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要月薪5千的愛情





2018.9.25 星期二

在北京待久了,越發理解都市男女口中形容的愛情,為什麼是這個時代的奢侈品的,也是稀缺品。從前只是我們90後這麼說,現在連身邊一些00年的男孩女孩也這麼認真,真是頗有感慨。

算下來我從高中畢業到現在已經整整五年了,趁著此時此刻頭腦清醒,聊聊我從自己跟閨蜜們身上覺察到的,關於戀愛觀點的變化。

四五年前,我從來沒有想像或者說憧憬過自己未來到底是什麼樣子。坦白講,對於工作我到現在也有各式各樣奇怪好玩的想法,對於自己想達成的事情永遠有熱情和活力,所以讓我感到撲朔迷離時刻的可能愛情要占80%。

是個對房跟車沒有太大執念的女孩,但矛盾的是,我對自己的物質生活水平有相對較高的要求。具體怎麼說呢,我對固定資產沒有太多想法,唯一的訴求就是,手里得有錢,需要的時候不局促。這點我老早之前就明確過,我自己要有錢,另一半也得有,不然日子肯定過得不舒坦,總鬧別扭。

大概16年的時候,我寫過一篇《我不需要9塊9包郵的愛情》,印象特深刻,當時文章一發好多公眾號都找我來要轉載授權。剛剛翻出來,仔細又看了一遍,跟現在的想法多多少少有些出入,但大體還是一致的。有段話我覺得挺有意思:

承認金錢很重要並不是一件世風日下的事情,我們憑借自己的能力和才華獲得一段相匹配的愛情一點也不粗俗。相反,如果我單身的生活質量能夠達到80分,可戀愛以後卻將將及格,是不是太可悲了一些?

具體來講,我覺得匹配應當是三方面,性格、內在、能力。當然,相互喜歡是第一位的,顏值身材入你法眼也自不用多說,我說的這些是硬性指標。

性格不合,就得不停地磨合,甚至消耗彼此;內在不匹配,意味著兩個人無法深度溝通,很難保證大多數情況觀念一致;能力不對位,導致財富收入差距過大,自然更容易產生矛盾。

前天我往朋友圈里發了一句,我從來都不想要只是給我熬紅糖水給我說情話的感情。我想要的很多,如果他給不了,那就乾脆連他也不要了。

有個女孩給我評論,說白了你這不就是虛榮嗎。我覺得無辜,我每個月光存下來的錢都比對方的薪水要高,沒指望他發紅包送禮物,這怎麼就是虛榮了呢。

我喜歡大大方方承認自己對物質生活有所要求的女孩。沒想到「麵包我自己有,你給我愛情就好」這句話到現在還流行著,並且有部分人引以為豪,覺得自己特獨立特牛逼。

OK,不依附另一半當然是好事情啊,證明你是個不貪便宜的好姑娘。但是,我特別納悶,既然我自己有那麼多麵包,憑什麼就不能要求對方也有跟我差不多的麵包呢?

想說我圖錢是不是。是啊,我就是圖錢,我不光圖錢,我還圖顏值,圖愛情呢。我就是勢利眼,就是貪心,就是什麼都想要。

可我,也什麼都可以給對方。

本質上我絕對是個付出型人格的,我可以給曖昧的男生轉帳520毫不猶豫,我可以利利索索訂機票飛過去找對方。甚至最沒錢的時候,也可以節儉開支給他買Gucci的腰帶。

所以我說出來希望對方怎樣怎樣時,總是可以理所應當、理直氣壯、問心無愧。之前有朋友跟我說,可是,男孩不一定能這樣對你好。是啊,他不一定能像我對他一樣對我好。

我是從什麼時候在感情里變得成熟理性了呢?我琢磨了琢磨,是從我真正開始自己賺錢,不從家里索取以後開始的。幾乎沒有過渡期,我變得對自己大方,對喜歡的人摳門,變得更加野心勃勃了。

這麼說吧,其實是因為同時期談了個大我好幾歲的男朋友,各方面都很出色,分開以後我整個人的眼光提升了我幾個層次。也不是特意比較,就總是不經意,從顏值、財富、資源和社會地位各個方面偷偷對比。

開始漸漸不滿足於單純的好感、噓寒問暖跟貼心的情話了。用俗氣的話講,就越來越現實了,我考慮的會更多,對自己跟另一半的要求也更多了。

不多不行啊。換個說法講,我現在基本上能滿足自己的財務自由了。盡管也沒有很多錢,就是過得好了點,能給我媽轉過去點錢了,想買個上萬的包不至於咬牙切齒了。

日常生活也有差距。

我平時想吃火鍋了,可以隨時叫著閨蜜去吃,天天下樓吃都行,敞開吃,別點忒貴的都能接受。但是在北京,哪怕找個月薪一萬的男孩,隔三差五叫著他吃海底撈吃金鼎軒喝海鮮粥,再配上兩杯喜茶,他能扛得住嗎?哪怕AA他可能都會覺得有些吃力,這還不算平時滴車的錢,買零碎小東西的錢。

平心而論,其實對於25歲左右的年輕人,在北京一萬塊也可以了,但架不住房租、生活費、社交費占比多,外加自己再買兩件衣服買雙鞋,這哪里還能剩下什麼錢呢?

當代人的約會成本太高了。

我沒有看不起誰的意思,我誰都看得起,大家都是一個鼻子倆眼睛有什麼不一樣的。可做朋友跟做男朋友區別就是挺大的啊,做朋友可以不用考慮這些所謂的外物,但談戀愛不行,現實就擺在那里,總不能頓頓飯我掏錢吧?

其實我倒覺得沒什麼,只是確實這麼做過以後,倒是對方更尷尬,覺得自卑。真的,他不好受,我也委屈,這又何必折磨彼此呢?

我總不能為了愛情降低自己的生活標準吧,就像我兩年前說的那樣,單身80分,戀愛直接回到解放前。我不要,還是自己瞎他媽過比較自由自在。

所以我現在也不在乎有的朋友說我太現實或者要求太高了,事實證明,兩個人消費水平和觀念一致,才能把小日子過得更滋潤。不然1+1<2,消耗彼此有什麼意思呢?

這可是北京啊,寸土寸金的北京,懷揣著夢想興奮而來的北京。北京經不起情感消耗,北京沒有理由等你變得成熟,北京不會給你太多時間提高加速度。

當人第一次觸摸到真實的,能夠引起內心巨大喜悅的事物,比如掙到一筆錢以後,就再也不想回到捉襟見肘的日子了。至少對我而言,工作比愛情重要一些。

我已經體會過吃喝玩樂的快樂了,再讓我尋回大學時代想買件衣服都要在淘寶上各種比價格,放在購物車里捨不得付款的感覺,真是太難了。她已經看過了大海,又怎麼願意回到小溪里呢。

說這句話不是因為我是個女生,不用考慮買房買車怎樣怎樣,事實是我也沒有要求對方有什麼有什麼啊。你覺得有必要買那我們共同奮鬥就是了,這有什麼的,新婚姻法的出台也沒有跟偏向女孩什麼。我可不是給對方試壓的那種人。

所以「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用在我這里不合適,你是少年我還是少女呢,你買車買房壓力大,不好意思,我也在努力的存錢呢。

悄悄嘆口氣,就當我越來越現實了吧。雖然我心里非常清楚,我一直就是這麼個人,可以同甘共苦,但我自己早就經歷了由苦變甜的過程,真心不想再吃苦了。

所以王money跟我說,自己在我面前自卑的那一瞬間,我也會覺得好委屈好委屈,我只不過比你大了半年而已啊。可我比你早工作兩年的時間,你大學里瘋玩的時候我就已經創業了,所謂的道路也是自己一點點才鋪好的啊。

如果我還在念大二大三,哪怕剛剛走出校園,可能會稍微有些耐心陪著另一半長大,可是沒辦法,我成長的軌跡太迅速了,對於事業我永遠有不斷的沖勁兒和新鮮感。要真正的趕上我,或許他得好久好久。

我沒有炫耀的意思,這有什麼好炫耀呢,在北京這不過是一份很普通的收入而已,大小中產們比比皆是,我憑什麼得意。只是如我所說,朋友之間不計較這些,但戀人之間不可以。

過日子終究要揉進吃喝玩樂,再加上柴米油鹽醬醋茶,避免不了的煙火味和世俗氣息。現實情形如此,我沒法降低生活質量,去談消費水平差距過大的戀愛。

⚈้̤͡ ˌ̫̮ ⚈้̤͡”

– 明 天 見 啦 –

(•ૢ⚈͒⌄⚈͒•ૢ)

(•ૢ⚈͒⌄⚈͒•ૢ)

(•ૢ⚈͒⌄⚈͒•ૢ)

每點一個讚,就能助力一次八命變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