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尿的地方不能親 !」





1

第1章 我好這口

隱忍而又嬌媚的呻、yin聲,隨著搖晃的車廂此起彼伏。

黑色的車玻璃擋住裡面的春光,不過光聽這勾魂的喊叫,就知道裡面有多激烈。

徐漫手中抓著B超單,望著不遠處搖擺的豪車。

這車不是別人的,而是她丈夫的,此刻他的丈夫正在和別的女人翻雲覆雨。

哦,不,這不是別的女人,而是徐漫的朋友外加同學。

她的指甲穿過紙,狠進掌心的肉裡,好像只有用這樣自殘的方式,才能忽略心上的痛。

徐漫把手中的檢查單裝好,仰著頭走過去。

現實版的正房撕小、三沒有上演,徐漫優雅的敲了敲車玻璃。

幾分鐘後,車窗降下,沈心暖衣衫不整的依偎在陸亦深懷裡,胸口露著大片大片的肌膚。

隱約可以看見上面的紅印子。

至於怎能弄上去的,大家心知肚明。

陸亦深靠著椅背,慵懶肆意,完全沒有被捉、奸的窘迫,從容淡定沒有一絲一毫的狼狽。

「陸太太有事?」

徐漫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監控,笑的明媚又燦爛,「就算情難自禁,咱是不是得找個隱蔽的地方?怎麼,要現場直播?」

陸亦深自動忽略了她的話,所有的關注點都在她的臉上。

知道自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她在笑?

莫名有股火在陸亦深的心底燃燒。

他壓下怒意,笑的帥氣逼人,「我就好這口。」

「既然你喜歡,那繼續。」徐漫走的利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望著那道走的乾脆的背影,心底的火幾乎將陸亦深吞噬。

徐漫剛進門,陸亦深就緊跟著進來。

她回頭看了陸亦深一眼,「就這麼進來,不用送沈心暖麼?」

陸亦深瞇著眼眸看徐漫,「心暖懷孕了。」

看著她刀槍不入的模樣,陸亦深就想撕破她,看她心裡到底裝了什麼。

有幾個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並且懷孕呢?

陸亦深盯著徐漫的表情看。

很期待她會有失控的表情。

徐漫攥緊了握在手中的包,胸口像是破了一個洞,冷風颼颼的刮,刮的她心肺疼。

她強裝笑臉,「那恭喜你,你那麼愛沈心暖,現在你們有孩子了是不是很高興?」

陸亦深扯著唇角,「當然。」

就那麼簡單的兩個字眼,組合在一起,幾乎擊碎了徐漫心底最後一道防線。

四年前恒康面臨破產,徐漫讓父親幫助陸亦深,徐父不同意,徐漫用命威脅自己的父親幫助陸亦深。

徐父知道自己女兒的心思,便提出要求,讓陸亦深娶自己的女兒。

那時陸亦深有愛人,她就是沈心暖。

也是這個原因,讓陸亦深總覺得虧欠了沈心暖。

徐漫沈心暖還有陸亦深,曾在同一所大學,明明是徐漫先遇見的陸亦深,可是他卻喜歡上了沈心暖。

原來愛情真不講先來後到。

就像她和陸亦深。

徐漫在心裡期待著,以為時間久了,也許他會愛上自己,那怕能稱呼他為丈夫也是幸福的。

可是現實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

新婚那晚,陸亦深說,「你知道我喜歡的是暖暖,你們是同學還是朋友,你不會和她成為情敵的對嗎?」

徐漫從小家裡就優渥,說千金大小姐也不為過,她性格要強,聽了陸亦深的話,她倔強的說,「不會,我不喜歡你,怎麼可能成為情敵?」

她看著自己深愛的男人和自己朋友成雙入對,怎能沒有感覺。

萬劍穿心也不過如此。

她是個自尊心強的人,這幾年和陸亦深在一起,她極力隱藏著對他的感情,她怕被拒絕,被嘲笑。

整天裝的不在意。

可是現在她想留住這個男人,守住這個家,因為她需要。

就在徐漫要放低姿態,想要表明自己心意時。

陸亦深接到一通電話,他的表情很怪,甚至扭曲。

「出了什麼事情麼?」

陸亦深對上徐漫的眼眸,心裡愣了愣。

剛剛他說沈心暖懷孕不過是想氣氣徐漫。

只是,這個電話真是沈心暖懷孕的消息。

一語成讖?

他的眉頭皺的很緊,並沒有因為有孩子了而高興。

反而成了他的心事。

1

第2章 沈心暖的陰險

陸亦深出去的時候如一陣風,從徐漫身邊擦肩而過,徐漫沒有站穩,摔了下去,她本能的護著肚子:「亦深……砰!」

她的話還來不及說,門就被摔上。

果然,他愛的是沈心暖。

一個電話他都能像丟了魂一樣。

她慢慢的從地上趴起來,沒有感覺肚子不舒服才站直,扶著樓梯扶手,正準備上樓,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來,是她母親打過來的。

「媽,有事嗎?」

「漫漫啊,本來媽不想給你打這通電話,我這是偷偷給你打的……」

「出了什麼事?」聽這口氣是出了事,想要迫切的知道發生了什麼。

「自從公司抽掉那一大筆錢後,很多業務都無法做,前段時間公司一個工程出現問題需要錢,你爸就用公司股份做了抵押借錢,借貸到期了,可是工程因為中間被耽擱了沒有按時間完成。

你爸拖了一個星期還是沒有把錢湊齊,今天對方來公司逼債,要是再還不上,就要接手公司,你爸一急昏倒了,現在還在醫院……」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爸怎麼樣了?我現在就過去。」她轉身就要出門。

「你爸沒有事了,這麼晚了就別過來了,你爸不讓我說的,要是知道我給你打電話,肯定要和我生氣,你明天再來吧,你爸醒了我先掛了……嘟嘟……」

她站在客廳裡,緊緊的攥著手機,自從四年前,公司往陸家的恒康集團投入大量的資金,公司這幾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她都明白,父親為什麼不讓說,他怕自己在陸家受委屈,當初傾盡所有,就是為了自己在陸家不被看輕。

想到父親眼淚忍不住下掉,如果說,這世上有一個最愛她的男人,那個人一定是她的父親。

她抹了一把臉,給陸亦深打電話。

就算是求,她都認了,只要能挽回公司就好,她不能就這樣看著父親一輩子的心血就這樣沒有了。

藍天公寓。

藍天公寓是陸亦深為沈心暖購置的。

陸亦深進門的第一句話就是質問,「你懷孕了?」

當初結婚他確實討厭徐漫,是她讓自己辜負了沈心暖。

他常常故意帶沈心暖,到她面前刺激她,可是……

沈心暖眼裡含著淚,但是又不掉下來,「一個月前你和漫漫的結婚紀念日,喝醉了……」

陸亦深的眉頭深鎖,那晚他是喝的有點多,可是他記得好像是徐漫。

「我知道,我現在是個第三者,你不想承認沒有關係,孩子我會自己養。」沈心暖擦乾眼淚,看著陸亦深,「你走吧,我不會讓你難做。」

陸亦深盯著沈心暖,「你變了。」

「是我變了還是你,明明我們才是相愛的戀人,可是你讓我成為了挨千刀的第三者,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如今我懷了你的孩子,你卻不信!」

沈心暖幾乎是歇斯底裡。

她此刻的樣子和四年前知道他要娶徐漫的樣子如出一轍。

都那麼的失控。

「你和我裝恩愛,你說只要刺激徐漫提出離婚你就娶我,真的是這樣嗎?難道你不是因為徐漫無視你而做出的舉動嗎?」

「亦深,你背叛了我們的愛情,你愛上了徐漫!」

「沒有!」

他是討厭徐漫在自己面前虛偽的模樣,但……那是愛嗎?

1

第3章詭計得逞

沈心暖撲進陸亦深的懷裡,「亦深,我愛你,可以豁出去命,就像七年前那樣……」

陸亦深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樓住趴在自己懷裡哭泣的女人。

就是因為七年前那件事,他才和沈心暖走到了一起。

他的聲音又低又啞,「我知道。」

沈心暖抱緊他的腰身,「今天留下來好嗎?」

沈心暖知道什麼時候該適可而止,怎樣才能讓陸亦深對自己的歉疚加深。

陸亦深沉吟了好久才應聲:「……嗯。」

沈心暖貼心的給他脫外套,「要不要洗個澡,我給你放熱水。」

他顯得有些疲憊,說自己要處理事情,直接去了書房。

沈心暖拿著他的外套,正準備掛起來,口袋裡面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往臥室看了一眼就將電話掏出來,一看是徐漫的,沈心暖眼神暗了暗立刻掛斷,並且將通話記錄刪掉。

徐漫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手中被掛斷的電話,眼神越發的黯然,想了很久之後發了一條簡訊:亦深我爸的公司出了一些事,需要一筆錢,如果你看到簡訊,將錢打到我卡上。

沈心暖剛想把手機放回去,一條簡訊跳出來,一看又是徐漫臉色更加的陰暗,劃開螢幕看完,沒有一絲猶豫就將簡訊刪掉,不屑的冷笑,七年前她鬥不過自己,如今她同樣不能,陸亦深只能是她的。

發完信息,徐漫覺得自己所有的力氣都被抽空,直接倒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夜裡醒了好幾次看手機,看有沒有錢進來,可是沒有,這一刻她的心很涼。

起身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換了一身衣服,從化妝台的抽屜裡拿出一個盒子,裡面放著一把鑰匙,她將鑰匙拿起來裝進包裡。

看了一眼精致的盒子,順手扔進了垃圾桶,曾經這是她最珍貴的東西,可是現在她該醒了。

走到樓下邊將門關上,邊給母親打電話,詢問父親的情況。

「沒有事你別擔心。」

「嗯,錢我會很快就湊到。」說完她掛斷電話,剛想去開車,門口開進來一輛車子,陸亦深從裡面下來,他幾乎一夜沒有睡。

看到徐漫要出去,眉頭一皺:「這麼早,你要去哪裡?」

1

第4章陰差陽錯

徐漫轉頭看向陸亦深,臉上帶著笑:「我有問我的丈夫你,這一夜去那裡了嗎?你又憑什麼來問我呢?」

說完拉開車門坐進去,啟動車子離開,沒有再去看一眼陸亦深。

陸亦深僵在原地,她的態度讓他極不悅,怒火中燒。

他快步走過去,徐漫的速度更快,上了車就走人。

陸亦深黑著臉,幾乎能滴出墨汁。

徐漫離開家後,來到她和陸亦深剛結婚的房子,這裡地處市中心,位置也高,在客廳有個寬大的落地窗,能夠將整個江州市盡收眼底,這是她親手購置的,每一處裝飾,那怕是一個地毯也是她精心挑選的。

剛結婚的前三年裡,他們一直住在這裡,那三年裡陸亦深憑著父親投入的資金,將恒康做起來,現在是江州市第一大集團,那怕是全國也能排上名,所以一年前他購置了別墅搬離這裡,這裡也就空了下來。

她看了一眼屋裡所有的一切,自嘲的笑笑,自己還在期待什麼?

走到落地窗前打了一通電話,聽著那邊的介紹,而後說道;「對,我要一次性付清的買家。」

這套房子一直有人想買,她不捨得賣因為這是她和陸亦深度過三年的‘家’,有很多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回憶,而且不缺錢,現在對她已經沒有意義。

下午中介就帶買家來看房子,看到是沈心暖不禁愣了一下,不過跟快她就掩飾過去。

中介剛想介紹,沈心暖就走近她:「漫漫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要賣房子?」

徐漫往後退了一步,拉開和她的距離,臉上帶著無懈可擊的笑:「不想要了,所以就賣了。」

沈心暖將屋內看了一個遍,笑著說:「剛好今天亦深給了我一筆錢,我也沒有地方用,覺得這裡適合我和他住,就想買下來,你不會介意吧?」

她的話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地插進徐漫地心裡,疼地她幾乎喘不過來氣,她死死地咬著唇壁,口中有血腥味,雖然疼可是她卻異常地清醒,那怕心在滴血,她依然臉上帶著笑容:「只要能出得起錢的,我都把對方當買家,你當然也一樣。」

「既然你們認識,那就好談了。」中介將合同放在茶幾上;「不如我們坐下談。」

徐漫也想快點結束掉這場談判,價格談攏她就將合同簽了,拿著卡離開,父親還等著錢用。

去了一趟公司,就來到醫院,父親還在病床上,徐漫走過去拉住父親的手:「好點沒有。」

「本來就沒有什麼事,你怎麼來了?」不過很快就想明白看了一眼妻子:「是你打電話了?」

李敏正在想怎麼說時,徐漫卻先開口:「我是你女兒,難道來看你也不對?」

「你知道了?」自己住院的事她都知道了,公司的事情肯定她也是知道了。

「嗯,您放心吧,錢我已經還上了。」徐漫笑著說。

徐庭毅嘆了口氣:「你從陸亦深那裡拿錢了?」

眼底快速的劃過一抹黯然,她低下眼眸,搖了搖頭:「沒有,我把福熙路的那套房子賣了。」

「什麼?」

「什麼?」

前者李敏,後者徐庭毅,他們都很驚訝,因為那裡是她很寶貝的地方,怎麼就賣了?

徐庭毅皺著眉:「那是你最喜歡的房子,怎麼能賣了?」

徐漫趴在父親身上,摟著他眼窩泛酸:「和公司相比,那套房子算是什麼?」

和父親相比,那套房子又算什麼?

「在這裡吃過晚飯再回去吧。」李敏摸摸女兒的頭髮,對她說道。

「好。」她抬起頭眼裡已經是一片清明,笑看著母親。

「那你在這裡陪著你爸,我回去做吃的來。」李敏收拾了一下後離開病房。

晚上。

陸亦深下班正想回家,手機響了起來,眉梢微微揚起似乎很愉悅,可手機拿出來看到是沈心暖的名字,那種愉悅慢慢消退,心底隱隱有一絲失望。

「有事?」他的語氣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嗯,你來福熙路,709號,我給你驚喜。」

福熙路?這讓他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去福熙路,這地方他很熟悉,來到這裡似乎讓他想到一些事情。

站在門口他抬起手,卻沒有敲下去,正當他收回手時,房間的門被打開,看到是沈心暖他愣了一下,正在迷惑她怎麼會在這裡時,沈心暖把他拉了進來。

裡面被沈心暖重新收拾過,以前的東西全部都沒有了,雖然還是以前的房子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變了,這讓陸亦深很不習慣,語氣有些沉:「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面是你布置的?」

「是啊,喜歡嗎?」沈心暖拉著他到處看:「以後我們就住在這裡好不好,而且離你的公司還近,如果你上班累了,還可以來這裡休息,多好啊。」

陸亦深抽回手,瞇著眸子看她:「我再問你,這房子怎麼會在你這裡!」

對上陸亦深隱怒的眸子,沈心暖咬了咬唇:「漫漫把這裡賣了,我想著這是你們生活過得地方,怕被別人買走,就買了下來,你不高興?」

聽完沈心暖得話,他更加得煩躁,她竟然要把這地方賣了?

「我今天還有事,照顧好自己。」說完轉身離開,幾乎是沒有一絲留戀,心裡一直在想徐漫想要幹什麼,早上的態度,現在又賣房子,她到底要幹什麼?!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