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非洲黑人的中國女人,現在到底怎麼了??





– 01 –

夜色迷茫。

洗手間里,水流聲嘩啦嘩啦地響,掩蓋了男女曖昧難耐的氣息。

安然被男人粗暴地按在洗手台上,後背緊貼著男人寬闊的胸膛。

「不……不要……好疼!求你放過我吧!」她受不住地哀聲求饒,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嗚咽聲。

每次都被他當作玩物般肆意凌辱,沒有尊嚴,沒有人格……

她真的受不了了!

「不要?」陸墨城正含著她圓潤的耳垂,聞言嗤笑一聲,灼熱的氣息悉數噴在她脖間。

「我的好大嫂,當初你躺在我身下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安然渾身僵住,一股難以言喻的羞恥感從心底湧出來,讓她根本不敢回應陸墨城的話。

是的,她是這個男人的大嫂。

安家沒破產前,和陸家有生意上的往來,所以她從小就認識陸墨城,一直渴望長大後嫁給他。

她愛他,一愛就是十年,愛到骨子里,愛到塵埃里,卻始終沒有把這份愛說出口。

因為她知道,陸墨城另有所愛,那她就偷偷愛著他吧。

但安然萬萬沒想到,就在五年前,她和陸家長子陸沉舟的新婚之夜,竟然被人下藥送到陸墨城的床上!

醒來後,看到陸墨城厭棄又憤怒的眼神,仿佛碰到了什麼惡心的東西,看一眼都倒胃口。

那一刻,她心碎了。

他大罵她不知檢點,背叛了他的大哥,害他於不義,簡直就是低賤無恥的女人!

因為這件事,陸沉舟和陸墨城兄弟反目,只在表面上維持友好關係,而其他人並不知情,還誇他們兄弟和睦。

很久以後,安然才知道,給自己下藥的那個人竟然是陸沉舟!

他自導自演了這場陰謀!

也許是嫌棄她和陸墨寒發生過關係,結婚五年來陸沉舟都不願意碰她,同一個臥室分開睡。

陸墨城覺得對不起大哥,沒多久便飛往美國留學,一走就是三年。

直到兩年前,陸沉舟出差時飛機失事,機身墜入海里,搜救人員打撈了三天三夜也沒找到他,陸墨城這才回國繼承龐大的家族企業。

他回來後,對安然的厭惡有增無減,而且為了釋放工作壓力,完全把她當成發泄情欲的玩物。

這種見不得人的關係令安然飽受折磨,無處訴說,還要在人前維持大嫂的身份,處處與他保持距離。

今晚是陸墨城的接風宴,他剛從美國談完一樁大生意回來。

隨他一起回來的,還有顧家的千金小姐顧雅蘭。

當年夏家因生意上的事情搬到國外,陸墨城對顧雅蘭念念不忘,這次在美國遇到她了。

他們迅速墜入愛河,一回來就打算訂婚。

陸墨城和顧雅蘭在餐桌上旁若無人地秀恩愛,深深刺痛了安然的心,只能狼狽地躲進洗手間里。

不料陸墨城卻追進來。

他逼著安然看向鏡子里的人影:「看,你就是這麼下賤,一邊說不要,一邊又纏著我,虛偽的女人!」

「不是這樣的……」被深愛多年的男人辱罵,安然哽咽不已,淚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轉。

「你說,要是大哥知道他口中清純善良的女人,在我身下這麼浪叫……」

「別說了!求你不要再說了!」安然痛苦地捂住耳朵,瘦弱的肩膀禁不住顫抖起來。

「你這種女人也有羞恥心嗎?」見她這麼難受,陸墨城喉嚨里發出愉悅的笑聲。

安然咬著唇,默默地掉著眼淚。

忽然,洗手間外面響起敲門聲:「小然,你和誰在里面?」

– 02 –

是顧雅蘭!

安然驚慌失措地掙扎起來,試圖從陸墨城身下逃離,卻聽見他低聲說:「大嫂,你真會扭,扭得我好舒服。」

安然當即不敢動了。

「回答她。」陸墨城在她鬢邊輕舔,語氣卻很冷漠,大有她不出聲就要把門打開的意思。

顧雅蘭又喊了一聲:「小然?」

安然急忙說:「只有我一個人,你要上洗手間嗎?二樓也有的。」

「不是,我想問你看見墨城沒有?」

「我一直在洗手間,沒看見他,你到樓上找找吧。」

不一會兒,門外腳步聲漸漸走遠。

安然松了一口氣,下一刻又遭到陸墨城無情的折磨,豐潤的雪團被他大力揉著,從鏡子里可以看見被揉得變形了。

這種強烈的視角衝擊令陸墨城興奮不已:「喜歡嗎?喜歡就叫出來!」

安然死死地咬住嘴唇,不敢發生半點聲音,怕泄露了藏在心底的愛意——她喜歡他。

可她連這份喜歡都不能說出口,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看一眼就會情不自禁地陷入進去。

陸墨城惡劣地說:「我大哥不在了,不能滿足你,你肯定很寂寞吧?我看你恨不得天天爬上我的床!」

「我沒有……」安然小聲嗚咽起來,眼淚簌簌而落。

她淚眼朦朧地看著鏡子里的女人,飽滿的,鮮嫩的,如同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散發出誘人的清香。

既羞恥,又愧疚,好像她真的像陸墨城口中所說的那樣,是個虛偽、下賤、無恥的女人!

好一會兒,男人終於在她耳邊發出性感滿足的低吼聲。

相比起安然的不堪,陸墨城始終衣冠楚楚。

「不愧是虛偽的女人,說謊手到擒來,虧得雅蘭還把你當成小時候的好姐妹。」

他在諷刺她剛才對顧雅蘭撒謊的事。

安然抿著唇,默默地穿衣服,只當沒聽見這些刺耳的話。

陸墨城見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頓時惱火:「何必裝得楚楚可憐!我警告你,等會兒識趣點,要是你敢讓雅蘭知道這件事,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安然被他冷厲的聲音嚇得一顫,小聲說:「我知道了。」

陸墨城冷哼一聲,對著鏡子整理衣衫,恢復優雅的模樣,打開門出去了。

不一會兒,安然也回到餐廳。

顧雅蘭的目光在她微微發腫的嘴唇上掃過,眼底浮起一抹陰毒,隨即又被溫柔的笑意掩蓋住了。

「媽咪,我都吃飽了,你怎麼才回來。」布布鼓起粉嫩的臉頰,奶聲奶氣地說。

他是安然和陸沉舟的孩子,深受陸家長輩們喜愛,算是陸沉舟死後留給陸夫人唯一的慰藉了。

安然勉強扯起嘴角,把四歲的寶寶抱在懷里:「那你陪媽咪吃飯好不好?」

「好!」布布認真地點頭。

顧雅蘭多看了他一眼,覺得布布不像陸沉舟,也不像陸董事長,反而更像另外一個人。

這該不會是安然和別人的野種吧?

她忽然笑道:「布布好可愛,讓阿姨抱抱你好嗎?」

布布撅著粉嘟嘟的嘴巴:「不要,我要媽咪。」

顧雅蘭神色訕訕的。

陸夫人打趣道:「雅蘭,想抱孩子多簡單吶,你和我們家墨城早點結婚就是了。」

「伯母,你別開我玩笑啦。」顧雅蘭臉頰飛上兩朵害羞的紅暈,扭頭看向身邊的凌墨寒。

凌墨寒摟著她,溫柔地說:「媽說得對,我們早點結婚生子。」

顧雅蘭嬌羞地錘了他一下。

安然默默地埋頭吃飯,明明是豐盛的晚餐,吃進嘴巴里全是苦澀的味道。

她要是看不見、聽不見該有多好,心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了。

– 03 –

吃過晚飯後,顧雅蘭陪陸夫人說了一會兒話,然後親熱地挽住安然的手。

「我們姐妹倆好多年沒見面了,我有好多悄悄話想和你說。」

「嗯……我也是。」安然幹巴巴地說,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顧雅蘭。

「什麼悄悄話不能和我說?」陸墨城走到顧雅蘭身邊,眼神火熱地看著她,「不如今晚留下來,好好說給我聽。」

「哎呀~你討厭死啦。」顧雅蘭嬌嗔了一句,被陸墨城摟在懷里。

安然聽著他們打情罵俏的聲音,胸口陣陣抽疼,幾乎喘不過氣來。

「媽,我先帶布布去洗澡。」她心慌地站起身,抱著寶寶對陸夫人說。

陸夫人還沒開口,顧雅蘭忽然笑道:「小然,你這麼著急幹什麼,難道你不願意陪我聊會兒嗎?」

「我……」安然剛說了一個字,感覺到旁邊一道冰冷的視線射過來,帶著十足的警告意味。

她只好扯起嘴角:「我當然願意,你不要誤會。」

顧雅蘭笑道:「那你快坐下來,抱著布布多累呀。」

陸夫人也責備安然說:「雅蘭是客人,你陪她好好說話,孩子交給傭人吧。」

傭人過來把布布抱走了。

安然重新坐在沙發上,顧雅蘭也不和她說話,一會兒和陸夫人說笑,一會兒和陸墨城調情。

陸夫人和陸墨城的目光也全部落在顧雅蘭身上,沒人搭理安然。

她垂著頭坐在那里,露出一截脆弱的脖頸,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陸墨城不經意間瞥了她一眼,微微擰眉,心中劃過一絲異樣。

許久,陸夫人累了,回房間休息。

安然也想逃離對於她來說過於壓抑的客廳,顧雅蘭卻拉住她:「走,我們回房間說悄悄話,我有好多話沒和你呢。」

「……好。」安然不得不點頭。

經過陸墨城身邊時,聽見他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聽得到的音量說:「說話小心點!」

安然心中一驚,差點撞到沙發扶手上。

回到臥室,安然剛關上門,忽然被顧雅蘭打了一巴掌!

啪!

伴隨著清脆的巴掌聲,安然捂著臉,愕然地看著臉色陰沉的顧雅蘭。

顧雅蘭全無在眾人面前溫柔的樣子,咬牙切齒地說:「我知道吃晚飯時你把墨城勾引到洗手間了!」

「我……我沒有勾引他……」安然臉色漲得通紅,又羞恥又惶恐,不敢看顧雅蘭的眼睛。

顧雅蘭冷笑,一把揪住她的頭髮,把她拖到浴室。

冰涼的冷水從安然頭頂沖下來,一下子全身濕透了,凍得她瑟瑟發抖。

「賤人!不要臉!那麼喜歡勾引男人,你怎麼不出去賣!」顧雅蘭扒開她的衣服,看到那些青紫的吻痕,氣得狠掐安然。

安然疼得嗚咽起來,本能地掙扎:「我真的沒有勾引墨城。」

顧雅蘭挑眉:「你的意思是,他主動找你上床?」

安然默然。

顧雅蘭勃然大怒,尖銳的指甲劃破了安然嬌嫩的皮膚,滲出一道道血絲來。

她狠狠揪著安然的頭髮:「你猜,我要是把你勾引墨城的事抖出去,你還能待在陸家嗎?」

– 04 –

一瞬間,安然臉色慘白,慌亂地抓住顧雅蘭的衣袖:「不,求你不要說出去!」

「這麼說你承認了?不要臉的賤人!你是陸沉舟的老婆,居然去勾引他弟弟,你要不要臉!要是你兒子知道他媽媽是個不要臉的爛貨……」

說到這里,顧雅蘭故意停頓下來,看著安然淒楚痛苦的神色,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痛快。

安然心中惶然,哀聲道:「求你看在我們小時候一起玩過的情分上,不要告訴布布好不好?這些年來,墨城只愛你一個人,我在他眼里什麼都算不上,你不用擔心的。」

「哼!」顧雅蘭鬆開手,鄙夷地瞧著安然,「算你有點自知之明!要不是我和墨城訂婚在即,不想鬧出丟人的笑話,你以為我會這麼簡單地放過你?」

說著她伸出尖銳的指尖,用力戳著安然的胸口:「你應該好好感謝我,別再耍什麼下賤的手段!墨城愛我,我也愛他,只有我才配得上他,至於你這種被陸沉舟男人穿過的破鞋,一輩子也別想嫁給墨城!」

被形容為破鞋,安然心里一痛,又心痛又難堪,眼淚流進嘴巴里,嘗到了苦澀的滋味。

顧雅蘭離開後,她靠著冰冷的牆壁,緩緩蹲下身,捂著嘴巴壓抑地哭起來。

她真的沒有勾引陸墨城,是那個男人不放過她!

可是誰會相信呢?

在外人眼里,陸墨城出身豪門,英俊多金,又是哈佛學院的高材生,還是陸氏企業的繼承人。

這樣完美的男人,怎麼可能強迫自己的大嫂上床,更何況她還嫁給了陸沉舟,在陸墨城心里,她不就是破鞋嗎?

本來陸沉舟出事後,陸家想把安然趕出去的,但布布太小了,還不能離開媽媽,陸家只好讓安然繼續住在別墅里。

要是她和陸墨城的事曝露了,陸家無論如何也不會留下她的。

為了布布,安然必須得留下來,就算跪下來求顧雅蘭也在所不惜。

安然抹乾淨眼淚,回到臥室,手機忽然傳來信息提示音。

陸墨城發過來的:「給你五分鐘,到三樓書房來,你最好乖乖聽話。」

看到信息,想起剛才陸墨城對她的警告:「說話小心點!」

顧雅蘭剛走,他就發信息過來,難道他以為她會在顧雅蘭面前說什麼嗎?

他真的很在乎顧雅蘭。

安然心中鈍痛,來不及傷心,迅速換下濕漉漉的衣服就去書房了。

站在書房門口,她的心緊張地揪起來,不知道陸墨城又會怎麼羞辱自己。

輕輕敲了兩下門,里面傳來男人冷冽低沉的聲音:「進來。」

安然推開門走進去。

陸墨城坐在黑色辦公桌後面,冷冷地盯著她,眼神讓安然很懼怕。

她不由地垂下頭,主動解釋說:「我沒和雅蘭說什麼。」

短暫的靜謐後,陸墨城突然問:「臉怎麼回事?」

他一問,安然這才感覺被顧雅蘭扇過的臉頰火辣辣地疼起來。

一定很醜吧?

安然自嘲地想,這樣也好,最好醜到陸墨城對她的身體沒性趣。

「不小心摔的。」她小聲說,下意識地捂了捂臉頰,生怕陸墨城看出什麼異樣來。

好在陸墨城並不關心她這點傷,視線落在她曲線玲瓏的身體上,冷酷地命令道:「脫了!」

安然愕然地抬起頭——未完待續~

由於篇幅限制,本次只能連載到這里,後續全文可以點擊左下角的「閱讀原文」先睹為快!或者識別下方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