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夫婦3天3夜沒出門,婆婆以為回娘家了,開門一看臉紅了!





新婚夫婦3天3夜沒出門,婆婆以為回娘家了,開門一看臉紅了!

「送兩盒加大號的套到洲際來。」

程影一個小時前收到一條簡訊。

發件人是陸竟明,她名義上的丈夫,是的,他出軌了,明目張膽,光明正大。

婚姻名存實亡,她卻不得不維持著虛假的親密,牽強的幸福。

「順便提醒你,今晚會有驚喜哦。」

陸竟明慣用伎倆,無非就是找個女人刺激她,早習慣了。

程影深吸一口氣,故意在樓下的便利店買了兩盒小號杜蕾斯,直奔酒店的總統套房。

不出所料,她在門口站了有十幾分鐘,裡面嗯嗯啊啊的聲音還沒有結束,反而有越演越烈的架勢,她捏緊手機盯著上面的時間,終於在五十分的時候門開了。

男人發絲帶著水汽,只用浴巾裹著下半身,結實的腹肌上露出幾道明顯抓痕,狀況激烈,令人浮想聯翩。

程影已經不是第一次目睹他跟女人曖昧了,但這種刺激的場面還是首次。

往常他逢場作戲,還會給她留點面子,這次因為上午的一場爭吵,連她最後的尊嚴也要徹底撕毀,直接將小三帶來開房,還讓她送套。

「東西呢?」

陸竟明朝她伸手,語氣不耐。

程影沒動,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眸,淡淡道:「陸總,下次要玩女人能不能走遠點?自己家酒店,對員工影響不好吧,咱們家也不缺這點房費。」

惱怒自眼中閃過,陸竟明一把奪走她手裡的套子,嗤笑一聲:「是對你影響不好吧,怕人嘲笑你?程影,我早跟你說過,我陸竟明的女人,要識相。」

舌尖被咬得發疼,程影隱去眼底的狼狽,平靜道:「我無所謂,只是不希望爸媽知道後還要我去擦屁股。」她聲音變冷,湊近陸竟明那張過分英俊的臉:「畢竟他們最近天天吵著生孩子,陸總外面這麼多女人,就沒點動靜?」

「怎麼,生出來你還想養?」

「驗過DNA是你的種,我還就敢給你養。」

「好,既然你這麼大方,我怎麼能讓你失望呢?」陸竟明頗有些惱羞成怒的從她手中奪走兩盒保險套,扔到一旁垃圾桶:「生孩子,這個東西也用不上,你回去吧。」

她波瀾不興的樣子令他最痛恨,頂著陸太太的名頭,心裡卻裝著那個野男人。

程影剛要轉身,陸竟明的腰被一雙柔軟的手環住了。

「竟明,好了沒,我都等不及了。」

嬌媚入骨的聲音令程影渾身一震……

下一刻,她已不受控制,憤怒推開了虛掩的房門,一把將纏著陸竟明的女人拉開,同時也看清了那張巴掌大的臉。

「影……影姐姐!」

驚慌失措的聲音,夾著無辜的眼神。

程影來不及反應過來,已經見她跪倒在地上,痛哭出聲。

「影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時控制不住才……做錯了事,你不要怪陸總,都是我不好,我們喝多了,我明天就辭職,離開這裡,我和你保證,求你原諒我。」

淒慘的哭聲,楚楚可憐的面容,還有臉上未散盡的激情潮紅,如同利刃穿心,給了她致命一擊。

第2章:背叛

陸竟明將人拉起來,抱在懷裡安慰:「你跟她道什麼歉,誰說讓你離開了?她又不在乎多少女人跟我睡覺,她在乎的只是陸太太的位置,你剛沒聽見嗎?她要給我們養孩子呢。」

「什……什麼?」

孟瑤瑤趴在陸竟明的胸口,長長的睫毛下還掛著晶瑩淚珠,眼裡有欣喜一閃而逝。

陸竟明摸了摸她的臉,笑著親了一口:「你的影姐姐不介意我跟別的女人生孩子,這個孩子,不如就你來生怎麼樣?」

「不……這怎麼可以呢?我對不起影姐姐,陸總,您還是讓我辭職吧,都是我的錯。」

陸竟明全程維持著無謂的笑容,不以為然道:「你欠她的,我來還,一千萬夠不夠?」

「這怎麼可以?」欣喜如巨浪將孟瑤瑤淹沒,她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差點就暴露了真面目,不過很快掩飾過去:「對不起,影姐姐,你打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想過破壞你們的感情。」

看著孟瑤瑤演戲,程影只是木然站在原地,腦中一片混亂與空白。

陸竟明的緋聞對象很多,九頭身的模特,蛇精臉的網紅,36D的小明星,沒有一個人能給她帶來如此巨大的衝擊。

小三是自己資助了多年的小姑娘,她不僅提供她初中到大學畢業的一切費用,吃穿用度,也從未虧待,甚至畢業後還將她安排到陸氏這樣前途光明的公司。

在此之前,程影從未想過,有一天農夫與蛇的故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煞費苦心資助的對象,踐踏著她的善良,踩著她的血淚爬上了丈夫的床,成為破壞她婚姻的小三。

誰都可以跟陸竟明關係曖昧,唯獨她,孟瑤瑤不行。

然而偏偏,這個白眼狼給了她驚喜,她用虛偽天真的笑容蒙蔽她,用無比淒慘的身世欺騙她,給了她迅疾而致命的一擊。

「影姐姐,對不起!你打我罵我都可以,我對不起你。」

孟瑤瑤哭得悲傷,將一切過錯攬在身上,心底卻因陸竟明的話興奮得難以自持。

撕開虛偽的面具,她嬌柔做作的樣子讓程影惡心。

她抬起手,毫不猶豫給了她一巴掌。

「自甘犯賤,我成全你,至於生孩子……你算老幾?」

孟瑤瑤被打得一個踉蹌,跌跌撞撞倒入陸竟明懷裡,哭聲變成了低泣,她捂住發麻的半張臉,再不敢說半個字。

陸竟明見她動手,也是楞了一下:「程影,你今天發什麼瘋?」

「我還就發瘋了,有能耐爬上床,打一巴掌怎麼了?你心疼?抱歉,我只是氣不過這麼多年的付出養了一條白眼狼。」

「夠了,你有什麼資格鬧?別說我喜歡她,就是養著她,與你何幹?」

舌尖被咬破,程影胸腔炸裂一般的疼,那些撕裂的痛楚不斷順著脈絡侵入到四肢,與怒火交織在一起,燒得她面目全非。

「陸竟明,你明知道她什麼身份還去招惹,咱們兩年夫妻,你就這麼恨我嗎?」

程影帶著痛恨與不甘,從齒縫裡蹦出幾個字。

陸竟明哈哈大笑。

「你真可憐。」

「影姐姐,對不起!」

「收起你那套惺惺作態的嘴臉,在我跟前裝沒用了。」

「影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是只是喝醉了,我沒想過跟陸總……」

程影冷笑:「沒想過,還是沒機會?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

孟瑤瑤眼淚往下掉,聲音哽咽:「影姐姐,我真的沒想過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跟陸總只是意外,真的,雖然他說讓我生孩子,可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

「你他媽算什麼東西?」程影抓過文件夾朝她扔過去,打斷她惡心的嘴臉:「孟瑤瑤,那些年我資助過你的錢,就當是喂了狗,從現在起,你給我滾蛋,財務部已經給你結算薪水,聽清楚了嗎?你,被解雇了。」

第3章:你真可憐

「什……什麼?」

孟瑤瑤眼淚停了,瞪大的瞳孔裡滿是不可置信。

程影冷聲重復:「現在起,從我面前消失。」

陸竟明跟她之間再多誤會,都不能成為旁人背叛的理由,也絕不能容忍她們踩著她的肩膀往上爬,將她的尊嚴碾碎在地上。

「影姐姐,求你不要這樣……」

「呵!」程影坐在寬大的辦公椅上,雙手環胸,滿面嘲諷看著孟瑤瑤:「昨天不是要主動辭職嗎?才過了一夜,就忘了?」

孟瑤瑤見她態度決絕,當下擦乾眼淚,哪裡還有半點楚楚可憐的模樣,之前不過都是為了繼續留在陸氏,既然她不給台階,她也沒必要繼續演戲。

「程影,你真可憐,白長一雙眼睛,沒錯,我從第一次見到陸總,就愛上他了,反正他也不愛你,為什麼不能成全我們?」

程影冷笑:「成全?陸竟明是我丈夫,你犯賤也要有底線,我再可憐,也是他的太太,而你算個什麼東西?小三,情婦?夠資格在我面前叫囂?」

她在小三小四妖精堆裡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她還在學校圖書館裡埋頭啃書。

她程影有今天,絕不是靠著這一張皮囊。

「程影,你太愚蠢了,我跟別人不一樣。」孟瑤瑤笑著說:「很快你就會知道,陸竟明對我是不同的,咱們走著瞧。」

孟瑤瑤走後,程影好長時間都無法平復內心的怒意。

她恨陸竟明的絕情,更恨自己瞎了眼,這麼多年,她的堅持有什麼意義?

孟瑤瑤是一根刺,一把刀,紮入她心臟的人,是陸竟明。

程影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盡頭,他永遠都想不起來,她是不是一直守著名存實亡的婚姻老死?

……

一周後,人事部告訴程影,那個被她辭掉的孟瑤瑤,剛剛成為陸竟明的秘書,連升三級,直接成了總裁身邊的得力助手。

她跌坐在椅子上,渾身的力氣都仿佛在這一刻被抽走。

安靜的空間裡,手機鈴聲突兀響起。

程影看了一眼來電提示,按下拒接。

對方不依不撓,繼續打進來,她忍無可忍,直接關機。

臨近下班,前台告訴她,有人抱了一束玫瑰花在大堂等候,指名道姓要見她,程影揉了揉太陽穴,重新開機撥出那串令人厭惡的號碼。

「小影,你總算肯打我電話了。」

「康宇,你到底想怎樣?」

「見你一面。」

「那也沒必要到公司來,你存心令我難堪。」

「你不肯見我,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程影深吸一口氣,冷聲提醒:「我已經結婚了,你這樣會給我帶來困擾,這裡是陸氏,對於緋聞這種東西,我向來敬而遠之,多餘的話就不重復了,你若是繼續這樣,就別怪我告訴康叔叔。」

電話那端的人嗤笑一聲:「小影,你真是越來越無情了,陸竟明剛才身邊還領著美女,你何必守著他過一輩子,他這麼糟踐你,為什麼就不能清醒點?」

「夠了,你走吧,這些話我不希望再聽見。」

程影按下內線,讓前台呼叫保安,強制趕走那個糾纏不清的男人。

第4章:誤會

過了一會兒,她以為事情已經解決了,抓過包包從電梯直接到了負一層停車場,剛打開車門,就被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嚇一跳。

玫瑰花的香味彌漫在鼻尖,康宇雙手抱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依靠在一旁的車身上,見程影看過來,故意沖她挑眉。

「你還沒走?」

康宇走過來,將花塞到她懷裡:「送出去的東西,沒有往回拿的道理,再說,不見你一面,不甘心。」他摸了一把頭髮,得意道。

程影順手將花丟了,當著他的面,沒有半點不舍。

「康宇,你還要我說多少遍,這樣有意思嗎?」

「當然。」他臉上笑容不變,伸手去抓她肩膀,程影惱怒之下避開了,康宇皺起眉頭,耐心漸漸耗光,他垂下眼簾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玫瑰花,心裡不太痛快。

程影越過他,打開車門就要往車裡鑽。

康宇先一步將人拉出來,強制壓在懷裡,伸著脖子吻過去。

程影嚇一跳,慌亂之下手腳並用,拍打推拒,掙扎著不讓他吻過來。

今晚他實在是瘋了,程影慌了神,憤怒之下一巴掌甩在他臉上,康宇被打了之後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將她壓在車上,誓不罷休。

盡管這裡是車庫,但公司還有加班的員工,程影難以想像這樣的畫面被員工看到後會造成多麼惡劣的影響。

墨菲定律,最擔心的事情往往最可能發生。

不遠處站著的,是陸竟明。

他臉色已經難以用語言形容,程影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巧合出現在這裡。

孟瑤瑤則是滿目的不可置信:「影姐姐,你怎麼可以這樣?」

她輕飄飄的一句話無疑火上澆油,陸竟明再不看她一眼,冷著臉轉過身。

而康宇也總算鬆開手,程影得了自由,大口喘息,剛想追過去,陸竟明已經攬著孟瑤瑤上了他那輛車。

見此,她幾乎是憑著本能追過去,雙手拍打著車窗。

陸竟明沉著臉,看也不看她一眼,一腳油門,車子加速往前沖,她被帶倒在地上,眼淚就這麼猝不及防湧下來。

康宇將她扶起,望著消失在轉角處的車子:「你看,這就是你找的男人,離婚吧,程影。」

……

父親住院,已經好幾天了。

這期間裡,陸竟明一次也沒有來過,程影不忍心面對父母失望的臉龐,只能謊稱他在國外,對此並不知情。

也不知道拙劣的演技有沒有讓他們看出來。

程父睡著後,程母將她拉到門口,試探著問:「小影,竟明他什麼時候回來?那件事情能解決嗎?我這心裡總覺得不安,看到你爸這樣難受。」

程影安撫的抓著母親的手:「媽,您就放心吧,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其實她還沒有勇氣跟陸竟明開口,兩人關係勢同水火,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怎麼以妻子的身份要求他幫忙,又或者說,他憑什麼幫忙。

她也害怕被拒絕,只是如今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她第一次心裡沒了底。

「唉,媽也不希望你為難,可公司若撐不下去,你爸的心血也就沒了,他辛苦一輩子,老了守不住公司,肯定受不了這個打擊。」程母又嘆了口氣:「我倒是希望他能放寬心,別老這麼操勞了,掙多少錢,也帶不走,倒不如早點退休。」

程影聽完這一番話,心裡更加自責。

她一門心思撲在陸竟明身上,到頭來也沒能經營好這段婚姻。

「媽,我回去就給他打電話,不是什麼大事,您就放心吧。」

程影又寬慰了母親幾句,低頭看了一眼時間,才轉身離開。

……

第5章:極品

「這個檢查結果是什麼意思?剛才醫生說是良性嗎?」

「對啊,可不也是要花錢嗎?」

「老頭子,你就知足吧,雖然要花錢,可好歹不要命啊。」穿著碎花裙的大嬸將檢查結果往帆布袋子裡塞,突然精光一閃大聲說:「咱們可以找程影啊,她不是有錢嗎?都資助那麼多錢給瑤瑤了,多個幾十萬也是九牛一毛吧,咱們將病故意說嚴重點,到時候讓她都給點錢,說不定還能多湊一套房子的首付呢。」

「啊?這行嗎?」

說話的兩人正是孟瑤瑤的父母,孟春軍跟張美鳳。

程影因為孟瑤瑤的關係沒上前打招呼,卻不料聽見了這樣一番對話,一瞬間,她恍然大悟,也如五雷轟頂,她以為孟瑤瑤是故意隱瞞,存心欺騙,不曾想這一家人都是白眼狼,貧窮是假,各種困難只怕也是編造,包括那可憐的身世。

他們這麼做,只是為了獲得她的無償幫助,可笑多年她一直被蒙在鼓裡。

陸竟明如果知道這一切,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對孟瑤瑤和顏悅色,當成心肝寶貝一樣維護。

如果不是今天聽見了無恥的真相,她還真不敢相信。

程影貼著牆角,繼續聽他們往下說。

身處醫院,孟春軍跟張美鳳沒什麼顧忌,也沒想到隔牆有耳,一股腦將心底醜陋的想法表達出來,商量的對策更是讓人倒盡胃口。

「怎麼不行?她那麼多錢,咱們瑤瑤還要辛苦上班,而且這是真病了,讓她出手術費,營養費,幾十萬不多吧。」

孟春軍點點頭:「也對,范范還得討老婆,買個房子得花不少錢。」

張美鳳將檢查結果收好,扯上拉鏈,又將手機拿了出來:「你看這個手機,不錯吧,雖然是她不用的二手貨,可聽說也要好幾千呢,不過我還沒學會怎麼用,先給女兒打個電話要不?」

孟春軍攔住她:「打什麼電話,妨礙她上班,以後我說你也別拿她給的舊東西了,瑤瑤不是說了嗎?只要他能跟陸總在一起,以後就不愁沒錢花了。」

「也對,不能什麼好事都讓她占了,女兒這麼漂亮,一定可以讓陸總看上的。」

「到時候程影跟他離婚,咱們就不用看她臉色了。」

程影聽不下去,才走到醫院大門口,張美鳳慌慌張張從後面追上來。

「程小姐,真是你啊,真沒想到在醫院也能碰上。」

張美鳳不知道剛才那番話被程影聽了去,只覺得能在醫院碰上真湊巧,正好不用上門去找。

程影停住腳步,扯了扯唇角:「阿姨,您有什麼事嗎?」

張美鳳見她態度冷淡,也沒放在心上,故作關心問:「你怎麼來醫院了?是身體不舒服嗎?」

「來探病。」

「哦,那就好,我還擔心是你身體出什麼問題呢。」

程影沒說話,想看看她可以演戲到上門程度,果然張美鳳忍不住,下一句就吐起苦水,將包裡的檢查報告拿出來,她篤定程影看不懂,將病情一通亂說,比絕症還誇張,話裡話外,就直接討錢了。

程影裝作聽不懂,說了句很忙就要離去。

張美鳳忙將人拉住:「程小姐啊,我們實在沒辦法,求求你幫幫我們吧,瑤瑤那點薪水不夠我吃藥,老頭子如今還攤上這種事,這不是存心讓我們活不下去嗎?」

「不然我給你們找個醫生?」

張美鳳臉色難看的推脫:「那怎麼好意思,我們剛才已經問過醫生了,就差五十萬做手術能好,可是我們去哪裡找這筆錢呢?程小姐,你好人做到底,就幫幫我們家吧,五十萬對你來說不算什麼。」

「不算什麼?」

「你們家不是還有公司嗎?五十萬就是幾頓飯錢,我們現在只能指望你了。」

五十萬幾頓飯?吃滿漢全席嗎?

張美鳳吃相難看,程影內心更加厭惡,冷笑著說:「五十萬去管你的寶貝女兒要吧,她不是要取代我的位置嗎?成了陸氏總裁夫人,五十萬算什麼,你去跟陸竟明說,五千萬也不是問題。」

「什……什麼?」

張美鳳驚恐的瞪著眼睛,似乎沒料到程影早已經知道這一切。

第6章:我不一樣

她驅車來到公司,電梯門剛準備關上,一位不速之客闖了進來。

「等一下。」

孟瑤瑤穿著高跟鞋,小步跑過來。

大概沒料到電梯裡的人是程影,她愣了一下,隨後伸手去觸按鍵。

程影冷著臉,看也不看她一眼,孟瑤瑤盯著不斷上升的紅色數字,漫不經心說:「影姐姐,我那天說過的話,你還記得嗎?」

程影不想搭理她,尤其是聽見她父母在醫院的話後,反射性對孟瑤瑤厭惡,一根頭髮絲也能勾起她不悅的情緒。

坦白說,被一個女人這樣影響,這種感覺不怎麼美妙。

孟瑤瑤見她不搭理自己,也不在意,自顧自說:「現在你知道了吧,前腳將我踢出公司,陸總馬上就會讓我回來,說到底我還得感謝你,不然也當不成他的貼身秘書。」

程影用眼角餘光掃了她一下,想到以後要跟這個處處膈應自己的女人在同一家公司,那種煩躁的情緒又冒了上來,不得不說,孟瑤瑤惡心人的能耐,跟她父母一樣高。

她用清冷的聲音道:「那你就好好幹,千萬別給我機會將你再次掃地出門。」

「影姐姐你就放心,不會有這樣的事。」

「叮」

電梯停下,孟瑤瑤對程影說:「聽說今天在醫院你羞辱了我爸媽。」

程影還來不及說什麼,電梯門已經再次合上。

她回味著剛才那句話,怒從中來。

開會的時候,程影看到孟瑤瑤坐在陸竟明身邊,心裡已經十分不是滋味,他不但當著媒體的面讓她難堪,在公司裡,都不肯留幾分顏面,誰不知道孟瑤瑤是被她辭退的人。

那些人看自己的目光裡,有探究的,憐憫的,幸災樂禍的,唯獨陸竟明是冷漠的。

散會後,她被陸竟明叫住,原本以為他要跟自己商討離婚的事情,不曾想還是跟孟瑤瑤有關。

「你今天去醫院了?」

「是。」

「見到了瑤瑤的父母?」

「對。」

陸竟明臉色變得陰沉,良久,才咬牙切齒一般道:「你為什麼要對他們說那些話?這麼多年,他們家將你當成恩人,這也不能成為你羞辱瑤瑤父母的理由吧。」

「羞辱?」

程影笑了笑,心裡明白是孟瑤瑤吹了耳邊風,顛倒黑白了。

可是怎麼辦,她還會為陸竟明的話感到難過,甚至是痛心。

「他們生病已經十分絕望,你卻落井下石,程影,你太令人失望了。」

「呵!我說什麼了?我對他們做什麼了?」

「你自己心裡清楚。」陸竟明煩躁的扯了扯領帶:「以後他們家的事情你不必插手,五十萬手術費我已經讓人打過去,你最好別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否則我不會饒了你。」

「陸竟明,你親眼看到我羞辱他們了嗎?」

「還用看嗎?你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什麼時候能不端著?」

「……」

程影看著陸竟明那張輪廓分明的臉,只覺得一股氣堵在胸口,又酸又澀。

她以為孟瑤瑤應該懂得適可而止,不曾想這只是一個開始。

不久之後競標的項目他們敗給了對手,原因是標底泄露了。

程影作為負責人,直接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陸竟明大發雷霆,讓她主動辭職。

說好聽是辭職,其實不過是被趕出去了。

因為調查結果顯示,她才是泄露標底的那個人,哪怕她心裡清楚,是孟瑤瑤做的手腳,也無法找出證據,只能接受現實。

加上此時父親病情惡化,她不得不在醫院陪伴,離開公司倒成了另一種解脫。

只是輸給孟瑤瑤,她始終不甘心。

傍晚的時候程母給程影打電話,語氣裡難掩焦慮。

「小影啊,你今晚能不能跟竟明一起來呢?媽想親自跟他聊聊。」

「媽……他……在忙。」程影隨意扯了謊。

程母有些煩躁:「還忙?嶽父都住院這麼久了,再忙也該過來看一下吧。」

程影咬著唇:「我再給他打個電話吧。」

她猶豫了很久,才撥出那串爛熟於心的號碼。

響了幾聲,接電話的卻不是陸竟明。

「影姐姐,你找竟明有什麼事?他在洗澡呢。」

「孟瑤瑤,你讓他接電話。」程影氣得怒吼,什麼理智都消失了。

「不好意思,剛才太累,他剛進去浴室,不然等會我讓他給你打回去吧。」話裡某種暗示明顯,猶如利劍紮入心頭。

程影顫抖著掛了電話,一直等到第二天他也沒再打過來。

新婚夫婦3天3夜沒出門,婆婆以為回娘家了,開門一看臉紅了!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新婚夫婦3天3夜沒出門,婆婆以為回娘家了,開門一看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