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跟我借房子給懷孕的妹妹辦婚禮,老婆說一話,父親逼著我離婚





自從母親去世後,我就成了一個沒人愛的孩子,對於父親來說,我也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其實我父親和母親感情一直不好,父親經常酗酒,母親身體一直就不是很好,父親又不怎麼顧家,母親為了年幼的我,不得不以帶病工作,所以母親才會年紀輕輕的就走了,母親去世的時候我才八歲,還好爺爺奶奶心疼我,母親不在了我也就跟著他們生活。

可是爺爺奶奶年紀也大了,能給予我的也不多,所以我還是要仰仗父親。我十歲的時候,繼母就進門了,繼母進門的第二年就生下了妹妹,妹妹叫香香,或許繼母才是父親的真愛吧,父親對妹妹這個女兒那是疼到了骨子里。我在爺爺奶奶的幫助下勉強的讀到了初中,初中畢業後,我就讓爺爺送到城里的一個木匠師傅那里學手藝去了。

繼母跟我借房子給懷孕的妹妹辦婚禮,老婆說一話,父親逼著我離婚

因為爺爺覺得,我既然沒文化,那就只有學一門手藝,這樣以後也就不至於養不活自己,我年紀小,接受能力也很強,所以我只用了三年多的時間也就出師了。我的師傅也是很好的人,不管那里有活都帶著我,所以我也慢慢的在裝修界有了自己的人脈,我在二十歲的時候就認識了我的老婆,她叫愛華,我們也是別人介紹認識的。這幾年我和父親也沒有什麼聯繫,我也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回去,不過我回去是去看爺爺奶奶的,因為在父親心里壓根就沒有我這個兒子,他的心里只有繼母和妹妹罷了。我和老婆結婚之前,我已經在城市首付買了房子,所以我們的婚禮也是在城里舉行的,我結婚的時候,父親和繼母只是象徵性的來參加了婚禮,沒有給我出一分錢。

不過這些我也已經看淡了,反正從小到大,父親對我這個兒子也沒有什麼感情,要是突然他重視起我了,或許我還會感到不適應。老婆也知道我和父親的關係不好,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因為我和父親的關係不好,就對父親不孝順,反而老婆想修復我和父親之間的關係,總是時不時的以我的名義給父親送一些補品之類的,老婆的用心良苦我也都看在眼里。

繼母跟我借房子給懷孕的妹妹辦婚禮,老婆說一話,父親逼著我離婚

這天,父親和繼母突然到家里來了,對於父親和繼父上門我雖然感到意外,可是對於他們的到來我還是挺開心的,這天老婆特地準備了很豐盛的飯菜。這也算得上是這麼多年來我和父親第一次,這麼和平共處的在一張桌子上吃飯,飯吃到一半的時候,繼母就問我這房子的事,繼母問我房產證上是不是就只寫了我一個人的名字

其實那時我也是要把老婆的名字加上去的,可是老婆不願意,說這房子是我自己辛苦賺錢買的,就寫我一個人的。我也就回答繼母說是的,就只寫了我一個人的名字。然後繼母就跟著說,小強你看是這樣的,今天我和你爸來也是有事要跟你說一下,你那個不爭氣的妹妹,不是在外面工作嗎,然後就戀愛了,現在已經懷孕了,並且對方還是遠地方的人,我就想跟你借房子辦婚禮,這樣也就不會顯得我們娘家沒勢利。

繼母跟我借房子給懷孕的妹妹辦婚禮,老婆說一話,父親逼著我離婚

我聽了繼母的話,我有些不可思議,我們這里有這樣的一個規矩,就是家里有兒子的人,要是女兒懷孕了都不能從家里的正門出嫁,繼母竟然還想要妹妹在我家辦婚禮,這怎麼可能呢!我還沒開口說話,老婆就說了,媽,您這叫什麼話啊,怎麼讓香香從這個家里嫁出去呢!要是她沒懷孕還好說,現在懷孕了,妹妹從哥哥家嫁出去是要把黴運帶給我們家的,這事我不同意!

老婆一說完,父親就發火了,把筷子一扔就指著我說,小強這就是你娶的好老婆,居然敢和長輩頂嘴,我們家不需要這樣的兒媳婦,你現在立馬給我和她離婚。聽到父親逼著我和老婆離婚,我心里也來氣了,我站起來對父親說,看著血緣的份上我叫你一聲爸,可是你也不要太過分了,愛華這個兒媳婦對你的好,難道你心里不清楚嗎?你們回去吧,我不會同意把房子借給你們的。父親說我做得絕情,可是到底是我絕情還是他絕情,為了給妹妹臉上爭光,難不成就要委屈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