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含住的一瞬間,我情不自禁叫出了聲…!





第1章 接受不了

「別,別在我爸面前!不要!」

宋斯曼無數在顧少霆的身下承歡,每次她都求顧少霆給她。

可這一次,她同樣被壓在顧少霆身下,卻聲嘶力竭的哭著喊「不要!」

顧少霆往日裡那雙 原本多情曖昧的手,此時卻一下比一下重。

「不要?呵!你忘了平時是什麼樣子的嗎?」

「現在說不要?你說這話違心嗎?」

說著,顧少霆乾脆將宋斯曼拖到辦公桌邊,辦公桌前輪椅上坐著的老人歪著頭,全身發抖,雙目圓瞪!

老人的嘴歪著,流出口水,全臉通紅想要表達,可嘴裡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宋斯曼恨不得立刻跳樓去死!

這是當著她父親的面啊!

顧少霆看著輪椅上的老人,「宋淵,你看看,你的女兒,你這輩子唯一的女兒,她上大一就做了我的情人,我只要想要,打個電話給她,她就自動送上門來!」

宋淵嘴裡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宋斯曼喉嚨已經沙啞,這個昨天還喊著她「寶貝兒」的男人,今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

「少霆!你不能這樣對我!」

「不能嗎?」顧少霆狠狠撞著身下的女人,「宋淵,我母親當年被你欺騙,拋夫棄子,最後你怎麼罵她的?你說她自己犯賤,明明你把她推進海裡,卻說她是想不開為了你自殺的!」

「你這個寶貝女兒才是犯賤,我把你公司弄破產,都沒有說過要娶她,她還天天黏著我,賤得真是天下第一!」

宋淵老淚縱橫,想要撐起身體卻撲倒在地上。

宋斯曼從來不知道,原來顧少霆和父親之間竟然會有這樣的仇!

那過去十年到底算什麼?

初三宋家走下坡路,破產,高一認識大自己四歲的顧少霆,他一直很照顧她。

大一,她上了他的床,從此後,他幾乎把她寵上了天,大學從實習開始就是在顧氏,他從未說過娶她。

可她知道宋家破產,她沒有娘家的後盾,想要做顧少霆的女人,一定要優秀,所以她不斷強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歡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宋斯曼的心疼到顫抖,「顧少霆!你為什麼騙我!為什麼啊!」

哭聲太過淒慘悲烈,撕心裂肺般。

「為什麼?誰讓宋淵這個該下地獄的禽獸只有你一個寶貝女兒,他將我的母親推下海,我讓他的女兒生不如死,你們不虧吧?」

宋斯曼笑著笑著就哭了。

她喜歡了十年的男人,到頭來,他只想要她感受到這份愛情的撕裂和破碎。

豈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鍋還要痛。

宋斯曼做夢都沒有想到,受強烈刺激的父親剛送進 ICU,她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

侵犯商業機密罪!

第2章 泄密

宋斯曼一直深愛著顧少霆,她是他最得力的秘書,怎麼可能幫著外人泄露公司機密?

原告—顧少霆!

宋斯曼癱坐在地上,手腳冰涼,如果是顧少霆動的手,這個牢,她是坐定了。

——

顧氏大廈總裁辦公室。

宋斯曼推開門,看著總裁椅上的男人,俊逸倜儻,她一步步走過去,「看在過去十年的份上,你撤訴可以嗎?」

卑微,她在他面前何時卑微過?

可經歷過昨天,她知道那些寵愛都是幻覺。

她在他面前,什麼也不是。

宋斯曼還穿著秘書的工作服,白色襯衣,黑色小西裝,黑色性感的包臀裙。

她以前看著他,總是妖嬈風情的笑。

可現在,她的眼中沒有熱情。

「你但凡有點自尊心,都不應該來找我。」顧少霆往椅背上一靠,「哈哈,我怎麼給忘了,你是宋淵的女兒,18歲就開始為了錢給我當情人,怎麼可能有自尊心?」

宋斯曼的背狠狠顫了顫,就像身後站著一個信任的人,她放心的往前走,那人卻猝不及防的在她身後捅她一刀。

18歲?他還記得她18歲生日那天上了他的床嗎?

情人?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她的馬子,沒想到是情人。

眼睛很疼,酸得疼,她從來沒在他面前流過淚,她一直笑,因為他說喜歡看她笑,她笑起來,就是最美的女人。

她走到他跟前,手撐著辦公桌面,看似輕鬆的聳聳肩,「十年,你就是養只貓養只狗,也有感情了吧?」

「可宋淵的女兒,連貓狗都算不上。」

宋斯曼深呼吸,而後走到顧少霆身邊,「你撤訴,你要我怎麼樣都行。」

顧少霆伸手捏著宋斯曼的下巴,「你以為別的女人不會?」

「她們哪有我技術好?」宋斯曼的眉風情挑起,手已經開始不老實的動作起來,「畢竟,我18歲就做了你的情人,到現在都7年了,7年,你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你想要我趴著還是躺著,難道不是?」

宋斯曼不語,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顧少霆全身的神經緊緊繃起,緊張又激爽的感覺讓他長長的吐了口氣。

「宋斯曼,你真賤!昨天我那樣對你,你居然還能勾、引我?」

宋斯曼感覺頭頂的人說的不是話,是往下砸的刀子。

他好狠啊,是真的一點不念及十年情分。

他的演技真好,十年間,從來沒有罵過她,這兩天將所有惡毒污穢的言辭全用上了。

他為了讓她傷痕累累,忍了她十年。

最終,他成功了,她現在的心口不斷的湧著血,痛到不行。

宋斯曼抬起頭,眼角飛出風情,「我說過,只要你肯撤訴,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第3章 控告

宋斯曼涉嫌色情賄賂原告,被控告。

法庭上,官司打得如火如荼,宋斯曼堅決否認將標書金額透露給顧磊。

她一直知道顧磊是顧少霆的死對頭。

這兩兄弟鬥了多少年了。

她那麼愛顧少霆,怎麼可能把底價給對方公司?

可是,那個她愛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證據。

「整個項目都是宋斯曼負責的,她和競爭公司的投標人員有郵件往來。」顧少霆說。

宋斯曼看到證據後,苦笑著,「顧少霆,你為了報復我父親,竟然陷害我?你讓我發的郵件,原來是對方公司的投標人員?」

宋斯曼仰頭深呼吸。

還有什麼比被自己心愛的男人送上斷頭台更讓人心痛的事情啊?

他處心積慮的布局,為的就是讓她永不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倒,父親還有高額的醫藥費需要支出。

她必須證明自己的清白,必須工作,賺錢。

上一輩的事情她沒有參與,可是父親對她疼愛有加,她必須要做一個女兒該做的事情,贍養是她的義務!

「我沒有!我會請律師!我會證明我的清白!」宋斯曼讓自己冷靜,權勢她贏不了顧少霆,可是這些年做顧少霆的秘書,人脈還可以。

休庭室

宋斯曼看著親自做證人的顧少霆,「你是有多恨我?我害過你什麼?顧少霆,這十年,我掏心掏肺的愛你,不夠嗎?我愛你愛到恨不得把命都給你,不夠嗎?」

宋斯曼死死盯著顧少霆的眼睛,想要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一點點動容。

然而什麼也沒有。

「宋斯曼,這個案子你上不上訴都證據確鑿,如果你上訴,到判下來,還有一段時間,正好下周是我和白允的訂婚,你還可以參加了,再開庭。」

宋斯曼甩了甩頭,「你說什麼?你和白允?」

宋斯曼的聲音顫抖。

顧少霆偏了偏頭,「給你請帖?」

宋斯曼後退幾步,跌坐在椅子上,「你明明知道白雲是我表姐,我和她一直很敵對,就算我配不上你,你娶誰不好??」

「我難道結婚還需要跟你商量?」

她從未在他心裡存在過,結婚這樣的大事怎麼可能和她商量?

縱然這些年見慣商界明爭暗鬥,風起雲湧,她依然覺得和顧少霆的愛情是美好的。

可美好的東西撕碎了,怎麼會如此讓人痛不欲生?

連呼吸都快要喘不上來了。

宋斯曼的手機響起,是醫院打來的,「宋小姐!病人突然間心跳停止,我們採取了急救,已經沒有生命體征,病人送到醫院時的情況您是了解的,我們盡力了,病人沒有求生意識……」

宋斯曼掛掉電話的時候,很平靜的說了「謝謝」,好像只是掛斷一個房產中介的電話一般自然。

她從顧少霆身邊走過,出了休息室的門。

再次開庭,宋斯曼平靜得不似方才那個死不認罪的職場精英,她安安靜靜的站在被告席,聽著法官陳述。

「被告!」

宋斯曼回過神來,她沒有看法官,而是看向顧少霆,她笑了,很恬靜似的,就像曾經見他,叫他「少霆哥」時候的樣子,特別乖巧。

「少霆哥,我爸死了,和你媽媽一樣死了,他遭了報應,我也要去坐牢了,我爸的罪孽,是不是連本帶利還給你了?這十年,我不怪你騙了我,父債女償,我認。」

「從此後,我們兩清了!過去的十年,當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你……」宋斯曼眼中淚水決堤,轉頭看向法官,哽咽卻鏗鏘堅定的說道,「我認罪!」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