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離婚 | 選擇放棄,也是一種勇敢





01

有時候我們之所以會活得很累,

是因為我們在生活中為自己圈定了很多的「不可能」,

因為有太多不可能,所以在做選擇的時候,

往往將自己逼得走投無路。

 

其實把自己逼得走投無路,

是因為一開始你已經封鎖了其他選擇的可能性,

只能看到眼前的一條路,

而那條路恰恰就是你最難熬的一條路。

昨晚,一個挺出名的人,發布了她要離婚的消息。這個消息其實前兩天就已經開始發酵,在網路上也引發了很多的討論。

 

可想而知,有很多人會說這是一件「不那麼好」的事情,帶一點幸災樂禍的感覺,看熱鬧不嫌事大。

但我想也會有非常多的人去支持她,

甚至覺得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支持。

 

我讀了咪蒙寫的那篇推送,推送的題目《是的,我要離婚了》。

我覺得咪蒙作為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比較出名的一個人物,她在那篇文章中對於離婚的認知傳達出了幾個我認為是「很積極的信息」。

 

她在文章中說,離婚不一定是一件壞的事情。

她說她和她的丈夫曾經非常相愛,但是當這種愛的感覺變得越來越淡,溝通變得越來越少的時候,他們去面對了這件事情,他們也做了很大的努力,但結果並沒有將彼此的愛情和這種關係變得更好。

所以他們在彼此都受到了很大衝擊的情況下,做出了一個選擇,結束婚姻。

 

她這樣的描述其實是告訴大家,離婚可以是一種選擇。

當你覺得這個關係不太適宜當下的你的時候,

或者說你身處這樣的關係,達不到你對生活的要求的時候,

改變就是一個選擇而已,

和道德沒有什麼關係。

這種傳達,是給自己的一種松綁。

有什麼不好呢?

面對選擇,很多時候,我們需要的就是給自己松綁,讓自己擁有更多的選擇的可能。

 

當然,每一個人對於婚姻的定義都不同,

「如果沒有了愛情的感覺,或者沒有那麼深刻的鏈接,要不要去離婚呢?」

我想這個問題本身它的答案就是屬於每一個個體的。

也就是說我們首先需要知道——每一個個體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我們是有選擇權的。

 

02

當一個眾所周知的人物,在一個推送里面這樣坦然去寫的時候,

我覺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它會讓更多的人看到——其實我們可以對生活提出自己的要求,不管別人怎麼認為,我們可以保有一個自己的選項。

即使我們身邊有不少人仍然會認為,

只要沒有外遇,只要沒有暴力,沒有虐待,

我們就應該呆在一個婚姻中,平平淡淡,不死不活,就這樣過下去就好。

但我很高興的發現,在現在這種思路和想法成為了選擇之一。

而不是全部。

也就是說你可以認同這些人這樣的觀點,過這樣的生活,你也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

比如就像咪蒙這樣,她認為愛情在婚姻中很重要,她不需要說服所有的人都同意她這個觀點。

如果她自己能夠堅持她的觀點,那麼她在做這個決定和完成這個決定以及後續付出的努力和代價時,她就能在內心保持住自己的穩定和平靜。

 

她在文章中說道,「我只是離婚了,但我仍然相信愛情。我離婚了,但我仍然愛這個世界。」

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去判斷這句話對於這個人來說客觀上有多大的真實性,很多人總是傾向於不相信公眾人物所表達的,

但假如,她真的是這樣覺得,假如對一個人而言,

離開了一段她不滿意的婚姻,她可以更愛這個世界,她可以仍然相信愛情。

這不是挺美好的一件事嗎?

最關鍵的點在於,當她這樣幹了,她就給自己的生活又重燃了希望。

而希望是活下去的動力。

是生命力的保障。

03

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大家會把自己面前的視野弄得特別狹窄,

這個狹窄有可能是你小時候所受的教育導致也有可能是傳統文化,

更有可能是你周圍的環境,你的原生家庭,你的父母和親戚共同導致的。

所以一個人如果要活出自己,是需要建立一種獨立思考的能力的,這一點非常重要。

 

而另一個很重要的點則是,

我們需要抱著不評判的態度去接納更多的觀點,這些觀點可以是不同的,可以是無數種選擇。

無數種,而你可以從中選出你要的那一種。

就是這種態度。

就好像我們走進超市買東西,我拿著一百元錢,我知道貨架上所有低於一百元的商品我都可以購買。

人生也應該是這樣的。

我們常常被一些固有的「他人經驗」捆綁,代替了自己的思考。

其實很多時候就是我們不假思索地繼承了他人的看法,

我們因為這些固有經驗而逼自己把進入超市時的選項刪到只有十種,五種,三種,甚至一種。

 

我們常常談論自我和自由。

但是如果你對於各種選擇的認知,狹窄到只有三種,只有兩種,只有一種,當然你也就活得沒有自由,當然你也就很難活出自我。

 

咪蒙的離婚事件,她對於這件事件的解讀,透露出一種自我的態度。

她給了自己一個很肯定的私人選項。

無論你讚不讚同她的選擇,無論你讚不讚同她的道理,

她在她的世界里可以站得住腳,這就夠了。

 

她談到了她的孩子,就是那個她曾經常常提到的非常可愛帥氣的小男孩,名字叫唯唐。

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她對唯唐解釋了離婚,

「我和你爸爸的感情變淡了,但我們對你的愛沒有變,一點也沒有變,以後也不會變,我們會一直守護你。」

這可能是一種在某些國家和地區里,大家更推崇的一種對婚姻的處理和態度。

但曾經我們,對於這種態度和說法是沒有辦法接受的。

很多人都認為,唯有維持完整的家庭,才是對孩子的保護。

並對這個觀點,不加論證毫不懷疑。

 

而現在我們看到,那只是一種你從不曾懷疑的認知而已,

你沒有去證明它的正確與錯誤。

你沒有對這個認知進行你個人的思考,就毫不懷疑的認為它是對的。

 

所以當有的人沒有辦法做到很好地去維系婚姻時,卻又逼自己一直待在婚姻里。

這樣的人生為了表面的完整而把生活變成了忍受。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

假如父母,每天都像煎熬一樣在忍受著日子,而且這個日子一眼望不到頭,

或者說,孩子感受到,是自己令父母不得不做出如此大的犧牲,

那麼這樣的家庭和父母能帶給孩子的又是什麼呢?

 

04

我們其實可以在生活中活得更自由一些,

這需要我們能夠不斷的去體驗自己的內心,提出問題,擴寬思路,讓我們認知的視野不要那麼狹窄。

 

有一種鍛煉視野的方法,一種擴寬認知的方法,我個人覺得非常好用。

那就是將作出評判、作出判斷的這種思維方式,改成「提問」的思維方式。

 

當我們下一個結論之前,

當我們說不可能之前,

我們需要對自己提一個問題,

我們需要去問一下,

「為什麼不可能?」

「為什麼你如此堅定的認為你沒有別的選擇?」

「究竟是你說的原因,還是別的?」

「是因為恐懼嗎?」

「還是因為你從來就沒有自己去思考?」

「是不是因為你沒有能力去做出自己的選擇,因為你不想犯錯,不想承擔任何選擇的結果,所以才會不假思索地繼承別人的觀點?」

 

如果我們更多的去做自己的思考,更多的提問,保有這種對自己和他人以及對生活的好奇心,

可能我們就會比較少的陷入那種受害者的思維,

可能我們就會少一些抱怨。

即使我們深處逆境之中,仍然能夠擁有一些希望和力量。

因為我是一個可以提問的人,而不是一個只能去忍受的人,這兩者之間有著很大的差異。

 

可以提問意味著你擁有多種可能,

而忍受則意味著你是完全無力的被動的。在人生當中,你什麼都不是。

 

無論在什麼關係,什麼局面什麼選擇中,當你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沒有任何力量,面前只有一條路的時候,

我想你都不會很開心。

 

所以重要的不是我們選擇了什麼,

也許,即便感情出現很大問題,不離婚對你才是更合適的,

不一定每個人都像咪蒙那樣,覺得離婚就非常棒。

但是至少當你去思考、提問、允許更多選項進入你的認知視野的時候,你可以非常清晰地知道,我是有選擇的——這種感覺才是掌控。

 

做一個主動的去選擇的人,而非被動的去忍受的人,讓自己活得有希望。這比所謂的「好」還重要。

離婚如果是一種放棄,那麼有能力選擇放棄,也同樣是一種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