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媽」走後千萬別著急做這3件事!大部分女人都不知道!





「大姨媽」走後千萬別著急做這3件事!大部分女人都不知道!

第1章 母親病危

深夜凌晨,醫院。

走廊裡,一個年輕女孩拉住一個即將離開的中年男子的手臂,哭著懇求,「爸,求求你了,救救我媽,求你救救她,她快不行了。」

「你媽根本沒救了。」男人有些冷淡的去扯她的手。

「有,醫生說有一百萬就可以做手術,爸,求你給我們一百萬好嗎?」女孩淚痕濕了一張稚嫩的臉蛋。

中年男人突然咬了咬牙,把女孩拉近了一些,看著這張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的嬌美面容,他彎低了一些頭,「洛洛,想救你媽媽可以,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

「您說,我答應,我答應。」女孩忙點頭,只要能救她的母親,仿佛要她的命,都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你也聽說你姐姐和龍氏集團太子爺聯姻的事情吧!」

女孩眨著清澈的大眼睛,不知道父親跟她說這個是什麼意思,她哽咽的點了下頭,「我知道!」

「那個太子爺有潔癖,他喜歡乾淨的女人,你姐姐已經沒有初夜了,我想讓你去代替她的初夜。」

女孩纖細的身子瞬間虛軟了一下,打著顫栗看著父親,「爸,我不要!」

中年男人有些冷酷的握緊她的手,低沉啟口道,「這是救你母親唯一的辦法,只要你答應,我立即給你錢,你媽也許能撿回一條命,如果錯過三天的手術最佳期,就回天無力了。」

女孩的眼神閃過一抹焦慮,她低喘了一口氣,垂下了秀美的臉,「好,我答應你。」

「乖孩子,打扮一下,明晚就是你獻身的時候了,對方是龍氏集團太子爺,你不會吃虧的。」男人高興的拍拍她的肩膀。

要知道,整座城市的女孩都想睡這個男人。

女孩虛軟的坐在椅子上,雙眼呆滯無神,有一點,令她開心,媽媽有救了。

第二天,晚上,豪華酒店。

總統套房。

昏暗的房間裡,女孩慌亂的坐在床上,雙手環著手臂,瑟瑟發顫。

倏地,房門推開,自門口處邁進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他按向燈源開關,卻發現燈似乎壞了。

而這一切都是計設好的。

床上的女孩喘息著從床上下來,她用緊張得發抖的手臂去摟男人的脖子,掂起腳尖,紅唇生澀的去吻男人的側臉。

吻完,在她完全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時候,倏地,後腦被霸道的大掌扣住。

在她還未抽身,男人溢著一股強烈酒氣的唇,準確無誤的在黑暗中吻住了女孩的小嘴。

「唔……」唇被火熱的薄唇封住。

蘇洛洛的大腦一片空白。

她有些抗拒陌生又清冽的男性氣息侵入。

男人強勢猛烈的吻奪走她的大腦和呼吸,她的腦子,暈暈沉沉的,身子被狠狠的壓在床上,男人的吻包圍,攻城掠地而下。

接下來的事情,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

黑暗之中,她的眼淚奪眶而出…

第2章 五年之後

凌晨三點,她從酒店的房間狼狽出來,一抹性感迷人的酒紅色身影從旁邊房間邁出,她高挑而艷麗,蘇家大小姐,蘇語芙,可此刻,她的眼神卻露出極致的怨憤和懊惱。

「為什麼這麼久?」她咬牙責問。

她眼淚未幹,幽黑的長髮也遮不住她纖白脖子下斑駁的吻痕,她咬著唇,「把錢給我。」

「向我爸要去!」女孩懶得理她,她推門進入了房間,當看著月光灑進的房間,男人側身而睡的身影,依然修長迷人,她立即欣喜的側躺在他的身邊,伸手主動的環住他精健的腰際,感受著他火熱的餘溫。

蘇洛洛從酒店狂奔而出,她哭著拔通了父親的電話,她完成任務,讓他打錢過來。

那端, 蘇偉欽清醒著,他保證道,「明天一早,我打給你。」

「我要現在。」蘇洛洛哽咽道。

「好吧!一會兒到你的帳上。」

蘇洛洛從酒店外面攔了的士回醫院,她目光呆滯的望著窗外,突然手機響了,她拿起一看,是主治醫生的,她忙接起,「喂!李醫生。」

「蘇小姐,有一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

「我媽怎麼了?」

「你媽剛剛去世了。」李醫生的聲音很平靜。

可是,女孩的心卻墜落了寒潭,她顫抖著手握緊的手機,提示她,她的帳號上剛剛打進了一百萬現金。

「媽…」女孩在的士後面,悲痛欲絕的哭了起來,的士司機好心的加快速度,把她送到醫院。

一切都晚了,哪怕她用身體換來的一百萬,也救不了她的母親,在趕往醫院的時候,她伸手往脖子上一摸,裝著她和母親的照片的墜子不見了。

瞬間,她的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流下來,難道是天意嗎?

天意要讓媽媽離開她?

五年後。

A市國際機場,一個穿著卡其色風衣纖細苗條的女孩,推著一輛機場行禮推車,推車的箱子上面,喜滋滋的坐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粉色公主裙,披散著一頭及腰的黑長髮,編著兩縷在腦後束了一個蝴蝶結,說不出來的萌態可愛。

而女孩的身邊,一個穿著黑色上衣,牛褲短褲,白球鞋的酷酷小男孩,背著小包,小臉淡定的跟著。

「媽咪,一會兒我們可以敲詐乾媽吃大餐嗎?」

「只要她願意。」女孩抿唇一笑,寵愛的看著女兒。

小女孩立即可愛的眨了眨大眼睛,「只要我求她,她一定願意的。」

「放心,乾媽有錢。」小男孩補了一句。

兩個小家夥一雙眼睛新鮮又好奇的看著四周,身為國人,他們自出生到現在,也才第一次回國,怎麼能不驚奇呢?

剛出接待廳,就聽見一聲驚喜的喚聲,「小馨,小琛。」

「乾媽。」小女孩立即欣喜的叫著,伸著手要抱抱。

只見一個短髮利落的女孩立即大步走過來,張開手臂,把漂亮的小女孩給抱起了,在她粉嫩的小臉蛋上猛親了兩口,再看身邊站著的一對母子,她彎唇一笑,「可算是回來了,飛機上幸苦嗎?」

「乾媽,我們都很乖的。」小男孩揚眉說了一句。

小女孩立即點頭,附合道,「對,我們沒有吵也沒有鬧,沒給媽咪惹麻煩。」

第3章 一對萌寶

「是嗎?是誰說獨自去廁所,還關門,差點鎖在裡面出不來的?幸好的鑰匙,否則,你就要在廁所裡飛回來了。」媽咪折女兒的台。

小女孩立即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然後,趕緊轉移話題,「乾媽,我和哥哥想吃大餐,媽咪也同意,你請我們吃好不好!」

「你們一個個都是小強盜,一回來就要我請吃大餐,幸好我帶夠錢了,趕緊走吧!」短髮女孩利落的笑,朝漂亮女孩道,「洛洛,快五年了吧!這次終於捨得回來了?」

「我必須回來祭拜我媽。」蘇洛洛嘆了一口氣,母親在她心裡的份量從未減輕,五年不回來看她,太不孝了。

「打算什麼時候走?」

「小家夥們說想回國多看看,一個星期後吧!」

「才呆一個星期啊!太少了!至少呆一個月,我包你們吃住。」夏沁保證道。

蘇洛洛並不想呆在這座城市,這裡,早已經令她厭惡,即便她還有一個血緣關係的父親,她也不想多看一眼。

吃完大餐,兩個小家夥累了,直接回夏沁的公寓休息,小家夥睡著了,兩個閨密便可以好好的說說話了。

「現在你爸還不知道你有兩個孩子?」夏沁好奇的問。

「我當然不能讓他們知道,也不會讓他們知道,這輩子,我都不想和這家人往來。」蘇洛洛的聲音決絕又堅定。

「也是,你現在也有穩定的工作,又能照顧孩子,自給自足,也不求他們。」說完,夏沁小聲的湊到她的耳畔道,「這兩小家夥還不知道他父親是誰吧!」

蘇洛洛立即臉色繃緊,她搖搖頭,「這輩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

夏沁皺了皺眉道,「真奇怪,按理來說,你那個姐姐和龍家太子爺五年前就打算聯姻了,怎麼到現在還沒有訂婚?」

蘇洛洛搖搖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家人對她來說,是一輩子不想觸碰的人,母親當年被父親勾引懷孕,原本想要一個男孩,可不料母親生上了她,父親從此不理不問,視若無睹,而母親每天壓抑生病,最終鬱鬱而去。

清晨。

蘇洛洛帶著小家夥去母親的墳前上香,兩個小家夥也面露沉重,幫她一起給母親的墳地除草,蘇洛洛幾次暗暗抹淚,卻不想讓小家夥們看見。

「媽咪,奶奶睡在裡面嗎?」小女孩用一雙淚汪汪的眼睛看著她,她還不懂得生老病死這個課題。

她抿唇一笑,「對,她睡在裡面。」

「她什麼時候醒來?」

「小馨,奶奶不會醒來了,她會在這裡睡很久很久。」蘇洛洛強忍著悲傷解釋。

小女孩歪著腦袋又想了想問道,「媽咪,我們的奶奶在這裡,那我們的爹地在哪裡?」

小男孩也停下了拔草的動作,抬頭看向媽咪,充滿好奇。

蘇洛洛怔了怔,狠了狠心騙道,「你們爹地在那邊。」指了墳地另一頭望不到邊的墓碑處。

想要打消小家夥們的好奇心,必須說一個大慌話,而此刻,是最好消除他們尋找爹地的時候。

第4章 爹地不在人世

在母親的墓地面前呆了一個小時,蘇洛洛牽著小家夥在墓地四周看看,等她找到一個年輕男人的照片時,她一邊跪下向那個去世的男人認錯,一邊說慌告訴孩子,這是他們爹地的墓地。

「可是他長得不像我,也不像哥哥。」小女孩眨著大眼睛,有些失望的說。

小男孩一雙閃爍著精明光芒的眼睛看向媽咪,又看了看墓碑上那個根本不是他們爹地的男人,鼓了鼓腮幫子。

媽咪這種慌話, 只能騙騙小馨笨蛋,根本騙不了他。

這個男人,不是爹地。

但他沒有拆穿媽咪。

回到夏沁的公寓裡,蘇洛洛在書房裡陪著夏沁看她最新的設計稿,而在外面的大廳裡,兩個小家夥爭著看動畫片。

蘇小馨喜歡看動畫片,而蘇小琛喜歡看動物世界,一時之間,兩個人搶來搶去。

「哥哥,你讓我看動畫片嘛!我要看。」

「那種動畫片沒什麼好看的,幼稚,動物世界才好看。」蘇小琛拿起搖控換台,小家夥切換的動作有些慢。

倏地,切到了一個財經頻道,只見女主播的話外音正在報導一條新聞,「剛剛獲得最新消息,現任龍氏集團總裁一職的龍氏家族太子爺龍夜爵,以年僅二十八歲的年輕身份榮登世界財富榜榜首,令人震驚而欣慰,此外,據了解,剛剛再得消息,龍夜爵先生和蘇語芙小姐的訂婚典禮,將會在這個星期六在皇家酒店舉辦,再次送上祝福。」

女主播的聲音純正好聽,而占據著整張螢幕的男人身影,也同樣耀眼奪目。

只見背景圖案是一個坐在沙發上的沉穩男人,他有著令人窒息的俊美容貌,潑墨般的劍眉,暗藏霸氣,俊挺完美的輪廓,迷人的臉部線條,尤其是深潭般的雙眸,隔著螢幕都能吸走人的靈魂。

即便是坐著,依然顯現出昂藏修長的身軀,一襲黑色西裝襯托得他仿佛王者一般高貴迷人。

「天哪!我想像中的爹地就是他耶!」小女孩望著畫面,驚聲叫了起來,再回頭看看哥哥,「他長得和哥哥真像,你說,他會是我們的爹地嗎?」

小男孩瞇了瞇眸,「我也不知道。」

小女孩說完,立即鼓著腮幫子道,「哦!不對,媽咪說爹地已經睡在地下了,他不可能是我們的爹地對不起?」

「說不準。」小男孩高深莫測的回答一句,記住了這個名字,龍夜爵。

「哥哥, 我想要爹地。」小女孩嘟著小嘴,可憐的叫著。

蘇小琛看了一眼妹妹,把搖控器遞給她,「諾,你看動畫片吧!」

「謝謝哥哥!」小家夥立即拿過搖控器,按到動畫片的頻道,津津有味的看起來。

蘇小琛從旁邊拿起一個IPAD,他肉嘟嘟的小手在螢幕上點到了搜尋,然後,他在上面開始寫字,龍,夜,爵字他還寫不出來,但是,網頁有自動搜尋推送功能,立即彈出了龍夜爵的資料。

蘇小琛一雙小手熟練的滑著,點開了龍夜爵的個人資料,很少,只不過是短短的幾行字介紹,他是龍氏集團最得寵的太子爺,而在畫面裡,還有他公司的照片,兩棟連棟高樓大廈,仿佛連接天地的巨柱一般,聳立在A市中央地段,下面還有他公司的地址。

「大姨媽」走後千萬別著急做這3件事!大部分女人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