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





「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

hey,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茶二暖心拳丨love

「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

1

阿花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別人眼中的拜金女。

作為一個普通家庭出生的姑娘,她從不媚金攀比,直到….

「不是我說你,那小鮮肉長得帥又有錢,你就從了得了。」西餐廳,閨蜜莉莉優雅的叉了一塊牛排在嘴里優雅的嚼著。

「拜托,如果因為一個人條件好就喜歡他,我也不會單身到今天。」阿花感嘆。

雖然自己出身普通人家,除了顏值身材略好沒什麼突出優點,可至少她不拜金。

就在上午,一個男生帶著自己的3個房產證和幾十萬存款,向阿花告白。

「且不說我們只見過3次面,就沖他的行為我也不會答應。男人是不是都這樣,以為自己長得不錯有點錢,就可以讓女孩傾心?」阿花憤憤。

「你呀你,要我怎麼說你好呢,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到你這倒成了大忌。」莉莉抿了一口高腳杯中的紅酒,「今天的酒味道真是一般,知道為什麼嗎?因為cheap。這愛情就像紅酒——」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一段好的愛情就像紅酒,沒有錢很難做到最佳口感。」

「那是你的想法,並不代表所有女生。」阿花撇了莉莉一眼。

說起來,她這閨蜜的價值觀和自己實在相去甚遠。

被一顆3克拉的鑽戒感動的一塌糊塗就嫁了,該說她幸福還是虛偽?

2

這不,3克拉的男主人出現了。

「我知道,你一直對我和David結婚的事情耿耿於懷,」莉莉拿起外套優雅的披上,從愛馬仕里掏出一支TF口紅迅對著鏡子飛快補上,「但你也看到了,我們很相愛。」

話音剛落,David已經走到餐桌前,在莉莉頭上溫柔一吻。

「阿花家住哪里?要不要順路送送你?」嗯,還很紳士。

阿花看了一眼餐廳外的卡宴,「不用了,我走幾步就是公交站牌,28路直達。」

「那我們先走啦,你呀,我跟你說的話好好想清楚,別犯傻。」莉莉話里有話。

「知道啦,你很囉嗦。」

自打莉莉結婚,阿花的世界仿佛又少了一塊拼圖。

27歲仍舊孑然一身,忙碌的工作想養只狗都難,生活理所當然的只剩下閨蜜和酒。

說起來也怪,明明和莉莉三觀嚴重不和,大學畢業後隨著其他人各奔西東,莉莉反倒成了她在城市唯一的寄托。

只是說好的一起到老,莉莉這貨卻半路失蹤,閃婚了。

也罷,她幸福就好。

阿花起身圍好圍巾,向公交站台走去。

3

深秋,晚上的風帶點蕭瑟,從袖口和脖子四周鑽進身體。

阿花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該死的28路永遠和自己不對付,越是雨天冷天,越是等的久。

電子報站顯示車輛進站,卻遲遲看不到車來…真想給城市電台打個電話,舉報公交不守時。

一小時後,渾身涼透的阿花端著剛沖好的薑茶坐進被窩,還沒入冬,冷骨病已經發作,不知道哪天能有一個人,為她暖手暖被窩?

手機忽然的震動打破了房間里原本有些可怕的寂靜,是那個求婚被拒的男生。

「你說答應了別人的求婚,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證據。明天晚上7點,我在咖啡廳等你。」

證據?阿花喝了一口薑茶,身子暖了才漸漸恢復記憶,自己拒絕不成,只好謊稱已經答應了別人的求婚。

「哎,這該死的榆木腦袋!」阿花猛敲了自己兩下。

這下怎麼辦,難不成去大街上隨便拉個男人扮演未婚夫?阿花陷入沉思….

午餐,阿花把莉莉拉了出來。

「兄dei,江湖救急!」一見面,就擺好弱者姿態。

「說吧,想怎麼著?」對於阿花的這套固定表演,莉莉顯然已經習以為常。

「把你的鑽戒借我,拜托!」

「你還真好意思開口,這可是我全部身家啊,超珍貴的好嗎!」莉莉趕緊將戒指護在胸口。

「我知道它很珍貴,所以你…..」阿花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好吧,就一會兒。」莉莉不情願的答應。

4

晚上,一切順利。

男生在看到阿花手上的3克拉鑽戒後,像個悲情男二號般怒氣沖沖的走了。

「謝啦,我也算戴過3克拉鑽戒的人了。」阿花摘下鑽戒遞上。

「你確定這樣沒事兒?你不是最討厭被人誤解,他現在一定認為你不選他,是因為找了更有錢的男人。」莉莉邊戴戒指邊分析。

「那就讓他以為吧,我去下洗手間。」阿花起身,不小心撞到一個結實的胸膛,「對不起!」

「好久不見,你還真讓我失望。」一個無比熟悉又冷冷的聲音。

阿花抬頭,是他?他回國了?什麼時候?

「你….什麼意思?」千言萬語,還是咽回了肚里。

「從前我還不知道你這麼物質,就那麼喜歡別人的鑽戒?」幾年不見,他還是這樣自以為是。

「喂,你這人不懂就別瞎說,她剛那是因為…..」

「莉莉,我們走。」沒等莉莉說完,阿花就拉著她快速消失。

留下的路正默默握緊了拳頭,在國外幾年對她念念不忘,沒想到一見面就….為了她回國,錯了嗎?

「什麼?!你說剛那個男人就是路正?那你為什麼攔著我,不讓我把話說清楚!」莉莉在出租上一頓手舞足蹈。

路正,路正!他就是那個阿花幾年念念不忘的初戀男友?

這個渣男,當年一聲不吭就出國,阿花這個傻瓜恨不得用整個青春去祭奠他們的愛情,才會把追求者一個個拒之門外。

「你老實說,這幾年一直不戀愛,是不是心里還有他?」莉莉這一問,還真是問倒阿花了。

5

路正大學時候就很優秀,兩人感情也一直很好。

後來他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公費出國留學,卻一直瞞著阿花,直到上飛機那天才發了一條分手信息….等阿花哭著追到機場,只看到了飛機在空中緩慢升起…..

他真夠狠心,四年的感情說放就放,出國後再沒音訊,可阿花卻像中了魔一樣,除了他再難對其他男人動心。

世界真奇妙,原以為一輩子再見不到的人,居然以這種方式重逢了。

幾周後,大學同學聚會。

阿花不想去的,可內心又隱隱覺得,或許可以再見他一面。

不知道是不是懷著和阿花一樣的心情,路正也去了。

「喲,這不是路正嗎?你也來了!」班長熱情上前,「出國後就不和我們聯絡,怎麼,是瞧不起我們國內發展的同學嗎?」

「哪里,美國和這邊有時差,除了學費我還要打工賺生活費,剛去口語又爛,實在是沒什麼時間。」路正解釋,好像這些話也是說給阿花的。

當年不辭而別,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去告訴阿花,原本想去了美國給她打電話,又怕自己短期回不了國耽誤她。

這次回國他就是想找阿花,她現在什麼樣子?有沒有結婚?過得好嗎….心里太多疑問,只是還沒等到解答,就看到了咖啡廳的畫面。

6

緣分嗎?兩個人剛好是背靠背的位置。

「奇怪,李琳還沒來?。」一個女同學到處張望。

說話間李琳出現了,「對不起大家,孩子哭鬧,哄了好長時間。」

李琳是女同學中結婚最早的,孩子都幾歲了,身材也樣貌也有些變化。

「阿花我正想問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出人意料的,李琳一落座就拋給阿花一個問題。

「結婚?你在說什麼啊?」

「之前微信,我不是說要給你介紹個男朋友?」李琳抬頭喝了兩大口果汁。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兒,但你後來就沒聯繫我了啊。」阿花努力回想。

「我那是為了給你驚喜,讓小夥子自己追你。」

「你是說…..上周帶著房產證向我求婚的男生,是你介紹的?」

「可不是嘛,他帶著全部身家去求婚,沒想到你秀了一顆3克拉鑽戒,說要和別人結婚了。話說你什麼時候脫單的,我居然都不知道?」李琳狐疑的看著阿花。

「還不是那個男生太黏人….我拒絕了幾次他還不放棄,我只能說要和別人結婚,借朋友鑽戒秀了一下。」這樣的話,路正應該也明白了吧?

「哦,我說….你結婚怎麼可能不通知我們,不過那男生條件真的很好,你是打算單身一輩子,還是在等一個什麼人?」

get到李琳的眼神,隔壁男同學立刻開啟助攻模式,「路正,你剛說在美國也沒交女友,現在回國是不是…..想找一個人?」

「別鬧了,喝酒喝酒。」臉頰燒得緋紅,阿花還是強行打破了這個尷尬,她和路正都不習慣這樣的場面。

7

酒過三巡,大部分男生已經倒下。

有孩子的女同學已經先走,剩下的還在亂七八糟的聊著天,關於職場,關於婚姻。

阿花起身去廁所,不勝酒力的她被強行灌了幾瓶啤酒,走路都開始搖晃,在廁所門口被台階絆了一下,跌進一個胸膛。

熟悉又陌生的溫度,帶著酒精洗禮後的喘息。

「對、對…」連道歉都開始模糊,一定是喝多了。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路正?」是他,不用抬頭就知道。

「給我一個為你戴上鑽戒的機會,好嗎?」帶著哀求,聲音有些沙啞。

他這是要重新追回自己嗎?可是明明就….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卻好像又理所當然。

「這幾年我拼命努力,就想早點回國見你。

那天在咖啡廳我欣喜若狂,卻看到你….抱歉我誤會了,剛聽到你的解釋我不知道多開心….如果,如果你現在還是一個人,能不能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我不想再錯過你…..」

長久的沉默,心砰砰的跳動。

明明想給他點顏色瞧瞧,該死的雙手卻不聽使喚的環了上去——

「這一次,別再不辭而別了。」

「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

喜歡你不在我計劃之中,

只是剛好發生

茶二往期精彩:

「兩三天,我以為的愛情只是一夜情。」

「什麼樣的微信頭像最撩人?」

「七夕除了談戀愛,你還能幹嘛。」

「不要主動跟喜歡的人說話。」

「我用閨蜜手機,給她男友發了一條約炮信息。」

「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

bye,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2018.08.23

「我用3克拉的鑽戒,拒絕了他的房產證和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