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政策下,中國女性有何出路?(你被二胎了嗎?)





前段時間,二孩政策一出,大家到單位基本不聊別的了,女人們都無奈地笑了,有的已初步跟老公吵過架了,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主題並不是想不想生的問題,而是怎麼生、怎麼可以生的問題!

政策是個指揮棒,但能不能指揮得動,要放在中國當前的婚姻體系和婚姻現實中去看。中國目前離婚率高居不下,已經到了有史以來婚姻關係最寡淡,兩性關係黏合度極差一個時代,在這種狀況下談二孩問題,別的都不用說,我們先來講個故事吧。

話說一女友懷頭胎時,與老公去買阿膠,老公對於買900元一盒的還是400一盒的發生了短暫的躊躇,孕期敏感的女方當即與老公暴發了口角爭執。然而,當她拿出自己的卡要刷900塊時,發現月月光的卡上還差幾毛,離下月發薪水還差兩三天呢。瞬間有種被自己的無能羞辱得要昏倒的感覺。

這雖然是個生活中的小事件,但在這位女友心中落下的陰影面積卻是極大的。就是在這種「懷孕缺血生白髮日益憔悴時能自己花錢買塊阿膠吃」的卑微的理想和強烈的自尊下,她對婚姻和生育問題的態度發生了極大扭轉。

現實讓她不得更加自虐般地規劃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挺著大肚累得半死也堅持上班到生產的前幾天;月子期間就在想辦法賺外塊;為保住生產前的職位,兩個月後便回歸崗位。雖然她百般不舍嗷嗷待哺的幼兒,但還是狠心將孩子丟給了老人。

然而,問題又來了,拼命工作,忽視家庭,受到老公和家中老人的指責,認為一個女人好強好鬥,不是賢妻良母。在家中一件件小事發生時,並非所有老公都能洞察到問題的關鍵所在,能夠主動給予女人安全感和吝嗇的援助,多數時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男人便指責你什麼事情,並非所有男人都能體諒一個女人事業家庭兩頭忙的窘境和不易。

況且,在一個家務勞力天生應該由女人負責的強權文化下,男人養尊處優慣了,許多就是看著女人累死,也不會搭把手去幫助。而涉及到家庭財權問題,男人「死守」也好像理由充分:現在離婚率這麼高,你們女人把我們的錢都花光了,回頭跟更有錢的男人跑了,我怎麼辦?況且,你這不也在賺錢有錢花麼。

於是,通常職場上的女人,也無意與老公爭奪財權。可是,一旦女人選擇回歸家庭,又不想天天看老公臉色生活,每花一分錢都要向老公伸手,要麼丟掉女人的全部尊嚴,重新與之爭奪財權;要麼就如這位女友一樣,家庭事業兩頭忙,每天累得像條狗,還不得對方的理解。

很不幸的,目前大部分職場女性,都是這種狗一樣的生存狀態。尤其在生存成本越來越高的一線城市,四五點鐘起床給老公孩子做飯,六七點鐘再拖著疲憊的身體出門趕公交上班的女人,並不是個傳說吧。何談婚姻質量,連基本的生活質量都保證不了。中國職場已婚女人正在慢慢成為世界上最悲哀的一個群體。

所以,對於二孩政策,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們權且當沒聽到。相反的,越來越多的大城市高知女性甚至正在選擇放棄婚姻,放棄生育。如上這位女友,如果因為生二胎喪失掉職場競爭力,別說吃塊阿膠,兩次生育和超負荷的家庭、工作雙重壓力的凌辱下,她將容顏盡失,身材盡失,年華盡失,才華盡失,渾身的能量都在被抽離,當把二孩撫養到上學年紀,可能她自己也會成為一塊人見人厭的破抹布,被社會拋棄,被老公嫌棄,被自己厭惡著毫無保障地度過今後的人生。

像這位女友,當然不是最慘的。更慘的是,當你因二孩放棄職場,你毫無收入來源,你又不掌管家中財政大權,你天天在家處理孩子家事,老公拿著錢到處胡作非為,招貓逗狗,你為了一口飯食要麼忍氣吞聲,要麼為了尊嚴而離婚。而離婚,你又有極大的可能失去孩子。

世界上似乎沒有更多國家的婚姻法像我們一樣,欺凌弱者,保護強者。從前些年鬧得紛揚昏亂的婚前財產、房子改名加名一事,到我們的離婚法,一直都是在保護強者,而忽略了為家庭和婚姻做出重大犧牲的女性。

婚姻說到底,是個經濟共同體,即使有感情存在,與經濟也脫不了幹系。人類還沒發展到只靠高尚的道德品行就能進行自我約束的境界,法律就是要保障生存在其間的人及其行為至少處於最基本的道德底線之上,可是,在我們的婚姻中,那麼多沖破道德底線,欺凌婦女,傷害兒童的事件在發生,身為弱勢群體的女性,又如何在這些法律前提下擁有基本的安全感?

在歐美國家,離婚會讓男方付出巨大的財產損失,尤其是出軌等婚姻過錯方,大部分男人離不起婚,也不敢低看妻子;不像我們國家的男人,稍微占據更多一點社會資源的,今天小三明天小四,明目張膽地欺辱妻子。

在日本,丈夫的薪水大部分由公司直接匯給全職太太,丈夫只能占有一些零花,如果離婚,財產平分,如果男性出軌或是家暴,財產絕大部分甚至全部歸女方,男方必須每月支付對妻子的贍養費和孩子的撫養費,老公的薪水和退休金也要分前妻一半。

在德國,老公薪水按比例打入全職太太帳戶,老公要為全職太太做家務付薪水,離婚後,年收入高的一方按比例支付贍養費給對方,直到對方再婚,老公的薪水和退休金都要分前妻一半,並且,大部分德國男人都會主動分擔家務,且,一旦離婚,孩子一般都會判給母親,而並不考慮母親的經濟狀況。

我們國家呢?你結婚,住進一個男人的房子,你只擁有婚期內的居住權,男人占有你的身體,但付出的代價不如對待最下等的妓女;

你住進一個男人的房子,你在外賺錢與男人一起養家,在內收拾家務,如果稍有不妥,就會受到指責,男人工作稍累點回到家就可以翹起二郎腿當大爺,可以毫無愧疚之心地把家務甩給體力不支的女性;

你住進一個男人的房子,不管你樂不樂意,你都要生育,如果不生育,男人可以與你離婚,如果他要求生二胎,你要面臨當毫無分文的全職太太所面臨的全部風險,降職,降薪,身無分文,並且很長一段時間內你要忍受身體的各種不適以及老公在你孕期哺乳期出軌的風險;

你住進一個男人的房子,如果你不工作,男人嫌你懶,如果你工作太用力,男人嫌你不賢惠,如果你兩頭兼顧,天天蓬頭垢面,男人又有理由在外面找小三;

你離婚,可以,男人沒有任何損失,房子是婚前夫家所買,與你沒半毛錢關係,其他家庭共同財產分不分給你、分給你多少,要看男人良心幾何,更可怕的是,你因為喪失賺錢能力,沒有經濟來源,你辛苦生育的兩個孩子要歸男方所有。

於是,婚姻轉了十來年,你又成了孤家寡人,並且,一無所有,包括你曾經最值錢的年輕貌美和生育力。

當婚姻和生育意味著欺詐女性的身體、時間、容貌、尊嚴、精力、生存的質量和幸福感,並且讓她越來越喪失掉安全感時,不傻的女人都會考慮一下,為什麼?

沒有法律保障的女性權利,婚姻只能成為一種待價而沽,奇貨可居的交易,女人結婚要房,要車,要首飾,要巨額彩禮,要檢查牲口一樣考察男人的腦力體力狀況,是否健康,是否父母健在,雙方是否有退休金,是否可以幫助帶孩,是否有小姑子,是否有拖累,凡此種種。婚姻成為一種交易,因為女性一旦進入婚姻,她們的地位將迅速反轉。

不管是我們的法律還是我們的文化,抑或我們的老公,多數只承認男性的社會勞力,而不承認女人繁重瑣碎的家庭勞力。二孩政策放開,得福利的自然還是男性,而大部分的辛勞和矛盾,還是放在了日益糾結日益勞苦的中國女性身上。如果我們的婚姻法不改,如果我們的老公們無法保障給妻子最基本的財權等安全感,這個二孩政策,恐怕不會有太多的功效。

而從長遠來看,被法律保護的男性們其實也是受害者,當承擔一個社會繁衍後代重任的女人在婚姻中毫無安全感時,作為弱勢群體的女人自然會本能地進行自我保護:不結婚,不生育,更不會生二孩。即使勉強生的,也無法保證有更充足的精力去撫育後代。更何況,今後,那因性別歧視歷史遺留問題多出來3000萬男同胞們,可能找老婆將更加無望了。

社會文化大環境和國家政策的改善不是一朝一夕的,如果想讓女性從二孩的悖論中暫時解脫出來,對當前的婚姻還有點希望和指望,那些想讓女方生二胎的男人們,先把你們的錢包交出來吧,這是當前國情下,最現實也最直接能撫慰女性的最簡單方式,不是女人愛錢,而是對她們的犧牲做出一種基本的尊重和保護的姿態。

當然,女人的安全感,除了錢,還有如上所提有男性在家庭中的修養,你是否能夠分擔足夠的家務,是否能夠讓你的女人更多地體會到生二孩的幸福,而不是抱怨其艱辛,許多時候,都是要看男人的表現。

生二孩絕對不應該只成為女人的事情,如果男人這個意識轉變不了,沒有對女方足夠的體諒和尊重,這個二孩政策便不會是個利好消息,而只能在壓力之下成為兩人婚姻中的定時炸彈,讓我們那本來已寡淡的婚姻關係更加成為一個弱肉強食的原始遊戲。

況且,還有房子問題,限購問題,生育醫院建檔難問題,生出來後誰撫養的問題,老齡社會夫妻倆是首先養老人還是養二孩的問題,入托難問題,升學難問題,學區房問題,男孩子長大了娶妻難問題,為他購房問題……凡此種種,作為女性,我們表示首先要暈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