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可以,結婚免談。」





「上床可以,結婚免談。」

hey,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茶二暖心拳丨love

「上床可以,結婚免談。」

1

程升是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紫棠。

其實也不算是介紹,程升那個朋友介紹紫棠給他認識,也不是為了給他介紹馬子。

不過是正巧程升剛跳槽到這個城市,認識的人不多,他朋友就提了一嘴:

「哎,我哥們的姐姐正巧也在,棠姐人挺好的,回頭介紹你們認識,有事可以幫忙。」

程升也就這樣,認識了紫棠。

紫棠比程升大了兩歲,高中時因為家里突發變故,沒有上大學,匆匆出來賺錢養家。

因為人聰明伶俐還勤快踏實,和程升認識的時候,27歲的她不僅靠自己攢錢供弟弟讀了博,並且手底下還攢了房子和車。

不過因為一直以來做生意辛苦,27歲的紫棠依然單身。

曾經也有人說要給她介紹,但是紫棠人不指望著找個丈夫養她,所以也不怎麼著急。

她想找個自己有好感的,能在一起踏踏實實過日子的人。

只可惜,這個人,她一直都沒遇到。

——紫棠曾經以為,程升就是這個人。

2

程升認識紫棠的時候,因為剛跳槽的緣故,工作特別忙,沒有白天也沒有黑夜的熬,常常一加班就是凌晨,有時候甚至通宵。

這樣的日子過久了,就是鐵打的身體也熬不住。

那天凌晨,程升又一次加班回家,因為太累太困,下台階的時候,一個恍惚,摔了腿。

程升朋友當時正在外地,只能打電話給紫棠。

「棠姐,這是我兄弟,他剛來這邊人生地不熟的,你看在弟弟的面子上,幫我看看他。」

程升朋友當時這麼對紫棠說。

紫棠是個認真的人,受人所托去照顧病患,就是真的認認真真,天天跑醫院。

因為以前打工,給大廚打過下手,紫棠煲得一手好湯,每天不重樣的給程升帶,程升坐在病床上喝湯,她就在旁邊利落的幫他削水果,或者收拾東西。

程升還沒被人這麼照顧過,暖暖的湯灌進胃里,他也慢慢的開始把紫棠這個人放到了心上。

於是,出院後,他就展開了追求。

一開始還是拐外抹角的喊著紫棠姐,後來就明目張膽的撩了起來。

二十多年一直忙於生計的紫棠,哪里見過這樣的陣仗。

一個一米八的男人圍著你轉,又能撒嬌又能撩,紫棠很快就被俘獲了。

3

兩個人在一起後,日子是越過越順。

紫棠自己有能賺錢的小生意,對程升的工作,無論是忙的顧不上她,還是效益不好,紫棠都能體諒。

晚上,程升加班回家,總能看到她在客廳沙發上等著他,開著一盞暖暖的燈,廚房的鍋里是她做好的夜宵。

感情和生活上的順遂,讓程升能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到了工作上。短短兩年,他連跳三級,曾經的頂頭上司,都成了他的下級。

而他和紫棠在一起久了,也變成了默契的「老夫老妻」,認識的親戚朋友,都已經把他們當成了一家人,開口都是「你家那口子」。

可以說,他們倆離結婚就差那一個紅本。

只不過程升不主動開口提結婚,紫棠也就沒在意。

她一直以為,這個紅本是他們隨時都可以去領的東西。

畢竟剛在一起的時候,程升就曾經對她說,讓她等著他來娶。

4

直到有一次,紫棠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飯,聊到曾經一個老同學結婚了。

她老公特地拉她到海邊求婚。

紫棠朋友問她:「你跟程升什麼時候的事啊?他求婚了嗎?」

「我們沒怎麼聊過這個……」

「程升就沒跟你說過結婚嗎?」

紫棠說:「說過啊,剛在一起的時候就說過。」

聽她這麼一說,紫棠朋友的眉頭都要皺一起了:

「剛在一起的時候說,現在反而不說了?他這是什麼意思啊?」

「他現在工作忙,也沒時間考慮這個。」

嘴上替程升打了掩護,紫棠自己心里,也開始有了一點慌張。

於是有天周末,程升難得清閒,兩個人躲到山間民宿偷閒兩天。

晚上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紫棠拉著程升的手問他:

「你說,咱們什麼時候結婚?」

剛剛還滔滔不絕說個不停的程升,面對這個話題,卻突然沉默了。

他幹笑了一聲:

「等我賺錢能給你買個大房子再加大鑽戒的時候。」

「我又不需要這些。」

「但我想給你這些。」程升解釋說。

紫棠信了程升的說辭,心里甜絲絲的。

5

誰知道,沒過多久,紫棠去程升公司等他下班的時候,卻看到他跟一個女同事,說說笑笑一起走了出來。

兩個人曖昧的眼神,讓紫棠心中一緊。

當晚,紫棠就問他那個女同事是誰。

程升說是公司新入職的同事。

「名校碩士,剛畢業沒多久,之前還在美國留學過。」

程升對著紫棠特地強調說。

哦,美國留學、碩士。

紫棠在心里默默重復著這兩個與她格格不入的字眼,咽下了一肚子苦水。

當初為了生計,沒有上大學是紫棠一直以來的遺憾。

所以,她總覺得自己學歷不好、還比程升大兩歲,生怕自己的條件委屈了程升。

程升一直都說他不在意這些的,紫棠沒想到他也會在有一天對著她,強調這些讓她自慚形穢的字眼。

這到底是在誇別人,還是在貶低她?

「我馬上要三十了。」紫棠咽了一口湯,對程升說。

程升笑:「我知道,你生日我還能不記得嗎?等那天,我給你準備驚喜來著,肯定讓你開心。」

驚喜?

紫棠有了一個念頭,心里砰砰跳起來。

6

於是,紫棠生日那天,她收到了程升送給她的一車廂玫瑰花。

除了玫瑰花呢?

——什麼都沒有了。

紫棠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她只是想要一個承諾,要一個家,要一紙婚書。

而程升,明知道她渴求的是婚姻,卻依舊只送給她一箱虛妄的浪漫。

紫棠生日沒多久,她在程升的手機上發現了他和那個女碩士的合影。

兩個人親密的頭碰頭,對著鏡頭微微笑著。

紫棠的手都發顫,她甚至不敢直接問程升,只能拐外抹角的問到程升朋友那里。

幸虧程升的朋友,也是真的把紫棠當半個姐。

他看到照片也是勃然大怒,跑去說要找程升問清楚。

紫棠等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程升朋友給她打電話說:

「棠姐,你跟這個人分開吧。」

原來那天晚上,程升朋友去找程升問事,程升卻拉著他說自己也矛盾,要一起去喝酒。

喝著喝著酒,程升皺著眉頭對他說:

「我也不是不喜歡紫棠,但是我不想娶她。」

「她年齡大了,又是個高中學歷,談戀愛啊同居還行,反正床上床下都挺和諧的,但這要是娶回家,我總覺得不是個滋味。」

……

紫棠終於等來了程升的真話。

而這些真話,讓她發現自己這兩年多青春,是切切實實的喂了狗。

程升的這個朋友跟他絕交了,他還喊來紫棠弟弟,兩個人一起把程升打進了醫院。

就像一個循環。

程升上一次斷了腿住院,認識了紫棠。

而這一次,紫棠和他分手了。

談戀愛的時候,對馬子是一套標準。

到結婚,還要有一套做老婆的標準。

自私的人,從來不會覺得自己便宜占得多。

茶二往期精彩:

「談戀愛兩個月,我們倆欠了一屁股債。」

「要愛,也要愛自己。」

「上床可以,結婚免談。」

bye,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2018.10.08

「上床可以,結婚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