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愛吧,像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





去愛吧,就像從來沒有受過傷害一樣——你能做到嗎?

愛情,簡單的兩個字符,讓多少人為此黯然神傷,為那個得不到或得到又失去的人肝腸寸斷。它是詩人和歌手永恒的創作主題。

在一百個人那裡,它可以有一百種不同的感受,一百種不同的解讀。

在詩人那裡,我喜歡北島關於愛情的句子:

世界小得像一條街的布景,

我們相遇了,你點點頭,

省略了所有的往事,省略了問候。

也許歡樂只是一個過程,一切都已經結束。

真正的愛情,就是那種目光交會、省卻了言語的靈犀相通。而愛情,也是奢侈品,在幸福的開始就注定了遺憾和悲傷的結局。來得快,去得更快。像捉不住的風。

而在民謠裡,愛情似乎總是帶著傷感和漂泊的底色。民謠歌手的愛情,和蕓蕓眾生的愛情沒有什麼不同,相似的無奈和缺憾。

最可怕的是愛情這種玩意兒不管你經歷了幾次,不管你閱歷多麼豐富,心智多麼成熟,它來的時候,你還是暗箭難防,還是會哭得像個孩子。想起了李志,成名之前落魄無比,經歷了多少次單戀失戀,唱了那麼多和愛情有關的撕心裂肺的歌。每一次,在舞台上,還是把台下那些感情豐富的少年唱哭。

而老狼,說他最喜歡的自己的一首歌是《戀戀風塵》,歌裡有這樣的句子:相信愛的年紀,沒能唱給你的歌曲,讓我一生中常常追憶。

也許愛情就是用來遺憾和追憶的,因為相忘於天涯,才顯得更為可貴、動人。

在別的民謠歌手的作品裡,它們是這樣的模樣……

沈慶《你愛的冬天》

這是你愛的冬天

這是你愛的畫面

這是午夜場的最後

讓人心碎的吻

現在好像沒有歌手會像沈慶那樣唱歌了,不過還能聽到他這些優秀的作品就很幸福。喜歡歌裡那句:那些打在我身上的風霜,也會落在你的肩膀。

大約愛情就和時光一樣,讓人堅強讓人倔強,也讓人絕望。

莫染《致愛人》

哦!愛人,我還是一個倔強的孩子

在人潮洶湧之中逆流而行

在年少的時候,都曾擁有一段不成熟的戀情,未來尚未明晰,生活一團糟,還未習慣這個世界的殘酷。那時候的愛情就更難了,要一起熬過時間和現實的磨礪,談何容易。

茉莉僧《陌生的女人》

過去的一切無法忘記 一切總是在重復著

所有的落葉都曾鮮綠 隨風飄蕩著也不錯

她住在一座城市裡,除了愛情她不會別的。她每天保持著驕傲,贏了就哭,輸了大笑——你身邊是否也有這樣一個姑娘,為愛而生,為愛而活。當過消防員,做過吉他手和樂隊主唱,這個叫茉莉僧的歌手,在他作品裡就能感受到他的敏感和細膩。在他專輯的扉頁寫著:感謝我的妻子梁巖:這些歌因你而存在。

暗杠《白河》

心裡裝滿了念你的訊號

那是你喜歡的淺藍色調

我望著白河上群星閃耀

滿懷虔誠為你祈禱

暗杠的歌總是有種不動聲色打動人的力量,沒有華麗的編曲,僅憑他那把溫暖的嗓音和動聽的樂曲,就能把人拉入他的音樂世界。

蔣明《告別薇拉》

你的火焰依舊

燃燒我

那綻放的瞬間 宛如初醒

文學功底深厚的蔣明,作為南都娛樂周刊曾經的副主編的他,寫起詞來相當騷氣。在他的歌手簡介頁面,他這樣介紹自己:寫過一些文章附庸了紅塵、跑過幾個碼頭了斷了少年。如今歸去來兮,只為了哼唱幾首簡簡單單的歌。

張過年《只有我》

對我笑吧 像你我初次見面

對我說吧 即使誓言明天就會變

在年輕的時候,我們就是明知愛情脆弱得不堪一擊,明知離別就等在轉角的路口,卻還是用盡全力的去愛,假裝一霎就可以是滄海桑田。

蔣明《跳舞女孩》

我最後的跳舞女孩 遺忘在春天的孤獨孩子

塵埃裡回想 你快樂的模樣

是不是每個男人,在年少輕狂的歲月裡,都有一個女孩,在那樣純真的歲月裡種上她的眼淚。從此,你愛上的女孩,都像她。

張蕩蕩《十四月》

如果你回來我變成了啞巴

我想是我忘了怎樣說話

如果漫山都開滿蒲公英的花

我想是我瘋了

在愛得最瘋狂的時候,她認真的揚起臉說要做你兩個孩子的媽媽——因為愛情在女人這裡大約最高的境界就是為所愛的男人生孩子。但講過這種話的姑娘一般最後都沒能成為你孩子的母親吧。

李志《愛》

比想像中純潔的愛情

在清晨的陰道裡奔跑在清晨的陰道裡奔跑

胖子死在了回來的路上

嘿……什麼是愛……

瘋言瘋語,不過我相信李志寫很多歌,靈感都來源於他的親身經歷和感受,所以總是寫得隱晦,總要夾雜點少兒不宜的話。不正經的背後是不想透露的曾經的深情和悵然所失。

低苦艾《我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

我以為是因為下雨

你等待銀河一樣的愛情

讚美熱吻讓人驚奇

坐在世界對面

它在你眼裡

劉堃的歌詞寫得不錯,挺能引人共鳴的。甚至有點詩人的味道。關於愛情,他寫的金句可以成為詩裡的句子了:一輪新月正在升起,山坡上犛牛如雪。想起一次等待,結果不再驚奇。

這麼多寫愛情的民謠,哪首歌或者哪個句子,是你愛情的註解呢?在留言區聊一聊。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