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這個小儀式能幫你真正放下





分手的時候,周圍的人大概都會勸你,「過去就過去了,就當那人死了」。這句話雖然很狠,但大概也就可以頂用5個小時,過了沒多久,你還是會難過,因為,這個人真的沒死,你也不想他死,而且,不管他死不死,你的心靈還是非常受傷。

 

這種「就算了吧,move on」的建議基本誰都會說,而且它能讓傷心的人產生一種錯覺,覺得自己對生活還是有掌控的。這個說法當然也有道理:我們都對且只能對我們自己的生活負責。


但是,事實上,當某人被拒絕告知親密關係必須結束的真實理由時,她的尊嚴已經被嚴重褻瀆。這時候,move on一類的建議,只是讓被傷害的人一個自己去面對她想不通的事,去從未知中找尋一個不可能的答案。

 

根據現象學研究的定義,「交代是指明確兩性關係終止的真實原因,因此雙方不再有情感依戀或痛苦,從而走上建立新的健康的關係的道路「。因此,分手的傷害往往不僅來源於失去對方,也來源於「被分手」者對雙方關係結束原因的不理解。

 

那麼,為什麼明確告知對方分手的原因會這麼重要呢?

 

我們習慣通過故事來理解世界:過去,現在和未來,形成了一個指導我們對世界的認知結構。一段健康的親密關係能讓我們感知當下,聯繫過去和未來。也因此,我們在親密關係里了解自己是誰,感知我們生命的每個部分。

但是,當單方分手發生的時候,特別是另一個人完全沒有準備的時候,她/他通過親密關係連接和認知自我的世界就崩塌了。提出分手的那個人,往往能很好的處理和延續他/她個人的認知系統,但被分手的人卻突然從安全的心理領域掉進情感的深淵,並且越是在之前覺得安全,安心和認真的那個人,這種深淵的體會越是冰冷至極。

 

如果能夠得到對方明確的「交代」,我們就可以通過理解發生了什麼,做錯了什麼,來重新調整我們的認知結構,以一種更健康的方式重組我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然而,當我們被拒絕給「交代」時,我們只能自己試圖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而完全模糊和顛覆了原先對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認知。

我們忍不住地反復想:

「我做了什麼?」

「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怎麼會這樣對我?」

「過去的決定給我帶來了這麼多的痛苦,要我怎能相信自己對未來的決定呢?」

沒有得到答案,我們的「過去– 現在– 未來」的故事結構就可能變得扭曲,我們對自己的判斷力也失去了信任。誠然,每個人性格,社會地位,支持結構,戀愛方式和情緒都各有不同,但被拒絕給予一個分手的交代,無論對誰都是一個刻骨的創傷體驗。

 

  • 如何給別人分手交代?

與某人分手,特別是當你相信對方並不想分的時候,是挺難給這個交代的。對你自己的真實感情負責,誠實地給出原因,知道你正在傷害另一個可能很關心你的人,是一件非常難的事。

給個交代,意味著你要對你在關係中的行為承擔責任,並可能因此感到內疚,而且還意味著你要面對對方激動之下,說到很多之前沒提到的你的問題。這些想想都難受。

 

然而,在一個正常(相對於暴力或損害性的)的關係結束時,給出一個真實的交代卻又是最慈悲,公平和誠實的事情。分手後,讓你的伴侶有一段時間來悲傷,同時答應願意回答她在悲傷過程中可能有的任何問題。厘清邊界並好好和對方溝通這個邊界,並計劃在幾個星期內見面,回答任何懸而未決的問題,作最後的告別。

-在此時做誠實和公開地交流,最後和平地結束關係。

 

  • 如何給自己一個交代?

如果你的伴侶在你多次要求之後仍拒絕給你交代,問一下自己,你一向理解的他/她,是否應該這樣屈辱的對待你,或者你原先計劃的與他/她的未來是否包括這種方式的溝通。你的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由此,你可以開始慢慢調整認知,也許他/她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人,並嘗試去原諒自己曾信任了一個這樣傷害你的人。

 

你可以給他/她寫信,告訴他/她這種行為對你造成的傷害,前提是不要預期對方會有所回應。你可以選擇發出信或者不發。有一種特定類型的寫作可以特別有效的減少分手後的痛苦:連續4天,以一種被救贖的心態來描述這個關係結束後給你帶來的益處和積極作用。以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寫作,可以大幅減少你經歷的痛苦情緒。要特別注意這和「從分手中尋找意義」的區別。「在分手中尋找意義」的行為常常導致當事人情緒更差,經歷的傷害更持久。

 

要時時提醒自己:沒什麼理由,到了某個時候可能一段關係就是走不下去了。你做不了什麼。有時,情感的消逝沒有什麼特別原因,你也無能為力。這可能不公平,可能會有傷害,但是沒關係,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