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這三個特徵,可以判斷她跟過很多男人…





女人有這三個特徵,可以判斷她跟過很多男人…

今天是我有史以來最荒唐最放縱的一天,我睡了繼母的前男友!

我剛從國外回來,參加一場商業聚會,但我怎麼也沒想到,我會遇到最不想見的人。

蘇夢,我曾經最好的朋友,現在是我的繼母。

她小鳥依人般倚靠在我爸爸的懷裡,看到我後,難掩震驚之色,「林一,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跟我們說一聲?」

我緊緊捏著酒杯,發不出聲音。

往事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重現,蘇夢那年寒假去我家玩,被我爸爸強姦,事後我媽媽自殺身亡,蘇夢家裡人比較傳統,強逼著我爸爸娶了蘇夢。

我逃出了國,再也沒有和爸爸聯繫過。

爸爸此刻看到我,嘴唇顫抖,「一一,你,你終於肯回來了,就你一個人嗎?」

「不然呢?你們覺得,我還會相信愛情嗎?」我冷漠的質問。

「她不是一個人!」

一道清冷的聲音驟然傳來,緊接著,我被一道大力拽入溫暖的懷抱。

我抬眼一看,驟然停止了心跳。

是他,薄雲深!

我愛了九年的男人。

可惜,他從來不屬於我。

更狗血的是,他曾是蘇夢男朋友。

其實,我認識他比蘇夢還要早,我曾一遍又一遍的對蘇夢說,我好喜歡好喜歡薄雲深,但沒想到,他們在一起了。我火熱的心被澆上一盆冷水,只好藏起自己對他的感情,不敢顯露分毫。

我曾經以為他們會幸福下去,也默默祝福過他們,但一切都毀在了蘇夢去我家的那個晚上……

薄雲深當時肯定很痛苦很難過,恨不得殺了我爸爸吧,連我都忍不住這樣想過,我最終逃走了,只知道蘇夢嫁給了我爸爸,卻不知道她和薄雲深之間是怎樣結束的。

「雲深?」蘇夢的表情變得很複雜,「你和林一,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你能做她小媽,我為什麼不能做她老公?」 薄雲深的嘴角微微勾起,帶著戲謔的笑,他忽的吻上我的唇,很輕柔很纏綿的吻。

我忘了呼吸。

這是我夢想了無數次的事情,我以為我和他再不會有任何交集,沒想到此刻竟然如此親密無間。

「不行!你們絕對不能在一起!」我爸爸憤怒的將我從他懷裡扯走,「一一,你跟誰在一起都可以,但絕不能是他!他不愛你,你知道的!」

我的逆反心理驟然強烈,「你沒資格管我!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蘇夢忽然深情的望著薄雲深,眼裡溢出淚來,「雲深,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你,可我真的沒有辦法,我們回不去了,我只希望你早日走出來,擁有自己的幸福,你根本不喜歡林一,何必折磨自己?」

我能感覺到薄雲深身體僵硬了,他握住我的手,用力收緊,指甲嵌入我的肉裡,最終只是涼薄的說:「不是你的錯,我不會怪你。但我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他說這話的時候意味深長的看著我爸,眼底有濃烈的恨。

我爸爸還想說什麼,薄雲深卻再次將我擁入懷中,拖著我走了。

出了門,我要推開他,「戲演完了……對不起……」

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只是覺得很抱歉,低著頭,不敢看他。

他忽的將我攔腰抱起,進了電梯,到達頂層一個套房,然後將我重重扔在床上。

我忽然感覺到一絲恐懼:「你要做什麼?」

「你說呢?誰說剛才是在演戲?」

薄雲深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蠱惑人心的笑意,他欺身壓上,溫熱的唇湊近我的耳邊,「身材倒是還不錯,就是不知道功夫好不好?」

「我不要……」我渾身繃緊。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跟一個男人如此親密。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我的唇,「女人說不要,就是很想要。」

話音未落,他便用力撕開了我的連衣裙,然後近乎瘋狂的吻我。

「薄雲深……你放開我!」我試圖推開他,他卻更加用力,將我圈在他的懷裡,灼熱厚重的氣息噴灑在我的臉上。

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畢竟是深愛的男人,他看我一眼,我都忍不住沉淪,更何況被他這樣壓在身下擁吻,我已經徹底淪陷了。

我對薄雲深,從來都沒有任何抵抗力,不管是心,還是身體。

只是真的很疼。

他剛開始似乎很詫異,大概沒想到我是第一次。

但他並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只是不停索要。

情到濃時,他低沉沙啞的嗓音輕輕喊了句:「小夢……」

猝不及防,一盆冰冷的水將我從頭淋到腳,刺骨的寒意滲入我的骨髓。

四年了,他還愛著蘇夢麼?

只是我沒來得及多想,便又沉淪在他的攻勢裡。

我再次恢復意識時,身體仿佛散架一樣。

昨晚的場景瞬間浮上心頭,我驟然睜開眼睛,對上薄雲深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

他低聲問道,「醒了?」

我一霎間面紅耳赤,顧不上身體的難受,慌張的點了點頭。

和薄雲深發生點什麼,是我從前想都不敢想的,現在,更加不敢仗著和他睡了一晚,就生出什麼別的想法。

我一邊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著,一邊裝作無所謂的說,「這件事我不會和別人說的,都是成年人了,你也別放在心上。我們就此別過,後會……無期。」

陡然,想起昨晚他叫出了蘇夢的名字,我眼眶一陣酸澀,心口刺痛。

他目光直直的落在我身上,讓我捉摸不透。

他瞥了眼床上那抹暗紅,眉心微微蹙著,說了一句令我震驚無比的話。

「林一,結婚吧。」

我穿衣服的動作一頓,不可置信的問,「你說什麼?」

他淡然的重復了一遍,「結婚吧,嫁給我。」

我無法去琢磨他要和我結婚的原因,僅僅只是因為睡了我嗎?

不,不可能。

但我還是答應了。

誰讓我愛他呢?

他帶我去領了證,雖然沒有婚禮,但看到紅本本的瞬間,我感覺整個人生都圓滿了。

我知道他不愛我,但還是天真的認為,只要我對他好,再冷的心也能被焐熱。

可後來,我發現我錯了,他根本沒有心。

或者說,他的心早就死在了蘇夢身上。

結婚後長達一年的時間裡,每次夫妻生活,薄雲深都會喊蘇夢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的折磨我。

今晚,他又喝醉回來,直接就癱在沙發上。

我端著醒酒茶想要喂他喝,他骨節分明的大手忽地拽住我的手腕,精壯的身軀翻身而上,大力撕扯著我的衣服,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

一直都是這樣,簡單粗暴

撕裂般的痛楚傳來,我痛的想要往後退,腰卻被他的大手牢牢鎖住。

他眸光微醺,低沉沙啞道,「小夢,聽話。」

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清醒,我是林一,不是蘇夢,他只不過是要用這種方式羞辱我。

我被難過和心酸無止盡的吞噬著,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在他的掌心。

他的動作戛然而止,目光狠厲的看向我,「你哭什麼?掃不掃興?」

我深吸一口氣,壓抑著自己的顫抖,「雲深,你到底為什麼娶我?你愛我麼……」

「為什麼娶你?你心裡沒點數?」他聲音沉緩,眸中皆是厭惡。

我怔住了,其實原因我應該再清楚不過,是因為蘇夢被我爸爸毀了。

我輕輕握住他的手臂,低聲下氣的說,「雲深……那件事情我也很痛苦,我也不知道我爸爸怎麼會……」

「你給我閉嘴!我倒是小看你了,做出那樣的事情,還能和我裝無辜!」

他眸光深邃,眼裡是我沒見過的恨,我卻沒有太聽明白。

「我做什麼事了?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不願意那種事發生啊。」

我滿心苦澀的望著他。

當初,我幸福美滿的家,因為那件事徹底毀了。

我多恨自己啊!

如果不是我把蘇夢帶回家,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我媽也不會因為崩潰而自殺。

我媽被抬去火化的那天,我都想跟著去死。

我割腕想要自殺,後來是家裡傭人發現,將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你心裡清楚,倘若不是你,我和小夢早就結婚了!」他手指狠狠的捏住我的下頜骨,用力把我推倒在地,背脊骨撞上了茶幾的角,我痛的直吸氣。

他連頭也沒有回,邁著步子就要上樓,望著他高大挺拔的身軀,我終於做了一個決定。

「離婚吧。」我說的很大聲,為了壓住自己的不舍。

我愛他,可以把命都給他,但是不願意這樣,在這樣的婚姻和折磨裡耗盡對他的感情。

一年來,我幾乎要把心都要掏出來對他好,卻沒有得到一點點的回應。

回應我的,只有重重的關門聲響。

北城冬天的夜真的是很冷,我的心,比這夜還要冷上幾分。

我木然的在窗邊坐了一宿,想等他起床,就去把離婚辦了。

誰想卻在天微微亮時接到了小姑的電話,我整個人都懵了。

我拿起薄雲深隨意丟在茶幾上的車鑰匙就往外跑。

淚水不斷模糊著我的視線,幸好現在還很早,馬路上幾乎沒什麼車。

我滿腦子都是小姑那句話,「你爸爸住院了,醫生說情況不太好,你快來看看吧。」

我回來一年多,一次也沒有回過家,我爸爸的電話我從來都不接,他就算東打聽西打聽的找到我的住處,我也避而不見。

我恨他啊,恨他對蘇夢做出那種事情,恨他讓我失去了媽媽,恨他毀了我的人生。

可是當小姑說出他病了的時候,我真的慌了,我好害怕,媽媽已經沒了,要是再沒了爸爸,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剎車啊!!」

車外的聲音依稀傳進我的耳朵,等反應過來時,還是晚了。

我把醫院停車場的道閘給撞翻了,急忙下車賠禮道歉,保安大叔拽著我叫賠錢。

我出門太著急,根本沒帶錢包。

只好打電話給小姑,不過幾分鐘,她就從住院部過來了,讓我趕緊去看爸爸,她來解決。

坐在電梯裡,我有些猶豫,因為小姑說蘇夢在病房。

閨蜜成後媽,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可是我又怎麼去怪她?她的一生,也毀了。

「叮」,電梯開了,經過消防樓梯時,許久未曾聽過,但是又分外熟悉的聲音隔著消防門隱約傳來,我不由駐足。

「我哥那就是個無底洞,我這些年都給了多少錢了,你沒數過嗎?少說得三百萬吧?」

「我都說了我知道了,但是現在那老家夥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上哪要錢去啊?林家防我跟防賊似的!」

「薄雲深?你還和我提他,我都後悔死了,要是當年他就能這麼有錢,我至於給老家夥下藥,爬上他的床?為了我哥,我一輩子都搭進來了,你還想我怎麼樣啊?」

轟——

我的世界再次轟然崩塌,蘇夢的聲音我怎麼也是不會聽錯的,她還在說什麼,我已經聽不清了。

我忍不住的發抖,顧不得再去聽她說什麼,快步往病房走去。

我從小到大的依靠,此刻只能靠氧氣管維持呼吸,沉沉的昏睡著。

我邁著步子,艱難的走過去,握住爸爸的手,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爸爸……爸爸,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我對蘇夢愧疚了這麼多年,結果一切都是拜她所賜,我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隨著開門的聲響,我回過神來,蘇夢回來了。

她看見我在,有幾分詫異,又很快的換上了淺淺的笑容,「一一,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嗎?」我將柔順的長髮捋到耳後,眸子微瞇的打量著她。

她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皮膚比以前還要好了,顯然這些年過的很不錯。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有些局促,遞了個蘋果給我,「吃嗎?」

我搖搖頭,「我記得,讀書的時候,我經常買很多蘋果,然後裝作吃不完,讓你幫我吃。你知道嗎?其實我最討厭吃這個,但是你很喜歡吃。」

她的動作一愣,「我現在也不喜歡吃了。」

我挑了挑眉,「當然了,你現在有錢了,怕是早就吃膩了。」

她僵在原地,似乎不能明白我話裡的意思,她做夢也想不到,我會聽見她打電話。

我壓根不敢去想,倘若我沒有聽見,也許一輩子都要蒙在鼓裡了。

「你應該是知道的,我過的也不好,當初我準備畢業就和雲深結婚的,結果……我有時候都想死了算了。」

她說著,就哭了出來,好像真的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脫口而出,「那你為什麼不去?你去死啊!」

我說的絕情,恨意讓我幾乎想要撕碎了她。

「怎麼,怎麼連你也這樣說我……」她難過的望著我,打算把白蓮花的角色演到底。

「對了,雲深可能還沒告訴你吧,我和他結婚了。」

我做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看著她愕然的表情,我故作瀟灑的轉身離開。

她可能已經打好了算盤,要是我爸不行了,她就趕緊投到薄雲深的懷抱,真是可惜。

出了醫院,寒風刺骨,我才想起來今天是周五,還得趕去上班。

正是上班高峰期,等了半個多鐘才攔到的士,剛上車,薄雲深的電話打了過來。

我愣了神,他恨了我這麼多年,就算我把實情告訴他,他也不會信吧。

畢竟在他心裡,蘇夢美好如初,我早已醜陋不堪。

他不泄氣似的,連著打了七八通,想著他也許真有什麼事,我接通了。

他暴躁又帶著急切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來,「林一,你耳朵聾了啊?半天不接電話。撞車了?人沒死吧?」

我一怔,對,把他的車撞成那樣,保險公司肯定是聯繫他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說的很虛心,他那輛車的價格我大概知道,撞成那樣,怕是要我大半年的薪水了。

「維修費從你薪水裡扣,我經過人民醫院,可以順路帶你。」

「經過還是特意?」我笑得燦爛,「我爸還躺在病床上,你就迫不及待的去找蘇夢了?」

「你吃錯藥了?」他不可思議的質問。

他震驚是正常的,我之前就知道他和蘇夢有聯繫,但是由於對蘇夢的愧疚,我一直忍氣吞聲。

「對,我就是吃錯藥了。」我說完就撂了電話。

趕到公司還是遲到了,不過薄雲深有一點很好,從來不在工作上找我麻煩,除了他的助理,也沒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

一連好多天,他又回到了夜不歸宿的狀態,在公司也很少見到。

這天下班,我去醫院看爸爸,幫他按摩著身體,他依舊在沉睡中。

準備離開時,小姑來了,臉上愁容密布。

她和我爸爸感情一向很好,打小把我當親生女兒一樣的對待,我也對她格外親近。

小姑欲言又止,好像難以開口,我神色微凝,「什麼事情?小姑,您別有顧慮,和我說吧。」

她輕嘆了一口氣,「潤發可能會破產,現在資金鏈斷了,供應商那邊已經催了一個多月的貨款了,他們要是不供貨,潤發很快就會倒閉,還有……」

「這,沒有別的解決辦法了麼?」

「但凡有別的方法,小姑不會來和你說的,你和天承的總裁薄雲深,關係還不錯吧?你看看能不能找他先借一千萬?等公司經營狀況正常了,就立馬還給他。」

我一愣,小姑怎麼知道我認識薄雲深?

很快,反應過來,上次我撞的是薄雲深的車,後來是小姑去處理的。

我回到家已經是深夜了,我在心裡再三糾結小姑的提議。

潤發是我爸媽一手創辦的食品公司,我明白,要是潤發也沒了,那我爸也沒什麼念想了。

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外面突然有動靜傳來,我心裡更加忐忑,是他回來了。

我難以抉擇,掀了被子想去找他,又覺得他不可能答應,我不過是送上門給他羞辱。

門「砰」的一聲被猛力踹開,我一驚,下意識的看向房門。

「雲,雲深。」

我以為他又喝醉了,下床過去扶他,走近後才發現,他身上沒有一點酒味,只是眉眼透露著疲憊。

他面沉如水,眸光狠厲,死死的盯住我,猶如地獄出來的修羅。

我正想問他怎麼了,他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往後一推,用力將我壓在牆壁上,「你和小夢說什麼了?」

「我……咳,我沒有,和她說什麼啊。」我只覺得呼吸艱難,想要掰開他的手,他卻紋絲不動。

我深深的感覺到,他恨不得殺了我。

他輕哼一聲,手下的力氣更重了,厲聲問道,「你讓她去死?」

我想起來了,那天在醫院,我是這麼說了一句。

還沒來得及辯解,薄雲深低下頭,呼吸間的熱氣打在我的臉上,一字一頓,「她要是死了,我讓你陪葬。」

一字一句,如利劍紮在我的心尖。

我問,「蘇夢怎麼了?」

「她自殺了,還在住院。」

我忽的笑出了聲,「住院?她沒死啊?」

我一點也不信她是真的自殺,那麼不知廉恥的人,怎麼可能因為我一句話就去死。

他陰沉的臉上露出蝕骨的寒意,咬著牙道,「你他媽怎麼這麼賤?最應該去死的人是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好似潑婦一樣的,「薄雲深,你知道她是我後媽,是你丈母娘嗎?你不覺得自己可笑嗎?你和她演情深義重的戲碼,你們要不要臉啊?」

「呵,臉?你當初給小夢喝下了藥的水,把她送上你爸的床,你要過臉?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什麼藥?我沒有!她才是婊子!!薄雲深,你就是個大傻瓜,被一個女人……」

我話還沒說完,便被他狠狠的踹到了地上,忽然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腹部劇烈傳來,我疼得弓起身子,痛苦的喘息,冷汗從後背沁出。

恍惚間,我感覺有股溫熱忽然從雙腿間湧了出來,垂眸一看,便瞧見一片觸目驚心的鮮血……

由於微信篇幅有限,本次僅連載到此處,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