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作者|杜甜 主編|小佳

「原本光鮮亮麗之後,就是衣衫襤褸。」

這是《蝸居》主人公宋思明的話。哲學家馬爾庫塞等人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反思了現代工具理性對愛欲的壓制,所謂的都市精英在赤裸裸的物質消費之外,內投於心的他律是獲取城市圖景的代價。他們享受單身生活的自由、拒絕戀愛與婚姻帶來的束縛,把對愛欲的壓制當作幸福的起點,通過離婚、恐婚、拒婚等行為做到個人的幸福追求。那麼,我們在愈趨理性化的世界中,是否能尋找一條親密關係的幸福路徑?

當看似感情基礎薄弱的「閃婚族」、溝通不暢的「跨國戀」、不再浪漫的「老夫老妻」這些夫妻組合放在一起時,一出「中國夫妻圖鑒」躍然紙上,騰訊視頻獨家播出的親密關係實景觀察節目《幸福三重奏》試圖在三種婚姻樣本中捕捉情感交流的方式,描繪親密關係的現實圖景:婚姻不是情途陌路,而是在生活的煙火氣里依然保留著愛情的仙氣。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後現代語境下夫妻之倫遭解構

《幸福三重奏》遠離都市,聚焦親密關係

在傳統的人倫關係中,夫妻關係是核心之一。從古典主義時期的夫為妻綱,到現代主義代表人物伯格曼把夫與婦各設為一座孤島,愛也不成,恨也不成。隨著後現代主義的情緒蔓延,在平面化的無序亂流中,夫妻之倫於兩性、於家庭的功能和價值也日益旁落。

如今,男女間夫妻和諧的形式被解構,情感的深度被削平,婚姻不再成為生活必需品。數據顯示,僅2017上半年,全國各級民政部門辦理離婚登記185.6萬對,同比上升10.3%,至2017年底,全國離婚率已飆升至39%,單身人口超過2億。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究其原因,表現在瞬息萬變的信息時代,婚姻中的男女似乎來不及思考,就被各種外力牽引著做著無序運動。於是,當《幸福三重奏》營造出古樸的、理性的、不被打擾的生活狀態時,物質和功利至上的「新都市」概念退潮,「二人」以外的世界被屏蔽,同時被壓抑的愛情感受和婚姻體驗得以釋放,三組夫妻的親密關係成為觀察主體。

而節目作為觀察實驗者,站在客觀的角度,通過鏡頭語言來還原每個人的真實狀態、每對夫妻的相處方式。它會帶領觀眾觸摸最真實的感動,為觀眾感知婚姻萬象、認知自我需求、調整思維行為方式,提供了借鑒。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大眾對汪小菲&大S、江宏傑&福原愛、陳建斌&蔣勤勤,三段婚姻的認知一直局限於被報導的世界,以為公眾人物的親密關係要麼是疏離、冷漠的,要麼是浪漫、無憂的。但通過還原被觀察者的一舉一動,我們發現,他們在家庭中的真實狀態與大眾無異。他們也是在不同家庭背景、教育方式、情感體驗中成長起來的個體,生活現狀、煩惱困惑以及理想憧憬間的矛盾在三組不同的親密關係中被放大。

目前,《幸福三重奏》已播出4期,三對夫妻的相處模式逐漸清晰。從收視以及網路大數據反映,該節目受眾逐步增長,前三期期均播放量過億。收視群體中,18-35歲的女性用戶占比過半,為對婚姻懷有焦慮或者憧憬的年輕用戶以及身處婚姻關係當中的中間年齡層用戶。

網友對節目的討論逐漸也由「福原愛的老公這麼帥!」「我要被陳建斌笑死了……」轉為「從汪小菲教大S騎車找回初戀的感覺」「不同階段的生活都有我們期待和喜歡的樣子」。可以看出,《幸福三重奏》做到了情感類節目從戀愛配對體驗式到親密關係觀察式轉型的成功,不同於其他節目「假想」的愛情故事,觀眾更希望有生活的示範樣本。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消解都市人的情感震顫

婚姻是另一個愛情故事的開始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提出「媒介即隱喻」的觀點,認為人們實際上是生存在媒介所製造的巨大隱喻世界中而不自知。因為影視傳播是點與點的鏈接,培養人的跳躍性思維,弱化邏輯思維能力。

為了高效地完成社會效用轉化,這檔節目變革了節目的語言設計,借助平行的敘事結構,對三對夫妻生活採用實景平行剪輯,達成邊看邊思考的效果。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比如,第一期中面對不請自來的訪客——蜜蜂,江宏傑徒手捉蜜蜂,福原愛及時給予愛的鼓勵;大S怕得躲在臥室,汪小菲用紙巾淡定處理;蔣勤勤手握蒼蠅拍不敢上前,陳建斌悠閒地打開窗用嘴趕。在特定的「觀察空間」里,以特定情境的重復上演為鋪墊,既可以確立客觀認知,也營造了協調性的論述氛圍,日常化的處理方式有助於釋放人性化的話語氣息,從而做到節目實效倍增與社會功用引導的交流平台。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拋開生存狀態及人與人的複雜糾葛後,《幸福三重奏》不同於以往情感類節目「情感速配」和「戀愛表演」的模式,生活細節中滲透出的「煙火氣」極具幸福感。腦洞少女大S發現求生欲爆棚的總裁汪小菲,原來還會下廚,素描水平也不錯;被秀恩愛狂魔江宏傑帶成「台灣嗲」的福原愛有100次接吻的日常,還有難忘的紀念日驚喜;而在10多年的瑣碎生活里沒有被磨掉脾性的陳老師和蔣女神竟然是一部不斷更的情景喜劇。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網友對這檔節目看法則空前一致:不以虐狗為目的卻虐死單身狗。企鵝影視天相工作室總經理邱越認為:「這個節目不想告訴大家‘什麼是幸福’,而是希望大家在觀看節目之後能夠思考自己希望的幸福是什麼,因為幸福的樣子有很多種。「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通過慢生活的細節,網友看到的是相濡以沫的愛情,婚姻開啟的是愛情的另一個副本,有戀愛時的悸動,有朋友間的樂趣,還有家人間的熟悉。節目組將調查對象延伸到普通夫妻,我們看到的是每對夫妻都有各自的相處方式,甚至每一對夫妻對於生活狀態都有著各自不同的理解。

但他們的生活狀態無疑又是幸福的,《幸福三重奏》的社會價值就在於此,以捕捉並呈現三組親密關係的真實樣貌為切入點,用更貼合大眾的生活環境和契合大眾的話語氛圍觸達每一位普通人,使其對美好婚姻和幸福生活充滿期待,消解都市人的情感震顫。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用煙火氣烹調幸福感

騰訊視頻「幸福綜藝」引發共情

教育引導是情感觀察類節目的社會職責所在,倘若該節目能強化其揭示的社會主題、引導受眾群體成長,無疑能夠穩步提高觀眾群體感知幸福的能力和獲取幸福的理性認知。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汪小菲&大S、陳建斌&蔣勤勤空降明星聊天室解答網友關於夫妻生活的疑問,提供了網友與明星夫婦互動交流的機會。平台功能性還體現在對#幸福三重奏告白行動# #你會為對方過紀念日嗎#等話題活動的發起,鼓勵網友積極參與、表達關於幸福的見解,形成更為協調的群體輿論氛圍,從而真正達到「幸福綜藝」的目的,即通過幸福綜藝傳遞幸福感,並能引發大眾共情,給社會帶來積極、正能量的影響。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在已全面工業化的文化結構下,如果說騰訊視頻經由《明日之子》系列《創造101》《潮音戰紀》不斷摸索偶像產業在垂直領域的打法,那麼對於現實生活的關注則交由「幸福綜藝」來達成。《幸福三重奏》做的是對現實主義影像的創新表達,把親密關係最原始的樣貌呈現給觀眾,與觀眾達成情感上的共鳴,然後去思考我們要以一種怎樣的心態來對待生活,它最終指向的是:生活不會變得不好,但又不可能一下子變得很好,這是我們生活的常態。

騰訊視頻一直以來努力挖掘和創造高價值的內容,其推出的一系列「幸福綜藝」,諸如《放開我北鼻》《拜托了冰箱》《請與這樣的我戀愛吧》等均是立足於此,幸福不局限於物質生活,更多的還是精神。用煙火氣烹調的幸福盡管在現實生活中顯得有些微不足道,然而擁有這樣的幸福觀卻又是必要和必需的。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

>> 熱文 <<


阿里影業|騰訊|萬達傳媒

華誼兄弟|華策影視|光線傳媒|博納影業

北京文化|歡瑞世紀|新麗影視|耀客傳媒

完美世界|正午陽光|閱文集團|中影

藍港影業|映美傳媒|聖世互娛|嘉行傳媒

騰訊視頻|愛奇藝|芒果TV|A站|B站

>>招聘信息<<

招新媒體主筆、經營、實習生等,點擊查看!

發送「姓名+職位」和個人簡歷至郵箱:[email protected]

《幸福三重奏》:從娛樂到共情,實景觀察節目在國民幸福感中的責任延承與轉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