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無恥,是因為害怕寂寞





人的無恥,是因為害怕寂寞

人的無恥,是因為害怕寂寞

文 ✎ 木心

愛情,亦三種境界耳。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於審美,中年歸向求知。老之將至,義無反顧。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卻看到了人心的淺薄。

很多人的失落,是違背了自己少年時的立志。自認為成熟、自認為練達、自認為精明,從前多幼稚,總算看透了、想穿了。於是,我們就此變成自己年少時最憎惡的那種人。

萬頭攢動火樹銀花之處不必找我。如欲相見,我在各種悲喜交集處,能做的只是長途跋涉的歸真返璞。

看清世界荒謬,是一個智者的基本水準。看清了,不是感到惡心,而是會心一笑。

生命好在無意義,才容得下各自賦予意義。假如生命是有意義的,這個意義卻不合我的志趣,那才尷尬狼狽。

無知的人總是薄情的。無知的本質,就是薄情。

一個愛我的人,如果愛得講話結結巴巴,語無倫次,我就知道他愛我。

悲傷有很多種,能加以抑制的悲傷,未必稱得上悲傷。

常以為人是一種容器,盛著快樂,盛著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導管,快樂流過,悲哀流過,導管只是導管。各種快樂悲哀流過流過,一直到死,導管才空了。瘋子就是導管的淤塞和破裂。

一流的情人永遠不必殉隕,永遠不會失戀,因為「我愛你,與你何涉。」

我好久沒有以小步緊跑去迎接一個人的那種快樂了。

沒有比粥更溫柔的了。念予畢生流離紅塵,就找不到一個似粥溫柔的人。

從未見有一只鷹飛下來蹲在地上看螞蟻搬家。

眼看一個個有志青年,熟門熟路地墮落了,許多「個人」加起來,便是「時代」。

愛一個人,沒有機會表白,後來決計絕念。再後來,消息時有所聞,偶爾也見面…幸虧那時未曾說出口,幸虧究竟不能算真的愛上。又愛了另一個人,表白的機會不少,想想,懶下來,懶成朋友,至今還朋友著…光陰荏苒,在電話里有說有笑,心中兀自慶幸,還好…否則苦了。

當愚人來找你商量事體,你別費精神——他早就定了主意的。

人害怕寂寞,害怕到無恥的程度。換言之,人的某些無恥行徑是由於害怕寂寞而做出來的。

輕浮,隨遇而愛,謂之濫情。多方向,無主次地泛戀,謂之濫情。言過其實,炫耀伎倆,謂之濫情。沒條件的癡心忠於某一人,亦謂之濫情。

你的眉目笑語使我病了一場,熱勢退盡,還我寂寞的健康。

凡是看我不起的人,我總要多看兩眼。

康德的判斷:「對自然美抱有直接興趣,永遠是心地善良的標誌。」此話可以反說,凡已不復善良者,乃對自然美喪失了直接的興趣。

始終不肯背叛自己的人,即使吃了很多苦頭,最終卻可以笑著。

人的無恥,是因為害怕寂寞

我思,故我在!

↓長按下方二維碼識別關注我們↓

人的無恥,是因為害怕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