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無間道?借精生子的心機女這回玩砸了





豪門無間道?借精生子的心機女這回玩砸了

江西省樂平市女孩劉夢溪碩士畢業後,在和男友一起打拼的過程中,屢屢受挫,遂萌生了利用婚姻走捷徑的念頭。不久,劉夢溪和從英國留學回來的富二代王賀明結識。劉夢溪果斷踹走男友,與王賀明閃婚。急於夯實自己少奶奶地位的劉夢溪和王賀明結婚大半年了,還沒能懷孕。情急之下,她與前男友一夜偷歡,暗結珠胎。她以為此事做得天衣無縫,自己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精於算計:女碩士先釣金龜再借龍種

2017年11月的一天,江西省樂平市家庭主婦劉夢溪起床刷牙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反胃,隨即在洗手間狂吐起來。劉夢溪取來早就準備好的驗孕棒,當看到表示已經懷孕的兩道紅線之後,劉夢溪情不自禁地一陣歡呼……

1988年,劉夢溪出生在江西省樂平市一個普通家庭,2005年考上了遼寧省的一家醫學院,念完本科後,又考上了廣東的一所大學的碩士研究生。念碩士期間,劉夢溪與校友兼同鄉張晴龍相識相戀。張晴龍家庭條件較劉夢溪而言,更遜一籌。

熱戀之中,劉夢溪並未覺得和張晴龍相戀有什麼不妥。兩人相約畢業後努力工作,爭取在一線城市紮根下來。

然而,現實卻給了劉夢溪當頭一棒。他們先是在廣州找工作,後來又去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求職。其間,倒也有過一些工作機會,可每個月拿到手的薪水減去房租後,便寥寥無幾。望著居高難下的房價,劉夢溪常常將不滿發泄在男友身上。

2016年年初,在一線城市生活了幾年的劉夢溪,最終和男友一起回到了樂平,並用他倆不多的積蓄,開了一家寵物醫院。疲於奔命的二人,總算有了喘息的機會。可相對於一線城市來說,小縣城的生意更不好做。劉夢溪時不時會聽到一些人在背後嘲諷:「你們看,這書有什麼念頭?堂堂一個碩士,只能回老家當獸醫。」劉夢溪聽了非常不爽。

有一次,劉夢溪高中同學的媽媽路過寵物醫院時,發現醫院的老板竟是劉夢溪。那天,恰好張晴龍不在醫院里。當阿姨得知劉夢溪男朋友的老家在鄉鎮時,不斷地搖頭嘆息:「你說你這麼好的條件,什麼樣的男孩找不著?我姑娘當年大學都沒考上,後來找了個南昌的老板,現在在南昌住別墅,開BMW。女孩子青春寶貴,不要無謂地消耗掉,趁著還有本錢,抓緊物色一個條件好的,可以讓你少奮鬥十年甚至幾十年!」阿姨的話,句句擊中了劉夢溪的痛處。

此後,劉夢溪越想越覺得不值,越想越感到太虧,經常無緣無故地沖張晴龍發脾氣,兩人的感情也漸漸地有了裂痕。

2016年7月,在阿姨的介紹下,劉夢溪認識了樂平市的富姐彭靚。彭靚白手起家,創建了樂平市最大的寵物繁殖基地,身家數千萬。因個性太強,彭靚早在10年前,就已經與丈夫離婚,此後沒有再婚。其獨生子王賀明剛剛從英國留學回來,在基地幫助母親打理生意。彭靚委婉地打聽劉夢溪的情況。劉夢溪感覺到大好機會來臨,遂隱瞞了自己尚未和張晴龍分手的事實,稱自己正單身。彭靚聞言大喜,遂讓兒子王賀明與劉夢溪見面。王賀明和媽媽一樣,對劉夢溪的第一印象也非常好;而一心想嫁入豪門的劉夢溪,則瞞著張晴龍,與比自己大2歲的王賀明見面。數次約會之後,感覺到瓜熟蒂落的劉夢溪,果斷向張晴龍提出了分手。那段時間,因經常被女友莫名其妙地數落,張晴龍的心情也不好。所以,女友提出分手,他雖然心痛,但並不意外,隨即黯然接受。

劉夢溪和王賀明很快確定了戀愛關係。2016年底,兩人舉辦了婚禮。彭靚不僅提前為兒子和兒媳購買了豪華寬敞的住房及保時捷跑車,而且豪擲50萬,將婚禮辦得盛大而隆重。望著過了一輩子清貧日子的父母欣喜祝福的笑臉,以及中小學的同學們那羨慕的眼神,劉夢溪覺得幸福感爆棚。

婚後,劉夢溪沒再上班,一心一意地當起了少奶奶。那種闊太太的滿足感,從她心里油然而生。

可美中不足的是,和王賀明結婚大半年了,一心想要孩子的劉夢溪還沒懷上。從自己和丈夫的性生活來看,好像一切正常。那麼,問題出在哪里呢?憂心忡忡的劉夢溪,數次想將心中的疑慮和丈夫、婆婆商量,以求得一個解答。可婆婆那不怒自威的表情,以及丈夫王賀明那看似溫柔體貼實則有點諱莫如深的表情,令劉夢溪望而卻步。

在焦慮中,2017年10月初的一天,劉夢溪回娘家的路途中,與前男友張晴龍偶遇。看著雖然穿著樸素但陽剛健碩的張晴龍,一個念頭悄然而生。那天,她與張晴龍聊了很久很久,最後不知不覺地與他步入了附近的一家賓館。在那里,兩人顛鸞倒鳳,重溫舊夢。完事之後,看著張晴龍情意綿綿的眼神,劉夢溪狠心地說:「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自己應該為此事保密。不然,大家連朋友都沒得做。」張晴龍不知劉夢溪為何翻臉比翻書還快,但也只能神情黯然地點了點頭。

11月的一天,劉夢溪終於等到了這一天。那天,有著豐富醫學知識的她,判斷自己很可能已經懷孕。結果真如她所料。欣喜若狂的劉夢溪,打算在丈夫和婆婆下班之後,第一時間告訴他們喜訊。

何其可憐:她只是豪門難堪的遮羞布

然而,令劉夢溪大感意外的是,下班後一起回家的彭靚與王賀明母子倆,聽到劉夢溪懷孕的「喜訊」後,不僅沒有表現出她所希望的高興與激動,反而有點難以言述的尷尬,王賀明的臉上甚至有點憤怒。

劉夢溪將自己和張晴龍一夜茍合的事來來回回地梳理了好幾遍,覺得沒有哪里出現紕漏;以她對張晴龍的了解,他也不會出賣她。那麼,丈夫和婆婆為什麼在聽說她懷孕的消息後,表現得如此怪異?究竟是哪里出現了問題呢?

就在劉夢溪胡思亂想的同時,王賀明和母親彭靚的內心也早已波濤洶湧,難以止息。

原來,王賀明在英國留學期間,和華裔女孩樊迪相識相戀,兩人感情深厚,且已經談婚論嫁。可2014年5月,王賀明遭遇了一場車禍,右側睪丸受傷。醫生在救治過程中發現,王賀明患有梗阻性無精症,加上這次睪丸受傷,症狀變得更為嚴重。雖然不影響他與伴侶的性生活,但卻沒有生育能力。醫生表示以他們目前的水平,要想治好,少則三年五年,多則要十年八年。遺憾的是,樊迪及其家人特別在乎這一點,她非常渴望很快就擁有一群自己的寶寶。不想耽誤樊迪的王賀明,忍痛主動提出分手。樊迪痛哭一場後,接受了他的分手提議。

王賀明黯然回到了國內,並將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母親。一向好強的彭靚難以接受兒子居然是個沒有生育能力的男人這一事實。在她看來,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或者說是一種醜聞。她能想像得到,那些一直對她的財富羨慕忌妒恨的人,會在背後怎樣幸災樂禍。

在焦慮中,彭靚利用自己的資源,悄然為兒子打聽治療的途徑和方法。但轉了一圈下來,毫無收效。眼看兒子年過而立,堂堂富二代,一表人才,連個馬子都沒有,不僅他自己整天萎靡不振、無精打采,旁人看著也會覺得疑惑。再說了,兒子雖然患有無精症,但其他的一切正常,需求也和常人無異。給他找個老婆,一來可以讓兒子過上正常男人的生活,二來這個家看上去也完整一些。

帶著這一想法,彭靚暗自幫兒子物色女友。在此期間,她認識了劉夢溪,她看出這個女孩很想嫁到自己家,遂鼓勵兩個孩子交往,並幫他們隆重地操辦婚禮,昭告天下,她的兒子是個正常男人,大家不要亂嚼舌頭。至於以後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如今,劉夢溪突然告訴彭靚與王賀明母子倆,她懷孕了。對於有著難以啟齒的隱情、懷著見不得光心思的母子二人來說,這當然不是好消息:劉夢溪懷著的那個孩子,十有八九,不是王賀明的!

趁著第二天一起到繁殖基地上班的時間,母子倆交換了一下意見,認定他們的懷疑是有道理的。為了進一步證實他們的判斷,在帶著劉夢溪做產檢的時候,彭靚疏通了醫院的關係,特意將劉夢溪的靜脈血留了10毫升,然後和王賀明的靜脈血一起送到上海一家能夠利用孕婦的靜脈血做親子鑒定的機構。數天之後,結果下來,劉夢溪肚子里的孩子,確實與王賀明無關!

王賀明被戴綠帽子也就罷了,如果不加以阻止,萬一劉夢溪將來和王賀明鬧掰,她挾子自重,要求分走一半甚至更多的家產,他們將如何面對?是捨棄家產,還是主動曝光王賀明無精的真相?糾結中,母子倆逐漸達成一致意見:不能讓王賀明不能生育的真相傳播出去。至於劉夢溪,不妨讓她暫時懷著這個孩子,擇機製造「意外」,讓她流產。與此同時,遍訪天下神醫,加強對王賀明無精症的治療。一旦王賀明治愈,果斷離婚,將劉夢溪踢出家門,將損失降到最低。抱著這樣的想法,母子倆商量一番後,以外出開拓市場為由,讓王賀明頻繁出差,實際上是廣泛尋求醫治無精症的方法與醫生。

2018年1月初,王賀明在上海尋求醫治的過程中,與前來上海旅遊的前女友樊迪意外相遇。二人舊情復燃。在上海的一周時間里,他們天天黏在一起。王賀明將自己結婚的情況如實告訴了樊迪,她含淚說:「我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當初意志不堅定。你放心,過幾天,我就回英國,不會介入你的家庭。」王賀明更是內疚不已。這月月底,王賀明接到樊迪打來的電話,告訴他:「我有了!」王賀明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待再三確認沒聽錯後,王賀明高興得一蹦三尺高。以自己對樊迪的了解,她不會撒謊。如果她真的懷了他的孩子,一來表明他的無精症已經治愈;二來,他可以想辦法擺脫劉夢溪,再正大光明地迎娶樊迪。

而對於這一切,劉夢溪仍被蒙在鼓里,雖然對「借精」一事略感內疚,但一想到這是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也是為了給王賀明留後,她內心便釋然了。殊不知,蟑螂捕蟬,黃雀在後。她只是一塊豪門用於掩蓋難堪的遮羞布。

舉刀問情:各懷鬼胎的婚姻慘淡收場

劉夢溪很快發現了丈夫的異樣。

2月的一天,王賀明在一樓的洗浴間洗澡時,手機放在一樓大客廳的茶幾上,忘了像往常一樣鎖屏。望著丈夫手機頻繁發出的亮光,平時從不查看他隱私的劉夢溪,終於忍不住拿起他的手機翻看。這一看不打緊,王賀明與樊迪在微信上那一句句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甜蜜情話,看得劉夢溪怒火中燒。待王賀明洗完澡出來後,劉夢溪直沖上前,一巴掌打在了王賀明的臉上:「樊迪是誰?我辛苦懷著寶寶,你卻出去偷腥,世上有你這麼無恥的男人嗎?」

捂著被妻子打得火辣辣的臉,王賀明努力克制著自己,並未回答她的質問,而是搶過手機,直接向樓上的臥室走去。見此,劉夢溪更是認定丈夫理屈詞窮,她沖上前去,想將已經踏上樓梯的丈夫拉住。王賀明不耐煩地將手一擺。剛剛洗完澡的手很滑,劉夢溪沒有抓緊,被王賀明這麼一甩,瞬間摔了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發出一聲慘叫。

王賀明慌了。他趕緊返回,將倒在地上的妻子扶起。妻子的雙腿之間,流出了鮮血。見狀,王賀明立即撥打120急救電話。救護車很快到了王家,並迅速將劉夢溪送往人民醫院。遺憾的是,由於摔得太重,劉夢溪肚子里的孩子流產了。

發現丈夫出軌的同時,肚子里的孩子也流產了。雙重打擊下,劉夢溪著實悲傷了一段時間。劉夢溪的父母獲悉情況後,也趕到醫院,照顧女兒的同時,質問女婿王賀明,為什麼會這樣?王賀明支支吾吾,半天不敢回答。劉父劉母又轉而問女兒,劉夢溪也只是哭哭啼啼,不想正面回答。同樣來到醫院的彭靚,則一邊狠狠地罵兒子王賀明,一邊不停地向親家和兒媳道歉。見此,劉父劉母以為是兩口子鬧別扭導致的意外流產,於是叮囑女兒和女婿不要爭吵打鬧,凡事商量著來,這才離去。

劉父劉母離開後,彭靚將兒子叫到一邊,問清楚情況後,和他商量對策。母子倆覺得,既然劉夢溪已經發現了他和前女友舊情復燃的事,更重要的,他無精症已經痊愈且樊迪懷上了他的骨肉,就憑這些,應該果斷與劉夢溪離婚。至於她背著他們母子倆,在外做的見不得光的事,只要她不鬧,他們也給她留點面子,同時也是給他們自己留面子。

商量好後,待劉夢溪康復出院後,彭靚特地囑咐王賀明做了一大桌豐盛的菜肴,一家三口,一邊吃一邊聊。聊著聊著,王賀明開口說話了:「劉夢溪,我做了錯事,對不起你。感情這東西,一旦破裂,就很難復原。與其大家尷尬相處,不如好說好散。這樣吧,我願意補償你50萬元,作為分手的條件,好嗎?」彭靚也在一旁幫腔:「這50萬元,你拿去買套房子,或者自己開個公司。」

原本以為是場和好的晚宴,沒想到竟是場鴻門宴。劉夢溪想到當年處心積慮地嫁入豪門,甚至不惜「借精懷孕」,又遭遇了流產的不幸,如今卻要被「勸」出家門,這讓她情何以堪?所以,劉夢溪堅決不同意。這頓晚宴,以溫馨開頭,以尷尬收場。次日,王賀明將價碼提到了100萬,翻了一倍。

可王賀明越是這樣,劉夢溪越不願離婚。想想自己一旦退出,將來這少奶奶位置,可就是樊迪的了,數千萬財產,也與她劉夢溪無關了,她怎麼會甘心?

遠在英國的樊迪不斷地向王賀明報告懷孕的進展,並稱如果他離不了婚,她願意自己生下來,單獨撫養孩子。英國沒有美國那麼開放,女孩未婚先孕,也需要承受相當的壓力。王賀明怎麼忍心讓心愛的女人遭遇這樣的痛苦,再說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的骨血啊!

基於此,王賀明撕下溫情脈脈的面紗,開誠布公地告訴劉夢溪,這婚她離也得離,不離也得離。

2018年3月14日,矛盾又一次爆發。為了讓妻子徹底放棄這段婚姻,王賀明自曝隱私,道出了自己曾患無精症的經歷。他說:「當初,我急著和你結婚,其實就是為了掩蓋我沒有生育能力的尷尬……」王賀明的「揭密」,一方面讓劉夢溪震驚不已,另一方面將她撕得體無完膚。她曾像精算師一樣精算著感情的利弊,將感情量化成可以計算的指標,而後根據自己的需要,去組合、去放棄、去獲取,卻萬萬沒想到,自己才是真正被人算計的人!豪門夢滅,而身心上的傷害,讓劉夢溪痛不欲生。絕望與憤怒中,殺機油然而生。

2018年4月3日,婆婆彭靚外赴東北洽談生意,保姆因自家有事請了假。劉夢溪假裝答應王賀明離婚的要求,並特地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而後勸他喝了不少酒。以為劉夢溪想通了的王賀明,內心一高興,不免貪了杯,在她的不斷勸說下,竟喝得爛醉如泥。望著躺在沙發上昏睡的丈夫,劉夢溪舉起手中的水果刀,朝著他身上的要害部位,狠狠地紮了下去……

待確認王賀明死去後,當晚,劉夢溪向樂平市公安局禮林派出所自首。4月4日,她被刑拘。目前,此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中。(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相關信息作了技術性處理。) 編輯/沈永新

更多精彩:花樣追回前夫:含怨忍怒的柔情讓人不寒而栗

商務合作請聯繫QQ:2916006726

轉載授權請聯繫QQ:2265824827

豪門無間道?借精生子的心機女這回玩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