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時美女想借3萬元錢,男子假裝取錢溜走,女孩自掏8000元餐費





相親時美女想借3萬元錢,男子假裝取錢溜走,女孩自掏8000元餐費

配圖來源於網路,圖文無關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相親時美女想借3萬元錢,男子假裝取錢溜走,女孩自掏8000元餐費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if (window.location.host != ‘www.xuehua.us’){window.location.href=’https://www.xuehua.us/2018/08/06/%E7%9B%B8%E4%BA%B2%E6%97%B6%E7%BE%8E%E5%A5%B3%E6%83%B3%E5%80%9F3%E4%B8%87%E5%85%83%E9%92%B1%EF%BC%8C%E7%94%B7%E5%AD%90%E5%81%87%E8%A3%85%E5%8F%96%E9%92%B1%E6%BA%9C%E8%B5%B0%EF%BC%8C%E5%A5%B3%E5%AD%A9′;}

情感故事

相親時美女想借3萬元錢,男子假裝取錢溜走,女孩自掏8000元餐費

弘揚社會正能量,感謝評論支持!

英俊瀟灑的關至友是個單身,這天,他在報紙上登了一個征婚廣告。廣告是這麼寫的:「某男,38歲,大本。本市房地產公司董事長,有房、車,身高一米八零。尋30歲以下溫柔體健貌美女子。其他不限。」

這之後,關至友的電話就一天到晚響個不停。他一一分析,然後有重點地選擇了幾個,給對方打了電話。在電話中和對方天南海北地聊,然後一個一個地淘汰出局。

最後,他和一個叫柳含梅的女子越說越近乎。那柳含梅自稱28歲,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外企當「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至於為什麼至今沒有結婚,她深深地嘆口氣說:「我長得不盡如人意唄!」

話雖這樣說,可是她的聲音在電話中聽起來十分有吸引力,輕輕的,柔柔的,讓人覺得很舒服。關至友就和柳含梅越聊話越多,有時一個電話就能說上兩個小時。一個星期後,那柳含梅嬌柔地說:「咱們見個面吧?」關至友當即與她約好了時間、地點。

關至友是5點30分到的,他在「梅苑」雅間等柳含梅。

6點整,柳含梅如約而至。關至友一見,不由兩眼放光:天!真真是美女一個,那臉蛋,那身段,宛如仙女下凡。柳含梅對關至友也是萬分的滿意。這鑽石王老五挺有氣派,一身筆挺的西服,一條暗紅色的領帶,穿在他身上是那麼有風度。

關至友問:「自己開車來的?」

柳含梅一笑,點點頭,反問:「你也是?」

「當然,我的白色林肯你沒看到?」

柳含梅說:「那車真氣派!」

關至友眨眨眼:「沒準用不了多久,它就得換主人了。」

柳含梅一驚:「為什麼?」

關至友壞壞地一笑,說:「它有女主人了唄!」

「討厭!」柳含梅輕輕地罵了一句。

服務生將菜單遞上,關至友讓柳含梅點菜。柳含梅也不客氣,就一一點來,點好了才說:「呀,也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

關至友讓服務生報了菜名後,說:「再加上一只帝王蟹,四只頂級鮑。」

服務生問:「先生要什麼酒水?」

關至友說:「我們都是開車來的,你要警察罰我們錢呀?來一大杯幹榨果汁吧,法國番茄,怎麼樣?」

柳含梅點點頭:「行!」

這頓飯兩人邊吃邊聊,真是開心極了,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兩個多小時。突然,柳含梅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一聽,立時臉色大變,隨即眼淚也湧了上來。

關至友見狀,忙問:「怎麼啦?」

柳含梅悲戚地說:「我媽媽在南京出車禍了,現正在醫院搶救。」

「這太意外了。」關至友同情地說。

柳含梅猶猶豫豫地對關至友說:「關總,真不好意思。這麼美好的日子竟……我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說!說吧!」關至友體貼地說。

「我想向您借點錢,馬上給我媽媽電匯過去。我三天後就還您。」

關至友搔搔腦袋,問:「你要多少?」

「我姐姐說,醫院要3萬押金。」

「3萬?」關至友有點意外。

「您能借我多少就多少,不夠的我再向其他朋友張嘴。唉,我的錢全撒在外面了。」

關至友想了想,「呼」地站起,對柳含梅說:「3萬就3萬吧。你等著,我這就去自助銀行取!」

「關總,真謝謝您了,不好意思。」

關至友笑笑,說:「如果你我……啊,那不是一家人了嗎?」說著,走到柳含梅面前,一下子抱住她,深深地吻了她一口。

關至友剛離開,柳含梅就喚來服務生,又要了一瓶法國「人頭馬」酒,然後邊吃邊等。

半個小時過去了,關至友沒有回來。一個小時過去了,關至友仍沒有回來。柳含梅坐不住了,她給他打電話,可是,電話里傳出一個聲音:「您撥的號碼不在服務區。」

柳含梅站起身要走,可服務生不同意,要她結完了帳再離開。柳含梅怒沖沖地說:「由那位先生結!」

一個要走,一個不讓,僵持起來。經理趕來了,笑著對柳含梅說:「您二人的事兒我們不知,可是您消費了,就得先結帳,對不?」

柳含梅提高嗓門說:「你們給我看看他那輛白色‘林肯’回來沒有。」

經理問:「林肯,誰的林肯?」

「就是剛才和我共進晚餐的那位先生的呀!」

經理又笑了笑,輕輕地說:「對不起,那輛車一直停在那兒。不過,那是我們老總的座騎,好像和您那位先生沒有什麼關係的。」

柳含梅不相信,再打關至友的手機,回答仍是「不在服務區」。柳含梅猛然醒悟:天!他是故意將電池摳出來了。

柳含梅沒轍了,就問這頓飯多少錢。不一會兒,服務生拿回帳單,說:「一共是8432塊。經理說了,抹去零頭,您給8400塊錢好了。」

「怎麼這麼貴?」柳含梅大吃一驚。

小姐就一一給她算來,最後還有三條「大中華」煙。

柳含梅說:「我們沒要煙呀!」

小姐說:「那位先生臨出門時要的。」

如果柳含梅不是久經「戰場」,她肯定當時就得暈倒。她咬咬牙,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當然,結帳前,她把那瓶「人頭馬」退了。當她接過發票時,她的手直顫,真是欲哭無淚。天!自己絞盡腦汁想騙人家,沒想到反被人家算計了。

夜里,柳含梅怎麼也睡不著。好不容易剛剛睡著,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她抄起電話,迷迷糊糊地問:「哪一位?」

那邊傳出一陣輕輕的笑聲,然後一個男子說:「對不起了,寶貝兒。想騙我,你還太嫩了點兒!以後好好學吧。睡吧,親你一口!」

「媽的!」柳含梅氣得將手機狠狠地摔在地上。剛一出手,她就後悔了:天!又賠了二千多塊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