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蓉被曝再次懷孕,孩子的父親竟然是…!





第一章 你到底是誰!

勒拉斯登國際大酒店頂層1001房間,酒醉的女人被扔到松軟的大床上,幾個男人正想要朝她撲過去。

突然這時,房門被人打開,兩位威嚴保鏢走了進來,「立即滾出去!」

流氓看著門口,怒斥,「這是我們預訂的房間,你們是什麼人!」

黑衣保鏢不屑地睨著他們,「我們是齊家的人!」

「勒拉斯登國際大酒店頂層1001房間,只有睿少才能使用,你們立即滾,否則……」說著保鏢咔噠一聲,手槍上膛,槍口直直地瞄準對方。

流氓一聽頓時大驚,尤其是看著眼前黑亮的槍口緊張地說不出話,齊家的人?

齊睿?是那個男人的專屬套房,他們走錯房間了。

幾人連滾帶爬沖了出去,得罪那個男人連命都保不住。

驚慌地沖出來之後,才發現忘記了酒醉的女人,「怎麼辦?那女人還在套房里?」

「不管了,反正她被灌醉了肯定會被誤以為是送給齊睿的女人,而且對方已經說了,只要能讓慕思月身敗名裂就能收錢……」說著,幾個流氓快速地離開,

「疼——」

慕思月睜不開眼睛,感覺渾身躁熱。

「這里……是哪里?」慕思月再次睜開眼睛時,晨光已經灑入,她有些迷糊看著這奢華套房,還有身邊男人……

男人近在咫尺亞歐混血完美冷峻臉龐,氣質清冷尊貴,他半摟著她,他的氣息糾纏著她鼻尖,可是她不認識他!!

「你……」慕思月身體僵直,整個人呆住了。

「你到底是誰!」慕思月驚慌地推開他。

男人不滿地蹙眉,睜開深沉眼瞳直直地盯著她,「你很吵。」他冷冽的俊臉並沒有太多表情。

慕思月被他看著有一瞬間的失神,這個男人有一份獨特冷傲危險氣質,讓人感覺他很難親近,心不由驚懼。

「我……我不認識你!為什麼,為什麼……」慕思月快速地抓起床單包裹著自己,她眼眶泛紅憤怒地瞪著他,然而後面那些話她卻說不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昨晚我剛從美國回來,明明趕往慕家,可為什麼會在這里……

男人像是完全不把她放在心上,沒有理會她,徑自起床朝浴室走去。

慕思月看著他傲慢的表情,心底愈加氣憤,伸手一把抓住了他手臂,「王八蛋,我為什麼會跟你……你給我下yao?!」

齊睿原本想要甩開她,可是聽到她竟然膽大妄為地說自己下yao,腳步頓住,轉身,深沉的眼瞳愈發深邃莫測,「你說什麼……」他的聲音冰冷如霜。

慕思月只感覺一絲危險之氣,沒反應過來,男人已經右手緊緊地掐住了她的下頜,一時疼得慕思月緊皺秀眉。

「別裝模作樣!你應該知道自己的身份,你沒有資格說這些,最好給我閉嘴!」齊睿臉色陰冷地警告她。

慕思月被他提了起來,兩人再次坦誠相對,慕思月又氣又恨,漲紅的臉蛋害羞,憤怒……

第二章 愛情值多少錢呢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混帳,我要告你……」

「告我?」齊睿微怔了一下,像是在聽笑話一般,不屑地冷笑一聲,「出門忘記帶腦子了。」

說著齊睿像是沒有耐心似的,猛地將慕思月扔回床上,轉身直接進了浴室。

慕思月心有餘驚,緊張地看著浴室門板,里面有水聲緩緩地傳出。

雖然慕思月不認識這個男人,不過她肯定,像他這樣氣質不凡的男人絕對不缺女人。

慕思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昨晚,昨晚剛下飛機遇到了慕向雪,慕向雪遞給我一瓶飲料……之後,之後什麼都不記得了。

慕思月雙手緊緊地攥拳,眼底蘊著憤怒,「是她?」

慕思月下了床,快速地抓起地板上的衣服,立即離開。

過了五分鐘之後……

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從浴室里走出來,深沉的眼瞳朝床的方向看去。

床上已經空蕩蕩,那女人已經離開了,只是潔白的床單上殘留下一抹暗紅。

齊睿眉宇微蹙,莫名地心情有些煩躁,突然床頭的手機響起。

「睿少,真的非常抱歉,昨晚原本要送過去的名模半路遇到車禍……」

齊睿冷峻的臉一怔,啪地一聲,手機被直接掛斷。

……

女人的披散長捲髮,低著頭,雙手環抱著身上衣服,她的表情恍惚,腳步有些急促朝宜景小區走去。

怎麼辦……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慕思月大腦里混亂一片,她昨晚才回國,卻在酒店里跟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這種事。

突然慕思月的大腦閃過一張斯文俊氣的臉,她眸子滿是驚慌和心虛,我要怎麼面對季宸……

「思月?」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

慕思月猛地身子一僵,不敢置信地轉頭,怎麼會這麼巧?

「思月,真的是你。」

馬路左側,一位妝容精致,身穿名貴衣衫的貴婦從白色的賓利里探頭朝她喊了一聲,聲音里有些驚訝,卻沒有半點喜悅。

「上車吧,我正好有事找你。」貴婦的語氣冷冷淡淡,有著一份強勢命令。

慕思月眼底有些猶豫和心虛,緊抿著唇,看著左側名貴的賓利,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遇到她……

對方見她在猶豫,冷笑一聲,「思月,該不會是連我都不記得吧,我是季宸的母親……」

慕思月當然記得,這位勢利高貴的婦人,只是……她目光忍不住朝自己胸口吻痕看去,心底無措,將衣服扯了扯,順了順長髮遮掩著胸口,只好硬著頭皮朝貴婦走去。

「季阿姨,你好。」慕思月規規矩矩地向對方問安。

「上車,有些事或許季宸還沒有跟你說,我今天必須要告訴你。」

司機將車門打開,慕思月坐在對方身側,半低著頭,小聲問了一句,「季阿姨,有什麼事?」

對方朝慕思月打量一眼,只見她表情緊張,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更加不屑低笑,「思月,你跟我們季宸交往四年了,現在你也從美國完成了學業回國,今後有什麼打算?」

「季阿姨,我跟季宸是真心相愛……」

慕思月知道這女人一直看不起自己,她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問候,八成又是一些冷嘲熱諷,只是這一次她反駁的聲音有些弱,因為心虛……

「愛情值多少錢呢,思月,我早就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們季家是不可能接受你,只是季宸那孩子比較死心眼,幸好現在他也想通了……」貴婦的話突然停止。

她緩和了一下語氣,強調一句,「總之,思月,你別再纏著我們季宸。」

這四年里慕思月聽過無數次這樣的話,季宸的母親不喜歡自己這很明顯,可季宸對她很好,他說過兩人一起面對,他家里人遲早會接受,只是現在慕思月已經沒有勇氣。

慕思月低著頭,我已經跟陌生男人……是我對不起他……

第三章 對她徹底死心了

慕思月低著頭,我已經跟陌生男人……是我對不起他……

—————————————–

貴婦見慕思月低著頭並沒有回應,心底有些氣惱。

她突然伸手扯著慕思月手臂,聲音一下子冰冷嚴肅了起來,「慕思月,我不管你和季宸有什麼承諾,那都沒用,他已經……」

貴婦的話突然停住,她的目光定定地看著慕思月長髮間隱約露出的吻痕,「這是什麼!」她有些失聲尖叫。

慕思月被她犀利的目光看著,整個人心虛僵硬住了。

「慕思月,你這個小jian人!」

啪的一聲!對方的巴掌狠狠地朝慕思月臉蛋甩了下去。

「我兒子那麼愛你,慕思月你居然跟別的男人鬼混……」

慕思月臉蛋上火辣辣的疼,眼睛里盡是委屈和受傷,發生這種事她自己也不願意。到底是誰!是誰把我送到那個陌生男人的床上!

貴婦氣得胸口起伏,尖利的指甲在慕思月細嫩臉蛋劃出血痕,「滾!立即給我滾!」

「慕思月,現在開始他跟你一刀兩斷。你敢死不要臉纏著他,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慕思月被推了出去,整個人摔倒地粗糙的水泥地面,身後的車子猛地加速絕塵離去,她連開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慕思月眼睛里含著淚光,看著那遠去的車影,心底一陣陣抽痛,對方責罵的聲音回蕩於耳。

慕思月眼淚忍不住打下,昨天她滿懷欣喜回國想著她和季宸美好的未來,只是經過了一個晚上一切都改變了,為什麼會這樣……

「夫人,照片拍好了。」白色的賓利在高速公路上飛馳,司機將手機遞給後座的貴婦。

貴婦看著手機里的照片,嗤笑一聲,「這下季宸肯定會對慕思月徹底死心了。」

……

慕思月收拾了心情,整理了自己儀容,走到宜景小區一棟獨立別墅前,她深吸了一口氣,這是慕家,可從來都不是她的家。

「不是說昨晚就回來嗎,在外面玩了四年,嫌棄我們家不願意回來了。」一位衣著艷麗中年婦人打開門,向雯看見門口的慕思月,立即冷著臉語氣盡是不滿。

「伯母。」慕思月並沒有反駁,只是低聲地喊了對方一聲。

房子內一位獨臂的中年婦人聽到聲音連忙走了過來,秦湘看見門口的慕思月,親切地笑了笑,「思月,你回來了。」

慕思月視線對上秦湘的關切的目光,大步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對方,「湘姨,好久不見了。」

「思月,你在美國四年,越長越漂亮了。」秦湘也有些激動,已經四年沒見面,慕思月父母早逝,是秦湘一手帶大。

「別站在這里礙地方,秦湘,咱們小雪下個月就要訂婚了,還有很多事要忙呢。」向雯目光不悅地看著她們,朝秦湘吩咐一句。

慕思月一聽到向雯提起小雪這名字,頓時咬唇反問,「伯母,堂姐呢?她現在在哪里?」最後那句她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出來。

昨晚慕向雪去接她機,之後喝了她的礦泉水自己就不知人事,昨晚的事是慕向雪做的?

「你這是什麼態度,沒大沒小……」向雯不屑地氣哼一聲,得意了起來,「我們家小雪去巴黎拍婚紗照了。」

慕向雪去了巴黎?

難道不是她,那會是誰……

慕思月心底有些慌亂和氣憤,昨晚到底是誰安排的!!

第四章 放開我!我不嫁!

突然向雯清咳了兩聲,打斷了慕思月的深思,「思月,你在美國留學四年,一點也不知道家里的情況艱難,現在你總算是畢業了,也應該為咱們貢獻貢獻吧。」

「思月剛回來,讓她先休息一下,晚點再說吧。」秦湘目光有些不忍,推著慕思月進去房間休息。

向雯不滿地瞪著秦湘,不過想了想,晚上讓慕老太太太親自開口,到時候慕思月想拒絕也沒辦法。

慕思月進了自己小房間,房間里陳設簡陋,不過乾淨整潔,秦湘早之前已經替她收拾,秦湘替慕思月遞了一杯溫水,還為她開了洗澡水。

慕思月看著她忙碌的身影,有些心疼開口,「湘姨,這些事我會做,而且你在慕家其實不必這麼辛苦。」

秦湘則笑了笑,「這是應該的,我的命是慕老太太太救回來的……」

秦湘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話也猛地停止,果然慕思月小臉有些蒼白,眼底隱過內疚。

「思月,我並沒有……你別去想以前的事。」

慕思月勉強地微笑,「我沒事,我休息一下,我有點累。」

秦湘知道慕思月心病,並沒有再勸說太多,只是輕輕地替她關上門。

慕思月看著那緊閉的房門,整個人平躺在床上,目光茫然地看著天花板,表情蘊著一份悲傷。

她盡量讓自己別去思考,身軀有些麻木進浴室里沖了將一個小時,吹幹了頭髮,有些頹然地坐在床上,握著手機在發呆。

她掙扎了好久,終於忍不住撥打了一個熟悉的電話,慕思月不知道應該跟季宸說些什麼,正如他母親說的,她沒有資格,可慕思月心情很消沉,她想聽聽他的聲音。

可是手機那頭一直都沒有人接聽……

慕思月身子沉沉地睡了一覺,直到晚上7點秦湘喊她起來吃晚飯。

慕思月看著飯桌中央的老人,心底對老人總有些忌憚,恭敬地喊了一聲,「奶奶。」

慕老太太太看都沒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開飯。」

向雯突然笑得親切,意味不明地開口,「思月,你今年22歲了,雖然說工作賺錢很重要,不過找個適合男人結婚才是正事。」

慕思月蹙眉看著伯母,心底莫名有些不安。

向雯一臉微笑繼續說著,「思月,你還記不記得陳叔叔,就是你爸爸生前的一位朋友,開私立醫院叫陳強。」

「……他怎麼了?」慕思月表情有些警惕,

「陳強他特別喜歡你,前段時間經常到我們家打聽你什麼時候回國,還給我們家下了禮金,非常客氣,一下子就給了一百萬現金,還有一套高檔公寓……」

「你,你想讓我嫁給他!」慕思月不敢置信看著對面的伯母。

向雯見她一臉排斥的表情,頓時也沒有笑意,板著臉教訓道,「思月,陳強他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慕思月氣地放下筷子,「他快50歲了!」

「50歲又怎麼樣,你有什麼能耐嫌棄人家,他是開醫院的你嫁給他不愁吃穿,」向雯一臉不屑,隨即補充一句,「你不嫁也得嫁,我們已經收了他的禮金……」

「什麼?」慕思月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身,「把錢退回去!」

「錢都花完了,拿什麼退。再說了,思月,咱們是一家人,這婚事對你來說絕對是好事,你怎麼就不知道感激。」

感激?擅自替我說親事,還想要我感激!

「吵什麼!給我坐下!」慕老太太太不滿地看向慕思月。

慕老太太太非常討厭慕思月,這一點整個慕家的人都知道,因為當年慕老太太太最疼愛的小兒子,為了慕思月的母親跟她鬧翻了,搬離了慕家。

最後慕思月的母親難產而死,而慕老太太太的小兒子因為一場火災而死了,遺留下孤兒慕思月成了老太太太怨恨的對象,而且……

「你命中帶煞,陳強的八字硬不容易死,你跟他才能過一輩子,否則你的男人總會被你克死……就像你父母一樣都是被你克死了!」慕老太太太說話語氣有些激動。

慕老太太太瞪著慕思月的目光盡是怨恨,那年的火災,如果不是因為救慕思月,她小兒子也不會死掉!

每次聽到奶奶說起自己命中帶煞,會克死身邊的親人,慕思月都不敢反駁,母親因為生下她死了,父親因為沖入火場救自己而死……

秦湘看著慕思月悲傷的表情很想開口,可是秦湘也是因為那次火災燒傷左臂,當時慕老太太太願意出錢及時手術,才保住性命,老太太太說的話,她不敢反駁。

「把她帶到房間里關起來,」慕老太太太對著大兒子說了一句,轉頭看向慕思月,「陳強月底就會娶你,我們給你選這婚事都是為你好,免得你日後當寡婦。」

「放開我!我不嫁!」

第五章 齊睿,你到底什麼時候才願意結婚!

慕思月被伯父伯母拖著扔進房間里,砰然一聲,房間緊閉上鎖,慕思月重重地拍打著門板,卻沒有人理會她。

……一周,慕思月被關在房間里整整一周。

秦湘每天三餐給她送水送飯,可慕思月不肯吃,身體也越為越差,秦湘看著她這模樣非常心疼,卻又無能為力。

「思月不願意嫁給陳強,請你把禮金都退還給對方。」秦湘找到向雯,低聲下氣地哀求。

慕老太太太對秦湘有恩,向雯他們也一直把秦湘當傭人使喚,沒有好脾氣,「那些錢和房子都要給小雪,我們小雪要跟有錢人家訂婚,當然不能太寒酸。」

秦湘低著頭被向雯教訓了一頓,並沒敢反駁。

到了深夜時分,外面下起了大雨,磅礴的雨水嘩啦啦地拍打玻璃窗,一道黑影悄悄地走到慕思月房門前。

「思月,快出來,趕緊離開這里。」

慕思月一周並沒有吃什麼東西,身體虛弱,看著秦湘往她手里塞了一張金融卡,頓時明白,秦湘是想幫助她逃跑。

「這卡里有一萬塊。思月,我以前是你父親的管家,你父親讓我好好保護你,你別為以前的事內疚,別聽你奶奶的話,你父親愛你才會沖入火場救你。趕緊離開這里……」

慕思月聽著秦湘的話,眼底里泛起淚光,看著窗外雷鳴閃電,緊攥著手上的金融卡,緊抱著秦湘,「湘姨,等我以後有出息賺錢了,一定會回來找你……」

秦湘忍不住落淚,催促著,「趕緊離開。」

「秦湘,你好大的膽子,你敢放走她!」突然房子里響徹了一把尖銳女聲,向雯猛地打開房子里的燈,連忙追了出去。

「慕思月,站住!給我站住,不準逃!」

雨越下越大,狂風肆意,像是台風一般將慕思月的衣衫和長髮吹得濕漉凌亂,她驚慌地奔跑……

因為大雨的原因,馬路上飛馳車子也漸漸降低了速度。

「下個月,你表弟訂婚,你必須要參加。」男人正坐在名貴的邁巴赫內,有些漫不經心地握著手機,聽著手機那頭老人沉聲吩咐。

「齊睿!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老人在手機另一頭,怒斥一聲。

「嗯。」男人半閉著眼睛假寐,輕嗯一聲表示聽到了。

「你表弟都訂婚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願意結婚!」老人洪亮的聲音帶著盛怒,一想起這事他就火大了。

男人像是完全沒有聽到老人質問,沉默著沒有理會,而老人臉色更臭了,「齊睿!你是不是不把我這個老頭放在眼里!」

「明年再算。」齊睿看了一眼車窗外傾盤大雨,隨意地應了一句。

「明年!每次都是明年!混帳東西,我從你22歲開始吼你結婚,一直拖到現在都已經過去五年了,你還想拖,不行,今年必須結婚!」

齊老爺子氣憤地破口大罵,「孽帳東西,你想氣死我是不是?你明知道你先天性的病……」

「我的病……」齊睿薄唇揚起不屑地譏笑,「爺爺,你擔心我死了,沒有繼承人,DM&G集團被姑姑和姑父他們搶奪內訌?」

他慵懶隨性地輕敲車窗,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目光朝右手車窗一道奔跑的身影看去。

齊睿語氣冰冷,漫不經心地補充一句,「DM&G集團並不是他們想要就能要,還得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能耐,否則會撐死……」

齊老爺子每次跟他孫子討論繼承人的問題,都會被齊睿氣得血管欲爆,齊睿根本就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我說外面那些紈絝子弟整天出去玩,16歲就鬧了女人懷孕上門討債,你怎麼不學學人家!!」齊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地低斥,氣地有些語無倫次。

齊睿微怔了一下,居然讓我出去亂找女人,爺爺想重孫想瘋了?

嘭!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急剎車,齊睿掛斷了電話,抬眸不悅地朝司機看去。

司機膽怯地低著頭,對他恭敬地說了一句,「睿少,有一個女人突然沖過來……」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