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老胡,

有句話,

不知當講不當講……」

「不當講!」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張歆藝懷孕了。

一家歡喜一家愁。

這廂正在慶賀,那廂開始難堪。

胡歌的微博,又被烏烏泱泱的催婚大軍占領。

粉絲們變身七大姑八大姨,紛紛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花樣百出地催婚:

你說你也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連個馬子都找不到呢?

跟你一起玩的朋友都生孩子了,你準備拖到什麼時候再結婚?

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無奈攤手!

「我不著急,那個彭于晏都還沒結婚呢!」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然而鼓於晏也說了:「他也不急,那我也不急,他應該先吧。」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看看,都不著急。當事人極其淡定,根本不care大家的魔鬼式催逼。

你們焦慮你們的。

他們從容他們的。

誰也礙不了誰,誰也管不了誰。

其實之於胡歌與彭于晏而言,他們不急,再正常不過。世界廣闊,道路漫長,一路風光無限,充滿欣喜,不需要早早向婚姻要安全感和價值感。

他們解決了內在的慌張,外在的匱乏,得已風度翩翩地,去挑選最珍愛的人。

那個人沒來,他們不著急。

那個人來了,也不會讓她錯失。

所以,別替他們擔心了,他們比你通透,也比你成熟,一個個好得不得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想想真是有意思,最操心自己下半身和下半生的,不是自己,往往是別人。

大家總覺得,一個人年過25歲,床上沒個伴,枕邊沒個人,回家沒個熱飯,手邊沒個紅本本,好像就輸了一著。

既然輸了,人人都有優越感,來施舍一下「關心」,也有資格來看一下「熱鬧」,表達一下「同情」。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然而關你屁事啊!

我的床事、房事和半生事,都是我的事。

你只需管好自己的醃臢事,少惹事,少犯事,天下就太平多了。

許多人會說,這是為你好。

事實上,清晰邊界,不綁架他人的意志,才是真正的為別人好。

之前有一剽悍友,被親友逼婚,逼火了,冒出一句:「我要是被你們逼得嫁了一渣男,你們負責嗎?」

其他人立刻撇清,說:「那是你沒眼光,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嫁渣男和你們沒關係,嫁男人和你們就有關係了?」

大家沒話說了。

事實就是這樣。他人的生活,永遠是他人的。我們沒有控制的權利。他是好是壞,是悲是喜,是饑渴還是滿足,是幸福還是不幸,都是他自己的事。

成年人要懂得為自己負責。

也要懂得讓他人為自己負責。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剩者為王》里,舒淇被母親催得外焦里嫩。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她明明是大美人。有錢,有地位。但因為大齡未婚,成了母親的針眼,非得去除才罷休。

有一回,她們一起去參加婚禮,母親對人說,恨不得回到解放前,這樣就可以「讓她嫁誰就嫁誰。」

這種粗暴態度,令舒淇不斷受辱與受苦。

從沒有該結婚的年齡,只有該結婚的感情。

舒淇在劇中的父親很開明。

他說過一段非常明智,也非常感人的話。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她不應該為父母親結婚;

不應該在外面聽什麼風言風語聽多了就想著要結婚。

她應該想著跟自己喜歡的人,白頭偕老地去結婚,

昂首挺胸的,

特別硬氣的,

憧憬的,好像贏了一樣。

是的,你不能因任何綁架、任何控制、任何期待而結婚。這必然是悲劇的開始,而非幸福的起點。

你只能因為「就是他了」,去領取那個證。

婚姻很漫長,也很苦。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沒有想「一起好好走下去」這種念頭打底,許多溝通和改善,都很難發生。

你們在經濟的焦慮、房價的高漲、通貨膨脹的威脅、育兒的麻煩、關係的複雜、生活的困窘面前,一點一點地互相憎惡。

你們會感覺自己在溺水,在掙扎,在爭吵中絕望地自言自語。

你們會對婚姻失望透頂。

那時候,能夠拯救你們的,只有內心深處那一點對彼此的留戀。

因為這點留戀,你們才會放下倦怠和委屈,去交流,去彌合關係。

這樣婚姻才能走得更遠一點。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所以說,逼出來的,只有壞婚姻。

等出來的,才可能是好婚姻。

當年鐵凝近40還沒結婚,問冰心:「我應該去找嗎?」

冰心說:「你不要找,你要等。」

她不是讓鐵凝高高在上,等著一幫男人來追求。而是,讓她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不焦慮,不慌張,不被綁架,讓有些事自然而然地發生。

後來鐵凝遇見華生,相愛,結婚,幸福無比。

中國人在「你應該」、「你必須」、「你不得不」的控制中,活得太久了。它們一條一條,一片一片,化成牢籠,讓我們半生都活在籠中。

你會聽見:

  • 你應該拼命,我應該自由。

  • 他應該強大,她應該溫柔。

這些「應該」後面,跟隨的,都是一種偏見。

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權利,掙脫這些「應該體」,去追求既定標準之外的生活?

  • 我們可不可以晚婚?

  • 我們可不可以不結婚?

  • 我們可不可以丁克?

外界沒有答案。我們應該反求於己,向要自己要回答。

董卿採訪徐靜蕾時,曾問她,為什麼不結婚?是你的一種選擇嗎?

老徐很淡然地說:

我覺得現在挺好的,可以說一百分,一切都挺好,也不會因為結婚就一百二十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也就是說,結不結婚其實無所謂,重要的是你會不會覺得幸福。

而婚姻,不能與幸福劃等號。

幸福是一種能力。

不是一種遭遇。

倘若你外在豐盛,內在充盈,懂得與人連接,在事業上投註熱情,並能獲得積極反饋,你就會幸福。

這種人,無論選擇何種生活方式,其實都沒有太大關係。

《十三邀》里,許知遠也問過俞飛鴻類似的問題。

俞飛鴻說:

我覺得能夠相伴,就是最好的愛情。

我覺得如果是婚姻的話,我們想結了就結,並不是說為了誰。或者為了一個概念,或者一個程序。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這才是最好的婚姻觀。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一個可喜的現象是,當代年輕人已經越來越不在乎他人的設定了。

民政廳公布的數據顯示,已經連續幾年,結婚率都在大幅下滑。

越來越多的人不想結婚了。

更不用說生孩子。

林更新曾被長輩催婚。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年代不同了。

今天的人,更多地懂得了「我」字的意思。

而不只是「我們」,或者「他們」

因為互聯網的四通八達,「我」再也不用為了融入「他們」,修剪自己,委屈自己,壓抑自己,去與集體同步走,成為集體一分子。

我們可以保持個性,一直獨立,驕傲不妥協。

我們可以為更現代的標準,去思考結婚,或不結婚。

這個標準就是:獲得感

心理學家認為,當一份關係能夠讓你「獲得」,而非變成「消耗」,它才是能滋養你的,也是值得持續的。

獲得感約等於幸福,但它又超越幸福的概念,讓我們思索:我們之間,除了連接,是否還有創造?創造愛,創造生命體驗,創造更多的價值與意義?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就不必猶豫;

如果回答是否定的,且讓我一個人自由地生,愉悅地活。

最後放上幾張小動圖——

這是袁弘結婚時大家的戲耍場面。胡歌雖不是新郎,但比新郎玩得都開心!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你們結你們的婚,我跳我的舞。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你們早生貴子,我自由自在。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你們白頭偕老,我一生蕩氣回腸。

誰也不比誰高級,誰也不比誰淒慘。

所以啊,生命的千山萬水里,每一種風景都動人,你萬家燈火,我曲水流觴,你洞房花燭,我長湖秋月……都有著秘而不宣的美妙。對於我們的不同,你我無需貶損,只需欣賞;無需控制,只需祝福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也許你還想看:

孩子10歲以前,不立好這4個規矩,以後很難有出息!

窮是最好的保險套:一對娃?要不起!

她以詭異的姿勢上吊而亡:冷暴力婚姻到底有多可怕

老師被刑拘5日:教師為什麼會成為高危職業?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

推薦一個非常好的公號

這個號沒有控制,沒有說教

只以溫柔的、和平的心理學專業知識

陪伴每個媽媽和孩子成長

「胡歌,你再不結婚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