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孩子那天,他問我要了6萬分手費。」





「打掉孩子那天,他問我要了6萬分手費。」

hey,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茶二暖心拳丨love

「打掉孩子那天,他問我要了6萬分手費。」

1

曾經年輕的時候,不懂事,談了個男朋友就覺得能跟他過一輩子。

那時候,我媽跟我說:「你看人不能光看你倆在一起開不開心,開心那也是一陣子的事,到最後談的就是柴米油鹽,你一定要看清這個人,他品行過不過關。」

真的,現在想想,我媽當時說的真的是金玉良言。

可我沒聽。

哪怕現在分手了,我也不得不說,他在某種程度上,算是個很有魅力的人。

至少在和別人聊天的時候,仿佛有天生的幽默天賦,讓你覺得跟他在一起,格外有意思。

而我,也正是因為這個,喜歡上了他。

最後被他坑慘了。

認識他的時候,我剛步入社會,運氣好進了一家業內知名的公司,拿了一份無論是待遇還是前景都OK的offer。

也許是因為從小一帆風順,沒怎麼受過挫折,所以難免天真。

我那時候,對愛情真的沒有什麼硬性要求,「喜歡」這件事本身是我唯一的標準。

我是在跟著一群驢友去徒步時,在路上認識了他。

他天生健談,即使是跟他素昧平生的我,也能和他很聊得來。

我至今都記得,那次旅程過半,當天晚上恰好說有流星,我們一群人半夜不睡,在山上望著天空傻等。

流星固然絢爛,但之前漫長的等待卻很無聊。

但因為有他在,當晚的氣氛特別好,仿佛只是一瞬間,夜空中就已經有流星墜落。

它們在光年之外,在地球引力之下,拼盡全力的賓士、燃燒,直到產生絢爛的光跡。

我至今無法用語言形容那一刻我的震撼。

所以,當他後來告訴我,那天晚上他坐在我旁邊,向流星許下的願望是,希望我也喜歡他的時候。

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被浪漫觸動的心跳。

2

起初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是真的過得很開心。

我們一起租了套小房子,把一間空房間改造成了我們倆的玩樂窩。

兩台電腦並排放,中間抽屜里放著大堆大堆的零食。

懶人沙發、音響、switch還有可以盡情看電影的投影儀。

那時候,我們放假甚至可以幾天都不出門,窩在家里聯機打遊戲,看電影,聽音樂,或者什麼都不做,僅僅是靠在一起看書。

也可能是我們倆的玩樂窩,實在是太安逸。

後來他辭職之後,就再也沒有再出去上班過。

他是一個,平時脾氣很好,但是非常自命不凡的人。

但是沒有人在剛步入職場的時候,就能說一不二,所以當他被上司責怪,或者被甲方質疑的時候,他就會非常的生氣,常常跟我抱怨。

我那時候以為他是真的在工作時處境不好,就告訴他:

「實在不開心就辭職,大不了我養你。」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有點後悔,怕傷害了他自尊心。

卻沒想到,他也這麼覺得,於是他拍拍屁股辭職了,從那之後,直到我們分手,他也沒有工作過。

3

辭職後的他,一開始說要好好看書考證。

但是很快,他就沉迷上了打遊戲,因為遊戲給他帶來了現實給予不了的認同。

我那時候正好因為工作調動的緣故,每天特別忙,每天都要大晚上才能回到家,他在幹嘛也只是聽他說,具體並不清楚。

我只知道,他總會在晚上不睡,一直等我。

常常我回到家,還能在餐桌上看到一碗他給我煮的熱湯面。

那一刻,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幸福了。

這種幸福讓我忽視了太多。

比如,他其實每天晚上並不是在等我,只是在打遊戲。

再比如,他煮面不過是順手煮兩碗。

但是戀愛的時候,尤其是你深陷其中的時候,你是不理智的。

哪怕後來,當我朋友問我,幹嘛這麼傻,非要和一個無業遊民結婚的時候。

我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深夜的那一碗面。

——那一刻,我的心頭泛起了深深的悲哀。

每一個被狠狠辜負的人,其實自己也有錯吧。

他們錯在太執迷不悟,才會被一丁點的溫暖迷失雙眼。

就像我,也是直到經歷了懷孕、流產,被傷的遍體鱗傷之後,才開始醒悟。

4

其實在我懷孕之前,我就有跟他提起過結婚的事情。

那天是我24歲生日,下班回家的時候,同事的三四歲小baby跑過來,對著我甜甜的說:「阿姨,生日快樂。」

當時夕陽西下,我看著小女孩跟我說完這句話,蹦蹦跳跳的向她父母跑去,他們一家三口的笑容實在溫馨。

那一刻,我特別想結婚。

所以,在吹生日蠟燭許願的時候,我對著他特別鄭重的說:「我第一個願望是,能和你結婚。」

他當時對我笑,然後說:

「你不跟我結婚你要跟誰結婚?你拿這個許願是在浪費,你說一聲結婚,明天我們拿著戶口本就去。」

這個人就很可笑。

明明是當初他告訴我,只要我說一聲,第二天就去結婚。

但是,當後來,我告訴他,我懷孕了的時候,他卻訥訥的不敢再提起這句話。

他甚至離家出走,跟我說他太激動了,要出去緩一緩。

然後一去就是兩三天沒回家。

當時我情緒特別崩潰,第一次哭著打電話給我媽。

我媽把我罵了狗血噴頭,她說你有病吧,這種人你想跟他結什麼婚?

「你們談戀愛談了兩年,他跟你提過一句以後怎麼樣嗎?」

「你們住在出租屋里,他提過一句什麼時候兩個人一起買房嗎?」

「騙你一句會結婚,你就要給他生孩子,你傻不傻?」

那次可能是從小到大,我媽罵我罵的最兇的一次,也成功把我罵醒了。

我掛了電話,發了個微信給他,我說:「孩子你還要不要了?」

他半天沒回我,我一看時間,好的,晚上11點28,我當他已經睡了吧。

於是我又等了他一個晚上。

直到第二天上午10點28,他都沒有回復我。

手機在我手邊,安安靜靜,像死了一樣。

於是我爬下床,去了醫院。

5

後來的事情,就更狗血了。

在我告別了這個不該到來的孩子,也徹底對他死心之後。

他的電話打了過來。

他在電話那頭,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問我現在在哪。

我說,我在醫院,我們分手吧,孩子沒了。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我怎麼樣或者任何一個能讓我的心死灰復燃的話題。

他反問我:「分手?」

我對他說:「孩子都沒了,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

他卻開始指責我:「孩子不是你自己打掉的嗎?」

……

繞來繞去,他最後甚至開口問我要6萬分手費。

理由是我打掉了他的孩子。

如果不是我認得他的聲音,我真的很懷疑電話那頭的人不是他。

不是和我戀愛兩年,不是讓我想結婚的那個人。

但事實證明,那就是他。

他問我要錢,是因為在前一天,他在夜店喝醉了,花了一大筆錢,再加上信用卡欠債,他背著我不知不覺欠下一屁股債。

所以,他在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刻,最先想到的是,他還不了錢。

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認,我談了一場最稀里糊塗的戀愛。

直到分手的那一天,我才第一次看清了這個人。

我只能慶幸,雖然他是個負不起責任的人,但也因為負不起責任,所以他沒有敢跟我結婚。讓我不至於彌足深陷。

真的,永遠不要為了一瞬間的心動,飛蛾撲火。

有時候,那個人並不適合你,你遇到的也不是愛情。

只是一個恰好的時間。

一場恰好的流星雨而已。

茶二往期精彩:

「我採訪了50個,不花男朋友錢的女生。」

「你不是小甜甜,你是土雞。」

「別和留戀前女友的男人上床。」

「打掉孩子那天,他問我要了6萬分手費。」

bye,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2018.09.12

「打掉孩子那天,他問我要了6萬分手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