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貧富男人的性愛差異





  在人類數千年來對「性」的認識中,最大的謬誤就是僅僅把它看作是一個生理現象,中國人尤其如此。其實,影響我們性生活的還有眾多的社會因素,其作用強度往往超過單純的生理因素。為了說明這個問題,專家為此調查了城市男性中富有男人的性生活,他們與貧窮男人到底有什麼差別……

城市貧富男人的性愛差異

錢與性關係之——錢多伴靚?

那麼,究竟是由於窮男人太不自信呢,還是由於女人們確實把財富視為男性之美的首要標準呢?我們可以反過來看看,魅力大的女性是不是真的嫁給了富有的男人。

擇偶的區別

盡管我們堅決反對「一切向錢看」,但男人覺得自己在女性的眼中魅力大不大,關鍵在於自己是否富有。那些每月收入平均超過2000元的男人都認為自己的魅力很大,而收入在平均1200元左右的男人則認為自己的魅力只是比較大或者不太大,那些收入不到800元的男人則認為自己的魅力小(這對男人來說是很難承認的事情之一)。

結果我們發現了一個比較有普遍意義的現象:平均月收入在1200元到1500元的男人都娶到了魅力很大和比較大的妻子,而收入低於平均1000元的男性,妻子的魅力就比較小了。至於那些收入剛剛超過平均500元的男人則只能與魅力小的女人結婚了。在中國傳統中,夫大妻小是天經地義,老夫少妻,尤其是中年男子娶到「小嬌娘」更被認為是「大福氣」。那麼現在怎麼樣了呢?我們在調查中發現:月收入超過6000元的那些男人,娶到的妻子不但漂亮且比他小12—14歲。那些中等收入(2000元上下)的男人則可以娶到比自己小3—7歲的妻子,既不太多又不太少,符合中國人的一貫的擇偶標準。

可是那些收入低於平均1500元的男人卻只能娶到同齡人,甚至是比自己大許多的女性。這說明,大概只有貧窮的男人才會相信「女大三,抱金磚」,因為他自己沒有「金磚」。尤其是那些月收入低於300元的城市男性,不得不「嫁給」比自己大的女性。在一般男人的心目中,妻子除了應該年輕漂亮,還有一個「評分」標準,就是應該不高不矮。結果我們的數據表明:只有每月收入超過3000元的較富有的男人,才真的娶到了平均身高在1米60左右的妻子。收入再低下去,妻子不是高就是矮。

在現代都市裡,無論是富男人還是窮男人,其實都離不開「門當戶對」的老套子,所以收入高於2500元的男人的妻子,主要是個體勞力者或者廠長、經理、老板。收入在1200元到1400元以下的男人,娶的則是一般幹部、知識分子或者商業服務業人員。至於收入低於700元的男人,妻子就很可能是工人農民。

高收入不僅帶來了好婚姻,這也使得男人生活得更加愉快,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到目前為止,男人仍然被看作是經濟上的「頂梁柱」,如果他貧窮,還怎麼愉快得起來?在我們的調查數據裡,那些生活非常愉快和比較愉快的城市男性,平均每月收入在1200元左右,而收入在900元多一點的男性就不太愉快,如果收入低於600元,生活就很不愉快了。

不過,富有也是有代價的。男人中收入超過平均2500元的人,睡眠很不好;而收入在1000元左右的男人則睡得比較好或者很好。此外,收入超過平均1200元的男人很少打自己的妻子,可是收入低於1000元的男人有打妻子習慣的居多。

錢與性關係之——錢多性強?

在傳統觀念中,男人的「性能力」主要表現為他的性生活頻率的高低,而這又僅僅取決於各種生理因素。我們發現了一系列與生理因素沒有多少聯繫的社會因素,也在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性生活」頻率的區別

首先,男人越富有,他的性生活次數也就越多;越貧窮,性生活就越少。

上次性生活是發生在一周之內的男人,平均每月收入1386元,發生在兩個星期之內的男人,平均收入1125元,發生在一個月之內的收入942元,而那些發生在一年之內或者一年之前的男人,則僅僅收入平均770元左右。

然而有意思的是,越富有的男人越不懂得上面這個道理,越企圖靠「壯陽藥」來提高自己那其實已經很高的性生活頻率。因此吃過「壯陽藥」的,是那些收入超過2500元的男人,而沒有吃過的男人,平均收入低於1000元。

那麼富有男性的性生活為什麼更多呢?這也不全是他自己的功勞。在收入1000元上下的男人裡,夫妻性生活總是「一頭熱乎」,不是男的首先要求的多,就是反過來。可是在收入超過1400元的男人裡,卻是夫妻差不多,雙方都會首先提出要過性生活。這樣,整個性生活的頻率怎麼會不高呢?

還有,收入超過平均1750元的男人,認為自己的妻子完全懂得性生活的技巧。這當然會促進性生活頻率的提高。可是那些收入低於1000元的男人眼中的妻子,卻不太懂性技巧,或者是根本不懂。

錢與性關係之——錢多性好?

性高潮、愛撫與性交方式這些都多了,男人對性生活的滿意度當然也就會增加。或者說,性生活質量也與男人的收入成正比。

「性生活」質量的區別

總體來看,富有的男人的性生活更加豐富多彩。在婚內性生活裡達到性高潮的可能性,與他的收入成正比。

按照收入的高中低三等來看,在8種愛撫與性交方式中,高收入丈夫平均採用過4.6種方式;中等收入者採用過4.2種;而低收入者卻只採用過3.5種。

把性高潮頻率按照百分制來計算,那麼高收入的丈夫平均得到71分,中等收入者也可以達到平均67分,可是低收入者卻只有60分。

按照百分制來計算,低收入男性對性生活滿意度只有54分;中等收入者有55.3分;而高收入者達到56.3分。另外,高收入的男人不僅自己滿意,也使得妻子的性高潮頻率增加了。高收入男人的妻子,按照百分制來計算,平均可以達到52分,中等收入者的妻子可有47分,而低收入者的妻子卻只有38分。也就是說,妻子的性高潮也是隨著丈夫的收入而水漲船高。

性生活實際上是一種社會活動。每個人的社會印記,都會不知不覺地而又不可避免地參加到自己的性生活裡來。從這種意義來說,性不僅僅是一種生物存在,更是一種與「心理存在」和「社會存在」共同作用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