腳步,夏夢語就已經親昵的挽起了她的胳膊。

「思思,我向君堯提議你來做我的伴娘,他同意了,也準了你的假,你現在就跟我去試禮服!」

程思忍受著全身散架般的痛楚和小腹深處的不適感,耐著性子擠出一個笑容來,「抱歉小語姐,我下周剛好有事,可能參加不了你們的婚禮,你還是找別人做伴娘吧。」

夏夢語就像聽不懂她的拒絕,笑著拉著她向電梯走,「我不管你有什麼事,都必須推掉!我一直把你當親妹妹,你必須做我的伴娘!難不成你想讓我和君堯為了配合你的時間把婚禮延期嗎?」

程思一慌神的功夫,夏夢語已經關上了電梯。

她不敢硬和夏夢語逆著來,夏夢語的心臟不好,她從來不敢惹她半分不悅。倘若夏夢語因她犯了心臟病,顧君堯絕對饒不了她……

一想到顧君堯對夏夢語的溫柔呵護,程思的心口立刻疼的發緊。

「思思,你在想什麼?我剛剛說的你聽見沒有?」

夏夢語搖了搖她的胳膊,她才察覺自己走神了……

「嗯……小語姐你說什麼?」

「我剛才說啊……」

電梯抵達大廳,兩人剛好路過前台旁的茶水間……

「哎,聽說今天顧總未婚妻來了,就是那個叫夏什麼什麼的專欄作家……你肯定看見她本人了吧?怎麼樣,配得上咱們顧總嗎?」

「別提了,網上照片都是騙人的,那女的長得太一般了,還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和光鮮動人的程秘書一比,簡直給秒成渣了……」

「聽說是那女的她爹對顧總的父親有恩,顧總娶她是被家裡逼得沒辦法……怪也怪程秘書出身不好,不然顧總哪捨得放棄程秘書娶那麼個既不中看又不中用的病秧子啊!」

「放心,顧總就算結婚也肯定會繼續偷偷養著程秘書的,程秘書那麼漂亮又優秀,哪個男人捨得下!再說,沒準那個病秧子沒幾年就歸西了,到時候顧總沒了牽絆把程秘書轉正,既抱得美人歸,又不影響顧家知恩圖報的名聲,這才是英明如神的顧總啊!」

「你說的太對了……所以我們以後還是要多多討好程秘書啊……搞不好哪天她就是咱們老板娘了!」

……

夏夢語和程思都被這番對話震住……

率先反應過來的程思立刻走進去,「你們胡說什麼呢!上班時間這樣給老板造謠,開除你們都是輕的!」

兩個員工被嚇了一跳,但立刻討好的笑了起來,「程秘書別生氣,我們都希望你和顧總有情人終成眷屬……你放心,你和顧總的事,我們保證不會給那個女人透露出去的……」

「夠了!」程思氣的渾身發抖。

她和顧君堯的事隱瞞的再深不過,這兩人是怎麼知道他們關係的?況且,她印象裡怎麼好像沒見過這兩個員工?

可她還來不及深究,只聽夏夢語一聲尖叫,緊接著便沖到門邊抓住她,用力的搖,聲音全然劈裂,「思思,她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原來你和君堯……你們……難怪剛才你們不給我開門……難怪我在門口聽見了些奇怪的聲響……你們光天化日下竟在辦公室茍合是不是!虧我還一直把你當妹妹……你……你……你真不要臉!」

「小語姐,不是的……」

程思連忙扶住情緒激動幾乎站立不穩的夏夢語,卻迎面挨了她一個重重的耳光,手勁大的讓程思的眼前瞬間天旋地轉……

「程思!我恨你!」

夏夢語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後,全身一軟,轟然暈倒……

那兩個員工見惹了禍端,拔腿就跑。

程思一面喊保安攔住她們,一面給顧君堯打電話。

當沖下樓的顧君堯看到跪在地上正給不省人事的夏夢語做心肺復蘇的程思,一向淡漠的臉色瞬間陰雲密布。

剛好回緩些氣息的夏夢語悠悠轉醒,卻在看清顧君堯和程思兩人時,愴然哀泣,「君堯,我比不上思思萬分之一……我成全你們……我退出……」

她的五官痛苦的擰成一團,悲泣抽噎讓她一口氣兒沒上來,再次暈了過去……

顧君堯冰冷的目光直直剜向程思,程思顫著雙唇,連連擺手,「我什麼都沒說,不關我的事……」

她的話音未落,顧君堯抬腿便是一腳,將她斜斜踢出去好幾米……

老婆出差提前回家,開門竟然看到這麼「驚喜」的一幕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老婆出差提前回家,開門竟然看到這麼「驚喜」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