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姿勢很傷子宮,可很多女人卻經常這樣做!





這些姿勢很傷子宮,可很多女人卻經常這樣做!

熱……

渾身難受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

程漓月眼昏昏沉沉中,眸光迷離的抓住一個人的手臂。

她想要求救,鼻間傳來濃鬱的男性氣息,撲天蓋地的湧來,她微微輕啟的唇被強勢堵住。

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給她任何機會,長驅直入,挑開她的齒,吞卷她的一切。

明明該是對這個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

可是,為什麼她的身體裡卻湧起了亢奮?

下一秒,身下卻傳來嘶裂一般的痛楚……

強烈的痛感攫住她……

……

清晨。

金色的陽光從皇家風範的窗簾透進來,照亮豪華房間裡的一切擺飾……

白色的地毯上,凌亂的衣服扔在上面,空氣裡,隱隱氳氤著一股情歡過後的淫靡氣息。

床上,女孩纖細的身影在滾金邊的被子裡若隱若現。

小巧的鵝蛋臉,五官精致漂亮,肌膚嫩白如雪,黑發掩蓋的肩胛骨處,隱約可見被粗魯留下的紅印。

如同櫻花,開在她的全身。

沉沉的睡意中,倏地,她聽見房門被狠狠推開的聲音,雖然她很不想睜開眼,可是,她意識裡,還是強迫自已醒來。

她睜開眼。

就看見金壁輝煌的房門外,她的老公陸俊軒猙獰可怕的面,還有他的身邊,婆婆和小姑震驚錯愕的表情。

「俊軒……」程漓月擦了擦眼睛,當她落在床單,被子,地板,整個房間的陳設,她的腦子有片刻的空白。

這不是她的房間,這是哪裡?

「俊軒……這是哪裡?」她朝門口臉色陰沉的男人尋問。

陸俊軒冷笑一聲,英俊的臉龐滿是陰鷙,喝問,「你還有臉問我這是哪裡,你倒是說說,你昨晚和哪個奸夫在這裡過夜吧!」

奸夫?

程漓月瞇著眸,仔細回想昨晚發生了什麼,可她什麼也想不起來,最後的記憶是和君瑤在咖啡廳裡喝了一些酒。

這時,就看見從陸俊軒的身後,她的小姑子陸晴雅和婆婆陳霞跟著進來,她朝身邊的女兒道,「晴雅,好好拍下來,把你嫂子和別得男人上床的樣子給拍清楚了。」

和別得男人上床?程漓月的腦子轟然而炸。

「我……我沒有……」程漓月猛搖著腦袋,想要解釋。

這時,她婆婆陳霞來頭床前,將她一頭長髮扯起,她疼得埂起脖子,露出了被長髮掩蓋得胸口,脖子,十幾道刺目的吻痕,觸目驚心的顯露。

「拍,都拍清楚了。」陳霞朝女兒說道。

陸晴雅一邊興致脖脖的拍著,一邊冷笑道,「嫂子,昨晚過得很開心嘛!」

程漓月吃痛的低下頭,看著胸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的痕跡,腦海裡昏昏沉沉的浮現一些羞恥的畫面,她以為那是夢……

顯然不是。

她驚慌的去看陸俊軒英挺的臉,只見他的臉色寒厲嚇人,眼神冰冷銳利的盯著她,就仿佛盯著一片垃圾,「很好,程漓月,才結婚半年,你就敢出軌,我不管你昨晚和誰在一起……做好離婚準備吧!」

撂下這句話,他多看一眼都嫌厭惡的大步推門離開。

程漓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無色。

離婚?

「不,俊軒,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程漓月渾身赤著,她緊提著被子蓋住自已的身體,想要追出去。

這是,她的身體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推倒在床上,是她的婆婆陳霞,她驚愕的看著她,「媽……」

「你沒資格叫我媽,你這個不要臉的狐貍精,敢背著我兒子偷男人,簡直丟盡了我們家的臉,我告訴你,我陸家絕對容不下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

「媽,拍好了。」陸雅睛得意的拿著手機說道。

「程漓月,雅晴手機裡有你出軌的證據,識相的,趕緊和我家俊軒離婚,不識相,我就把你的照片送給律師,起訴離婚。」

陸俊軒拉開他的保時捷越野車,只見副駕駛座上,一抹風情性感的身影坐在那裡,見他進來,紅唇勾起一抹笑意,「俊軒哥?計劃成功了嗎?」

陸俊軒伸手,將她扯進懷裡,扣住女孩的後腦,狂野的吻了下去,女孩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立即與他吻得難舍難分。

一陣綿長而熾熱的激吻之後,陸俊軒笑抵著她精致的額頭。

「瑤瑤,很快,我就可以娶你了。」

「嗯,我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

說完,沈君瑤捧著他的俊臉,朝著他的薄唇主動的親吻上去。

床上,程漓月慘白著臉,淚花迷住了眼,身上的吻痕,以及下身輕微一扯就嘶裂般的疼楚,令她惶恐不安,昨晚,到底發生什麼,她一點記憶也沒有了。

撿起地上的衣服,她沖進了浴室裡,一邊痛苦淚流,一邊狠狠的洗著身上屬於別得男人的氣息。

下午,程漓月失魂落魄的回到她的婚房別墅裡,明亮的大廳裡,陸俊軒仿佛惡魔一般坐在那裡,黑色的眼底,一片狂風暴雨的景像,盯著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將她掐死撕死。

今早所遭遇的一切,對於程漓月來說,是致命和沉重的打擊,她知道,什麼解釋都不用了。

程漓月看著沙發上的老公,深呼吸一口氣道,「俊軒,我同意離婚,但是,我要回我父親手裡百分之十的股權,另外的百分之五,算是我給你的補償。」

陸俊軒一聽,俊顏瞬間變色,他才剛剛坐穩陸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如果她抽走百分之十的股權,那麼,他的威信和地位岌岌可危,甚至從總裁的位置掉下來。

他陰冷上前,冷笑出聲,「程漓月,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要股權?你背叛了我,給我帶了那麼高的綠帽子,百分之五的股權就想打發我?」

「百分之五的股權,換算出來的錢,也有五億多,難道用五億的錢補償你,你還嫌不夠嗎?」程漓月據理力爭,那是父親生前在陸氏集團擁有的股權,她不能憑白就送給陸家。

陸俊軒眼神陰狠閃爍,他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程漓月,你給我聽著,股權你一份也休想收回去,這婚你不離也得離,如果你想鬧到法庭上,我告訴你,你只會死得更難看。」

程漓月瞠大眼,呼吸難受,可她的心裡更痛苦的是眼前這張臉,從前的溫柔體貼不見了,有得只是追求利益的醜惡,可是爸爸的股權……

「陸俊軒……那是我爸爸的……你還給我。」她哭啞著聲線說道。

「現在是我的,你休想從我手裡奪走,程漓月,要麼識趣簽字滾蛋,要麼……我會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陸俊軒狠狠的將她摔在地板上,鐵青著臉,扔下一份擬定好的離婚協議,「簽字!」

「我不簽……」程漓月咬著唇,不想淨身出戶。

「如果你不簽,你損失的不是這百分之十五的股權,還有你的名聲,甚至你的命。」

程漓月嚇得渾身顫栗,抬頭,看著這個曾經信誓旦旦說愛她的男人,此刻,只有無情,陰狠,可怕。

她幾乎要窒息了。

程漓月的心終於絕望到了底端,她看著這個男人被利益驅使的惡魔形像,她知道,想要拿回父親的股權,真得可能會付出生命代價。

「好,我簽。」她用力的咬緊唇,在簽字那一處簽下她的名字了。

陸俊軒拿著這份離婚協議,就仿佛拿到了他的人生財富,他冷冷的宣布道,「協議上說明了,你淨身出戶,明天搬離,除了你自已的東西,其它的一律不得帶走。」

程漓月的淚水,一顆一顆滾落下來,全身的血液,都凍僵住了。

當晚,她就收拾了她的東西搬離了婚房,住入酒店,她聯繫了r國的阿姨,阿姨勸她過去和她生活。

程漓月也厭倦了這裡的人和事,但她發現護照還落在陸宅。

她只好打車回一趟陸宅,剛轉過花園,就聽見樹叢裡有人在聊天,聽聲音是她的婆婆陳霞,她朝著什麼人笑咪咪道,「這下,滿意了嗎?我們俊軒現在恢復單身了,你也不用受委屈了。」

程漓月的心臟重重擊打了一下,她不由走近樹叢之中,只見婆婆正對面的那個女孩,赫然是沈君瑤,只見她嬌羞滿足的點點頭,「嗯,伯母,我爸已經決定入股陸氏集團了。」

「那太好了,有了你爸爸的加入,我們俊軒就是如虎添翼,而你,也會是我最喜歡的兒媳婦。」

「謝謝伯母成全。」

「還叫伯母?」

「媽……」沈君瑤甜甜的喚道。

「哎!真是我乖媳婦兒,我打心眼裡就喜歡。」

程漓月臉瞬間如蒼白的紙,她的心臟仿佛被刀狠狠刺穿,一股怒火幾乎要將她炸烈。

很多事情聯繫在一起,她被沈君瑤拉去咖啡廳!才喝兩杯不到,她就神知不清,醒來,就是那天早上酒店的那一慕。

這一切……不過就是沈君瑤和婆婆的詭計一,為得就是算計她和陸俊軒離婚。

原來,沈君瑤的父親打算入股陸家,婆婆想要趕走她,給沈君瑤騰位置。

程漓月一臉怨恨的臉突然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

陳霞嚇了一跳,沈君瑤也吃驚,不過,看著程漓月慘白的臉色,想必她們的談話,她聽見了,兩個人倒是露出了本來面目。

「你還有臉回來幹什麼?」陳霞厭惡的看著她。

「你們……是你們陷害我,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程漓月紅著眼眶嘶聲質問道。

陳霞毫無愧色的看著她,「程漓月,別在這裡發瘋了。」

沈君瑤環著手臂冷笑一聲,「程漓月,你真是傻得可憐,你真以為俊軒哥喜歡你嗎?你還不認清現實,你不過是俊軒哥坐上陸氏集團總裁的踏腳石而已,他愛得是我。」

「程漓月,你婚也離了,字也簽了,我們陸家不歡迎你,出去。」陳霞趕人。

「我回來拿護照,你把我的護照還給我。」程漓月狠狠的瞪向這個惡毒前婆婆。

陳霞也想到她的護照是在這裡,她哼了一聲,「等著,我這就是去給拿,有多遠,你就滾多遠吧!」

她自然不會擔擱她出國,現在,程漓月是陸家最不想看見的人,自然是走得越遠越好。

陳霞一走,沈君瑤瞇眸走到程漓月面前,「俊軒哥會和你結婚,不過是因為你父親手裡握著陸氏集團的股權,說實在,你根本配不上他。」

程漓月看著這張曾經最好朋友的臉,現在,只有虛偽,厭惡,惡心,她揚起手掌想要給她一耳光,沈君瑤倒是反應快速,一把扣住她的手,「你可沒資格打我,現在,我只是把原本屬於我的幸福和位置拿回來,陸太太的身份注定就是我的。」

「所以,昨晚……昨晚就是你們合夥一起設的局?你們所有人……也包括陸俊軒?」程漓月的淚水奪眶而出,心臟再次被刺得鮮血淋淋。

「不錯,我和俊軒哥早就情投意合,暗度陳倉在一起了,他的車禍是假的,每天滿足他生理需要的是我,不過,你字也簽了,就算知道了又怎麼樣?」

程漓月的身子後退啷嗆後退了兩步,雖然她的面容只是慘白,可是,她的身體裡,卻是血流成河,她的老公,每夜都睡得她那裡?那些陸俊軒出差的日子,那些他以各種借口不回家的原因,都是因為這個女人?劇烈的痛感攫住她,她感覺快要窒息了。

「那個男人是誰?昨晚你們按排得那個混蛋是誰?」程漓月睜著淚眼瘋了一般瞪著她,嘶聲低吼。

沈君瑤有些不奈煩的看著她,「昨晚的男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昨晚的確被男人上了。」

「告訴我是誰!快告訴我是誰……」程漓月瘋了一般大聲尋問。

沈君瑤煩燥的別開臉,「昨晚我們是給你按排了一個牛郎,後來那牛郎說,有另一個男人先跑進你房間去了,他不想玩三3p就回去了,所以,上你的男人是醜是老,是圓是扁沒有人知道。」

「我不信,我可以去查監控。」程漓月渾身氣得顫抖。

「真不巧,昨天那家酒店的監控壞了。」沈君瑤笑得得意,因為酒店就是陸家的。

程漓月的臉剎白如雪,他們的這個局,設得天依無縫。

這是,陳霞拿著護照過來,朝她面前一扔,「拿著,趕緊消失。」

程漓月握住護照,她瞪著這些人的嘴臉,縱使再不甘心和痛苦,可是,她只感到厭惡,厭惡到多看一眼,多呆一秒,她都會窒息而亡。

「我恨你們,恨你們所有人。」程漓月淚流如雨下,纖細的身影絕望的轉身離開。

看著程漓月離開的身影,陳霞和沈君瑤相見一眼,總算,把這個多餘的人弄走了。

……

四年後,機場。

一個年輕的女孩在機場舉著迎接牌。

牌子上寫著「程漓月首席設計師。」的大字,女孩一雙眼睛焦急的在人群裡尋找著自已要接的人。

她的目光專門放在那些穿著氣質典雅的女人身上。

而這時,人群裡,只見一抹休閒自然的身影推著推車出來,推車上放著兩個大箱子,箱子上面坐著一個身穿藍色牛仔衣,灰色小短褲,米色小球鞋的小男孩。

在人群裡,女孩的身影美麗而纖細,隨意綁在腦後的丸子頭,簡單利落,乾淨的臉蛋,五官精致,皮膚如宛如上等白脂一般,好得令人忌妒。

再看坐在箱子上面的小男孩,雖然只有三四歲,卻已經初見禍水模樣了。

一頭烏黑的短髮,細碎的瀏海遮住飽滿的額頭,小小劍眉下,一雙黑寶石般的眼睛靈氣逼人,俏挺的小鼻子下,細薄粉嫩的小嘴,配上健康白皙的膚色,簡直就是封面雜誌裡走出來的小模特。

路過的女孩們,看著這個小男孩,都要驚嘆一聲,太漂亮了。

好想拐走。

「媽咪,那個阿姨是來接我們的。」

程漓月抿唇一笑,兒子雖小,認字卻多。

她微微呼吸了一口氣,沒想到,一別四年,她又轉回到這座城市了。

當年,她充滿怨恨離開,現在,她卻心平氣和的回來。

這四年來,她經歷了什麼,其中的幸酸艱苦只有她自已知道,四個的時間,她蛻變,堅強,並且,她已經是一個單身母親。未完待續……

後續故事將更加精彩!由於篇幅限制,本次只能連載到這裡,後續全文可以點擊左下角的「閱讀原文」先睹為快!或者識別下方二維碼

這些姿勢很傷子宮,可很多女人卻經常這樣做!

這些姿勢很傷子宮,可很多女人卻經常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