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本文配圖選自金基德的《空房間》,兩男一女奇特的感情糾葛。然而生活,從來就不是電影。

點擊下方音頻即可收聽童堯老師的溫情朗讀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你們倆,我都想要」

這兩天,媒體報導了一則新聞。

蓉蓉和孟武是情侶。戀愛一年半之後,孟武跟家人去外地做生意,隔三岔五回來看她。

後來,蓉蓉在一次聚會中遇見了杜飛。碰杯的瞬間,蓉蓉的心好像也被輕輕碰了一下。

杜飛性格不錯,對她噓寒問暖,撫慰了蓉蓉因為異地戀而空虛的內心,她開始在兩個男人之間劈腿。

和杜飛在一起,蓉蓉覺得很開心。但杜飛工作不穩定,她怕跟著他將來要吃苦。孟武經濟條件好,她想要的房、車、物質,他都能給。

她的心思,滿滿都是權衡比較,就像一只斷線的風箏飄忽不定。

一天,孟武回來看蓉蓉。蓉蓉卻沒有赴約,說自己在外地。

事情就是這麼湊巧。就在當天下午,孟武在另一個朋友曬的照片裡,看見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背影,旁邊卻是另一個男人。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紙包不住火。孟武起了疑心,稍微一調查,就發現了杜飛的存在。

讓人又氣又急的是,蓉蓉還是沒有作出取舍,不知道這姑娘怎麼想的,她居然把兩個男人拉進一個微信群,當著孟武的面,跟杜飛做了個了斷。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年輕人面對情敵那顆好鬥的心。杜飛給孟武發了一個「送你一頂綠帽子」的表情,孟武氣炸了。

到了這個地步,蓉蓉還沒意識到,自己的猶疑就像一枚定時炸彈,只差一根導火索就要引爆。

蓉蓉約兩個男人到賓館面談,解決情感糾紛。

她不知道的是,杜飛到來之前,孟武已經瞞著她買了一把刀。

三人見面,蓉蓉還是沒有表態自己到底選誰,甚至說了一句讓人驚呆的話:「我能不能兩個都要?」

最後,她丟下一句「我真的不知道該選誰,先這樣吧,我要回去了。」說完轉身離開。

一瞬間情緒如火山噴發,孟武崩潰了,抓起刀向杜飛瘋狂捅去。蓉蓉尖叫大哭、六神無主,但已經來不及。杜飛被刺中心臟,搶救無效身亡。

雖然兩個小夥子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直接撕碎兩個家庭的,卻是蓉蓉幼稚到極點的「兩個都想要」。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這一刻她的面目貪婪可憎,也將一輩子生活在懺悔和陰影中。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懂得選擇的女人,活的特別帥

東漢的《藝文類聚》裡,記載了一個「東食西宿」的姑娘。

說的是齊國一戶人家有個女兒,很漂亮,兩家人家都來求婚。東邊那家的男子長得醜,但很有錢;西邊這家的男子英俊瀟灑,可是窮。

姑娘父母猶豫不決,問女兒的意見。結果小姐姐說:我要在東家吃飯,在西家睡覺。

這個什麼都想要的姑娘,把自己變成了笑柄。

那麼,懂得選擇的女人,活的到底有多帥?

最近一檔訪談節目裡,董明珠罕見地談起她的擇偶觀。

她原本有個幸福家庭,但30歲時丈夫不幸患病去世,那時兒子才2歲。苦撐了6年之後,董明珠將兒子托付給母親,獨自南下闖蕩,從格力的一個小業務員,一路踩著荊棘走到今天。

這一次面對採訪,董小姐出口爽利:現在很多婚姻就是一場交易!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交易,是什麼樣的姿態呢?

評估成本,預測收益。瞻前顧後,小心翼翼。仿佛怎麼選都是一個「難」字。那種錙銖必較的糾結,像極了前面那個在兩個男朋友之間搖擺的姑娘。

董小姐自己的婚姻觀,卻簡單直白到只有三個字:看感覺。

「人家看上我的,我看不上人家;我看上的,人家又看不上我。」挺虐心的吧?但董小姐從不為這些繞成一團的感情線心亂如麻,她態度明朗:遇到喜歡的不逃避,遇不到喜歡的絕不將就。

標準明確,判斷清晰,不拖泥帶水。

她也認真告誡年輕女孩:如果是為了錢依附一個男人,那是對自己、對社會的一大浪費。

我想補上一句:在糾結中消耗時間、精力和感情,是對生命的更大浪費。仔細觀察,幾乎所有優秀女性,都具備一份骨子裡的果斷。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在「兩難」中,認清內心劈開前路

多少女人,毀於糾結。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有個讀者傾訴她的撕扯:丈夫事業有成,要她回家全職照顧孩子,她同意了,但看著昔日的同學女友們升職加薪,後悔又不甘。丈夫說那你還是出去工作吧,她又猶疑:外面競爭那麼激烈,自己耽誤了幾年,已經沒有勇氣去接受風雨……

她像個鐘擺,在「不甘」和「不敢」之間反反復復,幾年時間就這麼蹉跎掉了。

跳出感情這個小圈子,女人一輩子各個階段,都要面臨五花八門的選擇。

報哪所大學填什麼專業,闖蕩職場還是繼續深造,找工作選熱愛的還是熱門的,結婚還是單身,坐在BMW上哭還是騎在共享單車上笑,找個鋼鐵直男還是溫柔暖男,婚後生娃還是丁克,婚姻一旦觸礁是維持還是結束,手邊放著咖啡加班奮鬥還是泡著枸杞安享佛系生活……

選擇嫁給純愛,就要抵禦紙醉金迷的外界誘惑;選擇物質滿足,就要具備獨守空房的強大耐力;

選擇奉獻家庭,就要有豁達心態不與別人攀比;選擇事業為重,就要允許自己當不成完美媽媽。

每一種選擇都有它的饋贈,相應的,也有它的代價。

那個劈腿的姑娘說:「一個能給錢一個能給愛,我都想要。」

生活總有它的甜蜜與艱辛,唯獨一點:你不能像抓周的小嬰兒,這個看看,那個瞧瞧,什麼都不捨得丟,什麼都想要。

就像點菜的時候,問一桌人吃什麼,回答「隨便」的那個總是最難搞。

世間多的是「兩難」,卻很少有「兩全」。姑娘們最需要學習的,就是在「兩難」中認清內心,為自己劈開一條路來。

親愛的香蜜,你說對嗎?

新聞故事來源於錢江晚報,當事人信息已模糊處理。

● 電台配樂:王菲《悶》

妍妍的囉嗦:

馬未都在一期《觀復嘟嘟》裡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太脆弱了,沒事就鬧著要自殺,哪至於呢?」

看到崩潰的孟武抓起刀向杜飛捅去,我想到了馬爺感嘆的那四個字:「哪至於呢?」

且不說「兩個都想要」的女主角蓉蓉,是多麼無知的巨嬰;這位叫孟武的男生,崩潰的燃點到底在「我太愛這個姑娘」,還是在「被其他人嘲笑戴了綠帽子」?

讚賞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讚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帳支持公眾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