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約定:每月最後一周,男人做家務





我們約定:每月最後一周,男人做傢務

作者:張國立 編輯:張碩

圖片:攝圖網

來源:婚姻與家庭雜誌(ID:hunyinyujiating99)

為了家庭更和諧,應該給男人一個當「家庭主夫」的機會。

——小婚家

蕾貝卡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必定回父母家,風雨無阻,持續20年。從單身到台北工作,乃至於結婚、生子之後。我好奇地問她,「為什麼選擇每個月的最後一個周日?」

「喔,那個星期我爸當值,得回家捧場。」

「老爸當值是個什麼概念?」

原來她爸媽年輕時曾經吵過一次大架,吵到幾乎要離婚的地步,原因在於夫妻倆都上班,還在同一家銀行,但家事、兒女的事都歸老媽,不僅如此,老爸工作上受的怨氣回家還出在老媽頭上,像蕾貝卡高二時逃學離家,老爸急得罵老媽怎麼連女兒都沒管好。

男人衝動的言論經常帶來難以收拾的後果,女兒仍沒回家,老婆也不見了。

那次起,夫妻雙方達成共識,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由老爸當值,舉凡全家的三餐、打掃屋子、繳水電費、準備子女的便當,一切由老爸負責,當媽的休息並擔任「監察」。

3個月之後,全家人才發現老爸原來有潔癖,飯吃到一半會拿吸塵器往餐桌底下戳,清理掉下去的飯粒與菜屑。以前老媽不管兒女的房間,輪到老爸,星期日提拖把往屋里闖。

潔癖是好事,把房子整理得一塵不染,也有壞處,搞得其他人緊張兮兮,弄到兒女找他溝通,蕾貝卡記得老爸精疲力竭地放下水桶坐下,「沒辦法,我就是看不得臟,你們能不能將就我一下?」

那次以後,全家人當老爸和他的拖把是隱形人,絕不干涉,而且意外的是,兒子與女兒慢慢也變得像老爸。蕾貝卡說:「大學我到台北和3個同學住一間宿舍,她們說我快把大家搞瘋,說我有強迫症。」

為此,第二年起,蕾貝卡便到校外租房一個人住,可是「拖把」的綽號跟隨她到大學畢業。

除了潔癖之外,還有什麼重要因素使她得在老爸當值的那個星期日回家?

「他做的便當呀。」

老爸把替子女做便當視為大事,比升不升得成經理還重要。當值的前一天會拿食譜和老婆商量該弄什麼菜,還事先發意見書,要兒女填想吃與不想吃的食物。蕾貝卡和哥哥喜歡整老爸,有次填了「要吃義大利面」。星期一上學時,老爸再三交代,吃飯前要送進烤箱烤10分鐘。學校哪有烤箱。有,老爸說,我問過你們學校的教務處,他們說教職員辦公室里有,你們可以去用……

那天的便當是焗烤蝴蝶面。

輪值試行半年後,蕾貝卡與哥哥期待每個月的最後一周,因為房間必煥然一新,每天菜色不同,而且零用錢比老媽給的豐厚。

「這就是我們最喜歡月底的原因嘍。」蕾貝卡說。「你媽會不會不高興?」 「她,本來會,之後不會,跟我們一樣期待月底,什麼事都不必做,還可以挑剔沙發底下有灰、晚飯的麻婆豆腐不夠味。」

「你爸不會翻臉,甩了圍裙說不幹了?」我問。「不會,有回我媽又挑剔,我哥嗆了一句:媽,把爸刺激得辭職,我們都倒霉。就這句話,我媽從此閉嘴,我爸恨不能爭取其他三周的家事也由他負責。你們男人,禁不得誇。」

即使兒女都已成家,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來臨前,老爸還會傳菜單至每個人的手機,問孫子愛吃什麼,問外孫女是不是還不肯吃茄子,問兒媳婦最近體重有無變化,問女婿喝不喝葡萄牙的紅酒。

可以想見,當父親、當祖父、當外祖父的,每個月期待最後的星期日,甚至能準備29天就為那一天,穿著圍裙守在門口等兒女返家。

老爸當值,嗯,不錯的點子,但在我家行不通,我才進廚房找炒菜鍋,老婆便沖進來推我出去:「別把我的廚房給毀了。」

我老婆有潔癖?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