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骨子裡最惦記的女人永遠是這一種!





男人骨子裡最惦記的女人永遠是這一種!

1

第一章 只是個替身

夜色深濃,秋天的夜,薄涼的月色,讓人發寒。

凱悅大酒店是a市最豪華的六星級酒店,今晚,在這間酒店裡被包了場,包場的主人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梟雄,在全球都能呼風喚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裝,坐在一間豪華包廂內,修長白淨的指間夾著一根煙,裊裊的煙霧升起,迷蒙了他的視線。

「冷哥,今天兄弟們可都喝得盡興了,可這時候也不早了。」他身邊的一名男人,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的,嗓門也不小。

「冷哥,聽說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際花,這男人可數都數不清,你不怕吃虧啊?」另一名男人也開了口。

聽口氣,這兩人對這門婚事都不讚成,只不過,男主角自己都沒意見,這些底下人也只是說說而已。

有些話,也只敢在酒後才敢說。

「秦長春欠了我這麼多錢,也不是送上他的寶貝女兒就能解決的。」冷慕宸冷冷地說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長春是在有意拖延時間,那秦家的女兒也太值錢了點吧?」這次開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傑。

冷慕宸依舊一臉冷然地抽著煙,「你們好好看著秦長春,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讓嫂子生不如死啊?還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臉的淫笑,以前對於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聽說而已,沒有多少人見過。

「冷哥,聽說她長得妖嬈嬌媚,身材更是火辣,上過這麼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絕對不一般。」

圍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們,一人一句,來來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邊的一名嬌媚女人的臉色卻不太好。

「你們說夠了沒有!」終於忍不住,她還是開口低吼道。

「我們的安娜小姐生氣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追隨著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對他是有著特殊的感情的。

當然,兩人的關係自然也不一般,除了親密關係外,她始終沒能成為正式的冷太太,而卻被一個千人騎過的女人搶了先。

「生氣了?」冷慕宸滅了煙,微抽抬眸,眉眼間沒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卻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喚著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過親密的關係,那她也謹守著自己的本分,從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帶出來,給兄弟們過過眼癮啊?」一個男人開口提議著,接下來,便是一陣附和聲。

冷慕宸優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飲盡了杯中的烈酒,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另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內,一臉精致妝容,一身奢華的專門從法國巴黎定制的婚紗,今天是她的婚禮,竟然會是她的婚禮,沒有親人參加,她只不過在一張紙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賠上了她的一輩子。

縱使她的心中有萬千個不願意,可為了那份養育之恩,她成了她名義上姐姐的替身,嫁給了冷慕宸,一個人人口中的惡魔。

整個人瑟瑟發抖地蹲在牆角,她高中才畢業,她才十八歲,而那個男人,整整大了她十歲,即使在燈光如燦,奢華地讓她不願意多看一眼的房間內,還是害怕。

內心十分的恐懼,只是,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一天沒有進食的她,現在頭暈得厲害,房間裡除了茶幾上擺放著的酒瓶和酒杯,沒有其他的食物,她是個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應做替身的時候,一切都遠離了她,未來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當她餓得眼冒金星,原本擦著盈潤唇彩的粉唇也變得幹澀,她咬了咬下唇,讓自己清醒著意識,等待著那個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的打開來,進來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兩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請。」語氣裡也帶著不客氣,嫂子兩字也沒有任何的尊敬。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秦雅瀅又往角落裡縮了縮身子。

可話音才落下,那兩名男人毫不溫柔的將她一把拉起,架著想要掙扎著離開的新娘子。

秦雅瀅的一切掙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勞。

「啊!」秦雅瀅還沒看清楚情況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鋪著地毯,她依舊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頭!」冷慕宸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強大的震懾力。

是啊!秦雅琳,她現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瀅。

但是她卻不敢抬頭,也許會被認出來,她是假冒的,那她就會沒命吧!

2

第二章 虛偽的女人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裝純情嗎?」冷慕宸依舊坐在沙發上,一臉悠然自得的模樣。

「冷哥的話你也敢不聽?」一道粗蠻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抬起,整個房間裡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間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沒想到這娘們長的還挺標致,難怪這麼多男人上她。」

確實漂亮,精致小巧的五官,細細的秀眉下是一雙如黑珍珠般的明眸,俏挺的鼻子下是粉嫩的紅唇,只不過上面泛著血絲,是她自己咬破的。

白皙的肌膚,線條優美的鎖骨,抹胸式的白色婚紗下,胸前的圓潤若隱若現,一股溝壑讓他的眼眸變得深沉。

這樣的姿色,確實讓她有資本混在男人堆裡,只要是個男人,她的隨便一個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從沙發上起身,現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俯視著她。

害怕她很害怕。

「說話!別告訴我,你是個啞巴!」他怒了,對她吼著。

「我,我……」她我了兩聲,也沒我出什麼來。

「聽說秦小姐向來是閱男人無數,怎麼今天裝害怕了?」冷慕宸最恨愛裝的女人,虛偽的女人!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對於秦家小姐有所耳聞,他或許真的會被眼前的她給騙了。

「冷哥,這樣的女人,要給點顏色瞧瞧,才會學乖,她也不敢給你戴綠帽子。」一名男人開口說道,一臉的鄙夷。

「我沒有!我不會!」秦雅瀅終於開口了。

「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秦家一個人也別想活了!」冷慕宸冷著聲警告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別掃了大哥的興致。」雖然是沒有什麼儀式的婚禮,她只不過是簽了個字而已,卻賣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時,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間。原本熱鬧無比的房間瞬間空寂的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除了還未散去的煙味和酒味。

「起來!」冷慕宸繼續在沙發上坐著,長腿地優雅地交疊著。

秦雅瀅不顧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身上的婚紗有些累贅,拖尾有點長,雙手緊緊地扯著裙子,露出了腳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這兒坐著。」冷慕宸冷眼看著她,一向開放的她晚上怎麼做作起來了?

她才剛坐下,便有一根煙遞了過來,送到了她的嘴邊,「我不會抽煙。」她小小聲地說著。

不會?別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這樣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鐘,一杯烈酒遞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會喝。」秦雅瀅繼續拒絕,她怕這杯烈酒下去,她會直接暈過去。

不會?冷慕宸這一次可不會讓她以這種姿態就過去了,大手扣住了她的臉頰,將酒杯裡的烈酒往她的嘴裡灌去。

咳咳,秦雅瀅不停地咳嗽著,這酒辛辣地讓她的眼淚水都咳了出來。

「秦雅琳,你真是讓我看到一個大笑話。」冷慕宸大笑出聲,可那樣的笑依舊讓秦雅瀅覺得害怕。

「從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這樣的頭銜可不是一般人想擁有就能擁有的。」冷慕宸的意思是讓她不要不知好歹。

我,不是自願的。她在心底裡說道。

冷太太?她一點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學,她只想等著她心愛的易峰哥哥回來,可一切的夢,都已經碎了。

「怎麼?你還不樂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樂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啊?嗯?」

秦雅瀅抿著唇不說話,其實,不是她不想說話,只是,胃裡陣陣的反酸上來,她捂著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壓壓胃裡的難受勁。

她端著杯子,大口大口地喝,還沒咽下去,直接噗的一聲全噴出來,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來,你喜歡喝白的。」冷慕宸看著她那樣,怎麼看都是不會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裝的,要不就是裝得太像。

「不,不是,我……」話還未說完,直接扶著沙發全吐了,沒吃東西也就算了,這下子連酸水都給吐出來了。

冷慕宸單手扣著她的肩,一把將她拎起,直接將她甩到了包廂內的大床上。

這才剛吐得七葷八素的秦雅瀅被這麼一扔,頭撞到了床頭櫃上,額角馬上紅腫了一塊,頭就更暈了,而且還痛得她的眉鎖得更緊。

而冷慕宸根本就是冷眼旁觀,沒有一點點的憐香惜玉,凌厲的眸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女人,純白的婚紗將她白皙的肌膚襯得更白,而從來不缺女人的他,竟然會對眼前這個女人有反應。

3

第三章 侵占

秦雅瀅看著冷慕宸站在床邊,她下意識地拉過了鋪在床上柔軟的被子,緊緊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這麼多人碰過的身子,有必要遮嗎?還是你秦家小姐,準備為哪個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語氣帶著嘲諷。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著她嗎?眼前這個男人,她害怕。

「是哪家的公子?嗯?」冷慕宸冷笑,長臂支著床,向她靠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麼?不想履行妻子的義務?」冷眸盯著面前縮在床邊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許久,她才憋出這兩個字,明知是徒勞,明知做的是無用功。

「你不過是我花錢買來的,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冷慕宸一把扯開了被子,她在發抖?

她竟然會害怕?她越是這樣,那他就越不能輕易放過她。

下一秒,他的手往她的腕間一扣,她的整個人跌進了他的懷裡,一雙鐵臂橫過了她的身子,噝的一聲,婚紗禮服背後的拉鏈被拉到最底下。

「放開我!」秦雅瀅纖細的雙臂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卻遮不住胸前的春光。

冷慕宸輕挑濃眉,「放開?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你是認為我不行,還是別的?」

他扯下了頸間的領帶,將她的雙臂往頭頂上一舉,繞上了幾圈,她的雙手被牢牢地固定住。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過我嗎?」秦雅瀅覺得自己突然在他的面前,一陣羞辱感蔓延上她的心頭。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裝矜持?」下一秒,他就扯下了她身上的衣衫,看著她在燈光下更瑩白的身子,這樣的身子,難怪是多少男人垂涎。

他偉岸的身子覆下,沒有任何的前戲,沒有任何的溫存,直接強行地占有著她的身子。

「痛……」秦雅瀅連一點點退路也沒有,初經人事的她除了痛,還是痛。

冷慕宸並沒有任何因為她喊痛而停下身上的動作,直到將自己的所有**發泄了,才毫不留戀地退出她的身子,看著白色床單上的那抹如罌粟般妖冶的紅色,「補上這層膜,花了多少錢?」

秦雅瀅只覺得全身無力,不管她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的,可是她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讓冷慕宸安心,認定她就是秦雅琳嗎?

她怎麼否認?她更不可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滾!滾出這個房間!」冷慕宸說完話就走進了浴室,他是特意準備了兩個房間,這個女人,沒有資格跟他同床,他只不過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瀅拉過了薄毯,披在自己的身上,整個人拖著無力的身子回到了原來她呆著的房間。

一整個晚上,她沒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床邊,睜大著雙眼看著窗外,以後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對這樣的生活嗎?

被一個根本沒有愛的男人羞辱,她已經失去了清白的身子,她其實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

房門砰得一聲被推開來,冷慕宸出現在了房間裡,手裡拿著一個藥瓶,往她的身上一砸,「把藥吃了。」他不允許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讓她懷上孩子的,更何況還是秦家這個女人。

秦雅瀅雖然是初經人事,但她懂這個藥是什麼,避孕!是有這個必要,她還要上學,還要繼續她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著她露在外面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休想懷上孩子,為了秦家還能安穩幾天,你最好聽我的!」他打開藥瓶,倒出一個白色的藥片,直接扔進了她的嘴裡,沒有一點點開水,直接幹咽下去。

秦雅瀅差點沒有被這藥丸給噎著,猛咳了幾聲才費勁地吞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個地方。」冷慕宸往沙發上一坐,雙腿交疊,掏出一根煙優雅地抽著。

秦雅瀅費勁地站起身,「那個,我沒有衣服。」

她不像秦雅琳,有著穿不完的名牌衣服,她只有幾套簡單的衣服全在學校裡,現在,她要拿什麼換,她也不可能這樣出去吧!

「冷太太,嫁給了我,你想要什麼樣的衣服沒有?」果然是秦雅琳,這才剛結婚第二天,她就開口了。

這樣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實的她吧!

他的一通電話,不上十分鐘,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來。

秦雅瀅看著眼前各色衣衫,上好柔軟的面料,讓她有些愛不釋手,但她絕不會是個貪心的人。

最後她只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進了浴室。

4

第四章 不是當冷太太享福的

秦雅瀅換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一句話也沒說,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

一路上,銀色賓利車子裡,氣氛僵凝到了極點,讓秦雅瀅只能看著窗外,整個人往車角落裡縮。

有他在的地方,她總覺得有一股冷意讓她全身發寒,忍不住打顫。

車子在一個小時之後,停在了a市最豪華的別墅區,這裡的別墅環境優雅,格局精致,能在這裡擁有上千坪的別墅,也只有冷慕宸了。

車子駛進了車庫,才剛停穩,便有冷冷的聲音傳來,「下車!」

秦雅瀅以前住的秦家,雖然也是豪華別墅區,但和這裡是不能比的,她怯怯地跟在了冷慕宸的身後,亦步亦趨。

「冷少,您回來了。」管家福伯迎了上來,看了一眼跟在冷慕宸身後的漂亮女人,卻沒有開口。

何嫂送上了咖啡,「冷少,您的咖啡。」這都是冷慕宸一直以來的習慣,傭人們都很主動也很自覺。

冷慕宸端著精致名貴的咖啡杯,咖啡濃香四溢,是他最愛的,牙買加頂級咖啡豆。

而秦雅瀅卻只是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總覺得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可她逃不掉,不是嗎?

突然,砰的一聲,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冷少!」何嫂馬上上前去收拾,卻被他揮手阻止。

「你,過來,把這裡收拾一下!」冷慕宸指了指秦雅瀅。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的秦雅瀅愣了愣。

「秦家大小姐,冷太太,怎麼?不樂意嗎?」冷慕宸出言嘲諷道。

就算是不樂意!她也不得不幹,更何況,她以前在秦家這些事情也不是沒有做過的。

對她來說,那是駕輕就熟。

秦雅瀅彎身,單膝跪地,將碎瓷片一片一片地撿起,扔進了垃圾桶裡,又拿過了何嫂手中的抹布,將光潔的地板擦乾淨,而眼底,他腳上鋥亮的皮鞋上也被濺上了咖啡漬,抽過了茶幾上的紙巾,很仔細地擦著。

她最怕的就是他一個不高興,踹上她一腳,她小心小心再小心。

可一個男人想要專門挑一個女人的刺,尤其是他不屑一顧的女人,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冷慕宸看著她,秦雅琳還會這麼委屈求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倏地將腳收了回來,秦雅瀅抬頭看著他,他不滿意嗎?

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從今天起,在這裡老老實實地呆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這裡一步,還有,這裡的一切,要好好打理,聽到了嗎?」他的話說得很清楚了。

她也聽懂了,她不是當冷太太享福的,她是來這裡當傭人的。

「我會的。」秦雅瀅點頭。

「知道就好!」他起身,邁步。

「等,等一下!」秦雅瀅見他好像要離開了,她急急地開口叫住他。

冷慕宸停下了腳步,「不明白的事就問福伯,或者何嫂。」他不想跟她多廢話。

「不,不是的!」秦雅瀅拉住了他的手,「你讓我做多少事,我都願意,但是,我想上學。」

上學?冷慕宸就像聽到了多大的笑話一樣,「你要上學?我聽錯了吧?」

「堂堂的秦家小姐,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還用得著上學嗎?而且,在我印象當中,秦家小姐可不是什麼好學生?」冷慕宸冷冽一笑。

秦雅瀅不知道怎麼開口,對於秦雅琳來說,什麼都不需要,可她不同,她要自力更生,她有未來的夢想。

「別再來煩我!」冷慕宸直接一腳踢開她,轉身就朝二樓走去。

「冷,冷先生。」秦雅瀅不能就這樣啊!她想上前,卻被何嫂攔住,「你不能上去!」這二樓沒有經過允許,是不能上去的!

「不行!」秦雅瀅可以做所有的事,但是,她不能不去學校!她花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才考上的大學,她打了一整個暑期的工,才賺來的學費,怎麼可以說放棄就能放棄的?

冷慕宸一轉身,就看到了直直闖進了房間的秦雅瀅,「誰允許你上樓的!」

秦雅瀅這也才覺得自己魯莽了,眼前的男人,赤著上身,腰間的皮帶剛解開,這樣赤果果地看著男人的身子,讓她的臉一紅,馬上轉過身去。

冷慕宸見她不說話,一拉皮帶,黑色的西褲也滑落在地,身上僅僅只穿著一條平角內褲。

「出去!」冷慕宸見秦雅瀅還站在房門口,對她怒吼道。

「冷,冷先生。」秦雅瀅轉過身,卻只盯著地面,眼前的男人,她不敢直視,尤其是幾乎全裸的男人。