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3000塊給婆婆過生日,她卻罵我是賤人。





來源:等鳥人(ID:idengniaoren)

-01-

婉婷跟張鐘的戀愛,順風順水。

兩個人是同鄉,又在同一座城市上學,之前都沒談戀愛,算是彼此的初戀。

在大學生涯的尾巴上,兩個人因聚會結緣,對上了眼。之後你儂我儂,感情如同蜜里調油。

大學畢業後,他們一起回了老家,找到了穩定的工作,很快便開始談婚論嫁。

問題出現了。

張鐘家條件不是很好,爸媽都是農民,閒暇時去打點零工,賺點小錢,根本不可能在城里買房子。

「沒關係呀!沒房子我們就先租房子住。」婉婷毫不介意。

「我媽說,你爸媽手頭如果有錢的話,可不可以先幫我們買,哪怕付個首付也行。」張鐘支支吾吾地提議。

婉婷的老家雖然也在農村,但她爸腦子活絡,買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家里還承包著魚塘。論條件,確實比張鐘家強多了。

可是,婉婷覺得話不是這麼說的。

「我爸媽都沒介意你家沒房,你家怎麼還能開口問我家要房子?」她說。

張鐘又把原話照搬給了他媽媽,他媽說:「做了親,兩家並一家,還分什麼你家我家?兒子啊,不是做娘的挑事,你這個老婆,心不在你這里啊!

張鐘又把這話學給婉婷聽。婉婷大為不悅。

張鐘看到她不高興的樣子,連忙哄她:「我媽也沒壞心,還不都是為了我們好?」

在買房子這個問題上,婉婷堅持了下來——寧可租房子結婚,也不讓自己爸媽拿錢出來。

殊不知,這事兒,成了婆婆心中的一根刺,讓她時不時地拿出來戳戳婉婷:「你爸媽眼睜睜看你們租房,也不幫忙?

她說她的,婉婷沒放在心上,反正一個星期回去見一次,她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

結婚兩年後,小兩口湊足了一套房子的首付,還買了輛小車。

這其中,婉婷的爸媽也支持了一些。

房子是精裝房,很快,小兩口就結束了租房生涯,搬進了新家。

隨後,公婆也從鄉下進了城,一起住了進來。

-02-

住到了一個屋簷下,問題又是接踵而至。

本來小兩口有房貸壓著,平日里算節儉的了。

別的小姐妹用大牌化妝品拎大牌包包,但婉婷只捨得用中低檔的——不用肯定是不行的,畢竟在企業,要注意個人形象。

婆婆看不慣了。

盯著婉婷的梳妝台嘀咕:「這得花多少錢吶?敗家哦!」聲音不大不小,恰巧誰都能聽到。

婉婷不理。她心想:只要婆婆別太過分,她愛說怎麼說。

婆婆又在兒子面前煽風點火:「讓你老婆花錢別大手大腳,拿你的錢買這個買那個,她不知道心疼……」

張鐘笑道:「婉婷也賺錢的。」

那不一樣,她是我家的媳婦,是你的人,賺的錢就是你的錢,花的就是咱家的錢。」婆婆自有一套屬於她的理論。

婆婆不光說話針對婉婷,在行動上,也絲毫不掩飾對兒子的偏心,對媳婦的不滿。

有天傍晚,婉婷一到家,發現廚房里有幾條洗淨的鯽魚,看起來蠻新鮮的。

原來是公公下午去河邊釣的。

婉婷說了句:「這魚新鮮,煮魚湯最好,媽,晚上可以做魚湯吧!」

婆婆不語。

到了晚飯時,桌上是面條,還有中午的剩菜。

「媽,你沒做魚湯啊?」婉婷問。

「張鐘今天有應酬,不回來吃飯,我就沒做……做起來也沒人吃。」婆婆漫不經心地說。

婉婷火了:「我不是人嗎?我就不能吃嗎?」

婉婷既生氣又委屈,又加了句:「你們不是人嗎?什麼叫沒人吃?」

這句話惹怒了婆婆,她一摔筷子:「反了你了,這是對長輩說的話嗎?」婆婆怒氣沖沖,罵罵咧咧,口不擇言。

這次婉婷也沒讓著,跟婆婆一句一句地回嘴。

婆婆生氣極了,當著婉婷的面打電話給張鐘:「你的好老婆,為了一頓魚湯,在罵我呢!這就是你娶回來的饞貨!」

張鐘飯吃了一半,趕緊跑回來調解,不住地安慰他媽媽,沖著婉婷:「你怎麼能罵我媽呢?」

婉婷覺得,這個時候三言兩語也說不清,索性回了房間。

當晚,婉婷原原本本地把事情告訴張鐘:「我是那種不講理的人嗎?是你媽媽太過分了……」

張鐘摟著婉婷:「我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供我上學,她是心疼我,對你沒壞心……」

好容易把婉婷勸住了。

這事兒就暫時過去了。

-03-

轉眼中秋將至。

按照習俗,張鐘跟婉婷要置辦中秋禮,送給婉婷的爸媽,以及叔叔伯伯。

婉婷的爸爸排行老三,婉婷有兩個伯伯,還有個小叔。

伯伯小叔家,每家一份中秋禮,嶽父母的禮還得再豐厚些。這樣算下來,得置辦不少。

婉婷跟張鐘抽了周五的晚上,去小區門口的超市里,把禮物盡數搬了回來,想著雙休日開車送到婉婷家。

月餅、牛奶、煙、酒,呼啦啦堆了客廳的一角。

婆婆的臉,頓時陰了。

晚飯後,婆婆突然對張鐘說:「明天要不去你外婆家,看看外婆外公,看看舅舅舅媽。」

「不是兩個星期前才去的嗎?」張鐘不解。

「馬上八月半了,你也要帶點東西去看看,別娶了媳婦忘了長輩。這里不是有現成的東西嗎?」婆婆指著地上的禮品。

婉婷在一旁聽得明明白白,婆婆這是看不得買東西回娘家,她故意找碴兒。

張鐘抓抓腦袋,提議道:「要不,明天我們先去婉婷家,周日,我們再去看外公外婆?」

婆婆立馬眼淚鼻涕下來了:「現成的東西你不送,還要另外買,你的錢來得容易?」

「自己外婆家不先去,倒是先去別人家,兒子啊,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到底是花我兒子的錢,不心疼!」這句話明著說給婉婷聽的。

婉婷忍無可忍,說道:「媽,送中秋禮的,不是我們一家送,也不是今年才送,這是老祖宗的規矩,這是風俗。你說要去外婆家,可以,我們另外買就是了。」

「另外買?錢多呢!還不是用的我兒子的錢!」婆婆不依不饒。

婉婷亟待發作,被張鐘攔住了,他拖著婆婆回房間好言相勸。

婉婷以為沒事了,誰曾想,中秋禮的這個摩擦,為婆婆後來的生日鬧劇埋下了伏筆。

-04-

中秋過後不久,婉婷查出懷孕了,小兩口非常高興。

沒幾天,就是婆婆的生日。

張鐘跟婉婷商量,之前婆婆一直在鄉下,前兩年他們租房子,都沒好好給他媽過個生日。這次趁著婉婷懷孕,去飯店給婆婆過生日,到時候,喊上幾個至親,一起熱鬧熱鬧。

婉婷笑著同意。

之後,她抓緊在網上訂購了大閘蟹,準備帶去飯店蒸著吃。

婆婆生日這天是個星期天,早上張鐘要去單位加班,婉婷一大早就去市里有名的早餐店,買了三丁包子、豆漿、各色點心,帶回來給公婆吃。

然後,她又跑去定了個蛋糕。

到了中午,一家人聚在某飯店,飯店是婉婷的表舅開的,說是可以打折。

婉婷的爸媽來了,張鐘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媽都來了,定了個大包廂,歡聚一堂。

婉婷說了個標準,讓表舅定菜單,有葷有素,還有大螃蟹,一桌菜蠻有質量。

最後,蛋糕端上了桌,點了蠟燭,大家鬧哄著讓婆婆吹蠟燭,許願。

一切都很正常,其樂融融。

在吃蛋糕的時候,張鐘問婉婷:「買的哪家的蛋糕?好吃。」

婉婷說了個蛋糕房的名字,又說:「我們單位的合作店,員工生日,老板都送蛋糕。我們去買蛋糕,也打折的。這個蛋糕,打了6折,划算吧?」

張鐘笑著誇婉婷會辦事。

-05-

飯畢,客人散盡,從飯店回家的路上,婆婆明顯不高興,一言不發。

婉婷覺得不對勁:「媽,你怎麼了?」婆婆默不作聲。

才進家門,婆婆爆發了:「到底是為我過生日,還是為別的

婉婷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婆婆何出此言。

「借著為我過生日的由頭,照顧你表舅的生意吧?你看看桌子上,有幾個正經菜?結帳了1500?值嗎?」

「明著為我過生日,暗地里幫著娘家人!」

「中秋節,幾大千的東西往娘家送,我過生日,還是你家的人來吃吃喝喝……」

這不是無理取鬧嗎?

婆婆喋喋不休,一句句撞擊在婉婷的心上。

最讓婉婷受不了的話來了——

生日蛋糕還是買的打折的,這不是讓我折壽嗎?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婆婆提高了音量。

婉婷的心,涼了。

她也知道,婆婆的心是暖不了了,不管自己怎麼做,婆婆總能找碴。

因為,打心眼兒里,婆婆不認可自己,把她當外人防著,把她當壞人想著。

婉婷不跟婆婆理論,也不反駁,任憑婆婆嘴巴歪過來說。

她,只是死死地盯著張鐘。

張鐘明白婉婷眼神里的意思:看看你媽,到底說的什麼話?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張鐘急得把他媽媽往房間里拉,她還是不罷休,朝著婉婷罵道:「你這個賤人,咒我死?!」

「啪!」一個杯子摔在地上,發出巨響。

是婉婷扔的。

一切靜止了。

-06-

那天之後,公公婆婆搬回了鄉下老家。

這是張鐘選擇的。

因為婉婷跟張鐘明確提出的:要麼跟公婆分開住,要麼我們離婚。

平日里無事生非,橫挑鼻子豎挑眼。還把我的好心當做驢肝肺,我不想再受無端的委屈。

住在一起,以後的矛盾只會越來越多,爭吵越來越多

要想有太平日子過,趁早分開住。

分開之後,婉婷除了過年過節回老家,其他時間不往鄉下跑。

平日里,張鐘常去鄉下探望。該給錢該錢,該送東西送東西。這些,婉婷不管。

眼不見為淨,大家都安心。

現在婉婷的女兒已經出生,婉婷的媽媽在這里幫著帶孩子,沒讓婆婆幫忙。

婉婷說:我不指望一個罵我賤人的人,會真心待我,真心待我的孩子。

婉婷把這件事告訴我,讓我寫下來。

她說:婚姻里的女人,既要甜得像蜜糖,也要狠得像虎狼

一味地忍氣吞聲,只能成全別人,惡心自己。

何必呢?

人生苦短,讓自己活得舒坦了,才是本事!

鳥 老 師 說

這是個讀者傾訴,我整理了下來,一些情節做了虛構。

婉婷說,她現在該給錢給錢,該回老家就回老家,自己的禮數做足了,別人抓不住把柄,也不會給別人傷害自己的機會。既然暖不了別人,改變不了別人,只能這樣了。

這是去年中秋過後發生的事 ,現在一年過去了。有幾個親戚旁敲側擊,說婉婷狠心,要婉婷趁著這次中秋節把「結」解了,讓公婆一起住進來。張鐘也是這個意思。

婉婷非常猶豫,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來求助大夥兒,懇請大夥兒支招~歡迎留言分享。

-END-

作者簡介:鳥老師,80後老文青,內心純真的教書匠和寫字匠。用文字浸潤生活,善於將日子過成笑話。個人原創公號:等鳥人(ID:idengniaoren)

更多精彩:四齡童被遺棄,小手攥著離婚協議:你失去一段婚姻,卻讓孩子失去整個世界。

商務合作請聯繫QQ:2916006726

轉載授權請聯繫QQ:226582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