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夫妻,更要好好相愛





二婚夫妻,更要好好相愛

Chapter1

因家暴與前夫離婚後,我沒想再婚。

我在醫院做護士,收入可以應付我和女兒的生活。爸媽有退休薪水,維持日常開支沒問題。

可是,媽媽卻一再勸我再婚,她說等他們走了,女兒嫁了,我就孤苦伶仃一個人了。我想想也對,加上周圍總能看到恩愛夫妻出入,對於婚姻,我又漸漸燃起了希望。

先後相親幾次,都不滿意。後來,同事給我介紹了陳森

陳森從部隊退役後在民政局工作,前妻因之前受不了長期分居跟另一個人在一起了,他從部隊回來後便主動提出了離婚,自己帶兒子過。同事說陳森工作穩定,人也踏實可靠,是個再婚的好對象。

開始相處,沒有電光火石,沒有浪漫激情,一切都淡淡的。可就在這時,我卻因膽道蛔蟲住院動手術,陳森一直在身邊細心照顧,我很感動,加上家人的助推,出院沒多久,我就和陳森結婚了。

陳森跟我說,反正是二婚,也不好意思多收一次別人的份子錢,所以就不搞什麼儀式了。我心中咯噔一下,但還是同意了,心想日子長著呢,也不計較這一點。

接下來,錢的問題,在這個家越來越突出。

幾天後,我和他一起經過一家婚紗店,看著那些漂亮的婚紗,我忍不住說:「我穿上肯定也漂亮。」

他看我一眼,說:「你身材是不錯,可我們二婚嘛,不用穿婚紗了。」

我終於忍不住,對他怒目而視:「二婚怎麼了?二婚也還是新娘!」

可是,他沒再說什麼,繼續悶頭葫蘆一般往前走。

我卻站在那不想動了,眼淚嘩就流下來。原來,這個男人一直都瞧不起我,覺得我連一套婚紗都配不上,我和他之間,只是搭夥過日子,可以省出一套房子的房租,省出一些煤氣錢……

說真的,我想離婚了,因為我不願這樣被輕視,這樣同一屋簷下還要為錢的事算來算去。

可就在這時,我爸不小心摔傷住進了醫院。陳森工作比我自由,倒是主動承擔起照顧我爸的事來。

我媽很感動,因為我爸身材高大,如果不是陳森,我們娘倆肯定夠嗆。我的心暖了一些,爸出院時,我看著陳森忙碌著整理東西,想要他休息一會,於是說:「我來整理,你去辦理出院手續吧。」

誰知他吞吞吐吐地拒絕了,我這才想起他可能是擔心辦出院手續還要補交錢。

這只鐵公雞!我冷笑,故意對我媽說:「媽,應該還能退點錢吧?」

陳森的臉,頓時就紅了。

Chapter2

我以照顧爸爸為名,住到了我爸媽那。

坐在陽台上發呆,媽媽要我去銀行存錢,才一點錢,她也要去存起來。

我說隨便就花掉了,存什麼。我媽笑,說:「如果不存,一窮二白的,哪里有得花?存得多了,才能隨意取。我跟你爸這麼些年就是這樣攢的,一起攢生活,攢感情,攢銀行存款,攢著攢著,就分不開了。」我驚訝地看著我媽,她是在點破我的婚姻嗎?

是的,我和陳森是半路夫妻,為搭夥過日子,我們共同的帳戶上什麼也沒有,沒有共同資產,沒有共同孩子,沒有共同愛情,甚至,沒有共同的純粹的生活。

除了一紙結婚證,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集。

我媽把陳森叫到家中吃飯,委婉地試探他是否看重與我的婚姻,他毫不猶豫地點頭。

我媽又問:「是不是向往親人與愛人重疊的家庭生活,而不是這樣像刺蝟一樣互相紮著?」

他依舊點頭。

我媽憐愛地看著我們,說:「孩子,像你們這樣的組合家庭,沒有「家」底,只有一堆亂七八糟的過往,這就像在廢墟上重建家園。必須清掉過去,重新攢起屬於你們的磚瓦。二婚怎麼了?二婚的雙方也是愛人,是愛人,就有權相愛,有權幸福,而不是彼此貶低和輕視。」

那天晚上,我跟陳森回家了,他背著我女兒,我牽著他兒子,走在街燈下,我們的影子合在一起,就是一家人。我知道,隔閡正在消融,我們要準備積攢新的家園了。

第二天,陳森主動交出了他的薪水卡,我說:「放心,每一筆開支我都會認真記下來。」

我們又決定,以後由我去接小毅,而陳森去接丫頭。小毅的家長會,由我去開;丫頭的家長會,由陳森去開。還有公公婆婆那,我們每周末都去吃一次團圓飯,由我和陳森下廚。

走在小區里,在鄰居面前,我故意「爸爸媽媽老公兒子」甜甜地叫著。說實在的,一開始,我也覺得別扭,可是,叫著叫著,心里就覺得是真的了。

有時候,形式感很重要,特別對於我們這樣的組合家庭,因為這就像宣誓,表達誠意,讓對方放心。

每天晚飯後,我們一家四口都會一起散步,一起猜謎語,做腦筋急轉彎,有時則搞家庭運動會,我和小毅一組,陳森和丫頭一組。日子久了,相濡以沫里,歡聲笑語里,坦誠相待里,感情交流逐漸如浪花一般在我們的心底跳躍起來,家里有了溫馨,有了愛意。

Chapter3

一天晚上,陳森神秘地笑,悄悄遞給我一張金融卡,說:「老婆,我這里有些錢,我想把這套房子賣掉,換套大點的,兩個孩子住得也寬鬆些。新房子新氣象嘛!」

我愣了一下,接著眼淚就湧了出來。因為我知道,他的這個決定,意味著什麼。

我沒有急著接金融卡,而是跟他說了一個在我心中醞釀很久的決定。

我想開一家助聽器店,我在耳鼻喉科工作多年,每天看到那麼多老人、孩子來配助聽器。我想自己開一家專業的,價格適中,既可以幫助到很多人,又能增加一些經濟收入。

問題是,如果開店,就要去參加專業培訓,還有成本也不低。聽了我的話,陳森有些驚訝。

我連忙說:「你先考慮,答不答應都沒事。」

大概是陳森去找他父母商量了,公公婆婆不讚成陳森把錢給我。但又不好明說,找了個借口說有個朋友要出國,房子著急出手,可能會便宜賣,這樣的機會太難得,應該先考慮買房。可幾個月過去了,也沒見他有什麼朋友出國。

說實在的,我心里挺難過的。可轉念一想,畢竟是幾十萬元的事,我和陳森結婚不過兩年,他們有顧慮也是對的。

我媽說,水泥凝固之前還會到處亂流呢,他們心里思前想後也是可以理解的。

陳森顯得很歉疚,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看他這樣,我突然就釋懷了,如果他不在乎我,是不會這樣努力照顧我的情緒而盡力討好我的。兩年來,無形之中,我們已積攢起了屬於彼此的愛情。

Chapter4

小毅感冒連續高燒,為了照顧他,我晚上睡得很少,白天上班時,排錯了一位患者的號子,讓後面的人先看了病。

這位患者的家屬對我破口大罵,這時陳森恰好帶著小毅來醫院掛水,順便來找我,看到這一幕。

小毅快速跑過來,去推對方,我抱過他,嘴里一個勁地跟對方道歉。小毅突然就哭了。看著孩子為我哭,我也忍不住眼淚直流。孩子在我懷里顫抖,我知道,這兩年,他跟我真是親了。

回家的路上,陳森說:「明天你就準備開店的事吧,如果那張卡上的錢不夠,我再去找我媽借。」

我沒說什麼,任眼淚流,緊緊地抱著小毅。

由於我在醫院工作多年,專業學起來快,做護士又練就了耐心,我的助聽器店發展得不錯。陳森在工作之餘經常過來幫忙,但他似乎故意不過問店中的財務。

有時我特意把帳目表給他看,他都輕輕地合起來,說:「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只想信任你,愛你,愛這個家!」

那一刻,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去年12月,我拿出做生意賺的錢準備買新房,在考慮是貸款還是賣掉老房子付全款時,陳森說他的不賣,將來給閨女做嫁妝,我說,那我的也不賣,將來給兒子娶媳婦。

說完,我們同時「噗嗤」笑起來,眼中泛起幸福淚光。

至此,經過四年多的磨合,我和陳森,終於通過坦誠與行動,積攢起足夠的愛情與親情,還有共同的事業,在「一窮二白」的二婚土壤上,建起了我們全新的幸福家園。

是的,只要彼此都對婚姻有足夠的誠意,灰暗的過往終究遮擋不了我們共同的陽光。

作者簡介:王月冰,資深圖書編輯,多家雜誌簽約作者,有300多萬字見諸報刊及圖書,公眾號「王月冰」,ID:wybing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