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離婚多年的老公,竟讓我給他生孩子……





和我離婚多年的老公,竟讓我給他生孩子......

和我離婚多年的老公,竟讓我給他生孩子......

婚房裡,言心的手心,捏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絲。

心,緊張得快跳出來!她今天結婚了。

雖然沒有婚紗,沒有儀式,甚至連新郎也沒有出現,但是,言心還是很開心。

因為……她嫁給的人,是楚天!

楚天,最年輕的軍區少將,萬眾矚目的楚家大少,是整個南城女人的夢想。

最重要的是,他是她暗戀已久的那個人。

今晚,是他們的……新婚之夜。

言心想到這裡,不由的臉上臊熱,心跳加速。

時間已經過了午夜。

言心瘦弱的身子蜷縮在沙發裡,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門被人推開,一個高大的身影緩步走了進來。

楚天一身迷彩,腳下是黑色的軍鞋。

他在沙發另一端坐了下來,雙腿隨意地翹在茶幾上。

明明應該威嚴無比的少將,偏生幾分慵懶。

沙發上的小女人,依然熟睡著。

楚天淡淡的看了一眼,俊美的臉上多了一絲玩味兒。

這個就是他那個無能的嶽父,給他安排的——生子工具?

楚家與言家,是兩家樹大根深的百年豪門,早有聯姻的意向。

那言家千金言靈和他,算是青梅竹馬。

而且,楚天血型稀有,小時候有過一次生命危險,聽言家說是言靈輸血救的他。

所以,對於這場聯姻,楚天雖然沒有什麼熱烈的反應,但也沒有明確反對。

本該是水到渠成的豪門盛婚,卻在婚前檢查的時候,查出言靈不能生育。

言家不想失去這個聯姻的機會,主動提出由言家私生女言心——代孕。

言心,言靈同父異母的妹妹,從不被言家承認的野種。

楚天上身微微前傾,仔細的打量了言心一眼。

這個小女人,是真的不知道這是一樁「生子婚姻」,還是……為了錢,什麼都可以出賣?

言家這個私生女,過往的傳聞可不怎麼好聽。

這時,言心側轉了一下身子,恬靜的睡容落入了楚天眼中。

輕柔的秀發,精致的五官,紅嫩的嘴角邊,還帶著一絲幸福的笑意……

這張嬌嫩的容顏,令楚天愉悅了許多。

或許,這樁「生子婚姻」,也不全是壞事。

楚天起身走過去,把熟睡的小女人攔腰抱了起來。

手心傳來的柔軟的觸感,竟舒服得不像話。

楚天不自覺地動了一下喉結。

向來克制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只是這麼抱著,就有了強烈的吃了她的衝動……

楚天將言心放在柔軟的床上,修長的手指,一顆一顆的解開她衣服的扣子。

白皙滑膩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美好盡在他眼底。

言心睡夢中感到一陣涼意,驚醒了過來。

她睜眼一看,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還是一絲不掛。

「啊,楚天!」言心驚嚇了一聲,下意識伸手,推著男人的胸膛。

「怎麼,害羞嗎?」楚天唇角微勾,帶著一絲嘲諷。

一個不自愛的女人,怎麼會害羞!

言心的小臉一片通紅,一醒來就是這樣的場景,即使已經結婚了,她還是不知道怎麼應對。

「楚天,我……我……」

楚天沒有讓言心說下去。

他俯身,吻在了小女人兩胸間的肌膚處,一路吻上去。

香肩、脖頸、臉頰……他是如此慢條斯理,慵懶而又放肆。

言心從未被男人碰觸過的身子本就敏感,在楚天刻意的挑.逗下,體內像有團熱浪迅速擴散到血液,令她燥熱難耐。

「想要?」楚天緊緊吮住她瑩潤的耳垂,輕輕咬下。

「啊。」言心禁受不住的發出一聲低.吟,小臉滾燙的像塊烙鐵。

他的手已經撫過她的腿部,探向了她最隱私的部位,她緊張的並起雙腿,被他再次分開後就沒再反抗。

她的心在多年前就給了這個男人,現在她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她心甘情願的把身子給他,因此她努力的放鬆自己……

楚天乾淨的、骨節分明的手指,觸到她濕潤的部位……

和我離婚多年的老公,竟讓我給他生孩子......

點擊閱讀原文,內容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